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胡雨璇

峰回路转
我从游泳馆里刚练完游泳往家走,骄阳炽灼着像火炉,将锅里仅剩的水腾空飘散成虚无的气——好几天未见着雨了。
我大汗淋漓,快步躲在树荫下,想着今天总学不会换气,如遇瓶颈,于是心中更加烦忧,疾步快走。快到家时,看见一株从灰色围墙外冒出来的藤萝,它下面的叶子垂搭着,蜷缩在一起,枝干无力地垂下,呈浅浅的棕褐色,好像一味等死的千年老妖,我心生怜悯,但却只相信无力回天,我不再多想,快快回到家。
晚上洗澡时,我对着的莲蓬头急急冲下的水流,反复体味练习着白天学习的换气,想到课上老师说:“不要太着急,你已经够努力了,慢慢来,你肯定能学会的!”心中还是一阵心酸,不觉恍了神,一会儿才听见妈妈催着:“怎么洗个澡这么磨叽啊?”我回过神来,赶紧又练了几次匆匆出来了。
几天里,我不断练习换气,却一直不得要领,每次教练示范时,我都努力模仿,但总是快下课了仍未有任何结果。那天回家时乌云密布,很快就下起了磅礴大雨,我身上被淋湿,到家一直打喷嚏,整顿了几天才再去上课。
或许是这场大雨的洗礼使我得到了休整,或许是因为前阵子的练习让我逐渐开始领悟,重新上课时,我竟然会换气了!这意料之外的峰回路转,让我好好的松了一口气!
回家时又看到那株藤萝,枝叶间泛着绿色重生的光芒,仿佛是从围墙外蜿蜒流下的潺潺溪水,让我联想到宗璞笔下蓬勃生机的紫藤萝瀑布,她在大雨的倾洒下一定努力地把根扎得更深,把每一份养分吸收运送到各处,让每一处得到滋润,才有这峰回路转的起死回生吧!
我们该感激这场意料之外的大雨,我们更应该感激那时坚持的自己,用等待与努力换来这奇妙的峰回路转。

赶路——胡雨璇

赶路
胡雨璇
我记得从宿舍到教室的那条路。
那条路上有平坦光滑的大理石路,有凸起的层层台阶,两边有植株、有楼房。
早上,吃完饭,掐着表,和同学匆匆赶往教室,准备一天的学习从早读开始。在赶着学习的路。
从教室到实验室也是那条路。班级排着蓬松的队伍,嬉笑着好奇地到实验室去做实验,想象着透明澄亮的试管里会盛着何种颜色何种样子何种味道何种状态的何种物体。对于我们,一切都是充满好奇与未知的。我们正赶着青春的路。
这条路上,我曾难受落泪过自我安慰过。那时,我便滑稽地在心中鼓励自己,在嘴里默默读着文艺复兴时人文主义宣扬者的话语:“人是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时隔数百年,虽然吟读的初衷不同,但字里行间都带着令人振奋的恋我情结,使我想噗哧一笑 ,先前的难受顿觉轻松,到开始思索起历史伟人的梦来了。我在情绪与哲思的路上奋进。
在这条路上我渐渐看到从前不曾看到的不曾闻到与听到的——了解苏州园林后走这条路,发现宿舍楼旁的几座亭颇有意境;发现走廊旁白墙中的漏窗,取着自然的景;发现七八年级教学楼前的一块种满植株之初就是一座精巧的的小园林啊!发现这园林里藏着一条石子路铺成,竹子树木的枝叶从两旁溢向路上的曲幽小径……我不仅闻到浓郁的桂花香,在某一个雨季甚至闻到了丝缕细小的香樟花的香,听到雨滴答在叶子上,润湿了花的灵动之声。这是我不断在美的道路上前行。
我无意地在这条路上走着,走了几百遭、几千遭。但好像每次走都是不一样的,同中有异。在校园里的时光是充实又紧凑的,我常常在赶着路。但在赶这路的时候 ,有很多思考与发现,令人不觉得匆忙。于是这便成了一条不要赶而不“赶”的路。在这条路上奋勇前行,终将会到达属于我的一片海洋。

过往

不知何时,那人再不见了,与时间一道,成了过往。

曾经,每天早上都能听到那有些令人郁闷的二胡声,它总是扰了我的好梦,无奈早起仍贪梦中之身。

似乎是阿炳为二胡添上了一抹凄惨的色彩吧,我对那声音因此毫无半点欣赏喜爱之情。更何况那位拉二胡之人是位一个从未学过二胡的老人,一开始拉二胡时,声音犹如杀猪时一般惨烈。

他总是静静的一个人,默默打开书本,开始一天的练习,人们要么看不到他,要么看到他了,就是在拉二胡。

忽然有那么一天,发现自己不再那么厌恶那个声音了,也不知是习惯了,亦或是他的技法长进了?只是每每见到他,总觉得有些许凄凉之意…..

