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张堰棋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是那般璀彩夺目。
老屋虽无粉墙黛瓦之美,但也有眉清目秀的大家闺秀的端庄,爷爷便与老屋相伴。夕阳有着公认的美。总为晚归的鸟儿和疲倦的城市洒上动人的辉光,更为老屋染上金红的色彩,每当这时,我便用手推开木窗,仔细端详。金红的光彩给周边的景物染上别致光彩,云朵相映成趣,构成天边那一道美丽的晚霞,院落中,那连片花圃也被补上一片金红,构成一片缤纷花海,木窗上也有了一丝金红,这不但没有破坏那古朴,倒是构成一种莫名的大气。
爷爷就在窗前的那片田野中,上衣微敞,露出那宽阔的胸膛,用那双看似瘦弱却充满力量的手挥舞着锄头,辛勤的耕耘着那曾养育一家人的土地,用健壮的身体忍受太阳的烘烤,感受这片田野的质朴。有时爷爷也坐在田埂上,看着那远方的夕阳,静静燃起一根烟,深吸一口在唇齿间细细品味,缓缓吐出,让那烟尘在夕阳映照下向上,向上,向上,直至飘散于天地间。夕阳在天边不紧不慢地下沉,云层在夕阳中穿行,炙热的燃烧。爷爷在身后拉起一道长长的影子,一切都显得那般落寞,就连夕阳的光辉都显得暗淡。
忽然一阵微风拂过,夕阳的光辉似在那一刻变得明亮了。金红的光芒在天边渲染开去,渐渐变淡,最后融入那湛蓝的天空。
多么美丽的画卷啊!它彷如一朵五彩的花朵盛开在心间。
我走在时光长河中,看着那朵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衷心祝愿她能永远盛开,盛开我的心间。

旧屋——徐灵

我想,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件旧屋。它远离繁华,却又落满灰尘。
老家的房子终于要翻新了,我赶着去看了看。不寻常的,以往看上去过脏,过乱的房子,此刻却如同某座堂皇的欧洲建筑一样堂皇地耸立在平地之上。在末夏阳光的笼罩下显得分外温婉,散发出属于旧时光的味道。我回过头去看爷爷奶奶。他们只是背着光,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起初提了翻新,老顽固们都不同意。于是,我们家这栋房就成了这街上独几栋未翻新的房之一。在周围新房的笼罩下,他显得清新脱俗而又有一丝复杂的卑微与可笑。想当年,他也和那时的爷爷奶奶一样年轻而光彩照人,只是••••••岁月不再,容颜不复年轻靓丽。本细嫩漂亮的手却在劣质洗衣液中不知不觉裂开几条缝,负上几层茧。但他们仍幸福,不能言语。
真正的幸福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酿在心底,偶尔的刺激左胸肋骨下炽热的跳动。可能是某个巷角老人吹的号儿。有一种静谧的美,此处有声胜无声。
而这种幸福,藏在旧屋的每一个角落。
流年漫过盛夏,变换着每一个人的模样。瞳孔中最后的影像,是岁月更变的沧桑。奶奶最后看了它一眼,“心里,疼呀。”
一句话刺得天空都灰了,暗了。她还笑着,眼中流出的是对旧屋,青葱岁月的贪恋和留恋。
走了,远了,旧屋仍在。不,旧屋,不在了。

