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薛煜佳

又再次来到这个十字路口,车流喧嚣,黄灯在不停地闪烁.. 一题记 坐在一张铅印条条的画板前,抬头,望着窗外一片繁华的夜景,明亮的灯光照在身上,反射在玻璃上,一个疲劳的人影忽影忽现,握在手中的铅笔慢慢滑落,落在地上。 那个夏天,一双稚嫩的眼睛忽闪忽亮,目光落在一个小小的,嫩绿色的小餐杯上,小手指着它,抓着父亲的小手指说,“爸爸,我想学这个。“好好我们再去别处看看。”忽然,一幅色彩鲜明的画吸引了眼珠。这 … 继续阅读“选择—薛煜佳”

在路上—薛煜佳

周五晚上有节课,一直到八点。已入秋,虽未晚,但天已黑。走出门,小巷里有几盏忽明忽暗的灯,灯前有树,隐隐l约从树终中露出几道光线这条昏暗的小路上,想起了儿时。 那时,还小,经常喜欢到乡野去游玩,最爱的还是走在田块上,低着头,寻找一些隐藏在周地里的“奇珍异宝”,还却象深刻地是,田埂西边都是插秧的田地,田硬时而宽时向窄,宽的可以努开双肥才能够到,而窄的只能一个脚过去。晚上的田埂是最美的,满地飞着真火虫, … 继续阅读“在路上—薛煜佳”

选择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的熊掌者也。选择人一生不可避免的一环,谁不要选择选这选那。一切因由心而选。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天蓝水清月黑风高自己的路是自己选的在选择的时候不也是万分犹豫,一条披荆斩棘的路一条无限阳光的路 茂密的树林中,一个无知的少年在分岔路口你的路,现在道路就像我们生命中的事情一样吗 它与它两者都对我尤为重要一个满身书卷气书一个被暴力所侵染格 … 继续阅读“选择”

选择——郑洁

做的一般和做得完美,由多方面决定,也可以由人的态度选择,我总纠结于做,还是不做。 开学不久,已经布置下两三篇作文,都是在周末完成。一个暑假我不曾读过半本书,脑子有些空白,不知从何下手。但上学期我的作文写得不错,颇受好评,又使得我必须写出优秀的文章。压力无形的压在我肩上,每每想动笔,每每有思路,却还是偷偷告诉自己,或许还可以在优化一下,等我整顿好思路再写,于是一再推脱,星期五的下午开始,漫长的拖延一 … 继续阅读“选择——郑洁”

且行且歌

丢弃书卷,让心放肆,再看世,只剩远道悠歌 ——题记 窗外清风拂过,带来秋的凉意,可我的心却似揉捏过千百遍的白纸,舒展不开,心情浮躁,几次考试的成绩与我的努力不成正比,那些在烈日酷暑中奋斗的日子似化为浮云。为了转换心情,我同父母到乡下田野中舒缓心情。 一下车,阳光正面洒下来,沐浴了我的全身,翠 色竹丛勾起了回乡时的清新,泥土中夹着野花的芬芳,空中掠过的鸟儿与蓝天白云共同构成一幅不加滤镜的画卷。 我走 … 继续阅读“且行且歌”

在路上

那朵浮云融入霞光之中,不见踪迹…… 九月份了,入秋期间,天气转凉,那加班加点的赤日也从中酷暑中摆脱,变慵懒,世界放慢了脚步,在路上。 喧嚣的夏,迈着大步地跑开了,沉寂的秋,掂起脚尖地到来了。我穿上长袖长裤到小区楼下晨跑。一出大门,迎面而来的是阵阵寒意,使人不免发怵。扶着困栏,我做起了热身运动。身上还是凉的,我尽力伸展着那僵硬的四肢,路旁的一棵长柳,也尽情做着它的“热身运动” … 继续阅读“在路上”

文字——郑洁

文字的博大精深,从古至今皆由人赞美,我自然与它有美妙的故事。 文字记录生活。初上小学父亲便给我买了日记本,一本薄薄的线圈笔记本,是塑料封面。父亲教导我留心观察生活,从早餐起至入眠前,他不要求我长篇大论,却至少要我写上三行,真是件苦差。我字还未识几,却要记录生活,的确是难。父亲的目的更多是让我段炼写话技巧,我并未投入太多心思,只能稍作抱怨。 步入高年级,我略明事理,除了与朋友交谈,留下心事不知像谁倾 … 继续阅读“文字——郑洁”

感受美——郑洁

美使人心生愉悦。 各美其美。偶尔在街上走走,热闹非凡。我走进一家小文具店,想买些纸袋装礼品,倏尔瞥见在门口摆的纸箱,里面塞着一些不太大的乐高。心生欢喜,选了一个偏大的盒子,结账后几乎雀跃了一路。回家拆开包装后有些发愣。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益智积木等玩具,一下买了个大的,自然短暂惊异于零件之多。照着说明书,我像模像样搭出了局部,拼整体时却有些问题,一不小心看错了位,怎么也拼不上,小零件因手的强烈按压不停 … 继续阅读“感受美——郑洁”

变化重复的暑假——郑洁

2019的暑假诚是令人难忘。 我依旧重复着过去暑假的生活,但也有些微变化。 初放假,我与朋友约好了出去玩,第一次与朋友相约。我们在星巴克约定好碰面,偶遇几位同学,一笑而过。刚开始的紧张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消失,心里反倒多了一些兴奋与愉悦。商场里我们学校的人很多,刚放假大家都想轻松。我们预约了密室逃脱,在下午两点左右。上午用来闲逛,大家看看文具,品品美食,时间倒也没那么快。饭点到了,没那么饿也要找些食 … 继续阅读“变化重复的暑假——郑洁”

散步

七夕节的晚上,我在楼下公园散步,为了消食。 我在绿荫道间时而快时而缓的无计划且无目的的随处瞎转悠,一路上见到了几乎全是一对一对的手挽着手的,说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语的小情侣,他们大都只有20多岁,有些甚至还是跟我年纪相仿的未成年人,他们学着拉着手搭着肩在小道上走着。 这,是轻浮。 我刚把身上的恶心劲儿缓又缓,又一对向我迎面走来,我们本想低头走开,明亮的路灯照着那对夫妻的身影,从轮椅上反射出来的白光 … 继续阅读“散步”

让我心存感激的人

“你要干吗!眼睛瞎了么!”那个老蘑菇头又球场上大喊。所有人又被叫颤了,进攻方防守方均定在那橘色的木板球场上,银灰色的电动电动窗帘被掠过的风吹过,黑红色队服被汗浸透了贴在身上。 “球打高,调给前锋,直接卡投了啊!”他用比他上一次的声调,还要高一倍的嗓音吼出。我们1米95的中峰也被吓得瑟瑟发抖。他熄掉了手中的半支烟,理了理头发,亲自上场示范。他接过球用力的向地板上一拍,双臂上举 … 继续阅读“让我心存感激的人”

无题

作为一名死宅,暑假时候估计是动漫游戏的无屏切换,一款名叫《中国式家长》的游戏吸引了我的主意,随即下载安装包,一部漫长的加载过后我登进了游戏。 游戏界面很简单,无非“开始”“修复”“退出”三个必不可少的按键外,只有一位母亲在给自己的孩子盖上被子,月光皎洁如雪映着这一温馨场景,我不面对这游戏的亲和度所吸引。 点开游戏,跳过教学,给自己取了个随机的名字,便奶起了自己第一个孩子。进了游戏后,是一个卡通婴儿 … 继续阅读“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