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即景——陈煜

夏,一个火热的季节,知了在树上唱歌,老人们摇着蒲扇,围坐在树荫下纳凉。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一会儿烈阳高照,一会儿倾盆大雨。

夏日的中午,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云彩,像碧浪中的浪花。太阳像个火球,毫不留情的炙烤着大地。天地间仿佛盖上了一个大蒸笼,一丝风也没有,只有让人透不过气的闷热。每个人的背上都湿了一片,汗如雨下。太阳兴许累了,想悄悄躲在云后面休息,却又被赶了出来,继续把光和热洒向大地。

不一会儿,隆隆的雷声便响彻天空,一道闪电划过乌云密布的天空,暴雨如盆般倾倒而下,前赴后继的冲下去。雨,冲淡了闷热,万物都变得清新宜人了。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间,天边架起了一座彩桥。突然间,香气扑鼻,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在空气中荡漾。走近一看,哦,满池的荷叶托着亭亭玉立的“水中仙子”——荷花,在向人们频频点头微笑。那粉嫩无暇的笑脸沾着点点泪珠,是为人们的啧啧赞赏而感动,还是因拥挤而难受。我不愿去多问多想,因为这一切都是夏的恩赐。在一旁沉睡的茉莉花终于按捺不住了,盛开了冰清玉洁的花儿,洁白的花瓣簇拥着嫩黄的花蕊,清香的气味一个劲的扑来,令人沉醉!

小河中的水静静的做着五颜六色的梦,霎时间,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原来是岸边在树阴中垂钓的人们。

清甜可口的西瓜拥进房间,给你烦燥的心带来甘霖。

调皮的夏天有着火热的美丽。夏日,一切都是这般调皮而火热。

 

再见夏日

童年里的夏天,总是和一群小伙伴们顶着烈日追逐,再带着满身热汗等待着奶奶的扇子和爷爷买来的冰棍。而现在,一回家就打开电风扇或空调,有时放下作业,关闭电脑,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空空的。

那炽热的夏,消失在了凉爽中。

而上个暑假,我走进了杭州郊野的村落,又一次遇见了夏。空气似乎凝固了,远处热浪滚滚,感觉像在一个大蒸笼里,要透不过气了。四周只有望不到边的绿色。

到了客栈,老板娘骄傲地带我参观了她的客栈:木雕的家具、镂花的窗子、古朴的楼梯;角落里开辟了一方小小的天地,石砌的池中游鱼往来,搅乱了清波,色彩艳丽的鲤鱼如同打翻的胭脂晕在水中,于是一瞬间烈焰成池,一念清静。

晚上的房间没有空调,极静的夜里窗外知了一声声叫着。我恍然醒来,虫鸣不曾消失,夏天也没有离开。只是我们太多事、太多物遮住了耳、挡住了眼。而我怀念的、渴望的,又哪是

 

秋桂·萦香——高佳怡

忆起当年,我和几个孩子站在一座小山坡上,感受秋天的风,在一颗桂花树下——

多年以前,家门口有一座不算高的小山坡。当时城市改造还未进入我们那村,没有新奇的游乐设施和网络。那再普通不过的小山坡上的果树、鲜花散发着迷人的清香,伴着质朴的泥土的气息,像一双神奇的大手,把我和几个孩子牵引到小山坡上。那,是属于我们的乐园。

那天,我在坡底的小路旁停住了脚跟,低头,蹲坐下,心疼的捧起不知是被谁不小心踩断的,娇嫩的小花,蹒跚地爬上山坡,心里坚定着呢,一定要给它找个家。谁知慌乱中脚底一滑便扑进了大地的怀抱,回神,周身被醉人的清香萦绕,仰首,站起身,扑扑灰尘,抚了抚手中的小花,再望前方,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黄。呵,是桂花树。走进,它那纤细的枝干向上着,向上着,迸发出无限生机。

这桂花树实在是太显眼啦,从此,这树边就成了我们几个孩子集合的地方。秋天,在一片金色的云朵下;其他时节,在它挺拔有力的枝干旁,我们玩着孩子的游戏——跳格子、丢手绢……这桂树下,是我们的乐园。

依稀记得,那日父母要出去出差几天。年幼的我不知所错,一个孤零零的跑到桂树下,放声大哭。此时的桂花已到了凋零的日子,那苍老的枝干应十分珍惜树上仅存的小花——可它没有犹豫,一阵微风吹过,树儿挺直了身板,抖了抖身子,将那仅存的几朵花儿伴着清风缓缓飘下。飘啊,飘啊,歇在了我的头顶,附在了我的颈间,留在了我的手心。他们迸发出最后一丝活力,将清香留在人间,渗入我心。有了它的陪伴,我的心情好多了。

不久后,我们那块开始改造了,轰隆隆的各种大块头的机器在小山坡上作响。小山坡要被铲平造油柏路,山上的树木也要移栽。我的心一颤,不顾一切的跑到小山坡上,无神的向四周望去,可哪儿还有它的身影?来到熟悉的那块地方,地上的几朵已枯萎的花儿,是它给我最后的告别……

是的,油柏路已铺好,高楼也都耸立起来了。可时光如流水逝去,哪儿会在将是我的乐园?哪儿会再将成为我的寄托?

