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张楚沂

乌云又将这座机械的城市笼罩了,就像一只调皮的猫紧握着手中的毛绒玩具,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气来。 默默注视着窗外这一切,车水马龙的街道,两旁树木的灰尘似乎永远都无法被雨水洗涤干净。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低着头,就像这座机器怪兽上面的某一个零件,毫不顾忌头上淅淅沥沥的冬雨,为各自的生活奔波。每一年每一天,这个城市都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而我呢,就像一只被关在铁笼里面的熊,被迫接受着这些变化而毫无反抗之力。 透 … 继续阅读“偷——张楚沂”

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章文仪

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我走在城市峡谷和电视塔阴影里,妖冶、炫目的霓虹招牌,在我身边闪烁。我身形一顿,我闻到那股奇香。飘来一股草叶、露珠和泥土的清爽,一股神秘而濒临灭绝农业气息……顿时肺里像掉进了一丸薄荷,涟漪般迅速融化,弥漫开来…… 这像是我孩童时时常闻到清香! 我的心脏炙热跳动,近来我心绪越发不宁。我像是在渴望什么,能将我从烂熟的生活里拯救。我的心脏剧烈跳动,好像有温热的岩浆,在我的血脉中涌动,我 … 继续阅读“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章文仪”

母亲小传——章文仪

母亲小传 母亲今年46了,处在一个尴尬的年龄。 其实母亲也有年轻的时候,我看过一张照片,是母亲与父亲爬山时拍的。母亲梳着刘海,穿着简练,加上时光的打磨,颇有港风韵味。放在今天,就是一个标志的美人。 母亲什么时候跟着父亲我并不知道。“那时候是包办婚姻,看对眼就成了呗。”父母总是这样解释。母亲跟父亲在家乡待了几年就来常州打工了。不久就有了姐姐,接着我就出生了。 父母租一间屋子,几十平米,门口就是垃圾桶 … 继续阅读“母亲小传——章文仪”

小弟传——张楚沂

2012年暑假,8月26日中午,酷暑难耐。伴随一生尖利的哭声,我家小弟——薯条,“横空出世”。 口水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薯条有个外号,是他二年级的同学起的,名叫“口水弟”,目前8岁的他,两个大门牙一起掉了下来,留下两个漏风的大孔,一说话,口水就从大洞里冒了出来。他原本眉目像极了母亲,嘴边有两个小酒窝,笑起来可爱极了,如今大洞漏风,一说话,口水就像四面八方发射,常常引得他的玩伴怪叫连连,于是 … 继续阅读“小弟传——张楚沂”

难得这样——张楚沂

又是一个充满着阳光的周日上午,我不忙着起床,躺在床任由阳光撒在床上。屋里格外安静,而屋外的鸟儿,早就开始了它们的晨读课。 阳光照在房外的阳台上,一群鸽子已经站在了衣架上,此起彼伏地“咕咕”叫唤,一只飞起,其他的便一同跟上,在天空中盘旋,麻雀栖在更高一点的门槛上,“叽叽喳喳” ,东蹦西跳,说不出有多么调皮灵动。那寄养在阳台上的红嘴鹦哥,一会侧头,一会正视,时不时高喊几声“你好”,引得麻雀们又是一阵起 … 继续阅读“难得这样——张楚沂”

难得这样——张楚沂

难得这样, 对自己所处的这个国家如此地热爱和敬佩,心中涌动着巨浪般的激流。 十一假期,我和爸妈一起去电影院观看了一部电影,《我和我的祖国》 。这部作者通过一个个故事,写出了我国是怎样从弱国一步步前行,一步步变成如今的这般模样。 在电影开始之前,对这种电影,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祖国”在我心中,不是热爱,也不是讨厌,仅仅就是中立,没有任何的感觉,我自认为我是爱国的,因为虽然我对祖国没有感情但是我并没有 … 继续阅读“难得这样——张楚沂”

