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耿想

赶路

一个少年走过我的身旁。

他身着青白相间的校服,手里抓着一本英语课本,嘴里当然也不闲着,青菜包的香味飘散在空中,勾起了我的味蕾。。

真可惜,我吃不到。

他好像起床迟了点,这才导致他得赶着去学校,边走边吃,还不忘顺便背点单词。

一阵大风吹过,吹起了少年的衣摆,我发出窣窣的声响,红色的断叶落在了土黄的地上。

真希望他能看我一眼,我迫切的望着他,但他仍然匆匆地掠过了我,向他的目的地奔去。

唉,我叹口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路过的人们步伐变得急促,沉重,他们也没有意识到吧:

赶着赶着,路就丢了。

他们或许还记得哪儿是自己的目的地:那夹着小包匆匆奔向办公楼的上班族,那鸣着喇叭赶着飞进城市的大学生。

但我猜,路既然赶着,心怕是也在赶着吧。

所以,我能窥见,他们的内心已经劳累不堪,但还要赶,还要继续赶下去。

那为了什么呢?追赶时间?不,发现美欣赏美是不会令人虚度光阴的,它只会让人赞叹时间的美和不停留。他们啊,只是习惯了忙着,习惯了赶路。

我想起很久以前,也是一个书生,也是这样一阵大风,他却在亭中发现了我,发现了我那一片片残叶:

思飘明月浪花白,声入碧云枫叶秋。

“爷爷,你看,这枫树可真好看啊。”稚嫩的童声招回了我的回忆,一个扎着蝴蝶结的小女孩跑到我的身边,相仍停在远处的爷爷喊道。

而此刻,无需多余的言语,心就静了。

又是一阵大风吹来,我想告诉这小女孩,记得停一停,赶路的时候,目的地在远方等着你,但眼前的美景,却转瞬即逝。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补——耿想

寒冬的深夜

凛冽地寒风吹到骨子里,似要把人吞噬在这冷冰冰的季节里。满目遍是如鹅毛般飘下的大雪盖住了整片大地。

远处,走来了一团黑影。他的两脚一前一后艰辛的迈动着,挪动着笨拙的身体。       近了,近了。

他想往哪儿走呢?   他的两手拄着拐杖,在已有积雪的路上挪动着,挪动着。他裹着厚厚的衣服,却极不协调,像是把整个家当都穿在了身上。没有羽绒服,他只能在这样寒冷地天气里穿上所有能穿的衣服,好歹还能保点暖。

前方有个药店。

他的眼睛霎时射出热切的光。穷途末路的身体找到了一个支撑的节点。   直起腰来,继续走。

他终于来到了药店门口,颤颤地丢掉拐杖,他踉跄地几步走到了药店二十四小时售药窗口。 “有人吗?”他用冻伤的手敲了敲玻璃窗。   没有回应。

他继续锲而不舍地敲着窗口。

过了十分钟,还是过了一小时。   窗口内微弱的光终于亮起。 “哪个人半夜不睡觉,出来买药?”骂骂咧咧地声音从窗口内传来。一个女人披着头发,穿着大红色羽绒服探出头来。

老人的身体似乎晃了晃。

“大妹子,我老伴半夜胃疼,您这儿有什么能治胃疼的药吗?”老人带着谦卑的笑容孤苦地站在窗台外。

这仿佛是两个世界

。  “斯达舒!”女人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有没有稍微好点的药,我老伴她……胃疼得实在厉害。”老人不好意思的开口。

“没有!你买就买,不买拉倒。”

“我买我买,有多少钱啊?”老人连忙出口。

他掏出破旧的钱包。

“50!”

“怎么会这么贵啊!”老人的手在瑟瑟发抖,声音在打颤。

“晚上要当然贵!”女人的话让老人哑口无言。

他用发抖的手翻来肮脏的钱包,颤抖着找出几张破旧的纸币,递给女人。

女人毫不客气地拿过钱,把药扔到老人面前。

“我还以为你这死老头多么有钱啊!穷酸得很!”

“铛!”玻璃窗落下。

老人把药揣在暖洋洋的口袋里,一言不发,向远方走去。   不知为何,雪停了。残酷的月光照在老人破烂的衣服上,肮脏的补丁上,似乎在嘲笑着什么。

峰回路转—耿想

和煦的春风吹过这片山谷,像仙女的魔法棒唤醒了这片山谷中的绝大部分生命。

风信子娇羞的打开了紫色花瓣,小姑娘般青涩可爱;迎春花那金黄的花瓣热烈的欢迎这春天的到来;马蹄莲则慵懒地醉卧在山谷中,展示着迷人的芳姿。

山谷隐秘地一角里,有一小树存活,它羡慕地妄想山中肆意开放地花花草草,始终在想: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呢?

