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胜有声——薛佳莹

与你,一起度过的流年,像极了曾经的电影,默片,黑白,凝满了叫作回忆的质材。
电影在记忆深处无声地播放。嘴角上扬,各种意蕴的笑,成了你在电影中最经典的表情。笑而无声,却胜过了一切回忆里有声的话。
你的手很巧,每日早餐吃完那碗洁白软糯的粥,你便在我的指挥下包各种各样的饺子,有的拧成旋状,还有月牙,圆边和波浪状的,摆在一起煞是好看。
白菜肉馅的饺子是我的最爱。一口一个,一连吃了十几个仍然不过瘾,嚷着还要。你笑着,打回我伸出的小黑爪,不做声地再夹上几个。你看我吃得心满意足,嘴角那缕笑,便荡漾起来,舒开了所有皱纹。
饺子掺和着你的笑,一口咬下是无声的快乐的味道。
在那个连风都感到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村上的小伙伴是必不可少的成份。
每当小伙伴来叫着出去玩,我总是急急地推着车出去,一不小心撞到桌子或椅子,便疼地抱腿乱叫。你看着被撞的部位,嘴角仍挂着笑,心疼,无奈和宠溺交织在一起,无声地藏进那缕笑里。
疼了一会儿就好了,也不顾那部分仍然青着,照旧推着自行车跑出去。如果那时,我伫足回眸定能看见你脸上的笑靥如花。
其实,你的那些笑,早已被我珍藏,而无声的笑声中包含的一切,胜过所有声的叮嘱,永恒地存留在回忆里,时不时轻风般拂过,无声的,淡淡的,甜到心底。
那时的我,不仅会给你添乱,也会给你帮忙,比如拔草。
菜地里的杂草疯长,盖住了属于菜的阳光,你就会指派我去拔草。
我哪里分的清菜和草,只不过是好玩罢了。拔下杂草的同时也揪下了菜叶子。你也不恼,只是在一旁笑着看着,看着我干得大汗淋漓,默不作声地干完剩下大部分的活。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样的你,那样的我,那样欢笑无声而无可比拟的岁月。
你沐着阳光站在菜地里笑,笑我浑身满是泥土的模样。依旧是那样不出声的笑,应和着阳光,成为时光里,电影中的原风景。
记忆的藤蔓,枝繁叶茂,逝川流年,伫足回眸,观那部无声电影,就这样,与你,细数着一个又一个无声胜有声的日子。

夏日即景——三(7)刘思彤

夏日即景

这个夏天,似乎还没来到就错过。

光阴悠悠流转,空气中已满是炎热,太阳正一点一点地将热辣洒向大地,摩拳擦掌,摆出大干一场的架势。知了早已预知了这个事实,鸣叫不已,似乎心有不甘地抗争着什么。街上的小贩大声地吆喝——甜甜的西瓜、海南的菠萝、进口的香蕉……夏日已至,一夜之间,代表着夏天的水果迫不及待地赶在夏天前头挪动着圆润的屁股,坐在了高高低低的货架上,展现着它们成熟的芳姿。

一切都是一如既往、约定俗成,荷花已经开放,在绿叶中摇曳着脱俗的细腰,合欢树上已经粉妆玉砌,一团团毛绒绒的花丝,小心翼翼地大胆试探,吐露着芳香的心意,迷获了多少路人的眼球,那样子似曾相识又充满新意。

紫藤还是一如既往地枯着枝杆依附着封面趴在廊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夏也同。这懒懒散散到来的夏天也只是为了季节交给它的更替的任务漫不经心地就走了过来,好比这株紫藤,只是年年报出一片碧绿的嫩叶而已,只是完成了一个简单的形式,便送走了夏天。

我立于那株枯萎发黑的紫藤下,它的光藤缠绕蔓延,覆盖了大部分连廊顶端,像多年未打理的枯发,剪不断、理不开,只能任其发展。亦如我此时繁杂的心绪。夜色中,它死气沉沉,张牙舞爪;阴森中,又似一双眼睛于黑暗芜杂中,正冷冷地注视着,注视着,把我看了个透彻,又似在秘谋着什么,枝叶悉悉索索,明目张胆地附和着。

