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品——蔡星月

珍品

啪嗒,啪嗒——

迷你表盘中指针昼夜不停地转动着,似乎不知疲倦。这是一块古朴的怀表,很小的一块,沧桑容貌显示着它的年龄,虽不能与精美的电子表媲美,确实我的珍品。

这表是祖父给了爷爷,爷爷再给了我的,期间修了二三回,已经有些年代了,姑且算是我家的传家宝吧。

也曾拥有姣好面容[……]

继续阅读

珍品——钮羽彤

周末与父母驱车回乡下,只见老家的门虚掩着,走进去,家里空无一人。呵,奶奶一定是去那一亩三分地里忙活了。

我与父母一同走过长满野草、野花的田埂,绕了几个弯,走到了自家田里,对着高高的蚕豆枝和谢尽的桃花刚露出小小的桃子的桃树林,放开嗓子喊“奶——奶——!”只见那蚕豆丛中就探出了一个戴着帽的脑袋——[……]

继续阅读

逆风飞翔——程紫琪

金秋十月,秋风送爽,这本该是个美好的季节。可谁知,我却遭遇了飞来横祸——我病了,病得住院了。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住院,因为高烧不退。我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妈妈就坐在枕边,担心的望着我,满眼浓墨色,这一分一秒是多么漫长。

八天后,我出院了。

我就像一只出笼的小鸟,充满希望地回到了蓝天[……]

继续阅读

逆风飞翔——蔡星月

逆风飞翔

几度轮回,沧海桑田,记录了历史的脚步;穿越的不止是时间与空间,而是顺着那一丝丝叹息,一语语轻言回到历史!重新漫步在那茶马古道上,重新倾听青花瓷最轻微的叹息;重新触摸那苔痕上阶绿的清新,重新……

曾几何时,我依偎在爷爷的怀里,注视着那双布满褶皱的手在纸上划过,让我第一次与汉字打交[……]

继续阅读

逆风飞翔——钮羽彤

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题记

辛弃疾的一生;宛若一只暴风雨中飞翔的风筝独自在风中摇曳。但在顺风面前,他转而变为一只健壮的苍鹰,逆风飞向远方。辛弃疾曾是武人,在其年方二十二岁时便横刀立马拉出了一支数千人的起义军,他自小练武,苦修出一手好剑法,但他的快刀利剑从未草[……]

继续阅读

出发——程紫琪

飘飘舞裙花绽放,点点音韵随悠扬。从心出发,寻找心中另一个自己。

天,阴沉沉的,白云佁然不动,没有一点儿生机。我一遍遍机械地重复着标准的舞步,眼前蒙上了一层水雾,抬头看着镜子中模糊的自己,心情降到冰点。“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的舞蹈中少了点什么呢?”我问自己,懊丧地走出舞蹈房,湿热包裹着我裸露的脚踝,[……]

继续阅读

记忆,为蜡烛停留——蔡星月

可曾有人记得,黑暗中微弱的光芒?

蜡烛点燃,火光点点,用心去触碰它的暖,这一刻,记忆,为蜡烛停留。

家里还藏着一支蜡烛了。

是燃剩了的半截。无意将它翻出,一时恍惚。将蜡烛点燃,就把小桌照亮,把笔墨、砚台映出。把光明与温暖留给了泛黄的纸张,留给了书,把无尽的黑暗拦在了身前身后。[……]

继续阅读

出发——蔡星月

命运的起点,以不同的角度。人生的方向,从不同的航线起锚。我们身出天南海北,一同出发。

阳光稳稳地落到我的身上,为我披起了一件金缕衣。还是乍暖还寒时候,我握着车把的手捏得泛白。伴着朝露,迎着春风,我再次出发,驶向梦开始的地方。

柏油马路上车还不多, 都慢悠悠地驶着,似乎是还太早,大家都不着[……]

继续阅读

出发——钮羽彤

在别人还在沉睡的时候就出发吧,在别人出发的时候就到达吧。

——题记。

 我喜欢出发,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柔。太深留恋便成了羁绊,绊住的不仅有双脚,还有未来。

闭上眼,仿佛又见当年那小小的孩儿,与周围同学一起看着一道题,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一[……]

继续阅读

“新”生——蔡星月

曾经,燕子来时,衔风带雨,描红画绿。风是温柔的春风,雨是多情的春雨。

   是什么时候,上天忘记了收走人间的病魔,害惨了中华儿女。往昔灯红千万家,而今新春独相望。从来没有过,春节不再欢闹。

   这时候,走在街头,到处打起了“今天外出串门,明天病毒上门。”的标语。似乎在每个人心中都埋下了对新型冠[……]

继续阅读

物微情浓——钮羽彤

那个桃木手串至今还在我的抽屉里,只是已经被剪断了。这个手串是机奶给我的,说是桃木辟邪,戴久了会有灵气的,是奶奶在庙里求来的。从那以后,这个手串便松松垮垮地在我手腕上戴着,勉强不掉下来,到了夏天,手一举,那手串便能滑到胳膊肘,颇为麻烦,几次想搞掉,都被制止。奶奶信佛。她身子不大好,除了打理几棵果树或去[……]

继续阅读

不一样的作业——蔡星月

不一样的作业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亦清醒了我的眉目。

我伏在案头,无精打采地看着满桌被风儿卷起的纸张,眉头微蹙。心中烦躁不安地,听着屋外阵阵欢声笑语,无限向往。适值父亲闯进门来,我赶忙扑进他的怀中撒娇道:“父亲,我想出门走走。”他望着书桌上叠成小山丘似的作业,也将眉皱成川字,应允了我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