那日清晨,未被二胡声吵醒,好生奇怪,于窗外看去,那人不在,许是病了吧,毕竟那么大年纪了……

不久后,再一个早上,我被一阵刺耳的音乐吵醒,不再是二胡声,是葬礼,葬礼上的音乐。他走了。那一定是我见过最简陋的葬礼,只有那么几个人,在隆重的音乐声之中更显几分清冷肃寒。

再没有听到老爷爷的二胡声了,竟有些许怀念,心中那份厌恶早就烟消云散了,留下的是对他日日练习的坚持与勤奋的敬重。

那个身影忽然就消失了,那个声音亦消失了。

某日,忽然问及母亲为何再无二胡声,继而又意识到此人已故。

不知何时,那人再不见了,与时间一道,成了过往。

啊,原来如此——冷志国

啊,原来如此

  棋与棋,局中局。

“走吧,我们公司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

“嗵!”阿东使劲踢了一脚旁边的水桶,五官狰狞着,最后长叹一口气,默默地走开了。

父母又来电话了,“阿东啊,你工作找到没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再找不到工作,去哪里娶老婆啊?”“知道了,烦死了。”

要是能有个适合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打游戏,又能有高额的工资,要是有那样的工作,就好了。

或许阿东是上天的宠儿,他应聘了一家游戏体验的公司。

“你可以开始工作了。”“不需要面试么?”“不用,你的任务在VR中有,你现在可以在这里工作了。”

阿东戴上了VR。

哇塞,这里的人好逼真啊,我还有把抢,这手感,无与伦比啊!

手机讯息:尊敬的920029客户,在城南门外有一伙抢劫集团,协助警察抓住他们。任务奖励:1000元。

这个带劲啊!阿东披起一身黑衣,跨上哈雷,时速120.

“抢劫犯共有七个人,有七把手枪,两挺加特林。过一会儿,你需要击毙对面的头头。这是你的任务。”“要我冲在前面吗?”阿东冷不经一个哆嗦。“不用,先锋队已经来了,你只要跟着我们就行。”阿东长舒了一口气。

“准备,上!”

“噔!”阿东踢到了易拉罐。“谁?”抢劫集团立刻进入警备状态。

“直接进攻!”

火光四射,一个警察倒下了,另一个警察倒下了。阿东呢?正躲在汽油罐后面瑟瑟发抖。他壮着胆子,闭上眼睛向抢劫集团开了几枪。头头倒下了。警长也倒下了。

外面几只乌鸦飞了回来,看着这里的一片狼藉。抢劫集团全员被击毙,警方也全员被击毙,只剩下一个阿东愣愣的站在原地。因为,一小半的警察都是他杀了的。

手机讯息:尊敬的920029客户,恭喜您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我们已将1000元打入你的银行账号了。

银行信息:您有一笔1000元收款。

这样都能给钱?阿东来了自信,那以后怕啥,拿着机枪狂扫就行了,管他自己人还是敌人呢。

VR被强制关闭了。那个黑衣男子来到了这里。“您的工作时间已经结束。”“啊?”阿东一愣,做出一个不一样的决定“我要加班!”“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加班。除非你肯上交你的八十点工资,则可以加班。”黑衣男子冷冷的说。“好,我交,你直接从工资中扣除吧。”

VR再次开启。

手机讯息:尊敬的920029客户,由于城北的菜市场的商户不交地税,请您立刻过去解决此事。报酬:500元。

这个简单啊。

“是你不交地税是吧?”“长官啊,我真的没钱,要不……”

一道火光,像条毒蛇,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既然生活这么贫困,那干脆就去天堂享福吧!阿东冷哼一声。

手机讯息:尊敬的920029客户,恭喜你完成了这次任务,我们扣除您的加班费,已将100元打入你的银行账号了。

银行信息:您有一笔100元收款。

VR再次被关闭。黑衣男子又来了。“先生,您的加班时间已经到了。”“不行我还要继续工作。”“我们公司有个秘密计划,你只要签了,那么便可以成为我们公司的VIP用户,便可以无时间限制的工作。”“好好好我签。”

黑衣男子拿出一份合同,阿东心切,只恨自己写字太慢。看都没看,直接签上自己的大名。他笑了,像死神的微笑,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现在可以出去了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好的,我们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了!”

