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沉醉——郑铖昊

书海·沉醉 繁花落尽书声朗,醉书梦洄砚台边。未等身心沉书海,别面开生不道缘。                                            ——题记 在前行的路上,有一种神奇的物质,在不断伴我们前行,促使我沉醉其中,这便是——书。 书是一种精神物质,它或有形,却也无形,伴我度过一个又 一个白天黑夜。 偶尔翻一翻龙应台的《目送》,弯蜒曲折的文字将我拉进了浓韵的文化长河中,“有 … 继续阅读“书海·沉醉——郑铖昊”

冬雪·暗香——郑铖昊

冬雪·暗香 望断雪海深愁,共创秋水长天,奈何?奈何?怎带天涯明月时。呜呼!冬雪暗香共赢,卷珠帘…… ——题记 今年的冬比往常早些,若隐若现,一阵寒气吹来,一阵可爱的大雪悄然阵落。 早晨,出门散步,寒风刺骨,但亦有花香之伴,环顾四周,定睛一看,啊,梅花如阿诺多姿的舞女向上帝与人们展现她的美丽。花刚刚开放,粉中带紫,紫中带白。若不树叶凋零,怎有如此邂逅的梅花凌寒独自开? 她毅然,伫立着,仿佛是大自然派 … 继续阅读“冬雪·暗香——郑铖昊”

补——蒋卓

缩减的人生需要补。 街头上车流不息,人的脚步也匆匆。课堂上我就说的新的知识,课后又奋笔疾书,纵然到了周末也没有喘息的机会。于是我开始逃离,逃离这个看似繁华的都市。 恍然若失中,我竟来到了老街,还是相同的模样,只是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将在脚下的青石砖磨平。角落里静静的开着一朵小野花,急于赶路的人又如何会察觉到它的美丽不过他不在乎,因为属于他的时间并不多,它只想让时间变慢,舒服的沐浴阳光。 我在老街这熟悉 … 继续阅读“补——蒋卓”

我心中的伟人——李公朴

在历史长河中,有这样一个人,他不断追求真理,坚持革命、顽强斗争,永远忠诚于中华民族进步事业与和平民主事业,甘愿献身中国文化事业和社会教育。他就是李公朴,我心中的伟人。 李公朴,出生于1900年11月26日,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杰出的社会教育家。1902年生于江苏省武进县,谱名永祥,字晋祥,少时自名公朴。五四运动期间,他在报上揭露一些奸商将国产货改贴商标冒充进口 … 继续阅读“我心中的伟人——李公朴”

课后小记--林灵

         昨天,在万众期待下,一次筹备许久,制作精良的课外阅读课《青城山下忆大千》开展了。 全程基本有学生主讲。给人印象最为深刻。当时主讲同学虽然紧张,但仍流畅的完成了演说,令人钦佩。相比之下,对于我们这些在台下充当"看客""吃瓜观众"的人来说,这种精神真的是实属不易。对于我自己在课堂上的表现,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两个字:"听""抄"。听主要表现在主讲同学演讲时,我在台下的听讲,却并没有融入其 … 继续阅读“课后小记--林灵”

因为好奇,我爱上读书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在这个被互联网充斥的时代,能寻着一片静土已实属不易,所以,读书也便成了我放松心情,提升素养的一种"娱乐"。 其实小时候的我并不那么喜欢读书,每每到老师规定的阅读时间里,看着手上枯燥乏味的书籍,更愿意找个地方好好睡一大觉。因此我的语文成绩始终没有什么进步,甚至愈来愈有后退的趋势。可在当时的我眼里,那并不是什么值得焦虑、思考、反思的问题。 真正喜欢上读书是一次去图书馆的历程。它 … 继续阅读“因为好奇,我爱上读书”

因为那盏街灯,我爱上读书@王亿尧

一抹橙黄,昏昏不定。 橙色,真是秋的样子呀!或隐或现的深邃,历历在目的虔诚,真是暖,真是让流光溢彩的霓虹也盖不住,盖不住。还是暖。 深秋,那略带忧郁的深红与橘黄,不住地流泻出寂寞,游人伫步展望,内心不免也孤单吧? 空荡荡的房里无人问津,我不言而喻。去楼下荡荡好了。我不知要不要带东西,要不要加件外套,随手取了一只布包,便出了门。 去哪里呀?天真暗,只有路灯那虚无缥缈的光线指引着我迈步。路边的木椅上, … 继续阅读“因为那盏街灯,我爱上读书@王亿尧”

那双手伴我同行

无法使时间的车轮停下,于是,我选择将生命旅途中那一个又一个精彩瞬间铭记在心,让他们成为永恒。                                                                                                      我独自品尝一路走来的那一个温暖的瞬间。母亲的手苍老而枯竭,是那双手一路伴随着我。教我认识这个缤纷的世界。 … 继续阅读“那双手伴我同行”

秋天之美

秋天之美 初二七班 何心源 秋天的美,在于丰收的喜悦,丰收后欢乐的微笑,是秋天最美丽的风景。 我妈的老家在乡下,房子虽然已经荒废了,但屋前的地我们却经常去光顾。爸妈经常在周末下午,去哪儿重点各式各样的易成活的蔬菜。虽然,这明显是亏本生意,但每次回来,他们总是兴致勃勃的谈论着菜地的情况,尽管那长势在农民眼里,简直是在浪费土地。 今年国庆,我终于有机会去看一眼那片神奇的菜地。一到门口,我就看见了成片成 … 继续阅读“秋天之美”

月 现在是晚上,九点整。 屋外的光看起来十分喧闹,大团大团的光晕让天边泛出橙黄,月亮像是被钉在这橙黄的幕布下,星光被掩盖,使她看上去形单影只。 我将自制的天文望远镜对准天上的白玉盘,一点点拉长镜筒、聚焦,直到我清晰地望见那孤寂的环形山,凝重的黑影。 那是颗卫星,地球的卫星,不发光的卫星,在宇宙尺度里,微不足道,没有光芒,听不见声音,又常遭陨石袭击,插过星条旗的土层也是一片荒凉。科学的放大镜下,这本 … 继续阅读“月”

钥匙

钥匙 一把钥匙配一把锁。 有的锁,带着暗语机关,甚至不止一把钥匙。 悬在我与高分之间的,一把大锁,赫然写着“语文”二字,我等待着,又迷惑着。 直到一个美丽如玉的老师,在我手上放上了一串银制的钥匙。 带着体温的钥匙,一把把轻抚过去,柄上几行小字,轻碰着指肚,熠熠生辉。 一把,“会欣赏,爱赞美,不抱怨,乐学习”,一把,“用成绩赢得自由”,一把,“点点滴滴学语文”…… 我抬头,又回到了现实的课堂。 长发 … 继续阅读“钥匙”

补 好久不来了,家乡这条老街,仅勉强能容两车并行,却浓缩着这个小镇的精华,来这里,补全对老街的记忆,补全美丽的俗世风情。 街道两边,不高的楼房立着,底层经营,上层住人,家家的被子铺在阳台上,望过去,似岁月的缤纷。对家乡不多的记忆里,有一点甚是难忘,那是老街尽头一家馄饨店。 店竟还开着,揭盖时的团团白雾浓的似牛奶,把门楣上“海鲜馄饨”的招牌糊成一片,不到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往往挤满了人,零散的桌椅不够 … 继续阅读“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