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们班的“牛人”——薛闻雨

他一张宣纸铺开,兰桂松香;他一指轻拨琴弦,花雨飞天。 与他有缘,教室以外,画室又逢。他推开一张白中泛黄的宣纸,一阵纸香扑面而来,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纤长的手指提起毛笔,点入装在青花陶盆里的水中。顿然,碰碎了盆底的青纹素底。毛笔蘸墨,墨色由深至浅到水,浸染上整束狼毫。他毫不迟疑地挥动手臂,笔尖落上素宣,畅然勾勒、铺染。一枝梅,从右下方屹然横出,苍劲又有留白的枝干,胭脂红的梅花艳然傲立枝头,自近至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薛闻雨”

那片风景独好一(13)褚嘉怡

九月,从一缕桂花香之中,悄然进入。 那天风呼呼地刮着。却吹不凉我心中的万千思绪。那是因为桂花的香气,时刻温暖着我心头上浓浓的家乡之情。桂花香飘,我们所在树下边静静的闻着花香,看着一个又一个小巧的黄色小花朵垂在树梢上。绿叶在他们的上边和下面,不让着花朵掉下来,可着花朵,仍成片成片的在风中摇曳,他那米黄的身子。远处的一颗桂树,远远望去,仿佛浑身火红。近看原来是橘红色的桂花,这时我不禁回忆起外婆为我做桂 … 继续阅读“那片风景独好一(13)褚嘉怡”

玩伴 初一(13)班 褚嘉怡

书是良师,是益友,更是陪随我长大的伙伴。 从小到大,我似乎从未脱离有书的地方。从儿时的漫画书到步入小学的语文,数学……等。小学时每次上课我都会把语文书放在最显眼,随手可得的地方,便于随时都可以认一下组成汉字的拼音,当能完整地读通一句话,一篇文章时心中会感到无比的兴奋。直到现在那些拼音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一篇篇文章至今都令人回味无穷。它是我儿时的启蒙老师,更是我形影不离的伙伴。 随着年龄的 … 继续阅读“玩伴 初一(13)班 褚嘉怡”

玩伴——薛闻雨

楼下的孩子在阳光下奔跑着,跳跃着,汗珠滚过他们上扬的嘴角, 浸湿了童年。而我,与纸笔同在,童年充满着木头铅笔的味道。 我生性腼腆,自在襁褓里时就不愿与其他孩子照面。等到我刚会跑,别人都在一起嬉闹,我独自躲在门后眼巴巴地看看。被别人发现了,我便捂住险赶紧跑走了。以后,我便坐在窗旁爸爸的书桌上望着窗外发呆。上了幼儿园,第一次接触到木头铅笔,我就迷上了这个文具, 我还不会握笔时,我就开始用木头铅笔画画了 … 继续阅读“玩伴——薛闻雨”

这里风景独好——薛闻雨

乌篷船晃烟迷离,芦苇轻荡飞流萤 。在这喧嚣的世界里,这里风景独好。 我家小区外有一条街,街上全是推着车子叫卖的商人,简直是一个流动的大排档。我每晚放学都会经过这儿,但从不在这停留,总是匆匆走过这嘈杂又无序的地方。 七月的风,吹来一股股热浪,使人心无法平静,躁动不安。街上就更杂乱了:几个男商人在没客时竟摆上桌子打起了麻将,唾沫星子乱溅得说着些粗俗的话;一些女子一群一对地聊天,眉飞色舞,切切擦擦,不知 … 继续阅读“这里风景独好——薛闻雨”

含笑奔跑的少年——薛闻雨

辛弃疾曾说:“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少年真“不识愁滋味”吗?非也。 我依稀记得,以前,早上醒来,满枕涎水,昨晚不知又做了什么美梦。但不知从何时起,一切都开始变了。 周围的人变了。 六年的同学,三张试卷,散了。像舞台剧的演员还没有谢幕,幕布就拉上了。另一个舞台上的灯,亮了。台上的人很陌生,我还不愿意开始这部剧。初一的第一天,我走进了这个新学校。费劲波折,找到了教室,一 … 继续阅读“含笑奔跑的少年——薛闻雨”

