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一滴水可以注入海洋但不能独自存在因为海洋适合他,一边树叶应该存在森林,因为那适合他。做适合自己的事,才能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颗蒲公英种子一心想要到那金黄的沙漠去冒险,于是一阵风吹来她奋力飞翔的向往的地方,终于他完成了他的梦想可就在那一刹那,突如其来的沙尘暴把他淹没了,然而,长在河边的那些种子却茁壮成长,成了一片蒲公英海,由此可见选择适合自己的,对自己的 … 继续阅读“适合”

爱隐居的我——冷志国

  我向往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喜欢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我也向往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隐居在一片竹林之中,空气或许会是那么的清新,阳光或许会是那么的温暖,万物或许会是那么的生机,自然或许会是那么的婀娜。   早晨,在朦胧中赏那太阳的一点一点地升起。享受那迎接日出的心情。随后叼一根狗尾巴草,肩上扛着个锄头,去那林中开辟一方半亩田,颇有“道狭草木长,夕 … 继续阅读“爱隐居的我——冷志国”

新年寄语

        每次的新年都在电视机的倒数声中度过,今年的新年最特别地让我难忘。 今年新年恰逢学校艺术节,艺术节是给人展示的一个舞台,平时让人大汗淋漓的体育场被布置得青春亮丽,充满活力。我爱表演,这也就成了我表现自我的舞台。“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只有不断排练,不断改进才能造就一场成功的演出。最终我们获得了特等奖,我的嗓子虽然为之牺牲但也算是我们努力的证明吧。付出成为这个新年的寄语。 … 继续阅读“新年寄语”

主角与配角

主角和配角——冷志国      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乃至是生活,都有耀眼夺目的主角,还有那默默无闻的配角。      一贯喜欢演出主角的我,这次却只当了个配角,主角被人抢走了。月上西楼,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在这样的一个漆黑漆黑的夜晚上,在那不惹人注目的角落里,有一双多情善感的眸子,正含着泪水……      随着那炫丽的灯光打在每个演员的身上,演出开始了。    主角却在此时忘词了,冷场了。纵使 … 继续阅读“主角与配角”

旧词典——冷志国

科技在发展,愈来愈发达。各种各样的新型的物品层出不穷,可我唯独喜欢我的旧词典,确切地说是怀旧。 我的词典刚买来时,词典完好无损,甚至是金光闪闪,与那璀璨的珍珠可以有得媲美。顺着词典,那光滑无缺的表面,崭新的纸张,带有书香,有独特的树木的味道。怎么看都怎么喜欢,是那般地赏心悦目。 “轰通!”词典被摔在了地上,那声音发闷,似乎在像我抱怨,你为什么这么不小心。 “轰通!”词典又一次重重地摔了下去。或许是 … 继续阅读“旧词典——冷志国”

让路——蒋思田

让路,这是一个小小的简单动作,但又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动作那么简单。 一次,爸爸带着我正开心的兜风。突然,爸爸一个急刹,猛地一停。我问:“爸爸,你怎么停下啦?”爸爸说:“我在给小狗让路。”只见一只小狗慢悠悠地从我们车头前穿过,爸爸才重新发动汽车。爸爸这一让让出了人与动物之间的和谐。 一次,马路对面的绿灯亮起,一群人挤在斑马线前,却不挪动脚步,我好奇地走过去,只见一位下肢残疾的人,正摇着轮椅穿过斑马线 … 继续阅读“让路——蒋思田”

你有属于自己的光芒

你是被打败了还是被打倒了,是一个辉煌的开始,还是一个灿烂一生的结束 。         你曾遮起一片天,一个世界,一群孩子快乐的,你用苍老却又强劲的枝于遮风用繁茂的枝叶为无数个雨天的路人遮雨。夏天,你是孩子的乐园,任他们攀爬,嬉戏。冬天,你是摄影的素材,画家的名画,你用一个树的生命带给人们一天堂的享乐。    可孩子再怎样也会长大,你们在春风秋雨里无话可说,却在春去秋来里失去了联系,你的少年看他们 … 继续阅读“你有属于自己的光芒”

温馨的设计——朱森鑫

温馨地设计 爷爷说过:“家中的灶台是最温馨的地方。”确实,那灶台的确是老屋中最温馨的设计。 家乡的冬天着实寒冷,于是灶台成了块“宝地”。灶膛里,有火苗,在跃动,生机勃勃的,灶前的锅,透着缝地窜出热气,裹挟着粥的清香,氤氲着。我嗅着香气,盯着那火光,才觉得,冬天不那么寂寞,才更有些盼头,更有些希望。 时不时塞把柴火,在用火叉捣鼓两下,我便发现,这火活起来了,像顽皮的孩童,撒了野,跳跃着,舞动着,翻腾 … 继续阅读“温馨的设计——朱森鑫”

旧词典——二(7)冷志国

科技在发展,愈来愈发达。各种各样的新型的物品层出不穷,可我唯独喜欢我的旧词典,确切地说是怀旧。 我的词典刚买来时,词典完好无损,甚至是金光闪闪,与那璀璨的珍珠可以有得媲美。顺着词典,那光滑无缺的表面,崭新的纸张,带有书香,有独特的树木的味道。怎么看都怎么喜欢,是那般地赏心悦目。 “轰通!”词典被摔在了地上,那声音发闷,似乎在像我抱怨,你为什么这么不小心。 “轰通!”词典又一次重重地摔了下去。或许是 … 继续阅读“旧词典——二(7)冷志国”

别了,我的2016——蒋思田

2016年,我步入了初二,一个名副其实的分水岭。确实,成绩上,作业速度上,两极分化十分严重。但我更多的是性格上的变化。 2016年,我几度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性格焦躁,行事鲁莽,但那次与爷爷下棋,让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一开始,我极不情愿学下棋,我讨厌下棋时的磨蹭,讨厌为了一步棋冥思苦想半天,更讨厌胜利者的沾沾自喜。可爸爸却常常对我说:“一步错,步步错。” 开始的时候,爸爸让我练习简单的电脑 … 继续阅读“别了,我的2016——蒋思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