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即景

夏日即景 那一年夏天,我遇见了他们。他们是炎炎夏日中最美的景致,没有之一。 盛夏闷热,火一般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只有对面一排外墙上向外排着热气的空调轰轰声,才让这热浪灼人的大地有了一丝生机。 窗外没有一丝风。 我小心翼翼的把窗帘拉开一条缝,猛地吓了一跳:一群被晒得黑黝黝的农民工正在为小区粉刷外墙,他们爬上爬下,忙左忙右。汗水湿透衣背。他们顶着烈日,汗如雨下,可谁也没有试图在阴凉地里歇歇的打算,都 … 继续阅读“夏日即景”

渐远。 王亿尧

风,轻轻经过的时候,恍惚之间,突然定格了所有。 在一个距这遥远的地方,天空,蓝色,树荫,夕阳,余辉……安静的,无言无语,你留下了,永远永远。安静的,渐行渐远,我消失在远方,但这不是我在抛弃,而是你已离去。 流浪,萌生在遗与留之间。当这样的一片绿荫腾空,颤抖在发狂,没有栏杆可依仗,风砾在绞杀,遗忘在街角,谁人与痛? 我看到你在流浪,在人海漂泊,在浪头打滚,身单影只的飘摇,在这些人眼里被奚落,有你的街 … 继续阅读“渐远。 王亿尧”

赶路——周常枫

赶路 云南真美!看着手机里的一张张照片,蓝天、白云、高山、流水,自然之景在这里光彩熠熠。但,明明刚从云南旅游回来的我,为什么还会对着照片如此赞叹?许是因为赶路吧。 云南之行是早就规划好了的,10天的行程,每天都宛如置身仙境。然而,母亲只请到了7天的假期。不得已,只得将行程缩短,匆匆看景。 于是,云南之行就出现了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幕:游湖打水仗时,让船夫划快一点,水仗未开打,船已远去;去看山水,山水 … 继续阅读“赶路——周常枫”

赶路

车在路上飞驰。 这路为什么要赶? 停下来看看不好吗?夕阳西下,只剩最后一路阳光,漫无目的地照射,颓唐而又无奈;输液落下,只剩几枝枯枝。好一个秋日“佳”景,如此凄凉…… 不觉又到了目的地,哀乐在远方传来,我有点不耐烦,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从30日那晚起就在奔丧,小长假的喜悦已经被逝者所取代,只剩内心的不满与愤慨。最关键的是,我甚至连死者都没有见过几面还要我装成一副悲痛的嘴脸去人声嘈杂的鬼地方沾得一身晦 … 继续阅读“赶路”

峰回路转——周常枫

峰回路转 指腹薄薄的茧一下一下地抚摩着额头上的伤疤,痒痒的,却怎么也没法让人笑起来。痂早已脱落,但疤痕却无法消弭。 我上个月随父母去华山爬山没注意脚下,冷不丁踩到一根横躺在台阶上的树枝,一滑,整个身体便失去重心,向前摔倒,磕在石头上。一条狰狞的疤痕便如蜈蚣般爬上我的额头,融入我的血液,永生无法消除。我开始依赖鸭舌帽,任由它低低的帽檐遮住满世界的阳光,让我陷入狭小的黑暗。 我孤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狂风 … 继续阅读“峰回路转——周常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