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孙雨婷

歩履匆匆,竹杖芒鞋;车轮滚滚,抬头望月。今生今世,不过是赶路的过客,并非归人。

——题记

抬头望,天色又将晚,祈许了蓝色的星愿。皎皎明月,照耀千古,照亮路人前行的路,也给多愁之人凭曾烦忧。

几百年前,也定有人像我一样,抬头望那更古不变的月。我们从明月处来,走过一世,又必将归还明月,漫漫一生,徒赶路程。

赶路,是个过程.

苏曼殊终停不下他游走步伐。披着袈裟,竹杖芒鞋,踏破红尘。他从来都不知道他想要去何处,想要什么,只是徒劳的行走。他的一生,风流嬉笑于秦楼楚馆,虔诚拜服于佛祖大寺,洒脱豪志于革命之路。飘萍遂世,寂寥伶仃。

他总是匆匆忙忙的追赶着时间,时间啊,无论你赶路多么苦,多么累,总追不上他稚气末脱的步伐。

只能说,他的确走过了一生,或又是能说他赶过了一生,无追求,无目标,且走且游,且停且憩,且欢且乐。人生固然洒脱,却少了本该有的信念。

明月悠悠,车轮滚滚,荆轲内心一如往日平静,手握短剑,向着凄月,不停的赶路。

刺杀秦王,固然是愚笨之举,现在看来不过是徒劳的,为苟延残喘的燕国而牺牲自己的性命。今人难懂古人心。家破人亡,有家归不得,是多大痛楚。荆轲刺秦为燕,为国,为民,也为自己。当内心认准一条路时,哪怕只是刀山火海,也万所不辞。

这匆匆赶路中的是至诚的死士之心。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返。人怀必死之心,毫无贪生之念,一世烈名,流芳千古。

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月,当年荆轲是否也会这明月动情呢!只想停下脚步,寻找我内心向所往的地方,步履匆匆,有时只不过也是徒劳无功!

只是想听一朵花开,看一滴水的伤疤,停下赶路的步伐,问心之所念,再行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