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金成

玩 快过春节啦,大家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学习,与亲朋好友团圆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乃是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光。 今年春节,我们一家照例回老家见前辈。 当我按响了楼下的对讲门铃,外公和外婆都下楼热烈欢迎我回家。 转眼间,就来到了除夕的这一天。我们要回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年。爸爸开车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奶奶家。汽车刚一进村口,远远就看见爷爷和奶奶在胡同口等着迎接我们呢。他们高兴得眉开眼笑地喊着: … 继续阅读“玩——金成”

无声胜有声——詹研

无声胜有声                   父爱如山,没有修饰,没有言语,没有母爱般温柔如水,却始终耸立在我的生命之源,滋润了我的心田。 记忆中的爸爸跟我交流不多,深沉中带着严厉。记得还在上小学那会儿,从同学处得知无锡的阳山值得一游,很想让妈妈带我去征服它,无奈她要加班,硬着头皮求助爸爸,些许迟疑后,他居然点头答应了。 阳山的海拔远及不上五岳,但当我亲身站在它的脚下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詹研”

家乡的秋天。d王亿尧

家乡的秋天 我看过,这里十几个秋天了。 风很浓,云很淡,天很蓝,地很宽。似乎也只是这样。初秋的时候,空气里弥漫着“淋漓尽致”的味道。如何说起呢,看看天。 一片蔚蓝,偶有白云、飞鸟。也许那浮云是飞鸟身上的花纹,日复一日,飞鸟似乎成蓝白相间的了。一望,那天又离我如此遥远,我伸手,只是一种停留在头顶的徒劳,似乎连延绵高耸的喜马拉雅都没有自称“高耸入云”的资本。初秋仍有燥热,在立秋匆忙打过招呼后还未全部褪 … 继续阅读“家乡的秋天。d王亿尧”

渐远。 王亿尧

风,轻轻经过的时候,恍惚之间,突然定格了所有。 在一个距这遥远的地方,天空,蓝色,树荫,夕阳,余辉……安静的,无言无语,你留下了,永远永远。安静的,渐行渐远,我消失在远方,但这不是我在抛弃,而是你已离去。 流浪,萌生在遗与留之间。当这样的一片绿荫腾空,颤抖在发狂,没有栏杆可依仗,风砾在绞杀,遗忘在街角,谁人与痛? 我看到你在流浪,在人海漂泊,在浪头打滚,身单影只的飘摇,在这些人眼里被奚落,有你的街 … 继续阅读“渐远。 王亿尧”

赶路——九(7)班 李琰

赶路 今年的中秋节,2017年10月4日,一个普通却又意义非凡的日子。 和往年一样,我又回了外公家,外公家在花木之乡嘉泽,有一套三楼的私宅,自从外公上了年纪之后,褪去了年轻时的野心,多了养花的闲情逸致。 当我风风火火地赶回家时,正在整理餐桌的外公说:“琰琰回来了啊,去三楼等着外公,我收拾完就来。” 三楼?从小到大,我就跟外公去三楼扫过一次雪,记得当时三楼什么都没有啊。怀着疑问,我爬到三楼。想不到, … 继续阅读“赶路——九(7)班 李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