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 往——三(7)詹研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站在滨海长城老龙头上,我仍能感觉到“古树满空塞,黄云愁杀人”的肃杀和沧凉。
老龙头是长城最东端的起点,它如龙首探入海中,非常壮观,老龙头也因此而得名。锈迹斑斑的钢跑仍然威严的指向远方,透过凹凸的城墙,昔日的冷风仍然拍打着我的脸,在那破损的敌楼上,我仿佛看到了遥远的过去,看到了龙武营士兵来回巡逻的英姿,看到了烽火连天的战场。
百年前的华夏长城上,血色无尽,战景肃杀,长城脚下,亦或就是将士们的殉道场。箭如雨下,刀光剑影,炮火横飞间,死亡近在眼前,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明知生机无存,亦未有一人动摇后退。饱经战火却挺拔坚强,目光尤为明亮刚毅,他们昂首呐喊着铮铮誓言,响彻云际,就如飞蛾扑火,明知烈火灼身会粉身碎骨,他们依然无悔,飞蛾追求生命逝去一瞬的辉煌,他们心系一生奋斗努力的伟大信仰…….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我蹲下身抚摸着脚下不平的石板路,不禁思绪万千……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或许人各有志,但当他们成为边防战士的那一刻起,他们便有了共同的志向——拯救苦难中的人们,保家卫国,让老百姓永远能安居乐业!于是,他们的志向合众为一,若长江黄河般奔腾不息,如万花飞华般矞矞皇皇,似万里长城般坚不可摧!
几百年后的长城依然壮丽雄伟,而将士们却似乎已成为了过往,被永远埋在了长城脚下。
一切都成过去了吗?鲜血流尽之后真的物是人非了吗?
当然不是,人成了过往,但精神永存!全副武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和装备精良的战车正等候着主席和全国人民的检阅。他们的信仰正是先辈们精神的传承,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所在!
波斯菊的花语萦绕不绝:不畏挫折,坚信胜利在寂寞中永生!
没有永远的过往,只有永远的中华民族精神!

陪跑——刘居昱

日光灯惨淡的光打在煞白的纸上,那光刺的我眼痛,手上的笔机械地反复反复,而这就是我的日常,我常想逃离这生活,逃离这中考,逃离这种人生。

但,我又想到了他们,一路上陪跑。

清晨,没有朝阳的彩霞,有的只是那微弱得如同农村电灯一样的月光。我匆匆进入校园,中考像时间不等人。那中考体育的长跑,以及学校的千米晨跑,如同噩梦般萦绕在心头。

我赶忙冲向操场。

随着进行曲那激昂的声音响起,晨跑似是开始了,第一圈跑很轻松,不觉累,感觉自己如同轻快的燕子一般。进行曲继续响着,第二圈了,但轻松之感浑然不在!呼吸不再匀畅,变得急促,咳嗽喘息,一阵一阵的来,双脚如同绑着沙袋般沉重,我落后了,离开了大部队。身边的同学忽然回过头大喊道:“跑啊跑啊”,朋友大喘着气,回头跑过来,抓紧我的手,说,“一起跑,加油!”弱弱但有力的五个字,引起我心中的萌动,体内似乎突然间爆发出一种力量,这是陪的力量,它支持我继续前进,赶上了大部队。

晨跑,在进行曲中结束了,遥远的东方终于传来一丝清新的光芒,太阳出来了,如同刚出生的孩子一般活力生机。望着远方,我的心中突然充满了希望。 继续阅读“陪跑——刘居昱”

啊,原来如此——初三(7)詹研

一条弯曲的木橹,搅碎了水面上原本的宁静,徐徐行驶的乌篷小船上站着一位老妇人,一边摇着橹,一边热情地向两岸的人打着招呼。两岸白墙黛瓦下,一户人家正在办喜事,一群妇人们正围坐在小板凳上帮忙择菜,吴侬软语中满是江南人的热情与淳朴。

这里便是江南,我从小生长的地方,江南人亲如一家,他们共同生活在“南方”这个大家庭里。淮河便成了一道门槛,门槛以外的北方,在我的印象之中距离太遥远,北方人,肯定是如荒漠般无情。然而,暑假的内蒙古之行,彻底扭转了我之前的看法。

在京承高速上一连翻越了十几座山头,终于来到了内蒙古坝上草原。一下车,迎接我和同伴们的,便是唱着草原迎宾歌曲的蒙古族姑娘和热情奔放的马头琴声,歌声婉转,琴声悠扬,说也奇怪,坐车的疲劳感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为我们献上洁白的哈达,端上一小盏白酒,我咽下一口,只感到嗓子眼辣辣的,心里却是一阵暖意。

欢迎仪式结束后,蒙古族的大叔便开着越野车,载着我们向草原深处驶去。

越野车在黄土小路上飞驰着,扬起一阵阵的尘土,大叔为我们唱起了豪迈奔放的蒙古山歌,干裂的嘴唇一张一翕,虽然听不懂歌词,但从他真诚的眼神和灿烂的笑容里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亲切。大叔开车特别小心,尽量避开坑洼地,虽然坐在车子里还是觉得颠簸,但望着窗外无垠的草原,不禁感觉特别享受!

