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们班的牛人——周嘉洋

滢是个安静的女孩,但不知她文静的外表下还隐藏着无穷的潜力,说起我们班的牛人,我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她。 初次见她,短小干练的马尾扎在脑后,普普通通的方形黑框眼镜,微微突出的白牙,浅浅的酒窝,宽大的校服罩在略微瘦小的身上。她就直直地杵在那,默不做声,谁会注意那样安静的默默无闻的女孩呢? 第一次听她弹琴是在音乐教室,她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教室,一身纯白的长裙,一双白皮鞋,几乎通体洁白,似一位天使。纤细的双手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周嘉洋”

这边风景独好——周嘉洋

白露至,秋意浓,景独好。 晨曦初照,家家晒秋繁忙。小院子里大大小小的晒匾排列着,那红的是枣,黄的是玉米,黑的是芝麻,重重叠叠,绚丽多彩。 一束束金色的光芒穿过薄雾,映着青葱草木,也映着外婆花白的头发。她青色的衣衫上,总带着浓浓的瓜果香味,从家中端出一盘盘晒匾,晒在小院里。火红的辣椒,翠绿的豆角,白色的萝卜,都被整齐的摆放在匾中,携着一股泥土的清香,畅快的呼吸着村庄中纯净的空气。爽爽的秋风,朗朗的日 … 继续阅读“这边风景独好——周嘉洋”

玩伴——周嘉洋

土墙黛瓦,杉木门窗,巧笑倩兮的打碗花轻轻摇曳,石板缝间的瓦楞草轻轻晃着,不苟言笑的木门早已被岁月磨去棱角,满目沧桑。 重回老屋,屋边的桂树映入眼帘,抚摸着树,思绪不禁流转,回到儿时。春天,桃红柳绿,我总爱摘下桂树嫩绿的枝条围成花环戴在头上,夏天,骄阳似火,我总爱躲进老屋玩捉迷藏,吹着凉风,好不惬意,秋天,层林尽染,外婆在桂花树下缝花鞋底,我在一边玩弄桂花,欢呼雀跃,冬天,寒风凛冽,我和外婆依偎在火 … 继续阅读“玩伴——周嘉洋”

这边风景独好——周霄逸

故乡的田野永远是那个最美丽,最鲁笨也是最令人怀念的地方。 春的脚步悄悄迈来,田野中冒出片片翠绿的生机。忙碌的一年开始了,农民们又背上了他们的锄头,播下希望的种子,不经意间,娇嫩的花朵已悄然攀上枝头,朝气蓬勃,一派新生的景象。望着这美好的风景,比中嗅着这花香,这一切都好似在催促我珍惜时间“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不知不觉已步入晚春,空中的柳絮飞扬,迷了我的眼好一幅“乱花渐欲迷人眼,春风不 … 继续阅读“这边风景独好——周霄逸”

含笑奔跑的少年——周嘉洋

铺上一张宣纸,手执一支毛笔在宣纸上挥毫泼墨,阳光柔柔地洒进窗台,整室漾着淡淡的芬芳与春天的气息,那清香萦绕胸间,思绪也跟着回到了从前。 孩堤时代,便坐在画室中挥毫泼墨,教过我的老师无一不说我的天赋极高,于是便开始心高气傲,对待绘画再也不像当初那样踏实。我开始向杂志社不断的寄画稿,希望能用美丽的画点缀空灵的文字。可天不随人意,寄出去的画稿一封封被退回,望着成堆的被退回的画稿,在放弃与坚持的岔路口徘徊 … 继续阅读“含笑奔跑的少年——周嘉洋”

阳光里的那个人——周霄逸

阳光中有一朵花在悄悄绽放…… 一天,大街上有一个人在卖唱。我不屑地瞟了他一眼,那一眼,却紧紧地定格了在他的身上——他没有双腿!我的目光盯着他不放。如此大的苦难,为何他还能接受?从那个男人的笑脸上我看不出他对人世间有任何的埋怨。他用双手推动了轮椅从阴影中走出。阳光照在他头上的汗珠,并发出比钻石珍珠还要璀璨的光芒。 他唱起歌来,或许不如我们听过专业歌手的歌好听。话筒和音响都有些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周霄逸”

