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月球——钱宸

2051年,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可控核聚变已被彻底攻克,那一刻,全球欢呼;那一刻,各个国家的眼光都久久停留在地球卫星——月球上。无他,月球有100万吨以上的氦—3,氦—3是种很难得到的清洁、安全、高效的清洁能源,月球上的氦—3能源可以供全球人使用1万年!

“你必须完成这项任务,你是最完美的人选[……]

继续阅读

你是我心中的航灯——钱宸

夏天的风,轻轻地吹着,湿热,混着阳光的味道,没走几步,汗便打湿了衣襟,汗珠悄然滚落,顺势而下,滴在路上,伴随着我的身影。

我不得不去看看奶奶了,这么热的天,她老人家从下午两点多到现在接近四点还没回来,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想着,步履又加快了几分。

很快,我赶到了田地,三步并两步,轻车熟路地[……]

继续阅读

温暖的面孔——钱宸

夏日蝉鸣阵阵,绿树荫荫。风,是热风,吹起了我心中的焦急,吹燥了我的心。作为合唱团的新成员,依旧是找不到前往合唱社团的路,满头大汗。偌大的校园被我跑了个遍,上课的时间一步步逼近,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有热汗,亦有冷汗。

心绪乱如麻,我早已迷失了方向。第一次就迟到,罚定是躲不过了。我认命似的,缓缓踱[……]

继续阅读

春天的傍晚——钱宸

是昼,暖风徐徐,吹不散花香,阳光透过云层,云层的边被镶了金,也随着阳光,点点碎金洒在柏油路上。一辆车飞驰过去,带着光,一刹那,转个弯便不见了。树绿得不像样子,浓浓的绿光,充斥着视野,似油墨,绿得发亮的那种,叶子层层叠叠,密得不像话。一只鸟忽然从树冠中窜出,不等看清,又飞快扎进另一处树叶中,很快消失了[……]

继续阅读

小人物也有大情怀——钱宸

春又到了,小区花坛里花又开了,开的是一朵朵不知名的小花,也有未开放的,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在百花绽放的季节,这花真的不起眼,没有人会在乎。但此刻,我望着它,一张脸在我脑海中缓缓浮现……

他,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就如此花,在人群中你绝对不会注意他,一双眯眯眼嵌在他那肥肥的脸上,眼角弯弯,[……]

继续阅读

最好的作品——陆柯雯

淡淡的墨迹,晕染在纸上,呈现出的缤纷,最能展现作画者心中所想,是如此的治愈。

曾经的我,怀着对绘画的一股热情,开始学习,可现实并不尽如人意。我明白了对事物的热爱并不是做好一件事最重要的因素,这如一桶冰水浇灭了我所有的期待。

最近又再次拾起这项爱好,可是一下笔,又令我愣了神,为什么心中所想[……]

继续阅读

节日——陆柯雯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在恍恍惚惚中,一切都像按下快进键。“又是一年啊,春节又到了啊。”我对窗喃喃,呵出的热气在窗上形成一层薄雾,我伸手在薄雾上写下一个字“雪”。

对于江南的孩子,雪似乎是对冬日的最终幻想。一年,唯有这个季节仿佛是开彩票一样,没中,是常态,中了,就能承包一个阶段的快[……]

继续阅读

2022——陆霄涵

一片血红印进天空,仿佛要点着那黄土色的老屋,直行的路与几颗稀松的树,还有一片小菜园,好似轻语着家的思念。

入眼,偌大的天与地

老家连着自家的厂房,中间有一处空阔的平地,打我记事起,那便是我的撒欢乐园。

春日,拎起一辆滑板车,轻触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我便成了一位神威大将,骑着“战马”驰[……]

继续阅读

乡情——陆霄涵

枫叶已燃尽,余火在空中打的旋,凛冬已至,冻结了空气,也带走了2021。我凝视着窗,好似望着,2022的我。

2022,我会出去看看,在春花烂漫时,在秋叶正当红。

信步于公园,风把回忆吹成枫的红。放眼,好似一片人间清境。来到湖泊,摇着船,在清洁莲花间,润了心,除了躁,这一江春水,被落日洒上[……]

继续阅读

节日—张睿宁

自古以来,无论是寻常人家还是文人墨客,亦或是各朝各代的皇帝,无不不喜欢春节的,于是才会流传“一年滴尽莲花漏,碧井屠苏沉冻酒。晓寒料有尚欺人。春态苗条先到柳。”的名句。春节,名副其实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之首。

那年春节如往常一般,大人们忙碌地准备者招待客人的食物,家家户户门前的对联洋溢着喜庆的色[……]

继续阅读

惊喜—张睿宁

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题记

木桌上的茶杯,缠绕着茶叶的芬芳。阳台上的风铃在风中鸣响;窗外的雨,滴答、滴答奏出时间的旋律。多么惬意,秋日的午后!

妈妈平日里爱侍弄一些花花草草,窗外的一株桂花便是最好的证明。雨怕是要停了,还不断地滴雨似乎在诉说着对大地的眷恋,对桂花的眷恋。瞧,桂花在风中摇[……]

继续阅读

外婆的风采—张睿宁

她,在社区里乐于助人;她,在广场上强身健体;她,在家里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她,……她就是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有一头金黄的卷发,她是晚间广场上的广场舞大妈,也是好友家的“茶客”,更是社区里的妇女主任。

记得有一次烈日炎炎,外婆顶着大太阳去村委拿传单。我帮着外婆一家一户地发过去。可是,有一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