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的世界—— 荆羿洲

每个人,都有自我的世界,或大,亦或小;或激情,亦或恬淡……这个人的世界,因诗意而芬芳馥郁。

你,似是对诗词有独特的钟恋。古代文人墨客仿佛是你亲密无间的挚友,唐诗宋词如同你多年的青梅竹马。在诗意生活中,你陶冶了情操,提炼了文字,温暖了世俗。

正值仲夏,天地间如蒸笼一般,聒噪的蝉鸣,蚊虫的叮[……]

继续阅读

孩子气 ——荆羿洲

一米八的大高个,略有鹤立鸡群之感;刚剃过的寸头,尽显青春动力;溜圆的双眼中,保留着几分孩童的稚气,让人总感觉他还只是个三十来岁的健壮青年……他,就是我的父亲。

周末的傍晚,我和妈妈准备外出散步。这时,坐在沙发上享受悠闲时光的父亲也按捺不住了,健步飞奔过来,一脸谄媚地笑:“你们带不带我啊?”眼神[……]

继续阅读

那个人,那件事 — 荆羿洲

仲夏的骄阳,炙烤着大地;闷热的空气,氤氲着那平凡而璀璨的往事……

正午时分天气燥,一盘烈日当空照,我独自下楼扔垃圾。三个并排的大垃圾桶的恶臭味在灼热的空气中弥漫。皱眉,牢骚,我不禁屏息,捏鼻,飞也似的把垃圾扔入桶内。蓦然回首:那人,那影,一同在暑气中晃动。她身着工作服,正费劲地把一米多高的垃圾[……]

继续阅读

感谢你,我的最好朋友—— 荆羿洲

提起笔来,熟悉的面孔便清晰浮现在我眼前,那般熟悉,那般亲热:满月般的脸盘,稚气未脱;眉宇轩昂,顾盼间满是睿智;憨厚敦实不乏灵动,妙语连珠令人捧腹……他,既是我的死党,也足以为吾师也。

一日,闲来无事,他与我闲谈。正值尽兴之际,他突发奇想,要考验一下我的学识。我很不以为然,任他再怎么学富五车,我[……]

继续阅读

散步—— 荆羿洲

吃完晚饭,我和妈妈到公园散步。迟迟未开的桂花终于绽开了笑容,阵阵幽香钻入我的鼻中。这久违的沁人心脾的香!

还未走进公园,就已经听到那铿锵有力的音乐了。广场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世界。瞧!百来号人穿着统一黑色的上衣、白色的长裤,随着激昂的旋律运动着,活力四射,动感十足。双臂有力地摆动,仿佛是海中的波浪[……]

继续阅读

又记起了你--荆羿洲

中秋佳节来临,终于可以回乡下探望外公外婆了,要知道我可是快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们了。车子拐了一个弯,一栋两层的普通民房映入眼帘:白墙黛瓦,掩映在绿树丛中,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坐在门口的老人立刻起身迎了上来,微驼的腰背,憨厚的笑容,宠溺的眼神,他就是我的外公。外公个子不高,头发已花白,皮肤因长期在田中劳作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