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看见

我已经看见

听说长安城有个名角儿,从皇城角楼一跃而下,可不是,可怜个妙音人呐,最拿手的便是霸王别姬,不知惹多少皇城公子倾心。

可……为何?

呵,不过爱了个假霸王,做了一回真虞姬。

我喜欢程蝶衣,正因为他不疯魔不成活。风华绝代是袁四爷赏的,也是万千观众赏的。蝶衣疣,蝶衣嗔,蝶衣癫,因为有戏,有[……]

继续阅读

出发

出发

踏着浪花,出发。

印象里是去过一次海边的,和父母一起去青岛。在八九岁时的出行,是我第一次的旅行。

是自驾游,但是暑假游人众多,一行人便在离海远些的地方停下了。从来不懂什么是一望无际,海天一色,只听过大海很大,所以才叫大海,一眼望不着边啊。

初见海,是震惊和羞愧,羞愧自然是后意识到的。因[……]

继续阅读

珍品–赵俐彤

你不在嘴边,嘴巴一直在想你。

一路走来,有你的陪伴,生活中多了一点平淡,多了一些雅俗。你也许在别的地方是配角,但你在我这里是珍品。——馒头

白白的,胖胖的,软软的,圆圆的。你与我相伴,从横穿一路走来,我视你为珍品,每当看到你,就不仅想起那一段坎坷的经历。21天的旅程,每一顿饭菜都有你的身[……]

继续阅读

珍品---薛煜佳

 

粽叶,青翠欲滴,蒸米,粒粒晶莹,乃世间珍品。

题记

端午将至,婆婆已经开始忙碌。

粽叶,都是婆婆托亲戚从外地带来的,当日拿到后,放在鼻前,还够闻到淡淡的,清鲜的,溪水边的气息。好喜欢闻这个味道,闭上眼,似手来到多两雨的江南,在河边泛舟,整个人氤氲在被遵的水气里,[……]

继续阅读

逆风飞翔

        逆着从电线杆之间刮来的阵阵劲风,我依旧心向着那染着铁锈的褐筐,一跃而起,逆风飞翔。

因为热爱,许多同龄的孩子有的整日浸在那充斥着墨香的书房练着书法,有的活跃在一张棋盘前啃着手指,冥思着下一步走什么棋……而我,只在燥热的水泥地上拍着那深黑脱皮的篮球,汗衫上留下的汗斑每总惹老妈一顿教育:“再这么打,衣服都给你洗坏了!”

训练的时光是那么短暂且急促,在学校仍熟睡时,凌晨的集训已敲响我心灵的吊钟。迅速地洗漱穿衣,动作已重复百遍,闹钟上5:40的字样也使我更加紧了脚步,冲向校园,踩着刚被雨淋湿的红绿瓷砖,直奔二楼球馆。球馆里早已点起了灯,一个身着橘色防晒服,胸前依旧是那油亮的哨子,那人只专注地投着篮。眼睛,球,篮筐,连成一线,他微微跳起,双臂轻轻挥出,手腕向前压球,球以旋转之势在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直穿过篮网,没有一丝犹豫。他便是我的教练。

我总是羡慕他,为什么他能投出如此优美的孤线,而我只能无数次打铁,碰壁,那刷网的悦耳声音是我不多听的。我每天早早地来到球馆,就是为了磨练这一短板,我跳到无力,手臂直僵硬的下垂,双腿发软,坐在教室的凳上,也刺痛腰背的疲劳。

可真正的受伤是在那年暑假,左腿的手术使我不得不放弃这暑期的训练,

整日无力地躺倒在床上,头顶只有一块苍白的天花板,炽红的灯光也不使我感到一丝温暖。禁锢在这冰冷的屋室,是多么痛若,多么无奈。

回到队伍,我早起的优势已荡然无存,我被落在队尾,看着别人远去的背影,我是否会想:是不是不该坚持呢?

