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吕虞蕊

高手出武林,“牛人”在我班。说起我们班的牛人,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有人不竖大拇指。哈!说的那么神,你可能也不信,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她吧! 她充满了神秘感,让人摸不透,但却又让人敬佩。 一头乌黑的发,一根橡皮筋,一副圆眼镜,架在鼻梁上,又给她增添了几分老练,聪慧,所谓的“高手出武林”,那她算得上是一颗闪亮的星星吧!以全校第一名来到湖实中又以优异的成绩稳居在前,真是佩服。 学校里她很安静,做好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吕虞蕊”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张鑫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眉清目秀,身材精干,来如影,去如风,这便是我们班的牛人—史家浩。 先来说说他的“来如影,去如风”。在上一次运动会上,他以惊人的优势在男子400米接力赛中脱颖而出。裁判的枪声仍围绕在赛场上,史家浩就从第一棒的队伍中杀了出来,只见他重心压低,双腿尽可能的 张大,手中的接力棒,高频地上下摆动着,红白相间的接力棒此时已成为一团红白色的光影,随着史家浩的身影在空气中穿越。史家浩犹如一只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张鑫”

 玩伴 吕虞蕊

  外公,一位我非常敬畏的,老人。同时也是我最好的玩伴。 小时候,常于泥巴打交道的我,总爱把自己画成花猫,然后躲在外公后面,突然一蹦出来,吓他,他也怪配合的,每次都好像被吓得不轻的一样,而此时的我呢,当然是幸灾乐祸的捧着肚子笑,不知何时一只温暖的大手把我抱起来,扛在肩上,一边责怪我不像个女孩子,一边娴熟的给我打水洗脸,阳光下一大一小,好融洽。 泥巴在我童年算得上什么?说起来也是命大,那日 … 继续阅读“ 玩伴 吕虞蕊”

这边风景独好——孙一伊

成堆的作业总是掐着假期生活的咽喉啊! 时间从来都不会停下等我,得以消遣的,也只有看那书房的风景。 从海绵中挤出的时间,听着门上钥匙叮当响的声音打开房门。窗户敞着,窗帘伴着暮春的风飘起,午后温暖不灼人的阳光刚巧洒在书上——那本最爱的梅的《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书架是刚做好的深棕原木色,打磨后的平面反照着阳光,没有切去的年轮痕甚是好看。椅子是一样的材料,凳坐上铺着水仙花印的坐垫,伴着原木的醇香和阳光曝 … 继续阅读“这边风景独好——孙一伊”

含笑奔跑的少年 张鑫

含笑奔跑的少年 杨柳依依,芳草青青,我却泪眼婆娑。 因为体型过于庞大,我跑步总是不及格,跳绳亦不及格,被老师拉上操场一圈又一圈地练,我不作声,心里却早已波澜起伏,泪水在跑完之后便如决堤之水般喷涌而出,落在刚刚破土的小草上,泪水如冰晶挂在草尖上不动了,我赌气似的把泪水碰落,再把草连根拔起,一连拔了许多株,黝黑的泥土露了出来。 “嘿,干嘛呢?为草坪除杂草吗?”一声清脆的女声从我的耳中穿过,我转过僵直的 … 继续阅读“含笑奔跑的少年 张鑫”

阳光里的那个人——孙一伊

虽是春节前夕,但飒飒的寒风丝毫不减,难得今朝探出了点阳光。 母亲厂里发工薪,工人们都坐着排队等候,唯独老李正站着,就“鹤立鸡群”。 老李头是厂里的老员工了,车间最里头的四台机子是共他管的。中年有个老伴因病离世,独生子在外奔波,留下个小孙托他照料。 我端着茶杯穿梭于人群之间,给工人们送水,便碰见了他,我便也递给他。他从裤兜里抽出一条与他浑身上下形成强烈反差的白手帕,用它轻轻包住杯底,小心翼翼的放到桌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孙一伊”

