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不恋——qy

         过往不恋 过往不恋,未来不迎,当下不负,如此安好。 这句话的前四字“过往不恋”,便是十分难以做到,过往的美好,如何让人不恋?只  是时至今日,这个印象中老村的田园美景只铭刻在脑海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过去的老村,眺望远处或细观近镜,不曾改变的是江南水乡,那含蓄而深沉的美。柔和的夕阳,绚丽的云彩横卧在不远处的天边群山上,倚山而建的一处村落,一家家房顶上升起的袅袅青烟,一层山水一层 … 继续阅读“过往不恋——qy”

赶路–王斯林

赶路 风好大啊,耳畔只有风声,摩托车的声音被我们甩在后面,听不到了。 摩托车是爸爸骑得,我坐在他和妈妈中间,抱着他,将脸贴在他宽大的背上,埋进去,深深的埋进去,像是躲进一个暖暖的避风港,与外面的风尘隔绝了。 我们在路上,在回家的路上。 父母的工作单位离爷爷家很远,平时都住在他们教书学校的宿舍里,只有到了周五,才会回真正的家。在那里,有一顿热腾腾的晚饭等着我们。 那时候,家里还没有汽车,这来来回回全 … 继续阅读“赶路–王斯林”

赶路

 赶路 人生苦短,然而,在这短暂的一生中,我们都在不停的赶路,忽略了沿途的风光。蓦然回首,才发现无数美好的瞬间,都在赶路中一晃而过…… 曾几何时,我也是在不停的赶路。 每当老家来了电话,每当我耳边想起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饭吃了吗?”,我总会露出不耐烦的神态,机械般地回答:“吃了吃了”。我总是觉得自己很忙,至于在忙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应该很忙,即使对于千里之 … 继续阅读“赶路”

过往——王斯林

                                                                        过往 我家门前有个公园,公园的草坪上有棵树。那是一棵香樟树,据大人们说,公园建起来的时候,他还是一棵树苗,现在都长大了。 不过,这些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恐怕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他了吧。 那时候,唯有这棵树才是我的朋友。他有一棵树杈很矮,就像为我量身定制的一 … 继续阅读“过往——王斯林”

补——温成龙

大红灯笼挂满了大街小巷,门门户户都贴着大红福字,新年的气息洋溢在每个人脸上。 要说新年最重要的肯定是放鞭炮和穿新服了。可是往往在我们眼中更重要的肯定是放鞭炮了。 我穿着母亲给我买的新衣服,手上拎着一袋鞭炮和小伙伴们在大街小巷中乱窜。“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悠长的小巷中不绝于耳。正当我玩得开心的时候,霉神不知是否与我过意不去,竟送了我一枚鞭炮当做新年礼物,炸得我是“皮开肉绽”。新衣服上出现了一个约拳头 … 继续阅读“补——温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