慢慢地,温度越来越高,以往盛开的花儿也濒临衰亡,但河里那花开了,片片绿衬得那点点红越发迷人。无论是花还是叶,都令人心悦。

但它只能看着等着,痴痴地。他又点失望了。

温度渐渐转低,秋风更是格外的飒爽。荷花谢了,但山谷附近地庄稼却刚刚成熟。远远地听着人们欢喜的庆祝声,她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喜悦。

我怎么还没开呢?它心想。它已经心灰意冷了。

渐渐,温度越来越低,山谷中其他花都凋萎了。但只有它,竟感觉到了几分温暖。在这温暖中,它慢慢盛开了。小巧的花瓣细腻地包着花苞,清新脱俗。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幸得痴心等待,  守的动人花开。

残雾断想——耿想

残雾断想

幼时的我,曾在农村住过一段日子,印象最深的,至今还寄存在我心间的,就是那一层一层清晰而又模糊的雾。

每天清晨,我总有无限的活力,伴着那声声鸡鸣离开床铺。奶奶负责掌勺,爷爷和我总是会大手牵小手的出门遛圈。远处的人家已冒出阵阵炊烟,细碎的虫叫声唤醒了淳朴的人民。我家门口有条小溪,里面养着不少肥鱼。爷爷是个钓鱼好手,每当兴致一来,总要拿上他那支破鱼竿,抽着根廉价烟,眯着眼睛钓鱼。而我那时正值孩童贪玩之际,总归是闲不住的,自然也就没有钓鱼的耐心了。

我趁爷爷不注意,来到了屋后的那片小树林,那儿是我的乐园,稀奇古怪的小虫,每一个都能让我乐此不疲的玩上半天光景。更有趣的是那狗尾巴草,像极了家里那条土狗的尾巴,总忍不住揪一个回去逗狗玩。

然而,树林里的早晨,总是神奇般的笼罩着一层轻纱,那时我的最爱。每当来到小树林里,早早地,我都会很有幸地观赏到这一绚丽景观。

轻轻柔柔,朦朦胧胧的一层轻雾把整个小树林包围了起来。像羞涩少女的面纱在欲拒还迎;又像异域少女的围巾充满着未知风情;还像天边那一朵流云,自由自在带着芳香流淌。

这一瞬间,我竟不忍走进这片树林,破坏这美好的宛如梦幻的景色。终于,我踏进了这片苍翠之地,体验自然最真实的梦境。当我意犹未尽的走出小树林时,身上竟已变的湿漉漉的,连发丝都覆满了水丝。像在野外洗了个澡,用力一拧衣服都能滴出水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天城市里的“雾”,出去走了一圈回来,不仅不会带上水分,收获的只是日益疲倦的肺。人们闻“雾”色变,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我总希翼着,有那么一天,雾会恢复它本来的样子。

这也是一种美—张梦丹

 曾记否,一树梨花似雪,一袭白衣如练,一串汗水如珠。到如今,一把锄头荷肩,一抹微笑挂面,一份喜悦在心,梨园飘香,梨花落尽,枝间只有梨子笑,意气风发间,几条皱纹露面。

瞧,这个正在梨园里,手不住采摘,嘴里哼着小曲儿的黑老汉就是我的外公。

外公很黑,因为常年在外,身上焕发着太阳的味道,外公有一口好牙,笑起来,嘴巴一咧,脸上浮起无数沟沟回回。

“来来来,尝尝我种的极品大梨,包你吃过还想吃”,梨树下弯腰的外公正在向我招手,他用衣服仔细擦着梨子的外皮,仿佛对待一件工艺品,小心翼翼,仔仔细细,黄澄澄的外皮似乎亮了起来,紧接着外公便将它放在了我手心,我的手心立刻涌上一股温热,我立即贪婪地啃下一大口,咀嚼着暖暖的味道,外公连忙问:“怎么样,好吃吗?”得到满意的回答后,外公便倚在树上,一边扇凉帽,一边咧开了嘴:“哈哈,都说我老汉种梨子水平高超。”抬眼望去,只见他满脸皱纹,挤成一团,像是一池被吹皱了的春水,大手一擦额头:“傻丫头,好吃就得多吃一点,咱有的就是”。说着,便手拿起一只干瘪的梨子,直接往嘴里一送,他的脸上是纵横的山河仿佛此时此刻这便是全世界。

秋日的暖阳穿过外公的白发,一转眼已不见多日了。这样的午后,外公和我欢快的聊天,又不忘“呵呵”地笑上几声,这些皱纹密密相接,一团一团,从额头到脸颊,满是幸福的滋味。

其实皱纹也是一种美,它是岁月的年轮,是光阴来过的痕迹,外公仿佛用它来装点我的童年。

霓虹灯和星光–耿想

霓虹灯和星光

那天回到老家,真是久违了的乡村。“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辛弃疾笔下的田园风光令人无比神往。因为农村保留着最原始状态下的男耕女织,有着最温暖的大圆桌和最真切的交往,那里的人们往往更容易满足,更具有幸福感。

