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蒋卓

几次回首,几多聆听。 那年秋天,风格外萧瑟,心中之悲,激起一片波澜。 无人问津的林荫道,成了最好的去处。 天空中的云很淡,使天也显得更为孤单。曲折的道路两侧,随意地排列着几棵梧桐树,我找了一张长椅,抚去上面的落叶,坐下。 风吹过,不时有梧桐叶从上面飘落下来,落在底下的枯草上,尽显一片凄凉。悠悠然的,有一片叶子轻轻地落在了我的腿上,我拿起,他身上的纹路已经没有了春天那般的活力,形容枯槁,它的生命就这 … 继续阅读“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蒋卓”

网里网外的世界-程栖桐

宋人云:“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心扉是一扇门,更是一张网,包裹这炽热的情思,隔绝着冰冻的霜雪。似是网里网外,便是两个迥异的世界——网内思绪飞扬,网外心如止水。 辛弃疾是网里的人。他的血液里奔涌这爱国的豪情,征战沙场马革裹尸的壮志:“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无独有偶,岳飞也写下“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壮词,说出了“与君痛饮黄龙府”的豪言。网内的炽热流动着,似是要奔涌而 … 继续阅读“网里网外的世界-程栖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