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路上

这几天,天凉了,寒冷似冻上了父母的心头。“正儿,这几天我们接送你。”放学一向骑自行车的我,便也坐上了父母的轿车。

天很凉,说话都是吞云吐雾,父母常常早来接我,便停车于校门东侧的十字路口那边,坐在车里等。我必须走一段路才能上车。

有时到了车边,看见躺着的父亲侧着身,手里拿着一个手机,缤纷的[……]

继续阅读

这个人的世界

一阵微风拂过,窗外霓虹与汽笛声交错,分不清过去与现在,也分不清现实与梦想。只记得那个温暖的笑脸,那句温馨的话语。

晚上九点半,我幸运地赶上了12路公交车的最后一班。刚上完课外辅导班的我已十分困倦,为了让自己不睡在车上,我想拿出手机来撑过这半个小时,可没想到手机也没电了,偌大的公交车上一个人也没[……]

继续阅读

同桌的二三事

每当回想起我的同桌,就是她那充满智慧的脸庞,紧皱的眉头,再配上一副金框眼镜,更映出她闪闪发亮的眼睛,他似乎有看透一切事物的能力,作为班长,她也总能把班级管理得井井有条。 有的时候,我忍不住课堂上插话,同桌看我没有注意,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看到她那锐利无比的目光,好像穿透了我的心,我整个人都不禁收敛了[……]

继续阅读

白阿姨二三事

汽车的鸣笛声,树叶的沙沙声,热闹的城市在夜晚你是灯火通明。“给,钥匙我就放这儿了,走了啊!”我看着她已经满头大汗了,穿着高跟鞋从隔了两三条马路的小区走过来。她,不普通。
白阿姨帮我们家打扫卫生,烧中午饭。她的颧骨突出,150的身材只有八十多斤。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的皱纹,好像一波[……]

继续阅读

徐先生二三事

“新年影戏聚星缸,金鼓村村闹夜窗;艳说长安佳子弟,薰衣高唱戈阳腔”村边来了一行人,自他们来后,村中常有言笑声——那位徐先生等的影子戏法高手,一群影下的手艺人。

村中以往生活淡若水,自他们加入,便有了情趣,连每日朝阳升起也是带有几分希冀。我,自然是每天都期盼看场他们的皮影戏。

台下。[……]

继续阅读

想写你的名字

我想写下你的名字。

我们给你取了个名字,叫春,我们跟随于你的脚步后,但是你对于称呼只是含笑着答应,从未告诉我们一句话。

常在各个角落瞧见你的身影,你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时常这样想着。

或许是你于攻陷世间时所把每一寸土地都变作花花世界——繁花丛中一点人;又或许是你于醉入人心中时将人心里[……]

继续阅读

课堂上的一幕

历历在目,幕幕于心。初中课堂是比小学快了几分节奏,多了几分色彩。

梅老师,自然是初中课堂所最为人印象深刻的老师了。一头青丝散落肩头,一双半月般眼睛镶嵌在脸上,眼角星点的鱼尾纹,常常扬起的嘴唇——她的脸一直是含着笑的,无论什么时候,似乎都是那么艳丽动人。

忘不了,那一幕。

“要让破洞[……]

继续阅读

孩子气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股孩子气:那么稚嫩,那么浪漫;那么富有童趣和诗意,那么生动而又活泼。渐渐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心中的孩子气慢慢淡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紧张与不安,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令我不得不惊讶的是,已经有些年老的父亲,还有着一股浓浓的孩子气。每当我被堆积了整个书桌的作业折磨得头晕眼花之时,父[……]

继续阅读

那个人,那件事

每每回想起祖父,总是那个场景——阴沉的天空,狭窄的小巷,空寂的公交站。我跑着,哭着,呐喊着不要祖父走,他回头看了好几眼,终是上了车,走了。小时候的场景,本以为会随着时间而忘却,没曾想愈发地记忆犹新。

他当过兵,做过司机,各行各业都干过,在社会上饱经风雨,如今终得安平。这几天他自老家搬了过来。好[……]

继续阅读

那个人,那件事

那个人,是集出身显贵、才华卓著,少有大志于一身的柳宗元;这边,是连干饭、睡觉、做白日梦于一体的我……

空间倾斜,书本一张,“啦”眼前一黑,睁眼竟身在群山之下,绿水一边。what?我这是在哪儿?岸边是一叶小舟,上面坐着一位白发但年龄不老的男人,我还是去问问路吧!

“您好,先生。这天儿真冷,您在干什[……]

继续阅读

孩子气

“哎呀,快来帮爷爷koukou(看看)这个词儿要怎么读!”洪亮有力的声音又一次传来了。

“知道了,马上来!”我高声应和。无可奈何地离开柔软的沙发,搁下舒服的抱枕。“真不知道谷爷老人家又要玩什么花样。喉~”我嘟嘴着,一步一步朝着书房走去。

说起我的爷爷,偏是个“老不正经”。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了,放着[……]

继续阅读

《那个人,那件事》

“唉,又没考好。”蒙蒙小雨中夹杂着我不断的叹气声和自言自语。“叽叽喳喳。”刺耳的叫声传进我的耳中。抬头望去,是枯树上的几只乌鸦,正在嘲笑着我。渐渐的天空上布满了阴云,路边的小草低下头,没有了生机。凛冽的寒风,如同锋利的匕首,迎面向我割来。

“俊”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中。回头望去,好巧不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