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胜有声

下雪了。 南方的雪,是细细绵绵的,轻轻飘下来,让人几乎没有一点感觉。不是北方的鹅毛大雪,那般波澜壮阔,只是像一个娴静的女子,有了兴致便看着这一切,随手便扬起了这一片雪,这般随意,这般迷人。 天额外冷,校门外人潮涌动。我伸长了脖子,拼命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双手因为长久举着包挡住纷纷大雪而酸痛不已。 忽然,一只手便抓走了我的包,我抬头,看见了父亲和一把伞。他很喜欢的将包拎在手中,默不作声地将我的手放进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

你拍一,我拍一……属于童年的歌谣,是我们玩的第一步。从过家家到老鹰捉小鸡,从角色扮演到跳皮筋,贯穿童年的玩法,从无尽头。 石头剪刀布!决出胜负,分组,起组名。然后再石头剪刀布一决胜负,谁先来第一轮,输的人自愿的服气的用脚撑住橡皮筋,要么四角,要么三角,勇敢的人先跳出第一步,来到一根前,一跃,一转,再一跃,一根过了。于是按顺序每根都跳一遍,再回到最初的地点,跳回去。 下面的队员受到鼓励,再继续跳下去 … 继续阅读“玩”

赶路——黄卓然

我在赶路。 为的是赶去那个与它约定的地方。 这几个月,说来话长。 那天,我正想向我的同事们介绍一下自己。他们答应着,然后过来看我(我的办公桌在一个小角落,一般人注意不到),我看着他们的目光到处寻找,就是掠过了我,于是我拼命向他们招手,并喊道:“我在这里!”可他们又直接透过了我,看向我身后的墙,还问:“你在哪儿?” 那一刻,我意识到,不太对劲了。 于是我离开座位,走到他们面前。然后说:“我就在你们前 … 继续阅读“赶路——黄卓然”

仅此回归——黄卓然

又是一个忙碌的周一,匆匆吃过早饭,便钻进车中,开向单位。 路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堵,到处是蚂蚁般聚集的车,杂乱无章的喇叭声作为背景音乐,反复无常的演奏着。换作是以前的我,可能早已急得跳起来,可是,现在的我,早已习惯慢慢打开收音,放空补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 这不,高价上海出了一点小插曲,所幸不严重,可这倾盆大雨来得也真不是时候,交警只能慢慢处理,任凭我们在那里堵着,寸步难移。 … 继续阅读“仅此回归——黄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