我移开了步子,离开了那个死寂而又阴森的地方。随着我去的,还有夏日踢里踏拉的脚步。

不过几日,天气不出意料地燃烧了起来,花儿没有勇气再开放,在炎炎烈日下都低下了头,收起了前日骄傲盛放的样子,叶子也皱了边,只有知了还在唱着,似乎力气永远花不完。

终于一个不同的夜晚,有风、清凉。我散步之际,又来到这紫藤花下。月色朦胧,连廊顶上白花花的一片,擦亮眼睛,仔细寻找,终于在一朵朵紧靠而盛放的花朵中找到了熟悉的枯藤,它开花了,紫色和白色的小花将它的全部枯藤覆满,在风中轻歌曼舞;它花瓣如白玉,如鸣佩环,发出清越的泠泠之声,又像蝴蝶张开了翅膀,欲挣脱枝头飞去。它沉默了这么多指指点点,寂静了这么多艳阳高照,多年的谋划终于脱胎换骨,绽放了光彩,点亮了这个枯燥的夏日,体现其坚韧的生命中蕴藏着无法言说的奥秘和潜能。

 

是因为它,这个夏天才算正正经经地来到。  

峰回路转-刘思彤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朱雀桥边野荟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少时的谢安,众神仰望
东山是他梦开始的地方。为经风雨的他满腹才情,意气风发,壮途顺利步步为营,少时的他已手握大权。
东山也是他惊醒的地方。也许他心怀壮途,官职小小无以施展报复,不如弃之。想由乌衣巷到东山,韬光养晦,伺机而出。东山中,他独树一帜,不同于林中隐士的清茶淡饭,闲门谢客;更不同于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他。美人在怀,美酒在握,交游天下名士。世人如讽笑怒骂皆不成影响。也许他的才智并不需要他苦心钻研,也许这酒醉笙歌只不过是表象,背地里,他其实紧握着拳头,变强,变强。
又是一年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他出山了。他的人生,跌宕起伏,峰回路转。谁都不知道,下一秒,是否在穷途末路之处发现水村山郭,酒旗村庄。
放下昔日才情与报复,面对众人的质疑,他重又走了出来,有人说,他本是山中的远志,出来就变为了山外的小草。他听到此言,一笑而过 。接着,是如草一般坚忍地努力。

那天,是淝水之战。他一鸣惊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那个不可一世,英明空前的苻坚大帝被他打得丢盔弃甲,从此传出投鞭断流木,草木为兵,风声鹤唳的丑闻。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青莲剑仙也被他的雄韬武略所折服。
成功的他未毕得意忘形,仍淡泊名利,心怀民间疾苦。这其实归隐时的他而言并无区别,别人心思惴惴,用尽算计,他不过恰逢时机,游戏人间,轻舟飘过,峰回路转,只不过,他仍是他。
峰回路转,仍若大梦一场,醒来之后,一切如常。只不过,心中对了隐忍,多了安闲,学会放下和拾起。
在退隐不远处,峰回路转。是你我辉煌之初。

夏日即景

在夏日,小河边的蜻蜓,菜地里的瓜,晒谷场上的戏台都因为这个季节而熠熠生辉,它们交相辉映,构成盛夏的景,那么美又那么绚烂。
小河•蜻蜓
清晨,小河边。捶衣棒敲打衣服的声音,唤醒了整个村庄,单调独一,却使日子变得更加清新。沿河毛豆棵惺忪,自自然然地生长。河畔的蜻蜓具有无法抗拒的魅力,它们或是高高低低地飞舞,或是安安静静地待在青草上,闪着大眼睛,扇着近乎透明的翅膀,围绕在我身旁,似将那难得的清凉扑到我的脸上,将残存睡意的我惊醒,加入它们的游戏。只是外婆不让我去河边玩,害怕我失足溺水,可我坚信,河水是善良的,不然沿河的毛豆怎么会年年丰收呢?
一群蜻蜓,一条小河,一个女孩,他们在这段小时光里相会,成为夏日多情的景。
菜地•黄瓜
清明时节下种,到了盛夏已葳蕤茂蓬勃成绿油油,一片轻云,翠生生一波碧浪。浪花里点缀着金黄的丝瓜花或黄瓜花,装点出夏日的红火热闹。
通常,拇指大的黄瓜长出时,金黄的花还未谢,迎着清风快意游荡。再过些时日,黄瓜便踢去小花被,亮出绿意盎然的身子,向你炫耀。
午饭过后,外婆钻入瓜藤中,挑出可食用的黄瓜,放在冰凉的井水中清洗,再用手用力一掰,分成两段,一段是我的,一段是外婆的,清爽脆嫩,咀嚼黄瓜的声响,应和着蝉鸣,封存在回忆里。
那清凉爽口的黄瓜配合着惬意的我与外婆,在盛夏,是永恒不变的景色。
谷场•戏台
东边的晒谷场,在夏季的夜晚被用作了戏台。村里的老人不愿意待在家里,比起电视,他们更喜欢那演尽悲欢离合的戏。
一吃完晚饭,外婆就拿着凳子带着我去晒谷场,占好位置,准备看戏。陆陆续续的人来了,他们拉着家常,谈论着那些琐事,脸上洋溢着笑。
南乐骤鸣,戏子踩着乐点出来,身段娴熟,古朴优雅,一颦一笑都雅到极致,水磨腔,缓缓地,幽幽地唱来,如一泓清泉,戏到动情处,台上台下的人眼角都亮晶晶的,而那些家常,被晚风扯得稀薄绵长。
夏夜十分迷人,天上繁星点点,地上蛙声阵阵,戏子的声音悠扬在夏夜里,成为最美的景。
蜻蜓,黄瓜,戏台,有你们构成的景相连,交错,升华,形成一部老电影,描绘了夏日里五颜六色的景。

