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刘思彤

距离。 风淡,云清,花香。我一步跨入了花海之中,我对花儿们说:我来了。我越过了距离,来拥抱你了。 我抬起了头,彼岸花在低吟浅唱,我越愣在原地陷身荒芜,只因那无法逾越的距离。 我在此岸,面前是一条窄窄的急流。 我只伫立在河流,面色通红,我怕,怕着冰凉的流水触到我敏感的小腿;我怕,怕着不到半米深的河流将我绊倒……但是,我听到了彼岸花在低吟浅唱,它们上发着迷人的香,闪着迷人的光芒,想诱人的婆罗门的宝藏… … 继续阅读“距离—刘思彤”

适合——沈成杰

适合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用一生去追寻一件东西,那就是适合。 我们做任何事,成功的更本在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那样东西。 历史记录这一切,从古至今,打胜仗的往往不是装备优良的那一支队伍。毛泽东毛主席领导的工农革命军,虽然只有小米加步枪,可打败了国名党的飞机大炮,这一面是因为共产党人心齐,民心所向,另一面则是他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打发,让全世界的人佩服,可并不是真正能运用于其他国家政权上。 新中国成立,我们 … 继续阅读“适合——沈成杰”

距离————-朱晔

距离 它们象征着城市的动感和活力,象征着城市的轻松与快乐,我与它们没有距离。 早市 那个晨曦微露的早晨,城市刚刚苏醒。踏着星光,我静静地漫步在深秋的尽头。倏然间,城市一下子沸腾起来,仿佛是昨夜的风残余在这个城市的温度,高低错落地缤纷着人们的生活动。 那热闹非凡的早市,五谷丰登,瓜果飘香。当太阳缓缓升起,已是一派繁荣,祥和气象。新鲜的蔬菜闪烁着晶莹的露珠,城市的脉博每日都这样跳动,就像每天的朝阳,明 … 继续阅读“距离————-朱晔”

金色的记忆——王思韵

  金色的记忆                                         初二(8)班  王思韵 痴恋一座城,恋它的繁花似锦。更爱城里的人,爱他们的质朴,真挚。宛如金色的记忆,挥之不去。 “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一首别致的曲调在这喧嚣的城市中独立。似不被世俗所感染,仍保持着一份清韵雅致。若喧嚣是城市最繁华的象征,那么这首曲调则是独立于 … 继续阅读“金色的记忆——王思韵”

有一种色彩属于我——-毛雨嘉

每一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色彩,然而我也有属于自己的色彩。 我的特长是跑步,我当然也是我自己的爱好了。我喜欢跑步,喜欢跟风赛跑。 在运动会上,我的这一特长也发挥了出来,我报了女子400米和800米的决赛,在比赛前,我的几个好朋友一起过来给我加油打气。 在比赛前,同学们纷纷给我加油打气。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跑出好成绩。听见,“女子800米开始检录”时,我从容的走过去。跟着队伍走进了比赛场地。随着一组又一 … 继续阅读“有一种色彩属于我——-毛雨嘉”

有一种色彩属于我——陈磊

有一种色彩属于我 小时候的世界多简单,老爸的肩膀是世界上最高的地方,老妈是能把一切安排妥当的大英雄。和小伙伴比的最多的,就是争谁跑得最快,谁得的奖状最多。战争只是和朋友打打雪仗。经历过的最大痛苦,只是膝盖擦破了皮。“再见”也只是明天见而已。可我却迫不及待地想长大。那时候的生活和我,还是一个白色的回忆,圣洁无比。 可是,现在…… “你怎么就考这么几分,对得起谁,我给你吃的饭都 … 继续阅读“有一种色彩属于我——陈磊”

