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

 

 

村上人都说:“林老头精神有问题。”可逸却不这么认为。

林爷爷总是对他说:“逸儿,我们一起去找奶奶,好不好?。”逸总是说:“好,不过奶奶在哪?”,爷爷这时就望着远方说:“在天堂,一个很远很远地方,那里很美。”

逸是爷爷捡回来的弃婴,虽是如此,可逸却待他如亲爷爷,因为是爷爷捡回他的一条命。

林奶奶在年轻的时候失足掉落河中至今连尸首都未找到。林爷爷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便每天让马拉着车去赶路,至于去哪儿,没有人知道。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就是每天说要去天堂,村上的人都担心哪天爷孙俩出点什么事儿,也担心逸的精神有问题,所以村上的孩子都不和他玩,对他避而远之。逸向来独来独往。

林爷爷每天都赶着马出去赶路,逸安静地坐在后面,想象着天堂的样子,想象着林奶奶的样子。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三年,逸成年了,依然和爷爷一起赶路。

直到有一天,一家大院对医生来到村上,听村里人说爷爷的情况后决定带他去检查,逸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就跟着一起去了。原本爷爷不愿意去,可听说要“赶路”去医院时,就同意了可到了医院,林爷爷就被关了起来,不让出去,精神日渐萎靡。

逸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爷爷忽然有一天对堂说:“逸儿,我要赶路去天堂了,去找你奶奶 ,你要保重。”说罢便闭上了双眼,一动不动,似睡着了一般,医生看过后说:“准备给病人料理后事吧,他已经走了。”

这时候,逸才明白爷爷这么多年来的赶路是什么意思。

 

赶路——沈成杰

赶路
提起了小小的行囊,匆匆的赶在归路上,越过了重重的山岗,借渡了多少的渔人船。
——题记
我爱好旅游。
去过很多地方,祖国的山川河水尽收眼底。
那一天,我走的匆匆,看的蒙蒙。
山上的天气真的是变化莫测,早上山下还是晴空万里,谁知刚上缆车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好在有顶,为我们挡住了雨。下缆车时只剩毛毛细雨了。
天柱山主峰山势陡峭,碧嶂插天,雄奇险峻。主峰如柱,插入天际,我们为目睹这一奇景来到了天柱山。
一道去天柱山的还有我们表兄弟几个,年轻有力气,一口气赶上了主峰。而在那时,长辈们才到了半山腰,却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到了山顶先吃午饭,不知不觉,景区出现了浓雾,从东关到西关, 白色的云雾满山都是,非海似海,它们躺在幽谷里,欲动不动,欲语无声。一阵风来,它们又像技艺高超的魔术师一样登场表演 ……我们哥几个失望极了,没想到居然费了好大劲上的山顶还看不见传说中的石柱。而父亲他们早早的回了酒店休息,等了一个多小时,这迷雾非但没有散去,反而变本加厉,几乎所有的景观都打上了重重的马赛克。没有办法,我们只得扫兴地下山。
果然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走了三个小时都没有走出这一片雾。到了一家小卖部歇一会儿,继续赶路,没过多久腿又酸了,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静静地,痴痴地看这只一片雾。眼前的雾,飘来飘去,袅袅娜娜, 挥不走,扯不开,斩不断,如梦、如幻、如诗、如画,缥渺中透着神奇,朦胧中含着清秀,其实它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很美。
这不免让我想到了我们的生活。
我们也在每天马不停蹄的赶路,一路上我们会错过很多,有的时候,不妨停下匆忙的脚步,回头看看,会发现不一样的美。


现在的道路交通十分拥堵,其原因就是车太多。几乎每一个家庭至少有一辆车,但即使是这样,车与自行车我之间还是摩擦出了火花。
偶然走在路上,听见自行车经历岁月摧残的吱嘎声。顿步,回首,看见爷孙俩,爷爷在骑车孙子坐在后面,没有任何遮阳物,就这样暴露在火辣辣的太阳下。爷爷回头问:“皓皓,热不热?我们买个大西瓜好不好?”“热!我想吃冰棍。”“好好好,回去就给你买。”小男孩笑颜如花,经过我身旁时,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童真与快乐。
自行车后,是一辆汽车,汽车里开着空调,坐在里面的小孩手里拿着饮料,耳朵里插着耳机,还翘着二郎腿,不时理一下刘海,正在开车的妈妈说了句话,他以漠然的眼神回敬,妈妈皱了下眉头,有又说了一句话,他勉强回了一句话,妈妈叹了口气。他游离的眼神,游离到了车窗外的我的身上,眼神里充斥着冷漠与蔑视,只那一眼,便让我感到十分寒冷。
虽然自行车与车不同为一类,但先前的那辆自行车满载着欢乐与亲情,而这辆汽车则是充斥着冷漠,为何?同为“车”,为何差别如此大?一比之下,竟觉得那辆车十分不堪,是的,不堪入目。看一眼,便冰天雪地,只消一眼。
由车,我想到了亲情,我认为车是用来满载欢乐的,而不是用来满载冰凉的。
不要让车成为冰凉的无生命体,因为它本来也可以拥有活力。