VR再次开启,却没有再关闭过。

“你的女儿好漂亮……”“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弄脏我的皮鞋……”“你怎么长得这么丑……”

好久没出去了,现在出去看看吧。咦,我怎么关不掉我的VR?

合同不知什么时候飘了过来。啊,原来如此。阿东笑了,带着两行泪水。

合同:将您的大脑贡献与我们的终极科学实验。  阿东。

夏日即景——蒋思田

           夏天的雷雨,说来就来,令人猝不及防,前一秒还阳光明媚,后一秒便大雨倾盆。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夏天,暴雨下了几天,却一点也没有要停的样子,眼见着小河水位一点点上涨,河堤就快要决堤了,村上的百姓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河水泛滥,淹没庄稼、房屋,于是都自发地拿起铲子、铁锹,冒着雨,将黄沙装进麻布袋中,系好口子,堆在河堤上。可毕竟人少,河水上涨的速度可比老百姓的速度快多了,河水很快漫过了河堤,这下老百姓们都慌了,不知该怎么办。

有人拨打了乡政府的电话,连夜,一车的官兵就赶了过来。我们深知他们车途劳累,可他们顾不上休息,在车上就已经全副武装,车刚停稳,便一个个跳下,排成整齐的队伍,快步如飞地向前走去。路边的老百姓都竖起了大拇指,有的说:“大水无情人有情啊”,老百姓们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了,悬着的心渐渐放下,焦灼的心情渐渐放松了。

暴雨还在继续,官兵们冒着雨,他们身扛沉重的沙包在泥水中来回穿梭,有的为了行走快捷,索性赤脚奔跑起来,嶙峋的片石割破了脚趾,他们全然不顾,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保住庄稼、房屋!”。

在坚守抗洪抢险的日子里,他们基本上没合眼,困了就在车上躺躺,但在抗洪抢险工作上他们始终保持高度的责任心,全身心投入到抗洪抢险工作中,他们饿了就吃点压缩饼干,渴了就喝点矿泉水,汗水与雨水夹杂在一起,浸湿了军装。

老百姓也将官兵们的好看在眼里,有些小朋友会在闲暇间,给他们递上几张纸巾或是一袋面包,晚饭后会带他们到家里洗头、洗澡。官兵们也将老百姓的情谊放在心里,更加卖力地抢险。

经过了几天连夜的奋战,堤坝堆得很高,河水也渐渐退去,年轻的官兵们向车上走去,我们知道他们已经疲惫不堪,但他们还是排着整齐的队伍,迈着坚毅有力的步伐,回到车上,还满脸笑容,向我们挥手告别,真的是军民鱼水一家亲啊!

虽然这件事已过去许久,但官兵们一个个奋然跳入水中,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人墙的画面却常常在我脑海中浮现,在汹涌澎湃的河水中,那道人墙显得那样壮观,那样雄伟,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夏日即景,奋斗即景,军民即景!

适合

 

老房子在江南并不属稀奇,哪儿都有几栋的,无非是粉墙黛瓦,画梁雕柱,再加上些岁月的青苔,茸茸地长着。

但是,待我真的置身其中,我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里?这里是古建筑太适合江南水乡的景色了。它从内而外的散发出的典雅,美轮美奂,令人震撼。房对房,檐对檐,窗对窗,排门对板门。黛青的瓦,灰白的墙,还有望不尽而悠长的老街。这里的一切仍都是千年以前的模样。

这里特殊的民风民俗太适合这一方水土了。小户人家大都面街而住,大门敞开,里面的装潢,尽收眼底。降红色的旧桌椅,青白相间的瓷器,一小片土地上面种着金灿灿的油菜花。吃饭的时间到了,几家人端着饭碗,靠着杨柳树围城一圈。大米饭、蒸白菜、红烧肉、外加蛋花汤等,这些菜被几家人互相分享。简单的饭菜,普通的日子。

我放慢脚步看见一户人家,大门敞开。屋檐上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厚德载物”。从而看出这里的人,几千年以来,拥有的淡定和从容,与世无争。

远远的听见老人们的笑声,和孩子们的打闹声,像碎银子一般,密密匝匝地铺满整条青石板路,叮咚回响。我寻着声音跑了过去,看见一些女孩子们正在跳皮筋。我跳的有些笨拙,但是他们毫不在意,居然还教起我跳皮筋了。我的动作虽然很慢,但是我乐在其中,忘却了时间。