难得这样 史元昊

难得这样 秋季的天很高,很蓝,阳光没有夏季那么酷热,没有冬天那么寒冷,秋季的天满是自然,满是美丽,广阔到让人暂时忘记平日的忙碌,秋季的胸怀,可以感动你,在你的心中漾起涟漪! 我走进了秋天的树林,地上落满了树叶,红色,黄色,棕色在眼前交叉错杂,五彩缤纷,树上又落下了几片树叶,犹如蝴蝶扭动着美丽的翅膀,翩翩起舞,又如黄莺般轻柔优美,展翅滑翔。脚踩在枯叶上,奏响了秋天的交响乐,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地 … 继续阅读“难得这样 史元昊”

且行且歌——张楚沂

人生是一场旅程,路途遥远,充满了艰难,但又有欢笑,为什么不停一停,看一看路边的风景? 当双手按在了黑白的双键上,我的心在响,脑子内一片空自一一 一个月前的今天。 我还刷着手机,躺在大床上吃零食,怎么会料到这比赛突如其来地提前了。当老师将我们几个参赛的选手叫到一起时,我才料到,这原来不是玩笑! 我愁眉苦恼地接上电源,挖下电子琴的开关键,调好琴音的长短和高度,戴上耳机听鼓点的声音,鼓声在一声锣响后响了 … 继续阅读“且行且歌——张楚沂”

且行且歌 史元昊

人生是一场远行,路途漫长而又艰险,有时不必在乎目的地关注沿途的风景,就会发现不一样的美。 我曾在广阔无垠的田野中漫步层,在一望无际的蓝天下翱翔层在茂密无尽的山林中穿行,曾在大漠熔金的沙漠中跋涉。 一直在走,一直在想 “我今撒手西方去,不管千秋与万秋”顺治在人生的旅途中放下了心中的执念,看破了红尘。她本该享受荣华富贵,但正是因为他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且行且歌,才领悟了朴素的美好。 时间过 … 继续阅读“且行且歌 史元昊”

你好,琼▪蒂尔——张楚沂

琼▪蒂尔: 嘿,亲爱的,忽然间又想起你穿看长长的白裙,赤着双脚,漫步在河边的模样。现在的你,一定已经是一个黑发如瀑的美丽友孩了吧! 听说你回到你的父亲,蒂尔先生的身边,我衷心替你感到开心和愉快,你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回到自己的家庭。还记得在你十四岁那年,你的父亲蒂尔先生提出要让你去为他整理封存8年的文件,那时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你去了那个美丽的村庄,马波罗村。在这里,你在不断探索,从一个个封存 … 继续阅读“你好,琼▪蒂尔——张楚沂”

在路上——张楚沂

音符沿着五线谱奔跑,手指的印记在思白的道路上留下点点星痕。笑着,跑着,在梦想的路上。 又一次,怀着同样地坚定和希望,站在梦想的舞台。这是大赛的最后一轮,也是决定战争胜负的赛场,而且在这个独特的音乐会现场,这是迈向新层决的一步挑战,令我倍感紧张。 黄色的抽签箱摆在面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抓住了一个小小的纸团,“六号曲目《梦中的旋律》”,我一下子松了口气,还好是我练的最熟的一首,也是我最爱的一首,心 … 继续阅读“在路上——张楚沂”

选择——章文仪

选择 在我已经经历的14年岁月中,几次重大选择像是节点一般,将我的人生划分为几段。 童年 父母已经讨论了很多天了,是否要接我到城市去念书。其实我自己也没什么概念。我喜欢家乡的一切,每一丝风都曾与我耳语,每一棵草都曾与我吐露心声,我享受着这里的自然。可同时我也羡慕着,每逢过年,父母带回的新奇的小玩意儿,那些甜甜的糖果,鲜艳的新衣服。当父母郑重的问我想去城市吗,我突然愣住了。“城市”这个新鲜的词敲打着 … 继续阅读“选择——章文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