峰回路转——沈成杰

峰回路转

海峰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本科生,老家在僻远的农村,父母以种田为生,家里穷,为了让他上大学,父母问全村人借了钱。

海峰是个好强的人,这源于他的爷爷,他是全家的独苗儿,爷爷从小就带他认字、读诗,告诉他陆家的脸面要争回来。于是他努力读书,终于考上了上海复旦。爷爷为他,心想家族发扬光大指日可待。

面临着就业的难题,海峰也很头痛,即使大学勤工俭学,积累了经验,可是……那一天,海峰和几个同学吃了顿饭,大家的困难都一样。酒过三巡,有一个同学提出了创业的想法,几个人拍案叫绝。于是,一场青年创业便展开了。

创业首先是资金问题,这对于几个合伙人倒不是难事儿。有个同学家里有一家大企业,几十万应该不成问题,但在上海这个大城市,起码要一百万!于是海峰去银行借了六十万贷款,预计八年还清。他们决定做投资,然后有了钱开一家厂子,然后上市、分成……一切幻想都很美好。

海峰的脑子很好,担心一棵树上吊死,于是用自己贷的六十万投资,剩下三十万应急。结果,投资的商家突然变卦,卷了钱跑了。海峰知道消息后并没有告诉同伴,同伴在不知情之下,用三十万抵给了一个大老板,要租一套厂房。晚上,海峰把事情告诉了合伙人。几个兄弟大吵了一架,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他们的创业就这样“结束”了。

海峰回到租的房子里,刚进门,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爷爷老了”“……”他震惊了,世界上最亲的人走了,又心想:自己努力了这样多,却没有机会报答爷爷。他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巴掌,那一夜,他哭了。

第二天,他买了火车票返乡奔丧。在车上,他把未来的路想好了——去打工,把村里人的钱还上,然后……他也不知道了。

他正当走神,突然听见哭声。他循声望去,看上去是一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人,应该刚上大学。海峰向他走去,也好找个人聊聊天。

他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想了许久才憋出一句:“兄弟,怎么了,看你心情不好。”

男人没有回答,停止了哭泣,却依旧沉默。海峰又说:“和我聊聊,说不定我能帮到你。”

“我爸走了,生病。”

“额……我亲人也死了,真是巧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用“巧”这个字,想改口,却欲言又止,空气有点闷。

“我出门上学,我爸好不容易借到钱,想让我争口气,完成他年轻时的心愿。”

“哦,是这样啊!我和你差不多,但是无论如何,你不能放弃啊!你要尽力完成你爸的心愿,帮他争口气,同时也实现自己的人生意义!”说罢,拿出几百块钱,“这些你先用吧,虽然只算得了皮毛,但是我相信你会峰回路转!”

推辞不过,那个男人只好收下,两个人又聊了许久。海峰要到站了,男人说:“看你人这么好,是个老师吧,懂这么多。”海峰冷笑一声,下了车,淡淡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是。”

回了家,奔完了丧,海峰出门打工。每天日思夜想,还是放不下创业的想法。五年之后,他还清了乡人的钱。为了还银行贷款,他决定去大公司应聘。

很快,他被一家新公司录用了。几个月下来,领导处处提拔他,他成为了采购经理。他正当为自己还完贷款高兴时,董事长见了他。海峰这才发现,这个董事长就是那年在火车上的那个男人!两个人一见如故,又畅谈了一个晚上。

不知不觉,海峰把自己创业的念头说了出来。董事长听了很欣赏,答应投资海峰创立公司。又过了两年,海峰也成了一个董事长,并找回了那年的合伙人,他终于成功了。

海峰写了一本书,他告诉读者:

路是要走出了的,路上会荆棘刺脚,但是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一切失败也会——峰回路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