当天晚上,我竟见到了满天星光,兴奋的我喊来表姐,搬来木梯,小心地爬到屋顶,并肩躺在屋顶上,一起赏星星。星星是富有浪漫主义的作家。它浪漫而又不失严谨地排列成一个又一个星座,供有想象力的人发现,它像钻石嵌在黑幕上,又像流光穿越星际般耀眼,星光点亮了世间凡尘,整个村庄都被朦朦胧胧的笼罩。此时又正值夏夜,周围安静极了,村民们都早早睡着了,只听见蝉声四伏。我和表姐也被这美景感染,心情平静,闭上眼睛,聆听产生和心跳共鸣,只觉世间没有比这更美好之事。

可过了两三天,我们又要“班师回朝”,阔别这样广阔的天地,回到城中。

当天夜晚,我心血来潮,竟也想看看城市的夜晚,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仰着脖子在逼仄观夜景,不出意料,城市中根本找不到一颗微微发亮的星星,就连夜空都像蒙上了一层灰,没有丝毫美感。惹眼的是远处商场与公园射出的霓虹灯,大楼表面闪烁的装饰,把这城市渲染得竟有些纸醉金迷。我无趣的关上窗,这繁华的景象看多了竟平生了几分厌倦,更加怀念乡村简单纯粹的夜景。

时至今日,田园生活,乡村美再次流行,城里人似乎每人都要做一次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而乡里人却拼了命地往城里挤,青壮年们几乎都离开了农村,赶着匆匆的步伐迈去。

但无论是繁华的都市,绚丽的霓虹灯,亦或是平静的乡村,纯粹的星光都是自己的选择。

然而当你怀揣着梦想踏上追梦的道路,等你越来越远,你会发现星光才是最美的风景。

我爱我家——张梦丹

我有一个温馨,舒适的家。包括我最最亲爱的家人。

记得有一次,在一次重要的期末考试中,我与好成绩失之交臂,擦肩而过,可想我的成绩……成绩上单发下来了,我仿佛看到成绩单上的分数在嘲笑我,然而看着周围同学笑得合不拢的嘴,我慢慢接近崩溃的边缘。

窗外下着冷雨,冷的惊人,冷的可怕,终于熬到放学,我提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跑出了学校。

雨还是不停的下着,风也在肆无忌惮的刮着,街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让我感到更加孤独,只有没带雨伞的我在雨中穿梭着,手里还攥着快被揉碎的成绩单,水珠划过我的脸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我不由得大喊,然后狂奔到了家。

回到家里,妈妈就欣喜地问我:“考得怎么样,成绩出来了吗?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想给我们一个惊喜?”看到妈妈充满欣喜的目光,关不住泪闸的我一下子泪如雨下。

“女儿,没事了,下次努力就好了”妈妈安慰着我。爸爸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过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孩子,成长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只要你勇敢的去战胜困难,就能勇往直前,风雨无阻。”渐渐地,我停止了哭泣,重拾了自信。

一束阳光射进屋里,照在那张之前快要被揉碎的成绩单上,我的心也不禁暖洋洋的。

我爱我家,家是我最重要的精神支柱,我爱我家,亘古不变。

我–耿想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社会上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每个人都有闪光点,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更没有一无是处的人。
我该学就学,该玩就玩,在玩中学,在学中玩。无论面临怎样的挫折,我总能从中找出其中有用的地方,对我有帮助的方面,但我也绝不会为失败找理由,“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可解释的。”这是妈妈经常教育我的一段话。在这方面,我很感激我的父母,父亲开明,母亲严厉,给了我更好的人格和成绩。每当成绩不理想时,面对母亲的询问,我总会不自觉的找理由,例如卷子深。但父母总会严肃地和我沟通:卷子在深也有人拿高分,归根到底还是本领不到位。长久以来,我也能改变类似的想法,真正地反省自己。
我酷爱历史。


我家里的书柜上有很多历史的课外书籍。有现代史,古代史,近代史,更有外国历史。我热爱每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热爱真事中流露出的真感。历史见证了兴衰,见证了更替。我从兴衰中了解原因,从衰落中吸取教训。对我来说,历史不仅仅记录了朝代和时期,那些文字不是在书本上要死记硬背的影响,他们更多是活的,他们复原了许多年前辉煌而又神秘的年代。文字是历史,但那些断垣残壁又何尝不是历史?那些建筑同样也承载了感情。我读一段历史,就像穿越时空,与哪个朝代的人在交谈,在时空的旋涡中穿梭。见证以往的一段段故事,想象以后的一幅幅蓝图。

我读历史,不仅读从前,还读以后。

所以,我就是我,要做不一样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