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胡雨璇

峰回路转 我从游泳馆里刚练完游泳往家走,骄阳炽灼着像火炉,将锅里仅剩的水腾空飘散成虚无的气——好几天未见着雨了。 我大汗淋漓,快步躲在树荫下,想着今天总学不会换气,如遇瓶颈,于是心中更加烦忧,疾步快走。快到家时,看见一株从灰色围墙外冒出来的藤萝,它下面的叶子垂搭着,蜷缩在一起,枝干无力地垂下,呈浅浅的棕褐色,好像一味等死的千年老妖,我心生怜悯,但却只相信无力回天,我不再多想,快快回到家。 晚上洗澡 … 继续阅读“峰回路转——胡雨璇”

赶路——胡雨璇

赶路 胡雨璇 我记得从宿舍到教室的那条路。 那条路上有平坦光滑的大理石路,有凸起的层层台阶,两边有植株、有楼房。 早上,吃完饭,掐着表,和同学匆匆赶往教室,准备一天的学习从早读开始。在赶着学习的路。 从教室到实验室也是那条路。班级排着蓬松的队伍,嬉笑着好奇地到实验室去做实验,想象着透明澄亮的试管里会盛着何种颜色何种样子何种味道何种状态的何种物体。对于我们,一切都是充满好奇与未知的。我们正赶着青春的 … 继续阅读“赶路——胡雨璇”

过往

不知何时,那人再不见了,与时间一道,成了过往。 曾经,每天早上都能听到那有些令人郁闷的二胡声,它总是扰了我的好梦,无奈早起仍贪梦中之身。 似乎是阿炳为二胡添上了一抹凄惨的色彩吧,我对那声音因此毫无半点欣赏喜爱之情。更何况那位拉二胡之人是位一个从未学过二胡的老人,一开始拉二胡时,声音犹如杀猪时一般惨烈。 他总是静静的一个人,默默打开书本,开始一天的练习,人们要么看不到他,要么看到他了,就是在拉二胡。 … 继续阅读“过往”

啊,原来如此——冷志国

啊,原来如此   棋与棋,局中局。 “走吧,我们公司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 “嗵!”阿东使劲踢了一脚旁边的水桶,五官狰狞着,最后长叹一口气,默默地走开了。 父母又来电话了,“阿东啊,你工作找到没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再找不到工作,去哪里娶老婆啊?”“知道了,烦死了。” 要是能有个适合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打游戏,又能有高额的工资,要是有那样的工作,就好了。 或许阿东是上天的宠儿,他应聘了一家游戏体验 … 继续阅读“啊,原来如此——冷志国”

夏日即景——蒋思田

           夏天的雷雨,说来就来,令人猝不及防,前一秒还阳光明媚,后一秒便大雨倾盆。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夏天,暴雨下了几天,却一点也没有要停的样子,眼见着小河水位一点点上涨,河堤就快要决堤了,村上的百姓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河水泛滥,淹没庄稼、房屋,于是都自发地拿起铲子、铁锹,冒着雨,将黄沙装进麻布袋中,系好口子,堆在河堤上。可毕竟人少,河水上涨的速 … 继续阅读“夏日即景——蒋思田”

适合

  老房子在江南并不属稀奇,哪儿都有几栋的,无非是粉墙黛瓦,画梁雕柱,再加上些岁月的青苔,茸茸地长着。 但是,待我真的置身其中,我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里?这里是古建筑太适合江南水乡的景色了。它从内而外的散发出的典雅,美轮美奂,令人震撼。房对房,檐对檐,窗对窗,排门对板门。黛青的瓦,灰白的墙,还有望不尽而悠长的老街。这里的一切仍都是千年以前的模样。 这里特殊的民风民俗太适合这一方水土了。小户人家大 … 继续阅读“适合”

心田之花——纪文俊

我心里有一亩田,我不愿让它荒芜,我要种下一束美好之花,让我的心田,纷繁美丽。 我们在生命的旅途上行走,在目的地的的诱惑和沿途风景的吸引中稍作徘徊,然而这些风景不都是美好的。它不仅仅是春暖花开,更有狂风暴雨雷电交加。这些诱惑并不都是正义的,它不仅是梦想的招手,更有物质浮华名利喧嚣。 我们总是跌倒,身体或心灵,我们总是迷茫,眼神或灵魂,为什么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最终只剩行尸走肉遍地乱跑,只剩灵魂在远方哭 … 继续阅读“心田之花——纪文俊”

一颗润喉糖

不断加速的心跳似乎预示着比赛的临近,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让我的嗓子有些沙哑了,朗诵配乐没有着落,朗诵内容还未背熟……我已没有了即将比赛的兴奋,很是心烦。                                                                                                                               … 继续阅读“一颗润喉糖”

赶路——黄卓然

我在赶路。 为的是赶去那个与它约定的地方。 这几个月,说来话长。 那天,我正想向我的同事们介绍一下自己。他们答应着,然后过来看我(我的办公桌在一个小角落,一般人注意不到),我看着他们的目光到处寻找,就是掠过了我,于是我拼命向他们招手,并喊道:“我在这里!”可他们又直接透过了我,看向我身后的墙,还问:“你在哪儿?” 那一刻,我意识到,不太对劲了。 于是我离开座位,走到他们面前。然后说:“我就在你们前 … 继续阅读“赶路——黄卓然”

赶路三(7)唐晔

我是个旅者,自认为是一个喜爱音乐的旅者。 我常常为了一场音乐会,拉上志同道合的伙伴,赶路去欣赏,我早已习惯在赶路途中与拥挤的乐迷擦身而过。匆匆的听完一场,又赶去下一场。 直到那次。 夏已至,暑气渐升,有机会去往另一个半球的国度,自是不错。更何况那座城市,有一座举世闻名的歌剧院,帆船模样,给人以清凉,遐想。傍着海港大桥,傲立于海湾,俨然是位高冷的女王。 对于此,我早已久仰,抵达的头一天就计划好赶路的 … 继续阅读“赶路三(7)唐晔”

赶路—–孙雨婷

歩履匆匆,竹杖芒鞋;车轮滚滚,抬头望月。今生今世,不过是赶路的过客,并非归人。 ——题记 抬头望,天色又将晚,祈许了蓝色的星愿。皎皎明月,照耀千古,照亮路人前行的路,也给多愁之人凭曾烦忧。 几百年前,也定有人像我一样,抬头望那更古不变的月。我们从明月处来,走过一世,又必将归还明月,漫漫一生,徒赶路程。 赶路,是个过程. 苏曼殊终停不下他游走步伐。披着袈裟,竹杖芒鞋,踏破红尘 … 继续阅读“赶路—–孙雨婷”

赶路——周常枫

赶路 云南真美!看着手机里的一张张照片,蓝天、白云、高山、流水,自然之景在这里光彩熠熠。但,明明刚从云南旅游回来的我,为什么还会对着照片如此赞叹?许是因为赶路吧。 云南之行是早就规划好了的,10天的行程,每天都宛如置身仙境。然而,母亲只请到了7天的假期。不得已,只得将行程缩短,匆匆看景。 于是,云南之行就出现了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幕:游湖打水仗时,让船夫划快一点,水仗未开打,船已远去;去看山水,山水 … 继续阅读“赶路——周常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