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陈奕伟

有人说,母爱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也有人说,母爱是世上最伟大、最真挚的爱,虽然这些是对的,但我仍觉得,有时母爱是看不到见,摸不着的。但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或许我们根本看不到。

无题——李磊

也经常听说中国人最在乎浪费时间的话题,我也适时地为自己感到惋惜。在英国,类似“开心辞典”节目的冠军通常都是普通老百姓,原因是他们最善于在排队时进行思考,他们知道如何利用那些被剥夺的时间。在这些时间中,我们有的只是闲谈,未介入过思考,这些必被剥夺的时间多少被我们用来做着毫无意义之事。鲁迅先生说过,时间是海绵里的水,用劲挤总会有。观之现在的情形,如果我们不能想方设法从海绵里挤出时间,那么就只能面对循环 … 继续阅读“无题——李磊”

简单的幸福——王妍

幸福是什么?在鱼儿的眼中,幸福是有一汪清澈的泉水,在水中遨游;在鸟儿的眼中,幸福是一片湛蓝的苍穹,让它随意拍对着翅膀呼吸空气。抬头的幸福,踮起小小的脚尖,少女的幸福,便是在这少女的年华,去享受世界的美好。触手可及的就在我们的指尖,停留在手上划过的往往是幸福!

拥有自信——李磊

自信是萎败的矢车菊等待阳光时的虚笑;是刘伟在遭遇病痛折磨后演奏出的流畅音符;是李白失意时高唱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自信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力量。

距离——陈奕伟

我和妈妈之间一直隔着一条无形的河。这河其实并不宽,只是我一直不愿迈开那条几乎冻住的腿。直到爸爸的那番话,让我的腿在春天苏醒,跨过了那条河,当我一过去,变感受到了一种温暖,来自妈妈的温暖。

痕迹——李磊

岁月的银铃在记忆的门口栓挂得紧紧的,每当风吹过,雨打过,它便留下几缕锈蚀的痕迹,但从未改变的是它每次发出的悦耳的回音,从那冗长的门口飘来,偶尔喑哑,偶尔欢快,都敲打在我的心头,留下一个深深浅浅的痕窝。

无题——李磊

叔本华的钟摆理论说道,大多数人在需求未得到满足时会陷入痛苦,在需求已得到满足时会陷入无聊。人生就在这痛苦与无聊的两端像钟摆一样摆来摆去。在一切物质需求已达到满足的情况下,能够继续自己对爱与美的不懈追求,使自己终生不必陷入无聊的境地,这是对一个人的极大挑战。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陈奕伟

我现在经常会想起一幅画面:小时回的我一蹦一跳的推开老旧的大门,门外是一块空地,地上种了一些向日葵,太婆拿着水盆在给向日葵浇水,我跳到太婆的身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在阳光下散发着金光的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