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正值青春年华的我们,玩伴是我们重要的一部分,它不定是人,但一定会有一个相同点——陪伴。 儿时的我住在乡村,那时陪伴我的似乎只是岸边分岔密集的杨柳和一望无际的田埂了,哦不,还有一个,篮球。那时的好像是一个皮被磨光了的,通体呈黑色的篮球,可以真正意义上称之为“球”了。 每天的午后 烈日炎炎,整个小村子就像个火炉。蝉鸣流水,似乎悠闲惬意,可就在这份宁静中,空气中传来“咚咚”的响声,我一个人在河岸边,拍着 … 继续阅读“玩伴”

玩伴——郑洁

我有一只粉色的玩偶熊。 它现在肯定在我的床头,仰在那儿,睁着小眼睛,微笑。它的头很圆,但扁扁的,足有两个手掌的长度;它的耳朵像猫一样,朝着斜边长,中间凹进去,摸着很舒服;眼睛只有拇指指甲那般大小,紧紧地嵌在脸上,亮的像黑珍珠,从不阖眼;鼻子和嘴巴在凸起的半圆上,是淡粉色的线缝制出来,可爱极了。它有一件属于自己的小体恤,粉色,泛黄。如若从远处看,它还真像个小人,伸展着短臂,有两条略长的腿。 但从前它 … 继续阅读“玩伴——郑洁”

玩伴—薛煜佳

梧桐树下小院里洋溢着一种甜蜜的味道。   ——题记 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梧桐树从干枯的木枝中抽出小嫩叶,探出脑袋惊喜的张望着这个世界。 “卖糖葫芦,卖糖葫芦”,远处传来一位苍老而又洪亮的声音。是从小巷向中传来的,我轻轻的推开半掩着的门,从门后一个破陶瓷小罐中取出自己存了许久的零花钱。用胖胖的手指从中抠出两枚硬币,又从草地的某个角落里翻找到另外一枚,我赚了钱向门口跑去,缓缓的扣上门 … 继续阅读“玩伴—薛煜佳”

这儿的风景独好

景,囊括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和人文风俗,利用五一我走进了宜兴的龙地山,感受了山林间带来的轻松惬意。 在车上,路边的将途风光使是开胃菜。高耸的青山上布满了翠色的绿衣,一直绵延至蔚蓝的天边。车窗间,一道佛光透了进来,两座金光灿灿的古庙隐在林中。橘金色的屋顶,赤红的梁柱和古色古香的牌匾一闪而过 虽转瞬即逝。却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一会儿,一座五彩综纷的“门框”便映入我眼帘,匾上”澄光普照”四个大字用深蓝色的背 … 继续阅读“这儿的风景独好”

含笑奔跑的少年

人不轻狂枉少年,谁还没有一个放浪不羁的少年时期,他不定甜蜜,但定使人回味无穷。 童年的乡村是梦幻的,她有迷人的风景,醉人的芬芳,每一样都勾起了那年无忧无虑的回忆。 小学二三年级时我还是个山村里的毛头小子,不问世事,整天唯一的工作就是吃喝玩乐。闻着路旁金灿的油菜花,扶着河岸的垂柳,从中传来阵阵花香,花里带着甜味,叶下藏着的牵牛花似鸣奏着对这美景的赞歌。我嗅着花香听着鸟鸣,直走向村里的空地。 “你好慢 … 继续阅读“含笑奔跑的少年”

含笑奔跑的少年——郑洁

  少年是什么样的,应该会为了某束光而含笑奔跑。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了许多。会随着大众仰慕某个名牌,强装自己懂得时尚;会喜欢上某个男孩,道:“也曾暗恋西厢,仿莺歌燕舞,无事度芳春”;会偷偷抿上两口红酒,念:“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会看着一直往下掉的成绩,笑言:“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总的一切,我失了份纯真。 那日被老师批评了成绩,觉得心胸闷悸,倚在 … 继续阅读“含笑奔跑的少年——郑洁”