每来到一处景点,大叔都会耐心地向我们介绍。野鸭湖的宁静之美,欧美风情的异域之美,windows桌面的纯净之美,白桦林的神奇之美……无不深深镌刻在了我的心中。大叔侃侃而谈,他那黝黑的脸在阳光照射下微微泛着红光。在看到同行的小伙伴忍不住想要俯下身采摘一朵红花草时,他忙不迭地加以制止:草原上的风景任你尽情欣赏,但是千万不能摘花,草原是大家的!言语简单却毋庸置疑,谁说北方人光有粗旷无情来着?

车子行驶到了山脚,一辆苏B牌照的越野车抛锚在路中央,大叔熄火下车,大手一挥,同行的几个越野车司机一起下车帮忙察看,不一会便解决了问题。南方司机连连递烟道谢,烟雾缭绕中,那几个身影定格在一起,显得格外和谐。

我向远方眺望,天空一碧如洗,偶尔挂着几丝流云。大地被绿草所覆盖,远处的绿色已轻轻流入天际。天地间显得空旷与沉寂,我仿佛来到了一个能与自然倾诉心声的地方。望着远方,我猛然间明白了,这广阔的天空与大地,不是像极了蒙古同胞的胸襟吗?被澄净的泉水养育,在碧绿的土坡上放牧,在广阔的蓝天下高歌,蒙古族同胞的胸怀,容得下全国各族远道而来的游客,炽热的心因他们的到来而跳动……忽然,转角处那一片宁静而清澈的湖水映入我的眼帘,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湖泊周围开满了黄花,那湖水清澈得就如同一只明亮的眸子,这就是草原的心吧,不,这应该是蒙古同胞的心,一颗纯朴、热情、明净的心!

啊,原来如此!蒙古之行让我恍然大悟:哪里有什么门槛?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心是相通的,都是这么热情好客,都是这么淳朴真诚,同是炎黄子孙的他们和他们,共同用自己的真心,融成了一个大家庭——中华民族!

啊,原来如此——刘居昱

入秋了,天气很冷,可在远处是一片热火朝天,一辆卡车正小心翼翼的开入狭窄的乡道上,随后,又有好几个工人从卡车上搬下一棵木头,那好像是棵腐朽的木头。
这朽木有何用处?原来又是老吴要创作了,老吴是我们村上唯一的木雕家,据说他总能把朽木雕成艺术品,且技术一流,但由于村庄偏远,他的名声总是局限在这个小村里。
我并没有见过他,只是不断的听说,今日正巧,便上前去看看,人群中,有一人招呼着工人小心搬运,那人身材矮小,却胡子很长,脸上极明显的有很多块老年斑,鼻子很大,说话时露出满嘴黄牙,我想那就是老吴,但却与我想象中的艺术家迥异,没有艺术气息,似乎还有些凶煞。
木材,终于搬进了屋,我走进屋里,满屋是油漆的清香,架子上摆满了树雕作品,金碧辉煌,但谁又能想到那是朽木雕成的呢?看看那块木料,那是一块已经死亡很久,且被水泡过的木材,木头身上很多地方都已经腐烂,散发着恶臭,犹如一具尸骨,让我背后阵阵发凉二。朽木不可雕也,为什么要雕这种东西呢?我便问老吴,老吴笑笑,露出他泛黄的牙齿说道:“朽木怎么不可雕?李白不是说过吗?天生我材必有用,不管你怎么样,你都有你存在的价值,而我,只是来发现这些朽木的价值。”我点点头,他又用那带着土方姐的口吻说道:“我要把这块木材雕成一棵青松,放在村门口。那一定特别的气派!”他说这话时激情澎湃。仿佛早已有必胜的决心。我半信半疑,但体会到了这位老艺人的坚持,或许,他正在努力让自己成为那一棵青松。
“爸爸你看,我画的!”两个小家伙从后面院子里跑出来,蹦蹦跳跳的来到老吴跟前,他们都大大地咧开了嘴,脸上有着小孩特殊的红晕,白白胖胖,十分可爱,贴在老吴身旁,举着他们的画作,画上是老吴牵着他们的手,在树林里玩耍。这难道是老吴的孩子吗?我想。“这是老吴收养的孩子,是在附近的垃圾桶里发现的,当时都快要饿死了,没人领,老吴就领了回来,一个人一手把他们像亲儿子一样养大,当时的小不点儿现在都已经这么大了,还白白胖胖的。”旁边的一位工人向我道出了老吴的身世。
我莫名的被什么东西感动了,莫名的明白了什么,只觉眼前一片模糊。但他们一家人的相亲相爱的样子,却印在了我的脑子里,我打心底佩服老吴。样貌并不是评定一个人的标准,一个人的心灵才是一个人真正的体现。老吴丑,但有一颗明亮热情的心灵,我也明白了老吴为何会雕朽木,因为,一个人心美了,看什么都美!
这,才是个真正的艺术家,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过往——刘居昱