最好的搭配——张堰棋

四处询问,冥思苦想,却不知最好的搭配就在身边。
外公虽无田地,但对咸菜情有独钟。这一天,外公为了腌菜,早早地便提起老的不能再老的小藤条菜篮子商界择菜。回来时,篮中清一色的都是青菜,那叶片宽大肥厚,在阳光下闪耀出晃眼的碧绿色,根茎均是乳白色,更有些透明似能让视线透过,好个翡翠白玉!
外公又不知从哪抱出几个古朴的坛子,汗水顺着那布满沟壑的面颊淌下,背上也是汗水涔涔。外公将青菜洗净,小心地拿起一棵,那双苍老的手一遍一遍的抚摸着他手中的宝贝,然后再细致地摆好,外公不知疲倦的重复着这单调的过程,有时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金色的光辉柔和的洒下,为他的灰发染上一种神圣的金色。在这金色背景的陪衬下这整个过程都显得那么神圣。
外公一层青菜一层盐的铺设好,用一只手伸进去用力压实,时不时擦去那滴滴晶莹的汗珠,他做的那么认真,甚至都没有察觉到我。我外公将坛子封好,静静的等待半个月后美味的诞生。
半月一晃便过去了,咸菜可出世了,外公将腌菜取出来,洗去那未知的污渍,一块晶莹的翡翠白玉便出来了,外公将咸菜切成小块,菜刀在案板上发出规律的“嗒嗒”声,似在诉说着在坛中的神奇经历。外公将咸菜放入油锅中爆炒,放入红辣椒和葱花,不一会儿便传出了那咸菜特有的香味,我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虽然烫口,但酸酸甜甜甚是好吃。外公看着我陶醉的神情,笑了,他笑得是那么慈祥,正如这咸菜一般好吃、好看、好闻,这不正是最好的搭配吗?
细尝这口中酸甜咸菜,感悟唇齿间的袅袅留香,我终于想到:时光可带去许多,但却不不能改变它们。大千世界,纷繁复杂。外公与他的勤劳朴实时刻提醒我,在这喧嚣浮华的世界中保持勤劳,在改变中不曾改变。
这组最好的搭配,我将永远铭记。

补——徐灵

走在乡间去往童年的小道上,想寻补,我的童年。
我仍记得,在那村庄的尽头,有一间如今显得杂乱不堪而又肮脏的不忍直视的小卖部。那里的糖果,纸片,游戏卡,都是我童年梦寐以求的珍宝。在很多年前,那时一个孩子的天堂。虽然如今用少年的眼光看它,也不过如此。但它破旧的冰柜里边,铁皮做的房顶上面,黑不溜秋的小店深处,这样的一个低劣而又肮脏的地方,藏着我最春节的童年。
如今,在城市的大楼中,随处有着“小卖部”。但我不爱他们,他们太干净整洁,贩卖的东西贵而不再有旧时的味道、那不大的厅中明亮的白炽灯光常照得我浑身不自在。仿佛,在那灯光下,所有穷人,富人,好人,坏人,都会被区分开来。我无处藏身,只好任由那被社会污秽沾满的躯壳暴露在白光之下。于是,我仍很想念家乡的小卖部,那里的黑暗与肮脏使人不再有贵贱之分。
那时的我常在外面疯到很晚,等到玩累了,我便仰头放松那一动便会咯吱响的脖子,看见满天的星星。
而后生活在城市的气压之下,满城烟霾,如何见得那在空中低语的星星?耳中塞满城市的污言秽语,眼中见的净是些西装革履的野人。再怎样看似洁白无瑕的莲花,终年浸于腐臭的泥沼之中,早晚会染上戾气,先天的温软气质也可能消失殆尽。阴霾撕开净澈的夜,狠狠塞进乌烟瘴气,又悄悄缝上。我,只想在空中,补一丝素净。
自然只是沉默。可谁又知道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映照的究竟是人类接踵而至的索取,还是自然忍无可忍的报复?我只想在往深处走一段,看看我残败不堪的金色童年。也许,这些记忆的吉光片羽就只能闪烁在回忆里、。
我仍想:
补一场童年。

