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吴洋洋

这倒是近日的事情,或许是阅历所致,脑海中总浮现着一句话。 我们是茫茫宇宙中尘埃,被玩弄在股掌之间。 是否万物也被我们玩弄在股掌之间? 寒冬,行在风中,踏在冰上,偶尔侧目,瞧见白色流浪狗,说是白色,却染了污秽,草草一眼,没有细看,倒也没放在心上,便匆匆离去。 归来之时,再次侧身,那只白色的狗还在,瑟缩着,颤抖着,许是有时间,就端详而视。 他呆呆愣愣地待在雪上,钻在冰洞里,似是见我在看他,时而转着脑袋 … 继续阅读“玩——吴洋洋”

无声胜有声——吴洋洋

她无声地笑了,眸中的笑意浓的要溢出,又隐约似是听见朗朗笑声,我却只瞧出藏得极深的无奈控诉。 母亲找我拔白头发的次数渐渐多了,她坐在我身前,微卷而隐隐干枯的长发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我细细地翻找着发间的白雪,多而不密,指尖传来她的温度,有点痒,母亲静静坐着,不说话。在这午后,竟也漫不经心地找到几分莫名的乐趣。 “妈,你白头发真多。” “老了,老了……” 旖旎温馨的气氛有一瞬的冷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吴洋洋”

如此待遇——吴洋洋

生活许是偏私,富人华贵,穷人可怜。生活许是公平,待遇不同,却是一个起点,一个归宿。 我·成长 家里的长辈说,我是一个安稳的乖孩子,没有自家孩子的皮。但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成长是必经之路,我也叛逆,不屑大人眼中的美好生活,母亲常说:“考上一个优秀的中学,进入一个严格的高中,踏上去往985,211的路,找到一个高薪工作,你的一生就安定了。所以现在你要好好学习,为了你自己。”我认为这是束缚,总是嗤之以鼻 … 继续阅读“如此待遇——吴洋洋”

笑——陈茜

有许多东西,被埋进了记忆,无需刻意,也会时时记起。 那天整理东西时又翻出了那本毕业纪念册:封皮是几朵淡雅的荷花,还有几个含苞待放的花苞,上面都有几滴露珠。我轻轻的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几段龙飞凤舞的文字,再往下翻,还有不少,有简体的,繁体的,花体的,还有几人是英文的,被很仔细的编排,错落有致。右上角都贴着一张大头贴,里面的人在笑,笑得很开心、很快乐,无论是浅浅的一笑还是开怀大笑,都是最纯粹的、最 … 继续阅读“笑——陈茜”

秋色——周瑜萱

天气渐渐凉了,迷人的秋天悄悄的来了。天空像大海一样湛蓝碧透。朵朵白云犹如扬帆起航的轻舟,在“水面上”慢悠悠地飘荡着。成群的大雁像凯旋的队伍,展翅南飞。瞧,一阵秋风吹过,山坡红了。那是火红的枫叶,如晚霞,似浓云。山菊开了,无数道丝状的花瓣,打着卷儿,使劲从花蕾中抽出来,恰如一位披着金发的小姑娘。它是那样绚丽,那样娇艳。秋风吹来了,那清澈见底,宛如明镜的湖水也在这里荡出一圈圈涟漪。草滩上的草儿都变黄了 … 继续阅读“秋色——周瑜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