我的奶奶

  春天来了,油菜花开了,奶奶又到田里忙活去了。 小时候,我最爱和奶奶一起去油菜花田里玩。油菜花田离家很近,就隔着一道墙。奶奶在田里工作,我就在旁边看着。在我的印象里油菜花很高,没过了我的头。一开就是一大片,金灿灿的,像给大地铺上了层地毯。它不似玫瑰的娇艳,也不似牡丹的华丽,只是朴素,纯洁,大方地开着,开着那读属于自己的花朵。 像奶奶一样。 我的奶奶不高,可以说有些矮。她的皮肤黄几几的, … 继续阅读“我的奶奶”

毕业的那一刻

被高大香樟树笼罩着的城市,在七月,显得孤独,寂寞。一回首一驻足,我们都会惊叹,以为只过了一天,哪知道时光已了一年,是的,已经毕业有一年了吧。 “叮铃铃!”伴随着考试铃的打响,最后一门英语考试结束了,收拾好文具,很平静的离开了考场,平静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迈入了那熟悉又陌生的班级,看到了几个抱在一起打闹着的同学,嘴里还喊着:“终于毕业啦!终于可以不用再熬夜啦!”这似乎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但他们的声 … 继续阅读“毕业的那一刻”

樱花盛开的那一刻——张凯

在我的记忆中,樱花只是一种普普通的花。它没有梅花的坚韧不拔,没有百合的清秀挺拔,没有兰花的优雅高洁,没有牡丹的大气华贵,更没有荷花的出淤泥而不染。可我,却深深地迷恋它。 初春,还带着一丝瑟瑟的寒冷,人们还未知春的降临,樱花,拥有着这样一个梦幻般的名字。它,最先将春的气息带给大地。一夜之间,樱花树焕然一新,有的换上了粉衣,有的换上了白衣,它们,将笑脸展示在人间。远看,樱花犹如一片粉色云,悄悄地来到, … 继续阅读“樱花盛开的那一刻——张凯”

阳光里的那个人——周嘉洋

墨染枝头花,情丝溢年华。 几阵梅雨,几卷荷风,老巷便被笼上了一层雾纱,青石黛瓦,厚增了时光的庄重。老巷旁,一把把精心染着的油纸伞,木质伞柄,手绘伞面,赏心悦目,似与老巷融为一体,颇有水墨丹青之韵。 怀着好奇,掀开素布,一幢古朴的老房映入眼帘,原来是间手作坊。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将我迎了进去。他细心地摆好染料,递给我一块发亮的青石板,用宽大的充斥着老茧的手包住我的手,温温的,十分有力。手执一把不粗不细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周嘉洋”

落笔烟雨,半生坚守——周嘉洋

墨染枝头花,情丝溢年华。 几阵梅雨,几卷荷风,老巷便被笼上了一层雾纱,青石黛瓦,厚增了时光的庄重。老巷旁,一把把精心染着的油纸伞,木质伞柄,手绘伞面,赏心悦目,似与老巷融为一体,颇有水墨丹青之韵。 怀着好奇,掀开素布,一幢古朴的老房映入眼帘,原来是间手作坊。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将我迎了进去,他细心地摆好染料,递给我一块发亮的青石板,用宽大的充斥着老茧的手包住我的手,温温的,十分有力。他在青石板上刻画 … 继续阅读“落笔烟雨,半生坚守——周嘉洋”

看见他的那一刻——周霄逸

我们是一朵朵在温室长大的花朵。 我们透过那玻璃看见了电闪雷鸣,便自以为认识了这世间的一切。 曾经有一次我去参加庙会,庙会热闹无比,有吃有喝还有玩人山人海。 当我走过一个铺子时,在两个铺子的夹缝间发现了她头发花白,脸色阴沉的低着头,单手无比,就是骷髅上裹了层皮。僵尸的四肢都要比他更灵活。他比我想象中最惨的乞丐还要惨上100倍, 我细细端详,衣服上全是洞,连补丁都没一个。我起初以为他是跪在那里,仔细一 … 继续阅读“看见他的那一刻——周霄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