满满的月光,带着露珠的沁凉,扑到我的窗前,一缕桂香萦绕鼻尖,我才发现,秋了。

一见——高佳怡

耳畔,是大豆田上呼呼的风声——

走在坎坎坷坷的泥路上,感受清风拂面。我在乡下生活的时间极少,自然不知如何取乐,于是便踢着脚下的小石子,漫无目的的走着。

力道有些过大了,小石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滚落到一棵大树底下。

我亦来到树边,倚树而坐。

现在正值谷豆成熟的日子,田间也站起了一些稻草人。它们大都穿着破旧的衣服,有的扬起手臂,仿佛正在用力抛掷什么厉害物件;有的手举竹竿,仿佛正向什么可疑的目标用力挥去。那竹竿就这样被费力的举着,倾斜着悬向半空,它太辛苦太疲惫了。

咦?这儿还有一个稻草人,一个弯着腰的稻草人。这是稻草人吗?

不,这是爷爷!

我坐正了,环抱双膝,注视着那弯着腰,不断移动的人儿。

远远的,他带着偌大的草帽,颈肩挂着条毛巾,臂上套着暗黄的袖套。从田这头移到田那头,又从田那头走向田这头。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决定站起了身子,突然人影晃了晃,接着站定不动了。

心中不免担忧,急忙跑去。“爷爷!”我喊了声。瞧见田边放着的爷爷的水杯,二话不说,拿起来打开盖子递给爷爷。“诶。”听到了我的呼唤,他轻轻睁开眼,回过了神,“人老了,突然站起来有点头晕的。”喝完了水放下杯子又道,“你怎么来了啊,这里虫多,你先回去吧。”看着爷爷黝黑的,被岁月无情侵蚀的面庞,心中不免有些酸意。

不经意地想起了这几天在乡下的生活。每天早上第一个出门的总是爷爷,最晚回来的也是爷爷。很多时候我都想和他同一时起床,可迷糊中总能有种声音,似温柔的大手,再次将我牵进梦乡,“再睡会儿吧。”

爷爷,其实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此次一见,使我忘不了田野里的稻草人,我的爷爷,我辛劳的爷爷,我勤劳善良的,慈祥的爷爷。

一见爷爷务农景,亦见一颗温暖慈祥的心。

我们一起走过——高佳怡

耳畔是阵阵起伏的水波拍岸声——

回首,那熟悉的湖,那熟悉的路——我们曾一起走过——

记得五年级时,你拉着我一起报名参加了徒步走到西太湖的活动。对于这种挑战体能的活儿,我本是极其不愿参加的,但抬头触到你那双闪烁着光芒,如星空般的眸,我咬咬牙同意了,谁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于是便到了活动当天——

看到了校门口密集的学生,还有精神抖擞的带队老师,我有些想打退堂鼓,忽然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我捏着衣袖的手,“没事的,我们一点一点点地走。”

“万事开头难”在我们身上似乎得不到灵验,一开始大家走得都很轻松。“怎么样,还可以吧?”你拧开了一瓶水递给我。“嗯……”我接过水便”咕咕”地灌起来。这秋天的阳光虽不如夏季那般炙烤,但也没有多友好,走过几条马路后,身体中的水仿佛被全部吸干。

真正的挑战来临——

“还有多少路?”“快一半了。”

“还有多少路啊!”“马上还有一半了!”

此时我已经落在了后面,双腿酸得发麻,仿佛两脚悬空,飘飘欲仙。看到了身后的“资源车”和远方黑乎乎一团的队伍,心中不免有些焦急、失落,却又有些无能为力。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转头对上你那双坚定的眸。“加油,我想早点看到西太湖的风景!”你说道。随着你的步伐,我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心中的某根导线似乎被点燃。接着,在我们一路上,每赶上一群人,你就会看到有两个女孩为对方说“加油”。

到了!到了!进入西太湖园区了!前方就是终点线了!我们欢笑着挥洒着汗水,并肩冲向了胜利。

静静站在湖边。我的臂上和颈间亦缀满了绿荫的斜纹,从树荫的间隙平望,正见太湖;波浪亦似被残阳唤醒,蓝黄相间的波光,在欣然舞蹈;岸边不时白涛涌起,迸射着雪样的水花。而我身边,有你。

人生会在不经意间走许多的路,但至少这一条充满了挑战与陪伴,洒下汗水却收获真情与欢乐的路,我们一起走过。

在您的影响下——高佳怡

七年前,是您教会了我要融入集体,要开朗些。七年前,也是您教会了我要低调沉稳些。

是您,亲爱的刘老师。

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那是一节体育活动课。

这节课是班主任代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排着队,掩藏不住内心的喜悦,一到操场,众人就如打翻的墨水向四周分散开去。我惧怕这种课,即使已踏入小学的大门许久了,每当看见同学们都扎堆,成双成对地在一起玩耍时,我仍很无奈。确实,我当时十分害羞胆小,也不开朗,以至于之前上课的体育老师也极少注意到我,在班上,我犹如行走的“透明人”。