阳光里的那个人 初一(13)班 褚嘉怡

杨花飞,令人厌。却始终掩盖不了那颗阳光下的心。 “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杨花在路上肆意地飘着,从来不考虑他人的感受。 那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妈妈带我去公园踏青。那里没有什么游乐设施,只有美不胜收的景色。哪里环境优美,景色宜人,令人心旷神怡。我和妈妈忍不住停下脚步来拍照留念。这时我却发现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烈日当空,那里有几位老婆婆在细心的割草,他们虽带着草帽,但皮肤还是被晒的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 初一(13)班 褚嘉怡”

阳光里的那个人——薛闻雨

爷爷喜欢阳光。 宽敞的大院里放着一张藤椅,爷爷总是坐在上面摇着,晃着。在阳光底下,手执一本书,眯着眼看着。云淡风轻。 后来,我降生了。从此,大院里不再是爷爷一人。我躺在爷爷怀里,温暖的阳光轻柔得让我流着涎水痴痴地笑。我好奇地盯着爷爷手上的书,嘴里轻声地说着什么。时光被蒸发了去,我上学了。从此院里一大一小两张椅子,爷爷在大椅子上同我讲书,我在小椅子上听书。至于听的什么,不重要,我与爷爷都沉醉于阳光里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薛闻雨”

人间小温 初一(13)班 褚嘉怡

母爱如水,温暖人心,这就是所说的天下最伟大的母爱吧! 春游了,一听到这个佳息我便兴奋地开始忙着张罗起来。这也许是进入初中以来,在紧张的学习中难得一次点缀,可以放飞自我的时刻。买这买那,把一切准备好的食物放进旅游包中,旅游包像被打了气时的鼓的圆圆的。 刚收拾完,便传来妈妈的声音:“这包不行,东西也太多了,太重了,不利于你出去旅游。”什么,这是让我再整理一遍吗?我心中暗暗想着。这时,妈妈拿出了她早已准 … 继续阅读“人间小温 初一(13)班 褚嘉怡”

无名的写意画——薛闻雨

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里,有一间屋子。推开门,墨香扑鼻——这是一间画室。画室的墙上挂满了画,但每一幅画都没有署名。 这个画室是我学习中国写意画的地方,主人是黄先生——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黄先生很胖,一颗大大的头颅上烫着栗色的小卷,身上总是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走起路来像孩子一样,左蹦右跳。没有人会相信他有什么艺术修养!我也不把国画当回事,先生教什么,我学什么;先生说哪不对,我就改哪儿。不高兴了,放下毛 … 继续阅读“无名的写意画——薛闻雨”

团圆的那一刻 初一(13)班 褚嘉怡

新年到,大家忙碌了一年,放 下一切事务,等待过年团圆 的那一刻。 在过年之际,我们一家人都开始打扫卫生,直到大年夜之后,我们便开始双脚不下床,只是在床上做着一个又一个美梦。家乡也就远离了我的身边,很少能够想起外婆的相貌,直到那天我们去拜年时我才感到了团圆的那一刻是多么的美好而幸福。 那天,外面下着雪,我一步一个脚印在那寒冷逼气的气候里行走着。走到外婆家门口,我敲了敲门,过了良久,外婆给我开了门,就 … 继续阅读“团圆的那一刻 初一(13)班 褚嘉怡”

纸烟袅袅的那一刻——薛闻雨

花垂泪,燕低飞,愿随纸烟飞。 清明,祭祖的活动是万不可略过的。匆忙得,回到了老家。一路上,油菜花在路旁开得正旺,我却无心观赏。 一到家,便直奔田地。田被油菜花覆盖着,中间有一小块却光秃秃的——那是爷爷的坟。拨开油菜花,走向那坟。坟前竖着一块黑色的石头,上面刻着——薛根粮。哦,爷爷叫薛根粮啊!我都忘了呢。我跪在坟前,歪着头看着这三个字,脑中浮现了爷爷在世时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眼眶湿了。我对爷爷的记忆 … 继续阅读“纸烟袅袅的那一刻——薛闻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