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即景

七月的天,似乎是吸收了其他所有月份的热,就连空气中也散发着炎炎的暑气。毒辣的太阳高挂天空,烘烤着大地,将一切都尽收于蒸笼中。

七月虽热,但它的美也丝毫没有收敛。一群人群游人,顶着烈日赶到荷塘边,观察着其中盛景。池中的荷花开满了整个池塘,正所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红与绿交相辉映。为这炎热而死寂的夏注入了新的生机。

然而微风拂过,旁边的绿意却更显得夺目,那是棵棵柳树,柳树的花很小,小得只有凑到跟前才能看清。在那之前那只是一棵棵嫩芽,到了盛夏时节才会开放。柳的枝条格外的长也格外的柔,在风的吹拂下,它们落入水中,好似是一个爱美的姑娘在摆弄自己的头发。不仅如此,有时它们还会在空中舞蹈,最终零散的落入水中,为荷塘再增添一份绿意。

塘中之景并非如此,硕大莲蓬浮出水面,饱满的莲子嵌在其中,整个脸盆都被撑得鼓鼓胀胀的。仿佛下一秒,其中莲子就会喷涌而出,没错,那就是莲子粥的中的莲子。有时隐隐约约会在河塘下方会看到一处白亮,那只藏在水下的藕,他被泥土所包裹。这让人想起了出淤泥而不染,突显了荷的高尚、纯洁的品质。将藕剖开,会看到里面有许多小洞,那是为荷输送养分的。可见,正因为水下默默无闻的藕,才会有水上光鲜亮丽的荷。

夏日荷塘,就好像是含盖了夏的所有:美与丰收,即使在这炎热的夏,自然之美是无法掩盖的!

《家乡的银杏》

金风送爽,叶片凋零。粗壮的银杏树在风中展现身姿,金色的落叶撒了大地,为村口增添了几丝诗意。
十年前的银杏粗枝阔叶,他早已成了村子的村树。有时,即使找不到村口,但看到那挺拔的银杏便知道往哪走。他金黄色的叶就仿佛是印记,为陌路人指明了方向。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我独自回家。秋风贯穿着我的衣袖,只冷的我瑟瑟发抖。夜越来越黑,幸亏天上的那轮明月才是我看清了前面的路。风吹过树木发出“沙沙”的响声,平添了几丝恐怖与不安。我大步向前,想尽快回家。东转西转竟迷了路。我开始发慌。我走着走着。望见黑暗中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先是一惊。走上前去,原来是那棵银杏,在黑暗中它依然那么显眼。
十年后,又是秋日,我们一家三口驾车回乡,由于几年未回家了,连路都模糊了,远远的我就望见了那棵银杏。村周围变了好多,原先成片的树林已经再也找不到了,它似乎是特意被留下的,金色叶子的在这金秋时节随风飘荡,近时还能望见它粗壮的树根上歪歪扭扭划上了几个字,那是村名,原来他早就被当成了路牌了,五个字,歪歪扭扭的刻在树上,落下的秋叶为他们平添了些风景,他们就像金色的印记似的,照亮了返乡人回乡的道路,秋风送爽,参天银杏,金色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