酒叔 张鑫

酒叔 酒,可以使人亢奋;酒,是一种文化传承的方法,它存于酒坛中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不会变质,反而更加浓香. 他是一名传统制酒师,经过无数道工序,那白花花的自来水与米融和成一汪浓香的酒,他为之倾心,尽管现在工业发达,他仍不愿丢失那一份传统的制酒工艺. 每每清明时节,他都会来我们家酿酒,一口大炉子,许许多多的箩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匾,几十年,未曾变过. 前几日,他又来我家酿酒.我站在一旁默默观察,不作 … 继续阅读“酒叔 张鑫”

哑巴老李头——孙一伊

母亲厂里的工人排排坐领工资,唯他伫立着,静静等候。 老李头是厂里的老员工了,有个老伴儿,死了,有个独生子,在外面打工。留下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子。车间最里头的四台机子和盘头的般都是供他管的,稍不留神就会夹到手,或是划坡脚的。 年底,飒飒的寒风仍抱成团,冷酷丝毫不。,我拖着盛有开水的茶杯,一个个送到工人们的手中,看着母亲马不停蹄地算账,也是想帮他分担一点。 于是我把茶端到了老李头面前,他从兜里抽出一条 … 继续阅读“哑巴老李头——孙一伊”

烈火燃烧的那一刻——孙一伊

炉中烈火,经久不息,暖身,是否暖心?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我亦断魂。 背上叠好的元宝,拿上三柱香,向各位祖先拜三躬,来到坟墓前用粉笔写下奶奶等的名字。不可恰分毫,也不得怠慢。 父亲小心翼翼地把大箱子放进去,轻轻点燃它。一火红的火苗,渐渐蔓延开来,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火越来越旺,红中带黄,黄中带蓝,加上灼人的温度和刺眼的光芒,迫使我不得不往后退。眼睛看久了,有些不适。闭眼,再睁开,一 … 继续阅读“烈火燃烧的那一刻——孙一伊”

阳光里的那个人 张鑫

阳光里的那个人 燕低飞,夕阳垂,霞光映脸颊。 每每夕阳西下,太阳散发出最后一点光芒,把半边天映得如诗如画时,我便蹦蹦跳跳地跟着他苍劲的步伐,踏上回家的道路…… 初去上学,我还很小,每天放学我便钻在人潮中,默默地向我往常等待父亲的人行道的方向移动,几乎每次父亲便在那儿早早地等着我,看到我便俯下身子,待我走进,他便把我拦腰抱起向天空举起,一路狂奔,我也张开双手在父亲的托举中自由地翱翔。快到家时,他便把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 张鑫”

手指缠绕的那一刻 张鑫

手指缠绕的那一刻 风抹面,聆丝音,轻织慈母心;母爱甜,瞬间美,谈笑到天边;勾手指,相视笑,最迷醉人间。 时光恍惚跳过大段岁月,回到那个遥不可及的童年。熙熙攘攘的大街不知停歇地喧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如同一条不停息的大河,我与母亲夹于其中,逆流而上。母亲忽然回头,看见了那缠绕在一起的手指,一抹不经意的笑染上唇边,我望向母亲的眼眸,将手指勾紧,再勾紧,企图将这温暖嵌入心头,牵着母亲的手永远走下去。 时光 … 继续阅读“手指缠绕的那一刻 张鑫”

清早的他——孙一伊

“闺女,闺女,六点啦!快点起床了吧!又要迟到了!”这股声音每天萦绕在耳畔,就是不睁眼睛也知道,那是父亲。 永远的,每天早上,我是压根听不到闹铃响的,只要没人打扰,我便可以睡到这闹钟没有电。因此,我们家就有了这个人肉唤醒机“父亲”的存在。 父亲呢,每天厂里也够他忙的,可每天这生物钟的责任又压在他肩上,我有一次怕他喘不过气来,正当我放下手中睡前读物准备入眠时,父亲还没回来,可终究熬不过时间,不知不觉的 … 继续阅读“清早的他——孙一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