赶路——郑铖昊

赶路
所有的人都在赶路着,但在赶路的过程中。我们终究是获得了成功,还是遗失了幸福?结果不得而知。
节假日的高速还是非常畅通的。车辆在高速上飞驰奔跑,呼呼的风声掠过耳畔,恬静安适,高速上的车都匆忙地赶着路,却又无穷无尽的疾驰,仿佛被落在了时光的尽头。不久,车辆开始拥堵,所有的车都好似甲壳虫一般慢慢前行,慢慢行驶,到了岔路口,果不其然,车的零件与碎片已是满地都是。两位车主也在破口大骂:“你开车怎么不长眼睛的?”其中一个道:“我没时间跟你耗,撞上你算我倒霉,我还急着赶路呢!”另一个也不甘示弱:“我也还要赶路,懒得跟你烦!”说罢,两人开着残缺的车,分道扬镳。
难道赶路在这些人眼里看来真的那么重要?难道为了赶路可以抛弃自己的安危于不顾?不得而知。可能赶路在这些商业人的商业头脑里早已根深蒂固。他们总是认为赶路能够有时间,获得成功。可却不知在赶路的背后,他们失去了道德与理性,安全与文明。
所有的赶路都是徒然的,但并不是所有的成功都是由赶路中形成的。现代作家刘心武曾说过:“无论人生遭遇到什么,不管是预料之中还是情理之外,沉静永远是必备的心理宝藏。”的确,只有无时无刻不保持沉静,才能收获你应有的成功。若人生单单荒废在赶路上,则许多美好与成功是他遥不能所及的。
人们总是因为不顺而破口大骂,犹如撞车的两司机一样,他们因为赶路而失去了理智,失去了道德,赶路也破坏了人类的文明进程。赶路的背后,可能有成功,但也会有道德的缺失,文明的衰落。
赶路,确实如同网络一样,是一把双刃剑。每个商业人都在赶商业之路,每个学生都在赶学习之路。每个人都在赶人生之路,在赶文明之路。在文明之路上,在成功的背后,我们也会因为赶路而丧失文明,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古今之成大事业者,非惟有超世之才,必有坚韧不拔之志。赶路时,莫忘了文明。莫淡了道德。
人类的路还在!往前赶!莫因赶路而忘记出路!

