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薛楷承

过往 外婆坐在黄昏中的板凳上,她的身影淹在一层夕阳的金粉里。 我走到外婆边上,她抬头见到了我,不好意思地说:“承承,没打扰你学习吧?” 自从来这里照顾我,外婆一直十分小心,不知怕吵到别人还是碰坏了东西。 那日,她见我精心料理的花都开满枝头,想蹲下瞧一瞧。谁知她膝盖一阵抽搐,外婆一个踉跄没站稳,向前扑倒。她下意识地用手向前一推,不料正巧推到了花架。花架上十来盆花一下摔到了地上,地上满是泥土与花盆碎片 … 继续阅读“过往——薛楷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