下午,我走进了一个小茶馆,碧绿的茶叶,清澈的开水,两者相融合,便成了一壶沁人心脾的茶。我小小呷一口,那么茶的味道便充满的身心。在这茶中,我品出这里的老房子太适合江南水乡的景色了;这里独特的民风太适合着一方水土了。

心田之花——纪文俊

我心里有一亩田,我不愿让它荒芜,我要种下一束美好之花,让我的心田,纷繁美丽。

我们在生命的旅途上行走,在目的地的的诱惑和沿途风景的吸引中稍作徘徊,然而这些风景不都是美好的。它不仅仅是春暖花开,更有狂风暴雨雷电交加。这些诱惑并不都是正义的,它不仅是梦想的招手,更有物质浮华名利喧嚣。

我们总是跌倒,身体或心灵,我们总是迷茫,眼神或灵魂,为什么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最终只剩行尸走肉遍地乱跑,只剩灵魂在远方哭泣?却有的人目光笃定,微笑前行,留给世界一个灿烂而优雅的背影?

我想,那是内心的驱使,你在内心播下迷茫与贪婪,自卑与悲伤,在困难与挫折面前跪地不堪,行为越发扭曲与初心相背,正如那被金钱冲昏头脑的样子,他已忘了最初那份淡淡的美好,买一辆自己的车,被时代的大潮洗去了自卑与灵魂,而他只能成为这天的牺牲品。

如果心怀希望,在心田种下一束美好,这美好可以是希望,可以是善良,可以是自信,可以是快乐,我们的梦想便会更加清晰,目标更加明确,像林清玄一样品尝酢浆草的酸涩,巴可享受云在青天水在瓶的生活,像李清照一样,巴在一季中找到自己的注脚,内心依旧有爱,向往爱。

倘若我们不在内心装下一点希望种下美好,是自己的心强大丰满,我们怎么又能享受那自己辛苦播种,养育的硕大果实呢。

不法商贩在心间种下贪念,及时收获了短暂的芬芳,但终究会品尝到自己的恶果,接受法律的制裁。匠工在薄情的世界种下对匠艺的尊重传承与被他人遇忘的大度,终会让工匠的艺术回归潮流。

这个世界有时候硬邦邦的,有时候软塌塌的,庆幸在心间留有一束美好的芬芳,唱有一支希望之歌,让硬邦邦的社会不再硬到心里,让我们柔软的心不至于坍塌不起。

一颗润喉糖

不断加速的心跳似乎预示着比赛的临近,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让我的嗓子有些沙哑了,朗诵配乐没有着落,朗诵内容还未背熟……我已没有了即将比赛的兴奋,很是心烦。                                                                                                                                                                                       她是邻班的同学,跟我一起,在办公室外练习下午的朗诵内容。我俩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埋头练着。焦急、干渴,我的嗓子火辣辣地烧着,总有什么东西梗阻着似的,难受极了。                                                                                                                                                                                         也许是我的眉头一直皱着吧,她似乎看出了什么,轻轻走到我身边来,问:“你怎么了?”我一惊,看她一眼,又低下头。“噢,没什么。”我对她僵硬地笑了笑,只是一个劲地咽唾沫,以缓解干渴。我不争气的嗓子却依旧是沙哑的,声音像是清水里混进了细沙粒,总是清亮不起来。不知怎么的,我不想让她看见我的窘样,趁着练习,侧过身去,不再面对着她。我再也无心朗诵了,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瞄她,又像干了坏事似的赶忙转过身去。                                                                                                                                                                                             我总觉得她在盯着我,真是尴尬极了。忽然,我捕捉到“啪”的一声脆响,出于好奇的本能,我转过身去,看见不远处的她也正向我笑。                                                                                           “喏,给你一……”她纤细的指间夹着一颗浅褐色的润喉糖,灵巧的小眼睛稍稍眯起,嘴角扬起两个小小的酒窝。“不用了,我没事。”我害羞地摇着头,心却是软了,朝她淡淡一笑……..                                                                                                                                                                                       她凄近一点,把捏着的润喉糖手伸到我的嘴边。我的心温柔的一动,随从的把糖含进嘴里,说实话,我不喜欢它的味道,总觉太苦涩。可当他在我嘴里融化时,我却觉得无比清凉,舒爽。全身………心灵……….                                                                                            朋友,其实就是嗓子沙哑时的那颗润喉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