过往——薛佳莹

我希望,一切都变得很慢。在那一刻,一切都静止不动,犹如漫进大气中肉眼看不见的时间断层。
盛夏的暑热难耐,在过往的记忆中是没有的,那时的盛夏,有蜻蜓的陪伴,木桌的相守和老人的细语。过往的盛夏,因为这些,变得美好。
蜻蜓的陪伴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尽管家乡没有荷花,蜻蜓也一样是夏天的精灵。
盛夏下雨前的院子里,必会低低地飞着许多蜻蜓,它们不停地扇动着翅膀,似将这燥人的暑气一下子卷起来,向人脸上扑过去。过往的时光里,总有一个傻傻的我这样想:蜻蜓是来报信的,让家里人赶快收衣服啦!
我也会捉蜻蜓玩,用手扯住蜻蜓的翅膀,轻轻一拉,放在盒子里玩。但自从姥姥说,蜻蜓会痛的。我小小的心里生出一种怜悯。从那以后,我更愿意看蜻蜓在院中自由自在的飞,也不愿捉蜻蜓来玩耍。
过往中的蜻蜓啊,你们还好吗?那些盛夏的陪伴,那些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都成为了过往的美好。
木桌的相守
木桌很老了,带着过往的颜色和气息,没有精致的雕花,只是一张普通的木桌,笨重,却是盛夏乘凉的必备用品。
夏夜是迷人的,从黄昏开始吃晚饭,落日摇晃的光温柔地飘荡开去,落在木桌上,透明的深沉橙色,娟然如拭的纯粹干净,木桌仿佛套上了橙色的滤镜,带着神秘,站在黄昏里,安享着时光。
撤去锅碗瓢盆,我坐在木桌上,仰望着天空,旁边有姥姥扇着蒲扇,为我驱赶蚊虫。有时,我也会去追捕萤火虫,装在袋子里,和木桌一起欣赏。
木桌啊,你与我的相守,我们一起欣赏的萤火虫,这些记忆碎片,在过往中那些被日色修饰黄昏或是被萤火虫点染的夜晚,闪着蜜色的光。
老人的细语
老人们,是盛夏的主角。他们白天在田间照顾蔬菜,晚上摇着蒲扇,拉着家常。
或许星光璀璨的夜晚,才是老人的休息时间。老太太的声音,略带沙哑,软软的,被晚风扯得稀薄绵长。我坐在木桌上,听着那些或悲或喜的家常,似雕塑般静默着。
夜深了,各家各户撤了桌椅回家。我趴在冰凉的竹席上,耳畔还回响着老人们的细语,伴着姥姥的蒲扇,沉沉睡去。
老人们的细语啊,是夏天夜晚的回忆,那些欢笑,那些评论成为过往盛夏中的风景。
蜻蜓,木桌,老人,你们让无数来自过往岁月的记忆碎片纷纷飞扬起来,在盛夏时节里,闪着温柔的光,融入夏天的日色,过往的盛夏,由此,变得美好。

过往——金成

                                    过往
窗外车水马龙,那汽车的尾灯就像是时间长河中的一星一点,拖着无尽的留恋。 窗外红灯绿酒,那花花绿绿的世界让人迷恋,掏出自己肮脏的心灵开始展览。窗外人影散乱,那擦肩而过的瞬间,都陌生美艳,依旧各怀心愿。   闭眼的瞬间,依稀还见的童年。 夏日我们在太阳烘烤着大地,连大人们都丧失力气的时候,偷偷溜出来,捉起了知了。 秋日我们也会受一点落叶的影响,不免有些感触忧伤,但我们那美妙的年纪又让我们再次忘却。 冬日我们为了推一个雪人,不惜将小手冻伤。我们乐此不疲,那纷纷的暮雪是我们记忆中最美的风景。我们在一声声鞭炮声中穿上一身红装,满足地笑着。春日我们艳羡着那些天边的风筝,我们细细地寻找春的足迹,一朵小花或是一株小草都能成为我们自娱的原由。 时间细细地雕刻着我们的脸颊,将我们从喜怒无常变成了空洞无神。 我曾为一场雨感叹万千,我曾为一片叶流下眼泪,我曾为一朵花怦然心跳。 我像一片小舟匆匆出航,荡漾在未知的海域,我错得离谱。 错在我对世界抱有太大的期望,错在我对世界抱有太深的信任。 而今,所有泪花都荡尽在那条河,所有童真都丢失在那些年,所有欢喜都消散在那从前。 就像是记忆都挖空,我不再为旋转木马心动。 初中夏日的窗前,明明还是一片绿色,我还在欣赏那不断被水滴击打的叶片,我还在感受那若浪一般扑面袭来的热气,我还在悠闲地在喜爱的本子上记下几句闲言片语。 如今的我,我连哀愁都没有了,仲夏的热浪也唤不醒我的丝毫感触。做的,却总是同一个梦,家乡池塘那大片大片的荷花……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如今,依然怀念曾经的过往,缺无法返回,因此,要争取做好现在的那个未知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