别了,我的2016——周常枫

别了,我的2016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2016已经逝去,只留寥寥回忆与遗憾。
2016是丰富多彩的,虽然只有365个晨起朝落,却也让人难以忘怀。
2016是金色的,暑期,父母带我与朋友结伴出游。来到信仰佛教的青海,参观大大小小,金碧辉煌的寺院。塔尔寺便是其中楚翘。塔尔寺依山而建,入目并非大多景点人头,而是红墙金瓦。塔尔寺受人们朝拜,政府也尊重人们信仰的宗教,拨钱修缮寺院,信徒们也为寺院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捐钱报珠宝,有的甚至拿出自己的传家宝,寺院也因此繁荣昌盛,全寺近千尊佛像缀满了珠宝就连寺院的屋顶上面也有几百公斤黄金。菩提树前的佛像便是历史的见证。这尊佛像原来是一尊小石像,后加了一层银,现在外层有厚厚的一层黄金,佛身有无数珍珠、玛瑙点缀,给人一种艳而不俗的感觉,整个塔尔寺入目是一片全黄。
2016是蓝色的,如大海那般宁静,广阔,包容。在这一年我交到了新朋友,又有了新知己。尽管有着不同的爱好,眼界,朋友圈以及事业观。但彼此都有着广阔的心,能互相包容。日子过得不咸不淡,倒也平静,有大海的美妙。
2016是灰色的,雾霾总是灰蒙蒙的,让世界黯然失色。学习上的失利也让人感到抑郁,但置之死地而后生,阴暗的路上有妖艳的彼岸花盛放。
时光一去不复返,追忆过往是为了更好的迈进明天。别了我的2016,愿2017活的让自己满意。

灶糖——周常枫

灶糖
每日清晨打开窗呼吸新鲜空气时,都会看到对面老宅上,爬了大半面墙的爬山虎。他随性自然,不拘束,不强求。
不知从何时起,总有一个老头在那面墙前卖灶糖。他穿着一身青蓝长袍,十分削瘦,黝黑的脸上是岁月的沧桑。像中国山水画中,优雅淡泊的老者。他总挑一个担子,担两头是躺满灶糖的匾子。他用的旧时的方式——敲锣鼓,边走边“铛铛铛”,何时声停了,便是有买家了。
偶尔走累了,敲累了,他便会在那面爬了爬山虎的墙前小憩。铺块旧布,席地而坐,坐成一幅画。
灶糖本身也像是一幅画。人们买它,你不是为了它的一点甜。更多的是买旧时的记忆,买稀奇——正宗的灶糖已不多见了。
灶糖奶黄的,像一个大大的月亮,那是贫困年代的甜。是孩子们幸福的源泉。那时孩子们只要一听到铜锣响,就立即往家里跑,拿着早早的破烂儿出来,用那些破铜烂铁,废纸旧鞋换掌心一小块灶糖。伸出舌头,小心翼翼的舔。生怕那甜味从舌尖流走了,用甜味把心填的满满的。
一直卖灶糖的老头,祖上就是做灶糖的。他天生残废,两只手加起来都没有五根手指。却因灶糖得了一份好姻缘。他的媳妇就是因为喜欢他的灶糖二和他成的亲。他有个女儿却不再做灶糖了。老头遇见老顾客就时常叹道:“做灶糖的,就快没有了。”语气却不见得有多忧伤。
买灶糖的老头就要走了,要把甜给别处的人了。临行最后一次卖灶糖时,我为他照了一张相,就在爬了爬山虎的墙角。
随性自然,不奢望,不强求。人生最好的状态,也当如此罢。