我被风吹退了两步,吹走了信心,带跑了信念。

我开始逃训,不再像昔日积极,即使6:00的血钟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我也不再麻利,慢悠悠地晃到学校,至少老妈不再频繁骂我了。我要被这风走了。

教练单独找到我,目光和蔼地问道:“怎么了?为什么那么消极?“我只答:“跳不动了,也跳不高了”“那为什么不再去试试呢?可能有更多转机呢?”我默不作声。“打铁怕什么?谁还不曾打过铁呢?如果只因打铁就放弃,那还有什么可坚持呢?再去试试吧!我相信你!“他拍拍我的肩膀,神色坚定地说道。

他的一句“我相信你”像一阵春风,暖融融地

泌入我心,我又重抱起那颗,那颗有梦的心,在那灰尘纷扬的球场上,重新跃起,重新飞翔。

即使左腿动过手术,跳不高,可这也阻挡不了我飞翔的意愿。我不断纠正着投篮手型和动作,教练每每热心地托着我的双臂,反反复复地向上抬起。经过两三个月的训练,我也可以做到刷网了,我也可以投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了。

逆风飞翔,不畏风吹雨打。

[……]

继续阅读

逆风飞翔---薛煜佳

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 题记
浩瀚的大海上航行着一条小渔舟船上站着一位老人,他深邃的目光看向远方,八十四天前,他一条鱼都没有捕到,大家都认为他不行 ,他决定去渔民们从来没有去过的深海捕鱼,以证明自己的勇气和能力。
坐在一个淡褐色的画板前,用铅笔在纸上留下一条条长[……]

继续阅读

出发--薛煜佳

人生是一张单程票出发,出发后便不可回头。题记
画中景,描绘的是窗外的落日。依稀记得10岁那年,忽然就迷上了色彩鲜明的油画,红的奔放,绿的幽深,蓝的深沉,似乎将全世界的美好都藏在一幅画中,学油画前,先练素描,一只素色的铅笔,在微黄的纸上留下的是一条条深浅不一的墨色印记。岁月像磨人的砂纸,渐渐磨灭了我[……]

继续阅读

常州 梳篦——郑洁

 

梳篦,理发的用具,是一种古老的中国传统手工艺品。齿稀的称“梳”,齿密的称“篦”,梳理头发用梳,淸除发垢用篦。用骨、木、竹、角、象牙等制。梳篦是古时人手必备之物,尤其妇女,几乎梳不离身,便形成插梳风气。

云鬓轻梳蝉翼,蛾眉淡拂春山。

梳篦是常州的一种文化象征,每个省份,[……]

继续阅读

人情——郑洁

2020的初春,寒假的末尾,一场疫情打破了平静。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恰巧在过年期间在中国蔓延开来。
网络常有营销号调侃,“这都要从一只蝙蝠说起······”诸如此类。虽然说经常喜欢上网,但也没有搞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才有了这场病情。听阿姨讲是因为有人偷吃野味,将蝙蝠身上的病毒带到了人类的生活,曾[……]

继续阅读

读《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有感——郑洁

意识到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开始是在读了雪小禅的书之后,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世界是薄情的,而活着的少年是多情的。生长于野,安于世间。可素琴白马纵横四海,可心怀广宇爱人及人,可花间续写缠绵。
此书是散文集,从四个方面描绘作者自身的生活,或者说是再现了作者强大的精神维度。有物,有人,有事,有情。[……]

继续阅读

读《傅雷家书》有感 薛煜佳

听见有人说‘赤子孤独了,会创造出一个世界’我很好奇,终于在傅雷家书中找到了答案,翻开书,是作者简介,傅雷先生是一位翻译家,评论家书上说傅雷夫妇以生命为代价,捍卫了他们的人格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他会与自己的孩子说些什么,我开始在书中寻找答案。
这是一个细心的父亲,他关注的不仅仅只有孩子的成就,还有生[……]

继续阅读

我们的“战”疫

今年的年头爆发了一场新型冠状病毒的瘟疫,全国人民团结一心,共同“战”疫。
得知疫情的严重后,我妈便劝说我爸今年过年哪也不去,春潮的流动一定会使更多群众感染,呆在家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我爸起初还很不情愿:不就回老家过个年吗?再说又住不了几天就回来了。可我妈终究是家中“霸主”,我爸说不过她,便选择在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