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话,说的有点味道—兰鑫炎

那句话,说得有点味道

语言是世界上最为奇妙的东西,它是有味道的,有时酸、有时甜。也许乍一听没什么,但过一段时间,它的味道才显现出来。曾有句话,我品尝至今,不愿忘怀。生命是什么?这很模糊,有人说是花草,有人说是青着的热情洋溢,而更多的人,像我一样,苦苦思索着,这个历代哲学家都在思索的问题,但很少[……]

继续阅读

好久不见—兰鑫炎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这一潭平静的水。

还记得初次见面,就被这清澈所吸引。在群草中,阳光下,格外耀眼,水边依就是草丛,就是那突然间地,草丛变成了水。

水平如镜,使我既处于草丛中,也处于水草中,但不曾湿了衣裳。就这样静静的,我与水仿佛在时间中停止。池水之清,似乎一眼就能望见百年之前池水[……]

继续阅读

同学们:好久不见—兰鑫炎

同学们:

好久不见!

今天我参加了开学典礼步入新的学校,我感慨万千!

1978年,对任何一各中国人都是难忘的一年,这一年国家决定改革开放中华大地迎来了新的春天。于我们,我们刚参加完高考,我们也迎来了新的春天。

刚刚的新生开学典礼,似一声惊雷,开启了我们人生的春天,相信你们也有[……]

继续阅读

珍品——兰鑫炎

我曾尝过人间珍馐,食得山珍海味,而我的珍品却是一碗平淡无奇的粥。
粥的做法但它的外表一样简单。将米洗净,放入锅中,加适量的水,用小火慢慢地煮然后,就等时间来施展魔力了。米与水在锅中,充分融合,在’咕都咕嘟的气泡下,交织旋转,米变得软而大了,水变得浓而白了。等粥煮熟了,香气伴随着水汽扑面而来,一瞬间[……]

继续阅读

珍品——史东佳

珍品

月的陨落与新生,便是珍品。

月象征了温暖和亲情。

明月高悬,伴我归家。柔和的光芒洒落大地,抚平了内心的急躁。月下,母亲总会接过沉重的书包,递上宵夜,争着问着学校里的情况,每天如此,周而复始,像极了月的周转,只有夜间出动,为行人送去光明,为亲人留下私语时的静默。

月代表着太多[……]

继续阅读

春天——兰鑫炎

春天
我静静等待着,等待春天的第一个信号,倾听一些归来鸟雀的啁啾或满身条纹的松鼠的叽叽声。我也想看看土拔鼠如何从它们冬眠的地方出现。3月13日,我已经听到青鸟,篱雀和红翼鸫的鸣叫声,而湖水中的冰却还有一英尺厚。天气渐渐温暖了,水流不再冲去冰层,也不像河里的冰那样断裂并浮动。
有一部分土地上已无积[……]

继续阅读

记忆,为一副书法停留—兰鑫炎

记忆,为一副书法停留(兰鑫炎) 人一生,总有几个美好的镜头,在记忆的长河中停留、发光。童年,一个午后,我冒冒失失地闯入爷爷的书房,他正在写毛笔字,见他从容自若,行云流水,洋洋洒洒的写下一行行字,我很是敬仰,立马站立,笔直的站在那里。爷爷写完,提笔,方才见了我,笑着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我凑上去,他问[……]

继续阅读

站起来——兰鑫炎

 

钢是在烈火与骤冷中铸造而成的。

——–题记

保尔,是大家再熟不过的名著人物了。他短短的一生历经磨难,最后卧床不起。一次次倒下,他一次次爬起,不能拿枪上战场,就投身于建设事业,不能工作,便投身于文学创作,“生活的铁环被打碎”,保尔再次站了起来。读完《钢铁是怎样[……]

继续阅读

出发—–兰鑫炎

早上,爸爸开车送我上学,我突然看到东边天最远的地方,有一轮鲜红色而圆润的朝阳。那朝阳美到出乎我的意料,鲜红中有一种温柔,震慑了我的心,饱满而圆润则有一种张力,温暖了我日日忙碌的心灵。我突然感到舍不得,舍不得朝阳被高楼遮挡。我没有让爸爸右拐,而是让他直直的沿宽广的大路向朝阳开去。“没事,还早着呢。看看[……]

继续阅读

守望春天,共同“战役”——兰鑫炎

1月19日

 

我和爸爸在小区散着步,外面仍有些冷,而树木已抽出新芽。路上人很多,沉浸在节日的欢声笑语里,这似乎是一场“暴风雪”的前奏。爸爸皱着眉头,看着手机。突然停下,我转过头,疑惑地问:“怎么了?”爸爸似乎没听见,时间仿佛疑固了,良久,他才开口:“现在有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跟[……]

继续阅读

父爱——读《傅雷家书》有感——兰鑫炎

窗外,阳光灿烂,我端坐在阳台上,捧着《傅雷家书》细细读了起来。初读《傅雷家书》,总感觉摸不着头脑,一会儿是絮絮叨叨的嘱咐,一会儿是一些专业的艺术术语,身为翻译家的傅雷还不时“秀”一下英文水平,这些都成了我的拦路虎。然而爱是没有什么隔阂的,当我静下心读一封封信的时候,突然发现字字句句皆是爱。“比如你自[……]

继续阅读

守望春天,共同“战役”——兰鑫炎

1月19日

我和爸爸在小区散着步,外面仍有些冷,而树木已抽出新芽。路上人很多,沉浸在节日的欢声笑语里,这似乎是一场“暴风雪”的前奏。爸爸皱着眉头,看着手机。突然停下,我转过头,疑惑地问:“怎么了?”爸爸似乎没听见,时间仿佛疑固了,良久,他才开口:“现在有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跟非典很相似,源头好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