阳光里的那个人——郑洁

一指苍茫处,淡淡流年殇。雪夜踏歌,听那一炉雪,静看阳光下,只有背影的他。 父亲似乎是不大喜欢我的。 我经常读到一些滑稽的语句,分享给他,试图让他换个表情,但父亲不爱笑,像是没心。吃完饭后一家人出门去,我盼望着路过公园,听孩童肆意嬉笑,与父亲坐下,感受阳光的静谧安暖,但他不愿把时间停留在我身上,他像是还有一个孩子。 时光可以改变一切罢,我祈求它带走我与父亲之间的隔阂,可它没听见我的愿望,变本加厉的让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郑洁”

阳光里的那个人—–薛煜佳

树影婆娑,一片阳光,洒在门栏上,坐着两个背影,阳光的温暖与茶的清香交织着。 小河边有几株柳,柳后是一家小茶馆。 茶馆是复古的,青瓦白墙,在喧嚣的城市中营造出一种意境。阳光正盛,透过柳条的缝隙,普照在榆木制成的门栏上,坐在那些不平的小道里,门上没有招牌,只有一块木牌,刻着茶字,旁边挂着两个灯笼。 这家茶馆的掌柜为人很和气,老人们都称他为娄掌柜,时常到他的店中歇歇脚,下盘棋,因为喜欢喝茶的缘故,我也成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薛煜佳”

阳光里的那个人

他依然站在馆口,双手叉腰,目光坚定,沐浴阳光,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他是我小学时的篮球教练,他是个乡下人,皮肤黝黑,一对有神的小眼下是一张又厚又丑的粗嘴唇,他脸上跟没有发育完全一样,似个棋盘上面布满了颗颗暗红的“痘”棋,一条长长的“楚河汉界”,完美的分割了左右半年,他常喜欢叉腰,他说因为小时候活干累了,总喜欢叉腰站着,便形成了他这一“标志动作”。 他每次都是到馆最早的,不论是冬夏两季,他每每随着日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

致父亲——美好依旧 郑洁

我已经很少同父亲交流了,因为我大了,父亲老了,不知什么事可提起兴趣,索性不言了。 前些日子的一天,父亲不知怎的来学校接我,他是那样的高大强壮,可着上黑衣就隐在角落里,见不着了。“嘿!”父亲从黑暗奔出来,跟着我一起走。他笑着,“都看不到我啦!”我没想到你回来接我。我回应他。一路沉默着,任霓虹闪烁也打不破的寂静,快到家了,快到家了。 “吃点水果吗?”我顺着父亲的指头望去,是杰记水果,这家水果贵的,我记 … 继续阅读“致父亲——美好依旧 郑洁”

掌柜阿娄—–薛煜佳

小巷中有一家茶馆。 外貌很复古,不大,大约30平方左右,门前没有什么招牌就只挂了牌子,上面刻着茶字,两牌两扇木门上面镂刻着花纹,门上挂着一串风铃,铜制的,小巧玲珑,一推门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里面还有蓝底白花的粗布遮掩着。 走进去是一幅桃木制作的桌椅,有一个扁提挂在墙上写着“修身养性”,这家小茶馆的掌柜姓娄,大家都叫他阿娄,他大概50多岁,头已半秃,头上露出一块“不毛之地”,他常年爱穿一身粗衣,每天 … 继续阅读“掌柜阿娄—–薛煜佳”

阳光里的那个人 张小涵

窗外,阳光穿过那片片树叶,染上了一缕温暖。 天蓝云白,金灿灿的油菜花一簇簇的迎着风儿在那里摆动着。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转头,望去,原来是它们在那嬉笑着,甚是有趣。大片的油菜花成了村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每当人们走到他们身旁,他们都会向人们弯腰,似是有欢迎之意。 走到那小桥上,更是有一番别样的景色,我沉醉在这春意盎然的景色中,被一声呼唤“拉”了回来“涵涵,跟阿婆下田。”,朝桥下望去,阿婆正在向我挥手,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 张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