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拼搏,我快乐——张楚沂

临近期末,考试自是少不了的,音乐、美术还能说得过去,但是体育,却是心头的一块毛病。 好不容易将八百米跑完了,接下来也只有我最不擅长的跳绳了。看着周围的同学们一脸轻松愉快,我心里很是慌张,我拉来了好朋友,让她帮我数一数,起跳时,我心中一片骄傲,可是跳了没一会儿,就有些力不从心,跳了40个,断了两三次。 看着朋友那一脸无奈,我内心一下崩了,八百米好不容易及格了,而跳绳这最好拿的分的一项,却拿不到满分, … 继续阅读“我拼搏,我快乐——张楚沂”

那一刻,我流泪了——章文仪

那一刻,我流泪了 大姨要来我们家住几天。 听到这个消息,我自然是欣喜的,在我所了解的亲戚中,大姨是顶淳朴,平易的人。 放学回到家,大姨便像魔法一般出现在我面前,她依旧是一头及腰的长发,扎了起来,显得格外有精神。依旧是那熟悉的慈眉善眼。我向大姨问个好,她立刻眉角弯弯,笑了起来。 妈妈说因为让出一个房间给大姨,我强烈要求和大姨一起睡。 房间内有个小桌子,我趴在上面写作业,大姨在旁看着我写字。我问大姨: … 继续阅读“那一刻,我流泪了——章文仪”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史元昊

他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他说,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但他也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他似乎是那李白,梦里,扁舟渡沧海;梦外,冷月照长安,即便是如此,却不失那般诗意。于他,天地辽阔,处处皆有快意,他,是我们班的诗仙――鑫炎。 他,短头发,浓眉毛,小眼睛,两颗门牙微微前倾,活像《朝花夕拾》中的藤野先生。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书虫,两袖“诗情”与“画意”,他说,他最喜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史元昊”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章文仪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背景音乐缓缓倾泻,舒缓而又悠扬,如一阵湿润的海风,带着清新的空气,拂面而来。天赖之音响起,缓缓流淌过心间。这声音的主人便是——潘映羽。 她的声音很独特,有些西北部民歌的沙哑,也有些江南女子的儒音。她的声音是细腻而又豪迈的,天生带着股抒情味。她的声音是包罗万象的:春雨敲竹,大海击石,是一朵雪花飘然落在手里的声音,也是一朵花悄然绽放的声音。她的声音是一下一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章文仪”

玩伴 史元昊

微风拂过,皱了一池春水,空气中氲氤着淡淡的花香,叶的影子在纸上翻转跳跃。吟一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看向窗外,才发现,是她,着一身素白,悄悄地立在那,一脸笑意……猛然惊醒,原来,是梦一场。 那是,儿时家里庭院中的一颗槐花树。 在那个春日的清晨,我被一阵来自梦中的花香唤醒,那香味甘甜淡雅,撩人心脾,却又若有若无。那留意于空中的甜香,吸引着我,呼唤着我,拉扯着我,我向庭院中走去,为之一震 … 继续阅读“玩伴 史元昊”

玩伴——张楚沂

人生路漫漫,一路经过,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不同时期,不同地点,我们会有万同的玩伴。 在小学时,我有一个格外要好的玩伴,她有一头齐腰的长发,黑亮的眸子里闪出光来,虽只说我比她大,但是大家都习惯了喊她一声“滕姐姐”。 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年,但是我仍然记得她,那时尚是年幼,还在学拉丁舞,只因入门较晚,舞技十分笨拙,而因她学习时间长,已经熟练掌握了动作要领,自然学习能力也比我强。起初,我的技术真是烂到无话说 … 继续阅读“玩伴——张楚沂”

这边风景独好——张楚沂

又一次忆起了张家界。 那个暑假,我游览了张家界风景名胜区,那里依山傍水,谷深涧幽、风景如画,可最令我着迷的就是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了,那里们自然风光以峰称奇,以谷显幽,以林见秀,草木禽兽与奇山异水相映,使人流连忘返,过丑不忘。 从孩家界森林公园 的门口进入后,往前步行三百米左右就是金鞭溪的入口了。金鞭溪是天然形成的一条美丽的溪流,因流经金鞭岩而得名。我们漫步在小溪边,满目都青翠之色,连衣服都映成了淡 … 继续阅读“这边风景独好——张楚沂”

含笑奔跑的少年——张楚沂

笑着,跑着,相互追逐着,由稚嫩走向成熟,含笑奔跑,是青春的我们最独特的象征。 又一次,含着笑,出现在熟悉的舞台上。你好吗?你还记得我吗?5年前,因为发挥失常,我在这里出尽了洋相。如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我又一次出现在这里,内心如海浪般波澜起伏。 赛前,老师对我说:“这一次,还是选国外的贵族的音乐吧。国内的流行音乐虽然大众化,但是未必太普通太直白了,你可以选一首圆舞曲,这样比分不会有太多的差距。” … 继续阅读“含笑奔跑的少年——张楚沂”

 阳光下的那个人

阳光下,总有一个人在等候着你,守护着你。 最爱回的是故乡,最思念的是姥姥。 姥姥是个朴实的农民,她的动作语言都带着土地的风情,她做了一辈子的奉献者。 儿时,春光下,姥姥总爱抱着我躺在那把竹椅上。她给我讲故事,唱山歌:“夜半三更哟,寒冬腊月哟……”慈祥的笑,朴素的椅,土味的歌,是我的姥姥最初的印象,是明媚春光下的姥姥。 就是这样,我在姥姥的怀里长大了。 那年夏天,热烈的阳光下,她不再慈祥。 姥姥把她 … 继续阅读“ 阳光下的那个人”

阳光里的那个人——张楚沂

一笔,一划,纸墨飘香;一提,一顿,心神俱安。 “横要平,竖要直”,这是老爷子时常挂在嘴边的两句话,也是他所谓的一生宗旨。 我的练字,是从白底红格的字帖开始的。小时候的手抓不住毛笔,一笔一划,像极了那软软的虫儿,每次当我把纸交给老爷子,他总是大吼一声,将纸撕了,让我去重写,这时候,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随着眼泪,老爷子也温和了不少,抽出一张纸,擦擦我的眼睛,微微道一声:“丫头,字歪了,就不好看了,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张楚沂”

土地里的乡情 史元昊

姥姥把自己的心,连着种子,一起埋进了土地里……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云雾缭绕。 姥姥披了件蓑衣,顶着草帽,又下田了。 云雾中,姥姥的身影若影若现,若有若无。 我站在姥姥身旁,看着她种田。 姥姥手里持着锄头,猛地砸向土地,双手稍稍用力向后拉泥土便被翻了个身。姥姥说过,翻土可以让土壤变得松软,这样庄稼才长的结实。姥姥手里的锄头起起落落,她却不觉得累,豆大的水珠滑落,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姥姥的眼神闪着光 … 继续阅读“土地里的乡情 史元昊”

我的外婆——张楚沂

外婆在我的心里,一直是一个重要的人。 她不高,准确地说,她很矮。她不是懂文化的大家之女,肤色黝黑,一头染成褐色的短发下隐隐露出些些白发,深深的抬头纹,脸上好多黑斑。骨子里透着乡下妇女的特点,紧紧抓住布钱包。 外婆一直以这种形象出现在我眼里。她只上过一天学,什么也不懂。说话大大咧咧,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喜欢和人攀比,她身上的坏毛病,一数真是一大堆。我一开始并不喜欢她。 但因为一件事,我对她态度有了一个 … 继续阅读“我的外婆——张楚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