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 往——三(7)詹研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站在滨海长城老龙头上,我仍能感觉到“古树满空塞,黄云愁杀人”的肃杀和沧凉。 老龙头是长城最东端的起点,它如龙首探入海中,非常壮观,老龙头也因此而得名。锈迹斑斑的钢跑仍然威严的指向远方,透过凹凸的城墙,昔日的冷风仍然拍打着我的脸,在那破损的敌楼上,我仿佛看到了遥远的过去,看到了龙武营士兵来回巡逻的英姿,看到了烽火连天的战场。 百年前的华夏长城上,血色无尽,战景肃杀 … 继续阅读“过 往——三(7)詹研”

陪跑——刘居昱

日光灯惨淡的光打在煞白的纸上,那光刺的我眼痛,手上的笔机械地反复反复,而这就是我的日常,我常想逃离这生活,逃离这中考,逃离这种人生。 但,我又想到了他们,一路上陪跑。 清晨,没有朝阳的彩霞,有的只是那微弱得如同农村电灯一样的月光。我匆匆进入校园,中考像时间不等人。那中考体育的长跑,以及学校的千米晨跑,如同噩梦般萦绕在心头。 我赶忙冲向操场。 随着进行曲那激昂的声音响起,晨跑似是开始了,第一圈跑很轻 … 继续阅读“陪跑——刘居昱”

啊,原来如此——初三(7)詹研

一条弯曲的木橹,搅碎了水面上原本的宁静,徐徐行驶的乌篷小船上站着一位老妇人,一边摇着橹,一边热情地向两岸的人打着招呼。两岸白墙黛瓦下,一户人家正在办喜事,一群妇人们正围坐在小板凳上帮忙择菜,吴侬软语中满是江南人的热情与淳朴。 这里便是江南,我从小生长的地方,江南人亲如一家,他们共同生活在“南方”这个大家庭里。淮河便成了一道门槛,门槛以外的北方,在我的印象之中距离太遥远,北方人,肯定是如荒漠般无情。 … 继续阅读“啊,原来如此——初三(7)詹研”

啊,原来如此——刘居昱

入秋了,天气很冷,可在远处是一片热火朝天,一辆卡车正小心翼翼的开入狭窄的乡道上,随后,又有好几个工人从卡车上搬下一棵木头,那好像是棵腐朽的木头。 这朽木有何用处?原来又是老吴要创作了,老吴是我们村上唯一的木雕家,据说他总能把朽木雕成艺术品,且技术一流,但由于村庄偏远,他的名声总是局限在这个小村里。 我并没有见过他,只是不断的听说,今日正巧,便上前去看看,人群中,有一人招呼着工人小心搬运,那人身材矮 … 继续阅读“啊,原来如此——刘居昱”

过往——刘居昱

  我们当今活在最好的时代,也活在最坏的时代。 现代化城镇,让我与家人的交通,学习,交流变得如此方便,摩天大厦如同颗颗竹笋般拔地而起,辆辆汽车合奏起响亮的交响曲。我喜欢这种便捷,我喜欢这种多姿多彩的生活。但仔细想来,光鲜的背后,整座城似乎都丢失了灵魂,没有过往满亩的绿树,潺潺的清流;缺少过往质朴的人心,唯情的友谊,没有过往的自然安宁,神采奕奕。我不禁感到一阵惋惜。 童年岁月,那过往的岁月 … 继续阅读“过往——刘居昱”

过往——何君怡

过往 往事如歌,在心头久久萦绕,站在田野小径的尽头,回眸,往昔已成了过眼云烟。 城市中极小的一块田,泛着金黄,吐着香就好像不染尘世的一隅,与纷繁喧扰与车水马龙显得格格不入。而城市就仿佛涌起一股钢筋混水泥的泥石流,疯狂的想将这块田包围,吞噬。 忽然间想起一个成语——物是人非,也许应该叫人是物非常才更为恰当些吧。当我们正惊叹于自己打造的这片繁华时,却忘了回首。也许,根本就来不及回首。一花一叶一菩提的过 … 继续阅读“过往——何君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