经历是一种收获 陈煜

手执一卷字帖,临窗而立,点点月光撒入窗头,映而帖上飘逸的自字迹,也映出了我的所思所想,经历是一场收获。 这是一种何等灵秀的字迹!清秀而不失阴柔,潇洒而不失张扬,我沉醉在“书圣”的《兰亭序》中。从小我就梦想有朝一日能像书圣一样将墨迹化作笔端的不羁。那香醇处浓如酒,清雅处淡似茗的字迹就这样映在我的心间。 铺开月色的宣纸,提笔,蘸墨,落笔,极力想模仿贴上的字迹,却始终难成帖上的飘逸。搁笔,蹙 … 继续阅读“经历是一种收获 陈煜”

城市里的“保护者”————毛雨嘉

夏日的一个普通的午后,一个女孩走在路边,她的步伐有条有序,不匆忙,只留给路人一个陌生且活泼的背影。 没错,这个女孩就是我。走在我最熟悉的路上。当我驻足观赏时,看见旁边一排排的常青树,它们大约有四层楼那么高,树干见实无比。不管是春天,夏天,秋天还是冬天,它们都在那里。 春天,它与花朵一同绽放笑容,用自己的绿叶去衬托花朵的绚丽。夏天,往树下一站,浑身顿觉舒畅无比,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秋天,它们用自 … 继续阅读“城市里的“保护者”————毛雨嘉”

桂花▪糕————陈磊

     桂花▪糕         又是一年寂秋,阳光慵懒地洒在身上,不时带来阵阵寒意。在这喧嚣的钢铁丛林里,忽然飘来一阵淡淡的桂香。         循着香气走去,看见了在路拐口制作桂花糕的他。         他,一袭藏青色衣物,眼睛深陷下去,面前的,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脚踏车,上面锈迹斑斑,一看便知道是有些年头的了,上面齐齐的放置着几叠蒸笼,一边还放了几袋桂花。         又走近些,我瞧清 … 继续阅读“桂花▪糕————陈磊”

柔柳——郑舒允

自古以来,陶渊明爱菊,周敦颐赞莲,茅盾叹白杨……这些我都爱,只是我更爱柔柔的柳。 有人说,柳是爱美的。它确是爱美的:它常立在平静如镜的湖旁,波澜不惊地对着湖面轻轻弯下腰去,疏散开自己的发。可这又如何呢?天下最美的事情莫过于存着的一颗爱美的心。 有人说,柳是柔弱的。柔,是它;可它真的弱吗?道上,常是香樟树,桂花树,它们直挺挺地站在那儿,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可树枝几乎不动,也许这是你所认为的坚强 … 继续阅读“柔柳——郑舒允”

寒冬里的孤独者——-朱晔

当人们给你“岁寒三友之一”的称谓时,我知道你不会在乎,当人们赞美你是“凌寒独自开,为有暗香来”时,我知道你不会骄傲,保持自己的初心,依旧傲然挺立在“人迹罕至”的寒冬里。 你有周敦颐莲的高洁,你有陶渊明菊的不媚世俗,你更有矛盾白杨树的坚强挺拔……你能够在深山野岭中耐守寂寞的苍凉,也能够在穷乡僻壤点缀农舍的风光,还能够在十里长街霓虹灯下享受现代礼貌的繁华。 梅树的根部不粗,树皮皱得满是棱角,像老人的脸 … 继续阅读“寒冬里的孤独者——-朱晔”

适合

在窗台边,有两个鸟笼。一个笼中有两只芙蓉,另一个笼中只有一只绣眼。 两只芙蓉石红色的,毛色很鲜艳,头顶有一簇如旗帜般火红的绒毛,黑眼,黄嘴,黄爪,模样十分华丽。它们的鸣叫婉转悠扬,如银铃在风中颤动,清冷百啭。 而绣眼并不如芙蓉华贵,它体型小巧,通体翠绿的羽毛,嫩黄的胸脯,红色的小嘴,黑色的眼珠被白色的绒毛包围着。它的叫声并不大,却奇特,仿佛空山中群鸟齐鸣,回旋起伏,变化万端,妙不可言。 这三只鸟每 … 继续阅读“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