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吴洋洋

这倒是近日的事情,或许是阅历所致,脑海中总浮现着一句话。 我们是茫茫宇宙中尘埃,被玩弄在股掌之间。 是否万物也被我们玩弄在股掌之间? 寒冬,行在风中,踏在冰上,偶尔侧目,瞧见白色流浪狗,说是白色,却染了污秽,草草一眼,没有细看,倒也没放在心上,便匆匆离去。 归来之时,再次侧身,那只白色的狗还在,瑟缩着,颤抖着,许是有时间,就端详而视。 他呆呆愣愣地待在雪上,钻在冰洞里,似是见我在看他,时而转着脑袋 … 继续阅读“玩——吴洋洋”

无声胜有声——刘雅萍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屈指间,流年暗转,奈何得,岁月如梭,白云苍狗。 此时无声胜有声。 春日,老街。 走在青石板的路上,阳光如一樽清酒暖暖照入人的心扉,不经意间,就从古墙之中,瞅出几抹翠绿。 坚守旧日,坚守文化,坚守简朴生活方式,浅相遇,心深藏。 乌篷船吱呀驶来,伴着船上母子的吴荣软语。道不尽的是思念,诉不尽的是温情。 似无声,无声胜有声。 侯门似海,亭阁水榭,水袖轻抚琴弦,一曲千古绝韵便在江南女子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刘雅萍”

无声胜有声——吴洋洋

她无声地笑了,眸中的笑意浓的要溢出,又隐约似是听见朗朗笑声,我却只瞧出藏得极深的无奈控诉。 母亲找我拔白头发的次数渐渐多了,她坐在我身前,微卷而隐隐干枯的长发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我细细地翻找着发间的白雪,多而不密,指尖传来她的温度,有点痒,母亲静静坐着,不说话。在这午后,竟也漫不经心地找到几分莫名的乐趣。 “妈,你白头发真多。” “老了,老了……” 旖旎温馨的气氛有一瞬的冷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吴洋洋”

如此待遇——吴洋洋

生活许是偏私,富人华贵,穷人可怜。生活许是公平,待遇不同,却是一个起点,一个归宿。 我·成长 家里的长辈说,我是一个安稳的乖孩子,没有自家孩子的皮。但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成长是必经之路,我也叛逆,不屑大人眼中的美好生活,母亲常说:“考上一个优秀的中学,进入一个严格的高中,踏上去往985,211的路,找到一个高薪工作,你的一生就安定了。所以现在你要好好学习,为了你自己。”我认为这是束缚,总是嗤之以鼻 … 继续阅读“如此待遇——吴洋洋”

笑——陈茜

有许多东西,被埋进了记忆,无需刻意,也会时时记起。 那天整理东西时又翻出了那本毕业纪念册:封皮是几朵淡雅的荷花,还有几个含苞待放的花苞,上面都有几滴露珠。我轻轻的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几段龙飞凤舞的文字,再往下翻,还有不少,有简体的,繁体的,花体的,还有几人是英文的,被很仔细的编排,错落有致。右上角都贴着一张大头贴,里面的人在笑,笑得很开心、很快乐,无论是浅浅的一笑还是开怀大笑,都是最纯粹的、最 … 继续阅读“笑——陈茜”

秋色——周瑜萱

天气渐渐凉了,迷人的秋天悄悄的来了。天空像大海一样湛蓝碧透。朵朵白云犹如扬帆起航的轻舟,在“水面上”慢悠悠地飘荡着。成群的大雁像凯旋的队伍,展翅南飞。瞧,一阵秋风吹过,山坡红了。那是火红的枫叶,如晚霞,似浓云。山菊开了,无数道丝状的花瓣,打着卷儿,使劲从花蕾中抽出来,恰如一位披着金发的小姑娘。它是那样绚丽,那样娇艳。秋风吹来了,那清澈见底,宛如明镜的湖水也在这里荡出一圈圈涟漪。草滩上的草儿都变黄了 … 继续阅读“秋色——周瑜萱”

赶路—–孙雨婷

歩履匆匆,竹杖芒鞋;车轮滚滚,抬头望月。今生今世,不过是赶路的过客,并非归人。 ——题记 抬头望,天色又将晚,祈许了蓝色的星愿。皎皎明月,照耀千古,照亮路人前行的路,也给多愁之人凭曾烦忧。 几百年前,也定有人像我一样,抬头望那更古不变的月。我们从明月处来,走过一世,又必将归还明月,漫漫一生,徒赶路程。 赶路,是个过程. 苏曼殊终停不下他游走步伐。披着袈裟,竹杖芒鞋,踏破红尘 … 继续阅读“赶路—–孙雨婷”

赶路——高佳怡

我,是一辆老牌子的脚踏三轮车。 几十年前,我被生产出来,与同伴们一同送去了店里。这个时代哪儿能见到几辆汽车?拥有一辆崭新的三轮车便是最大的一件开心事儿了。 那日,我便在同伴们羡慕的眼神下被一位老爷爷买回了家。 老爷爷十分喜欢我,常把车身擦得干干净净。他是卖豆腐脑的,家里离小镇也比较偏,因此我变成了他每日赶路的“宝贝”。 那几十年,我不知陪了老爷爷赶了多少次路,所以与路上的那些花花草草也都熟悉了。每 … 继续阅读“赶路——高佳怡”

赶路

人生本就是一条路,在这条路上没有反悔的余地,只能一路向前。 “还有253天你们就要中考了,还不……”班主任喋喋不休,我有些茫然253天连一年都没有我竟然就要踏上中考的战场。 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枫叶的青涩渐渐褪去红色悄无声息地爬上叶鞘操场上的初一,活力四射,才惊觉原来自己初三了,以前总觉得时间太长,可现在只叹时间不等人,一堂课还没听够就下课了一分钟,恨不得当,三分钟花。 人生之路才走不久被上的担子就 … 继续阅读“赶路”

过往

无意间打开qq,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群组活跃在眼前——这是自从加入以来就不再理会的群啊——这是象征了我和共处了小学六年的同学的情谊的群啊! 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陌生了呢? 好像,自从小学毕业以后,除了和曾经要好的一个闺蜜偶尔有来往,其他人,早已无形中变得无足轻重了吧。 还记得刚开学不久的时候,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我的心中充满了茫然与无措。“哇, … 继续阅读“过往”

荷塘月色 摘 ——陈磊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 ,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 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 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 光的 … 继续阅读“荷塘月色 摘 ——陈磊”

别样的收获——戴露薇

傍晚时分的云,就像天界悬挂的织女的锦缎,因为太阳的色彩染得通红通红的,又像儿时最爱吃的棉花糖,感觉触手可及,可其实仍在远处飘着,“万里归西”的景色令我陶醉,不忘别样的收获。 不远处的黄豆田里,一个单薄的身影正在暮色下忙碌着,夕阳的余晖洒在空旷的田野和她的身上,这橘红色的余光让她原本瘦小的身影更加苍凉。这画面仿佛是一副油画,尽管火红的天空占了一大半,可主角却是那小小的身影。 咦,为什么这么晚了外婆会 … 继续阅读“别样的收获——戴露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