《绿色承诺》读后感——周常枫

《绿色承诺》读后感
绿,总能让人联想到大自然,想到一望无际的森林。让人觉得舒心、悠然。然而,我们身边的绿色正在飞快地减少。
路边浓绿的大树,在无数辆车经过后,蒙上了厚厚的灰尘;门前翠绿的草坪,在施工队来过后,变成了平整的水泥路;工厂长长的烟筒,在黑暗中排出滚滚浓烟,为城市蒙上一层薄纱……
人们不得已带上厚厚的口罩,远离城市的喧嚣,躲在公园小小的一方地,贪婪地呼吸“新鲜”的空气。人们这才意识到:绿色已是多么珍稀!随着绿色而减少的可爱的生灵已是多么珍惜!
英国威廉王子在中国综艺节目《开讲啦》英国行节目中亮相。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呼吁人们保护野生动物,不要再为了利益、为了虚荣去残害小动物。在节目中,王子强调:“如果非洲象按目前每天54头的数量持续被杀戮,当我女儿夏洛特公主25岁时,世界上将没有非洲象。”这是惨痛的事实。比这更触目惊心的是:经粗略测算,400年间,生物生活的环境面积缩小了90%,物种减少了一半。而现在,每20分钟就有一种动物宣告灭绝。
人们开始保护环境,开始推崇绿色。由此应运而生了绿色食品、绿色建筑、绿色服饰、绿色建筑……仿若如此便是保护环境,健康生活,但这样收效甚微。人们是否能在植树节种下几棵小树,悉心照料;是否能在不必要时关闭高速运转的空调;是否能在出行时,考虑公共交通、绿色交通工具……这才是真正的绿色意识,而并非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形成的“绿色意识”。
保护环境吧!为了自己能享受新鲜的空气、美丽的环境;为了他人能摘下几乎成为身体一部分的口罩;为了其他生灵能拥有美好的家园……

其实并不是这样——陈勤

我家楼前有棵梧桐,整日整夜与我对视着。

它真的好大,足有合抱之粗,挺直的躯干和树枝犹如“有志之士”不断向空中攀援;看那如盖的树冠,披肩掩面。宽大的树叶不停地翻转,像无数只眼睛偷偷斜视着你呢!

记得那时我刚上初中,我们家的小楼刚刚完工时爸爸栽下的。刚开始它只有一只独立的干,看上去那么瘦弱。同它一起栽下的,还有几丛冬青和几株白杨。随着岁月的脚步,它不断地长大、变粗,从从容容地走过了春夏秋冬,经历着生活的风风雨雨,伴随着我渐渐长大。

春天,我期待着它发芽,夏天,我欣赏着它的繁华,秋日里我品味着落叶飘零的意味,冬天我咀嚼它虬曲盘旋的枝干。闲暇时也帮父亲侍弄他那冬青环绕的花坛。

一次深秋的夜半,狂风忽然紧扣窗棂,我从酣梦中惊醒,了无睡意,担心着外面的梧桐树,浮想联翩,拼衣下床,临窗而观,夜如墨染,只有远远的几颗寒星在天边眨着慵懒的睡眼。

风依旧肆虐着,最让我放心不下的还是那棵梧桐,它独自承受着那一份突然来自天边的苍凉,它能挺得住吗?望着那只能依稀可见的黛青色轮廓,我内心不禁为它担忧起来。大风过处,耳朵中传来的是枝枝叶叶簇拥而起的呼号,我分明听到了梧桐枝叶分崩离析的声响,像极了一曲凄哀的歌谣,我心中一颤,默念着那寒风中的梧桐,希冀着黎明的到来。

次日醒来,红日满窗,竟是大晴。“风雨过后是晴天!”我感叹着。温柔的阳光让我偷悦。光明总比黑暗好。

心中还惦记着那昨夜风中矗立的梧桐,推窗而观,那冬青却依然青翠,那白杨虽有枝叶飘零,却还见那泛黄的树叶摇曳!再看那梧桐,只剩下遒劲的枝干像一个个瘦骨嶙峋的甲骨文!那一夜的风啊竟然凋落了梧桐满树的生机!我悲哀。

“这梧桐长得真快!”扫树叶的父亲喃喃地说道。我这才发现,短短的几年它足有白杨的两倍之粗!而那同栽下的冬青虽年年青翠,可又何曾长高过?

我幡然醒悟:舍弃是一种智慧!梧桐你用一种宁静和虚空的玄妙,服从自然而又抗争自然,畏惧自然而又洞悉自然!梧桐你早早地落叶,其实不是妥协,不是退缩,而是早早地积蓄来年生长的力量!

看着满地的落叶,我仿佛听到了你潜滋暗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