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即景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夏日荷花盛开已是寻常,但那遗址公园中的半亩荷塘,却似有无穷的意境。 盛夏时节,迎着初升的朝阳,步行入内,跨过一座木桥,在树林遮蔽间,隐约见到那半亩方塘,高大的树木矗立在石板小路的两旁,可谓“横柯上蔽,在昼犹昏”。复行数十步,于蜿蜒曲折间,豁然开朗。 六七点的阳光,圣洁,安详,淅淅沥沥的雨点从空中滴落,落在宽大的荷叶上四散开去。颜色深浅不一的碧叶中开了许多色彩不同的 … 继续阅读“夏日即景”

赶路

赶 路 赶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灰濛濛的,淅淅沥沥地飘着雨。 时候不早了,况且马上要考试了,心情有些压抑。 红灯亮了,沮丧地停了下来,不知所措,环顾四周。前面一辆小小的三轮车上,盖着一件小小的雨衣,淡粉色的雨衣深处是一张脸。那张脸好苍白,右眼上方有一块老人斑,我看见她的眼睛里有一种空洞和茫然,怔怔地看着灰色的天空,她的嘴在动,微开微合,但在这嘈杂的大街上,实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的身体好小,好像繁华 … 继续阅读“赶路”

一程山路ljq

一程山路,一场雨,一把雨伞,一首歌。 难得出去爬山,却遇上小雨,撑起了一把小雨伞,哼上一首歌,继续向山顶前进。 刚进入山里,雾迷漫四周,薄薄的,不至于 影响爬山,反而增添了一丝情怀。 撑起一把刚买的油纸伞,把淅沥的秋雨挡下,听着雨拍打伞,雨亲吻地,雨拥抱叶,大自然的声音都汇集于 此,仿佛是大自然中的贝多芬所 创的曲,磅礴而不失温柔,激情而不失优雅,想 必这才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真 … 继续阅读“一程山路ljq”

温馨的设计

白云悠闲地在天空飘荡,太阳羞涩地遮住了它迷人的笑脸,坐车返乡,远离城市的喧嚣与忙绿,去见我心中最温馨的设计。 迎着太阳的方向,远远地望着见村庄中已冉冉地飘起了几束略带灰色的烟雾。车子摇摇晃晃地走在乡间狭窄的土路上,路旁依旧是那一块块紧密排列的农田,就像一块碧绿的格子花布。田间的一棵棵草,绿得像要滴出水来,不时的还有人直起身来,擦擦那头上挂满的晶莹汗珠,将它们洒在菜叶上,折射出点点绿光。一切都是这么 … 继续阅读“温馨的设计”

峰回路转

峰回路转 萝卜蔫了,但扔掉又太可惜了。于是寻了一个瓦盆,把它种了进去。 原本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可谁知萝卜又焕发了生机,长出了小小的芽儿,嫩绿的,俏皮极了。又生了茎、叶,不久,竟鼓起了花蕾,居然开了花。边缘是优雅的槿色,向内颜色变浅,成了白色,中间缀着鹅黄的蕊,活似一件手工艺术品。形状倒与油菜花颇为相似。花开得不艳丽、不华贵,但倒也温馨,毕竟前不久那只死气沉沉的萝卜竟能有这段“峰回路转”的际遇,我的 … 继续阅读“峰回路转”

过往

过 往 爷爷走了,猝不及防地,我甚至未曾与他告一声别,他便永远地去了天堂。站在他的遗像前,曾经那世最美好,最动人的回忆,俨然成为了过往。消释得无影无踪。 童年的时候,父母工作忙,无暇照料我,便送我回乡下,交给了爷爷。还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脸上挂着少有的严肃神情,但还是热切地招呼着我,拉我去他身边坐。 一碰到他的手,我仿佛触了枯老的树皮,干燥、粗糙,掌心里有几个厚厚的老茧,也没有了血肉的感觉。手是极 … 继续阅读“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