此时,我默默的坐在操场旁的花坛边,看着同学们玩着“丢手绢”、“贴烧饼”……我的内心十分矛盾。

像是注意到了背后灼热的眼神,您回过了头,看见了孤单一人的我,仍保持着脸上的笑。“过来一起玩啊!”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您那细细的眉毛泛起柔柔的涟漪,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暂的皮肤衬托出淡淡桃红色的嘴唇,那淡淡的笑,宛如神奇的大手,将我牵引到您的身边。

“孩子们,一起来玩老鹰捉小鸡吧!”明朗的声音将我唤醒,我立刻害羞的低下头。“好啊,我要做老鹰,老师你当鸡妈妈!”一个胖胖的小男生喊道。“好!”您回过头,将我的双手环到了您的腰上,“抓紧了。”“嗯……”“老鹰”开始活动,“鸡妈妈”拼命护住自己的孩子,清脆的阵阵笑声在操场上方回荡。微风吹来,您那轻柔的短发扬起,透过发隙,我看见了您那洁净的侧脸,像是人间的天使,又像是与我们同龄的孩子,我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记得许久之后,我在一次测试中表现十分不错,您也非常开心,但听到我在和同桌炫耀时,您毫不犹豫地将我叫了出来,眼神中透着严厉,双眉微皱。“低调沉稳些,路会走得更远,不要让我失望。”这是您在教育我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您,曾来到我的身边,改变了我的过去,成就了我的未来。

在您的影响下,一个女孩变得开朗,沉稳。有缘再会,亲爱的刘老师。

补——高佳怡

穿过繁忙的街区转弯,直走,静谧的小巷展现眼前。

我手拿需要修补拉链的衣服,在这曲折的巷子中不断往尽头走,跟随着柔和的阳光。

“她的左眼是看不见的,但手艺很好,总是一个人在小巷的尽头,有人来找她帮忙她就帮,没人的时候她也会看看报纸。”这是外婆告诉我的,外婆以前可是他的常客呢。

远处坐着一个老人,似乎是她?我有些紧张地走了过去。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她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笑眯眯的看着我:“姑娘,有什么事找我吗?”“啊……嗯,”我慌忙拿出衣服交给她,“这衣服拉链需要修一下。”“好的。”她伸手接了衣服,粗糙的双手与我的双手接触,手背上翘起的死皮蹭过我的双手,生疼。

看着这经历了人间沧桑的双手,心中一紧。抬头,触到她那灰暗却不失光泽的左眼,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更多的还是心疼。

“姑娘,坐下来吧。”她指了指前面的一张小板凳。

我回过了神,坐了下来,她也开始修补了。

戴上老花镜后,和蔼的她似乎更显认真,发间的白丝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刺眼。她的双手灵活地拆卸,修补,缝纫……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看她那认真的神情,仿佛在雕刻一件如视珍宝的艺术品,精心做好每一个细节。

完成了,她长舒一口气,露出孩子般的笑脸。

我的心也随之变得静谧,安宁。

她没有收我一分钱,简单地聊了几句,道了谢,我便离开。

有这样一组对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

“婆婆,你为什么要干这个呢?为什么也不收钱啊?”

“因为喜欢啊,这点小事不值几个钱,为大家做事很开心啊。”

阳光洒满这个小巷,也填补满了我的内心。

你的关心,让我记住了你——高佳怡

那年寒假,我迎接了一场小手术。

我浑身发抖,拿着报告单迟钝地敲了敲打麻药室的门,门开了,一个不到三十的小伙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单子给我吧。”我机械般伸出了手。“坐到那个椅子上去。”我乖乖地一步一步走过去,躺下,整个房间的空气仿佛少到令人窒息。医生看完单子便走了出去,我莫名的感觉到有一丝放松。放眼环顾四周,我发现在对面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助理姐姐,大概二十几岁的样子,戴着一副圆圆的黑框眼镜,高扎的马尾辫更显得一丝俏皮。

那姐姐注意到我在观察她,突然轻声笑起来,“小姑娘你第一次做手术吧!”我咽了口口水,“嗯。”“没事,手术很快的,一点也不痛,就像蚊子叮你一下。”我幻想着蚊子叮我的场景……有血!随后脸色一白,袒露出心声,“可是……我还是怕啊……”那姐姐站了起来,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柜子,在里面翻弄着什么,“没事儿的,刚刚有个五岁的小孩也做了这个手术呢!”随后拿出一袋饼干,“要吃吗,味道很好的。”“不用了,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收到了。

手术结束。

可能是因为麻药还没退效。我迷迷糊糊地从手术室里出来了,然后又迷迷糊糊地进了化疗室。我被戴上了眼罩,开始接受光疗。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是那个助理姐姐!“还……还好。”随后她的手覆上了我的手,“手怎么这么冷啊。”然后快步离开,又马上赶了上来,这回包裹着我的双手的,是一个很温暖的热水袋抱枕,我的双手很快温暖起来,同学温暖起来的还有我那被手术吓的冰冷的心。

“谢谢!”

尽管我们不太可能再见面了,但你的关心让我记住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