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薛楷承

过往
外婆坐在黄昏中的板凳上,她的身影淹在一层夕阳的金粉里。
我走到外婆边上,她抬头见到了我,不好意思地说:“承承,没打扰你学习吧?”
自从来这里照顾我,外婆一直十分小心,不知怕吵到别人还是碰坏了东西。
那日,她见我精心料理的花都开满枝头,想蹲下瞧一瞧。谁知她膝盖一阵抽搐,外婆一个踉跄没站稳,向前扑倒。她下意识地用手向前一推,不料正巧推到了花架。花架上十来盆花一下摔到了地上,地上满是泥土与花盆碎片。外婆的泪在眼里打转,她抬头用请求原谅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此情此景,让我忆起过往。
我幼时,外婆腌了一大盆的萝卜干放在外面晾晒。调皮的我撞倒了萝卜干的架子,一整盆的萝卜干全摔在了水泥地上。外婆连忙过来抱住我,问我有没有被砸到。不懂事的我并不知道自己毁了外婆的劳动成果,当外婆问起事情缘由,我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句:“风吹的。”外婆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哪里是风,是你个小捣蛋!”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回到此刻,我多想外婆说一句:“是风吹的。”然后我抱住外婆,说:“哪是风,是你个大捣蛋!”可外婆并没有这么说。尽管我一再安慰外婆,她却仍旧自责。
时光匆匆,人走花黄,长辈已不如过往。吾尚可忆起从前,流连过往。可惜一切仅为空想。吾愿舍弃一切,变卖家当,只求外婆不再是过往。有朝一日,你我会于天堂相见,下辈子,我会珍藏你我一起走过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