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原来如此——郑舒允

茶水顺着壶嘴缓缓流下,倒满的茶杯微微冒着白气,是我喜欢喝的金丝皇菊。                        所谓茶道,即品赏茶美感之道。茶,助人静心、静神。品茶,品茶,倒还不 如说是尝茶,那样一小杯茶,是要喝很久的。饮酒喝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饮酒,都爱说“感情深,一口焖”,这是粗旷的汉子;喝茶,都提倡坐下来,细心品,这是翩翩的君子。 茶,起源于中国,可惜的是没有被好好的流传。唐朝的茶 … 继续阅读“啊,原来如此——郑舒允”

夜——郑舒允

        我趴在床上,小心翼翼地将身子探出来,对下铺的表妹说,“你困不困呢,要不要聊会儿天?”表妹回答:“好啊好啊,正好我一点儿都不想睡觉呢。”         夜静悄悄的,月亮高高挂在天空上,树叶被风吹的瑟瑟作响,不一会儿,却又停了。我同表妹小声地谈着话,从宇宙聊到明星从明星聊到学校。一点也沾不上边儿的两件事,却被我们聊到一起去了。“你知不知道有部电影叫恶棍天使?”表妹问。我说:“嗯……好 … 继续阅读“夜——郑舒允”

自由——郑舒允

        妹妹养了两只小鸟,小巧可爱,羽毛颜色美丽,只是好像缺了什么。         我一进房间就看见表妹对着天空发呆。我轻轻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似的回头对我笑了笑。“走吧,去转转。”我提议道。表妹想了想说:“好吧,你先下去,我一会儿就到。”        我踏着雪一步又一步,背后传来了脚步声,我才停下来,令我诧异的是表妹竟将鸟儿也带下来了。阳光洒在地上,印出我们的影子,一阵微风 … 继续阅读“自由——郑舒允”

念——郑舒允

星光黯淡,月光惨白。 我从梦中惊醒,用手抹了一下脸,才发现眼泪肆意地流着。 我又梦见她了…… 我亲爱的奶奶。 那年奶奶要做手术,是眼睛,不懂事、年纪还小的我非拉着奶奶问这问那,奶奶用抽屉里好吃的巧克力才堵住我的嘴的,我吃着巧克力,奶奶看着我,愣愣的。我叫了两声奶奶,她才回过神,慈爱地揉了揉我的头,笑着问:“如果有一天奶奶走了,你会想她吗?”我听不懂,却还是点了点头。 手术成功了,我们又要回南方了。 … 继续阅读“念——郑舒允”

横道河子——郑舒允

这是一个存在我记忆深处的地方。 厌倦了城市的喧嚣,看惯了那些才刚刚上小学或初中的小孩捧着手机不要命地走在马路,我觉得这个城市,很吵,不惹人喜爱。早上的天空是灰色的,心情自然也是灰色的;晚上只有月亮孤独地俯视高楼大厦——这里没有星星,心里空落落的。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文人会形容城市的月亮是“残白”的像“死鱼的眼珠”,因此,我开始爱上农村生活。 横道河子,离我老家并不大远,于是舅舅经常开车带我们去玩 … 继续阅读“横道河子——郑舒允”

适合——郑舒允

华兹华斯曾说过:“适合自己的生活才是美好而诗意的。”人生总要选择,而适合自己的路才是最好的路。 孟母三迁的故事人人皆知,为了一个适合儿子成长的环境,三次搬家。 鲁迅曾经学医,后弃医从文,成为了中国人精神的脊梁,现在,无数学子坐在座位上,高声朗读的是他的《孔乙己》,《阿Q正传》…… 多少人羡慕比尔盖茨的成功,却不知他曾经选择去创立微软,退出了哈佛大学。 一俗语道:“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固然重要,但如 … 继续阅读“适合——郑舒允”

车——郑舒允

天暗了。 雨终于停了。 下了一天的雨使空气变得有些潮湿,温度也降低了不少,我裹着毯子坐在地上,透过落地窗看那一边的天——是土黄色的,竟是这本该属于土地的颜色。 早上起得有些晚,刚挣开眼,却发现屋里阴沉沉的,没有应该看到的光亮,耳边是大雨一次次泼在窗上的声音,混杂着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传来的车鸣声。鸣笛声一次一次,伴随着雨声一次又一次,偶尔有车疾驰而过水花飞溅的声音,却又被随后而至的雷鸣声盖过,不带一 … 继续阅读“车——郑舒允”

挑担人——郑舒允

      天色昏暗,下着毛毛小雨,我们坐云谷索道上黄山。下了索道,地上堆着一箱又一箱的东西,也不知里头装了什么。         雨停了,天渐渐亮了起来,太阳也出来了,站得高了,仿佛离太阳也近了,热得人们直冒汗,脚一步一步缓慢地踏在台阶上好像有千斤重。         “来来!让一下,让一下!”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人们下意识地让开半条路,回头瞅着那人。他挑着担子,脚下生风,一下子走到了最前面。 … 继续阅读“挑担人——郑舒允”

蓝——郑舒允

小时候起,女生喜欢粉色,男生喜欢蓝色似已成为天经地义的了。我却不这样认为,因为我独爱天蓝。 天蓝,就是蓝中掺了白的,像天空一样的颜色。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天蓝象征了江南水乡,更象征了江南水乡的女子,虽是柔弱的,可也有刚强的一面,这与我喜欢的柳是极像的。所以我独爱它。 曾见过各种各样的河流,宽的也有窄的,可无一例外都隐隐带了绿色。记得爸爸和妈妈聊天时讲过,他们那时的小河、溪水,清得可以看到自己水下的脚 … 继续阅读“蓝——郑舒允”

车—-朱晔

车已经成为了生活的必需品,从自行车到汽车,从手动到全自动,是它见证了人类科技的一步一步质的飞跃,让人们的生活更加方便快捷。 车,形态各异,种类繁多。大街小巷,车来车往,这是怎样的视角?—-人与车的世界,身边呼啸而过的宝马、奔驰总能欣赏你回首的目光,而你欣赏的仅仅是车的品牌而不是车本身的性能,被人们帖上好车的标签,而忽视了车本身的意义,是为了让人们出行更加方便。 车只是一种外在的物质,我 … 继续阅读“车—-朱晔”

适合—-朱晔

给的再多不如懂我,最好的便是最适合我,家常的白饭便最能适合我。 在深秋的故乡,那白玉,翡翠似的绿白菜伫立在菜地里,他们不被深秋的凛洌所吓倒,正所谓“先苦后甜”这可多亏了先前的艰苦。 肥沃的土地和勤劳的农民一样,没有什么空闲的时候,刚收过稻禾又要将白菜的菜子撒进土里,先覆上灶头里的灰再铺上一层厚厚的稻草,被农人宠得渴望捧在手心。他们得到温暖、营养,到了时候就拱出地面,冒芽、吐绿,个头一天一个样,见风 … 继续阅读“适合—-朱晔”

洄游春秋———朱晔

古今仿佛只有一瞬, 回首却已千年。回溯历史,我们往往会感慨盛唐的繁荣,痴醉魏晋的风流,感叹两宋的儒弱,却往往忽视了那个遥远的仿佛长在历史深处的时代。 春秋,远不止金戈铁马。那是情感刚刚生于灵地,无拘无束最本真的时代,那是万千思想刚刚开始孕育的时代,那是一块未经打磨的璞玉—-要我说,这是当今的我们,最应洄游的时代。 洄游春秋,仿佛看见铺满荇菜的小舟旁,一位女子背着背篓,娴静地弯下腰去采荇 … 继续阅读“洄游春秋———朱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