砍树根的小小故事(1)——孙常林

去外婆家吃晚饭,熟悉的矮房子前多了一大摊奇形怪状的老树根,大的和更大的,粗的和更粗的,躺着的站着的,横七竖八,一边是已经被分解的像样的木柴,却没看到砍木头的人。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致,昨年在四老爹家里砍了木头还没尽兴呢,今年没得砍又扫了兴,巧在这里看到了当然高兴啦。还没下车就嚷嚷着要砍要砍,下了车便是直奔房里要斧头。是外婆,一年了还是那个样子呢,笑眯眯的喊着我的名字,比奶奶还让我喜欢。兴头上的我当然是 … 继续阅读“砍树根的小小故事(1)——孙常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