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即景

人来人往的街上,一抹橘黄在我眼前跳跃,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有一群人,他们身着橙白相间的服装,如魔术师般,让整个世界"呼啦"一下变得干干净净;像设计师般,让整个城市保持当初最美的模样。他们是谁?
记得最深刻的是一个夏天的下午,我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太阳火辣辣地烘烤着大地,树上的蝉有气无力地发出尖锐的知了声。我一面加快步伐往家赶,一边在心中不停地埋怨:“为什么妈妈让我在这么热的天去买东西,真是倒霉!”手中塑料袋似乎也听到了这句话,同意似的“哗啦哗啦”了两声。使得我的心情更加郁闷,随手拿出一瓶饮料解解渴。
很快瓶子就见底了。我环顾四周,见前方不远处有个垃圾桶,赶紧走上前去,准备扔掉它。然而在我抛过去的时候,似乎没掌握好力度,“碰”,瓶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见状,我想要捡起瓶子,但看看垃圾桶肮脏的外壳,犹豫了几下还是装作没发现走开了。
走开了几步,似乎听到身后有什么声响,回头一看,令我内心百感交集:只见一位似乎年过半百的身着橘黄色马甲的阿姨默默蹲下,准备捡起那只被我扔到地上的瓶子。她的服饰很好的彰显了自己身份。多么令人痛心的手啊!她的手似乎因为长年劳动而变得黑乎乎的,上面红黑交错,有伤疤,有裂痕。一瞬间,我羞惭起来。再看看她的脸,黑黝黝的,因为长年的风吹日晒,出现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整个人显得十分苍老。我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了。
我站在原地有些踌躇。她推着垃圾车,慢慢地走了过来。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略显不安,扯动嘴角给了我一个微笑。那一瞬,我好像看到阳光笼罩着她,让她整个人显得平和和安详。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朝她诚恳地说:“对不起!”她微微摇摇头,又冲我笑了笑,然后走开了。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些可敬的人们啊!他们为我们能够有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付出了自己的青春,付出了自己的热血,他们是最美丽的风景线。夏日转瞬即逝,唯有他们,才称得上是夏日即景。

夏日即景-胡雨婷

夏日即景
走过了春的旎旖,迎来了夏的蓬勃。这天,我背上行囊,踏上一段难忘的夏日之旅。
到达目的地,旅行的队伍第一次集合。进行了首次集合,我抬首四处张望,引入眼帘的是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或稚嫩或成熟的脸,但无一例外都有着一双闪亮的眼睛,用惊奇、兴奋的眼光打量着周围,那纯净通透的双眼,溢满智慧的流光,如夏夜的星星闪耀着光芒。嘴角上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站台的灯光打在他们脸上,记录下了这一刻青春洋溢的夏日风景。
检票口一位穿着营服的大姐姐正挥动着手中的紫色旗帜,她眉清目秀,眉宇之间的婉约与温柔令人心生好感。微带着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健康,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此时她目光焦灼,四处张望,好像在找着什么,突然她眼睛一亮,目光锁定我们一行人,嘴角扬起了喜悦的弧度,很是迷人。我们这才知道她是我们的指导员。阳光透过玻璃,浅浅地洒在她的笑靥上,那一刻的场景落在了我的心上,又是一副动人的夏日亮景。
夏日的天空淡化了白云的色彩,阳光透过香樟树的绿叶,斑驳的叶影印在地上,不时吹来的清风,带着青草和泥土干燥清爽的味道。我们相伴而行,一起攀长城,摸大炮,品味长城风韵;我和你们一起观校园,勤学习,追逐梦想学堂;我们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所到之处留影纪念,在奇观面前张嘴惊叹……夏日炎炎,汗水蒸腾,我们的发梢上,眼睫间挂着晶莹的汗珠,呼吸因疲惫夹杂着些许凌乱,耳边沾湿的几缕青丝自然地垂落,可这依然无法阻挡我们的热情。一路汗水,一路疲惫,一路畅谈,一路欢笑,成为了夏日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有人曾说过:“最好的日子,无非是你在闹,他在笑,岁月静好,如此温暖到老。”这个夏日,一场平凡却不平淡的旅行,成为了我心中最美的夏日风景。

过往–林灵

人来人往的街上,一抹橘黄在我眼前跳跃,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有一群人,他们身着橙白相间的服装,如魔术师般,让整个世界"呼啦"一下变得干干净净;像设计师般,让整个城市保持当初最美的模样。他们是谁?
记得最深刻的是一个夏天的下午,我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太阳火辣辣地烘烤着大地,树上的蝉有气无力地发出尖锐的知了声。我一面加快步伐往家赶,一边在心中不停地埋怨:“为什么妈妈让我在这么热的天去买东西,真是倒霉!”手中塑料袋似乎也听到了这句话,同意似的“哗啦哗啦”了两声。弄得我的心情更加郁闷,随手拿出一瓶饮料解解渴。
很快瓶子就见底了。我环顾四周,见前方不远处有个垃圾桶,赶紧走上前去,准备扔掉它。然而在我抛过去的时候,似乎没掌握好力度,“碰”,瓶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见状,我想要捡起瓶子,但看看垃圾桶肮脏的外壳,犹豫了几下还是装作没发现走开了。
走开了几步,似乎听到身后有什么声响,回头一看,令我内心百感交集:只见一位似乎年过半百的身着橘黄色马甲的阿姨默默蹲下,准备捡起那只被我扔到地上的瓶子。她的服饰很好的彰显了自己身份。多么令人痛心的手啊!她的手似乎因为长年劳动而变得黑乎乎的,上面红黑交错,有冻疮,有裂痕。一瞬间,我羞惭起来。再看看她的脸,黑黝黝的,因为长年的风吹日晒,出现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整个人显得十分苍老。我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了。
我站在原地有些踌躇。她推着垃圾车,慢慢地走了过来。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略显不安,扯动嘴角给了我一个微笑。那一瞬,我好像看到阳光笼罩着她,让她整个人显得平和和安详。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朝她诚恳地说:“对不起!”她微微摇摇头,又冲我笑了笑,然后走开了。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些可敬的人们啊!他们为我们能够有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付出了自己的青春,付出了自己的热血,他们是最美丽的风景线。过往的行人很多,可是只有他们让我不能忘怀。

