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高佳怡

我,是一辆老牌子的脚踏三轮车。
几十年前,我被生产出来,与同伴们一同送去了店里。这个时代哪儿能见到几辆汽车?拥有一辆崭新的三轮车便是最大的一件开心事儿了。
那日,我便在同伴们羡慕的眼神下被一位老爷爷买回了家。
老爷爷十分喜欢我,常把车身擦得干干净净。他是卖豆腐脑的,家里离小镇也比较偏,因此我变成了他每日赶路的“宝贝”。
那几十年,我不知陪了老爷爷赶了多少次路,所以与路上的那些花花草草也都熟悉了。每每经过那田间小道,总会有几只调皮的蝴蝶在我的脑边转啊转,爷爷像是听到了我的心声,突然加快了脚的频率,让风儿作为我的护盾,把那些调皮鬼隔开。蝴蝶们闹够了,便安稳起来,或是在我身边同行,亦或是静静地停在车篮上。这些自然的精灵,像是被赋予了某种使命,总会陪着我从路的这一头到那一头。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尤其喜爱一只蓝色的小蝴蝶。蓝色,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缓,给人以一种平和安详而又高贵的美感。它的到来总让我觉得伴有一种清香,是春日柳条新芽的清新?是夏日荷花的幽香?是秋日瓜果的香甜?是冬日梅花的暗香?我说不清,但我知道它来自大自然。
几十年后,我不能再用来赶路了,也没有机会了。老爷爷不在了,没有了照顾和爱护我的人。时间也无情地从我身边划过,给我留下了一身的铁锈。我被弃在一个昏暗的小巷中,只能通过尽头的出口和头顶狭窄的天空看到外面的世界,我看到了新铺的泥地,看到了矗立的新房,看到了飞驰而过的汽车,看到了头顶划过的飞机和来来往往的行人……
我总感觉到头顶阳光越来越少了,但寂寞和孤独感却日益加重。一天,我被拖上了一辆卡车,我不知它将往哪赶路,但至少我有着一丝期待。路途上,我所熟悉的风景已不在,栽种规则的花草树木也只是一闪而过,没有鸟儿停到我的背上,也没有蝴蝶围着我转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城市繁华的灯火亮了又熄,闪了又灭。街上的行人都有着自己的使命,不断的朝目的地赶路。只是不知在赶路的过程中是否在不经意间“赶”走了一些真正追求的东西,或只是走在一条空旷的路。
我躺在一片废墟中,想念着曾陪我赶路的那只小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