 

我们当今活在最好的时代,也活在最坏的时代。
现代化城镇,让我与家人的交通,学习,交流变得如此方便,摩天大厦如同颗颗竹笋般拔地而起,辆辆汽车合奏起响亮的交响曲。我喜欢这种便捷,我喜欢这种多姿多彩的生活。但仔细想来,光鲜的背后,整座城似乎都丢失了灵魂,没有过往满亩的绿树,潺潺的清流;缺少过往质朴的人心,唯情的友谊,没有过往的自然安宁,神采奕奕。我不禁感到一阵惋惜。
童年岁月,那过往的岁月,我都住在农村的大房子里,与众多江南房屋一样,白墙黑瓦。岁月染黄、染黑了白墙,但依旧显得自然和谐。房子不高,但住的舒畅,房子前边是一大块田地,田里种着稻子,缸(豇)豆,蚕豆,青菜。每到成熟的季节,稻谷像老爷爷般弯下了腰,那是果实的力量,也是自然的力量,缸豆吊在架子上,一长条一长条的,可以清楚看到里面饱满的豆粒。蚕豆的花是美的,黑灰相间又带点紫,充满迷幻。每到这时,我都和外公外婆端着小板凳带着镰刀去收割这些自然的馈赠,心中充满了喜悦。
那过往的时代还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水中游鱼清晰可见,阳光照得溪底石头上散发出柔和的光,我与伙伴们一同在溪边玩耍,抓住一手一手的水往对方身上抛,透明发亮的水珠中蕴含我们的童真与欢乐。
那过往的午后,阳光懒散,躲在云中偷偷伸个懒腰,妇女老人在这时搬出凳子坐在那石字路上晒着太阳,慵懒的望着远方远方,仿佛已脱离尘世,羽化成仙,神情自若,悠然享受这美好的午后,没有争吵,没有欺骗,没有多虑……
然而过往的美好不再依旧,过往一下子成了过往。现代化的改造让大多数的田园成了工厂,不少小溪成了排污处,就能让午后的石子路也铺上了柏油成了行车的路。在这表面的光鲜背后,是对自然的破坏,对生命的亵渎,对人性的污染,无疑,这是发展的代价,发展带给我们光明,但这代价是让许多自然事物消失,这不禁让我感到深深的惋惜……
曾国藩说过未来不迎,当下不杂,过往不恋,但是谁能不迷恋与幻想那曾经的美好与安宁?谁能让那些美好成为过往呢?人类必须权衡好“过往”与“当今”(自然与发展)

过往——何君怡

过往
往事如歌,在心头久久萦绕,站在田野小径的尽头,回眸,往昔已成了过眼云烟。

城市中极小的一块田,泛着金黄,吐着香就好像不染尘世的一隅,与纷繁喧扰与车水马龙显得格格不入。而城市就仿佛涌起一股钢筋混水泥的泥石流,疯狂的想将这块田包围,吞噬。

忽然间想起一个成语——物是人非,也许应该叫人是物非常才更为恰当些吧。当我们正惊叹于自己打造的这片繁华时,却忘了回首。也许,根本就来不及回首。一花一叶一菩提的过往情怀,取而代之的是利欲熏心,一切欢愉是由金钱所买,忆起过去,曾经因为一瓶闪闪亮亮的萤火虫而点亮了整个仲夏夜之梦,也为一颗在路边拾到的一块花纹精美的石头当成宝贝一样珍藏数年。

现如今……望着正为造地铁而轰鸣作响的挖土机,不禁心头猛地一颤。我曾经去寻。夜晚,小区中,亮如白昼,迟迟不见那自在飞舞的小小身影。我第一次开始讨厌小区中刺目的路灯。我不由得告诉自己,兴许是路灯的光盖过了萤火虫自身发出的光,它们并没有走,只是躲起来了。我真的希望是我所想的这样。

“曾经”、“过往”,每每提到这一类字眼,总能想到以前的那份纯真,那份不含一丝杂质的美好和那份简单纯粹的快乐。城市的兴起,给人们带去物质上的享受、名利上的快感,却带不回过往的一切。只是不想,不想它们被因此冲走,更不想下一代,子子辈辈记忆的过往中充斥着灯红酒绿,听长辈们说起往事,只是目光空洞,毫无概念,只有在屏幕上才能见到,却怎么也触摸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