我与古人有个约会

我与古人有个约会
手执一册书卷,桌案上一杯香茗,兽形的铜香炉里散发着淡淡麝香……今夜,我与古人有个约会,那位人比黄花还瘦的女子,双眉颦蹙,正独自一人饮着浊酒。
我伫立在那安澜无波的江边,不远处,一位纤瘦的女子,她遥望着远方,仿若在等待着谁的到来。你在等什么,你是在等待那个承诺一生相伴、至死不渝的爱人,还是在等待和我在孤寂的夜晚品一杯淡酒。可惜,她并未回答我,惟有那江水轻轻地流入耳际又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去。望江楼上,她满面愁思念披着衣裳,手里端着一杯淡酒。我不禁摇头叹息,在着这乍暖还寒的天气,确实让人难以入眠,可是若能沉沉睡去,那还能在短暂的时间内逃离痛苦,怪只怪想入眠就难入眠,她怕是又想起了自己的亡夫吧。一人独饮一浊酒,只怕会更感凄凉吧。在这天暗云低,冷风正劲的时节,却突然听到孤雁的一声悲鸣,那种哀怨的声音直划破天际,也再次划破女子未愈的伤口。那似曾相识的儿莫不是先前为她传递过情书的那只吗?它或许也与这女子一样,老年失偶,与爱人生死相隔了吧?故物依然,却人面全非。我抬头却恰好与那包含着无限无法诉说的哀愁的泪眼相对,她在望我吗?不,她不是,她在望我身旁的菊花。那花儿不知何时已憔悴不堪,落红满地,再无当年那种“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我不禁心生怜惜,走上前去挡住了她的视线,不愿她独对这孤雁残菊。怎料,她虽收回目光,却再次转向屋外的梧桐树了。那两棵梧桐在风雨中相互扶持相互依靠,两相对比,女子一个人要更显凄凉了,只听她低吟着:“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独自酌上两三盏淡酒,品尽人世真情,终成愁字化身。
今夜,我与古人有个约会,她如约而至,我看着这个荡漾在水墨之间的婉约女子,独自咀嚼自己的凄凉,却也只得扼腕叹息。
我望着那一册书卷,一杯香茗,嗅着淡淡的麝香。心头泛起淡淡的愁绪,却不知愁从何来。

有君相伴滋味长——朱森鑫

有君相伴滋味长

逝水不归,时间不返,朝朝暮暮,心有所思。啊,亲爱的故土,与你的相伴,我的心头像打翻了五味瓶,滋味甚多。

驱车返家,我刚下车,冷不防的,就被馨香抱了个满怀。哦,原是地里的菜花在撒香。我循着田间的羊肠小道慢悠悠地走着,野花遍地是:红的似火,粉的像霞,蓝的如天……像调皮的小朋友,到处乱窜,呼朋引伴着,眨眼之间,生气勃勃、热热闹闹的。不知怎的,看着看着,我的心里也格外欢腾,喜滋滋的。

推开家门,扬尘散起,我的脚步轻轻地踩上去,我的脚下,有记忆的暗流在涌动澎湃。几年前,这里晴不扬尘,雨不积水,潺潺的溪流,不离不弃地伴着这屋;如今,人走茶凉,连门上的门神也“衣衫褴褛”,那河也早已干涸,只遗留下那孤单的河床守着空虚,我倚着那藤椅,问着他“吱吱”呻吟,心中不知是难受,还是遗憾,只觉得“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

夕阳碎碎地洒在田野上,我独坐田埂,慵懒地享受着阳光的怀抱,心中的惆怅似也消去了些,显得惬意。

“人说江南好……”忽闻山歌,抬头眺望,是个归家的牧童。我见他侧卧在牛背上,双目轻轻地闭上,嘴中哼着婉转悠扬的山歌,真是悠哉快哉,活似天上的神仙逍遥云游。还别说,我倒有几分羡慕嫉妒。再看看,那牛也是有灵性般,不急不慢,款款徐行,尽量使颠簸的幅度小些,好让牧童舒服些,时不时“哞哞”地叫着,竟如慈母的问候,关心着牧童。

我呆呆地望着,人与牛相依偎着,真不知牛是人的伴侣,或是人是牛的朋友,谁想得到居然会有“人牛情深”呢?我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温暖,一丝感动。

“乡思如莲藕,藕断还丝连”。如果可以,我愿意成为一朵花,一条溪,一只老牛,一位牧童,与故土相伴,品尝着乡思的百般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