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

无意间打开qq,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群组活跃在眼前——这是自从加入以来就不再理会的群啊——这是象征了我和共处了小学六年的同学的情谊的群啊! 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陌生了呢? 好像,自从小学毕业以后,除了和曾经要好的一个闺蜜偶尔有来往,其他人,早已无形中变得无足轻重了吧。 还记得刚开学不久的时候,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我的心中充满了茫然与无措。“哇, … 继续阅读“过往”

跌倒——陈勤

风不知往哪个方向吹,路不知它的尽头何处,历经风,行于路,跌倒爬起,不羁狂放。——题记 一路上,拖着脚步,当初傲人的挺胸抬头早已变成了垂头丧气。每一步,沉重不堪;每一步,刺激着心。路旁的花草,摇晃脑袋,好似嘲笑。我尽力摆开,直跑回家。 终于,到家了,这一路,如此漫长。“砰”,房门被我关上,只留下父母在外迷惘。其实,他们因该知道,知道,我期中考试的成绩了。 晚上,吃过晚饭,父亲小心翼翼地提出要带我去田 … 继续阅读“跌倒——陈勤”

适合——陈勤

适合才是最好的。 悬崖峭壁,直插云天,云雾密密地织着,笼一层舞女的纱裙——整座山上,只有一枝梅。 晨光点点,聚拢又散,融着河间的冰水,泛着粼粼波光,美得清纯又妖治。它却只痴痴含着苞,低低垂着头,不知做什么。开花么? 尝试着攒起花瓣,小心翼翼地一片片散开,恨不得吸进太阳的光芒与热量,可阳光却故意要避开似的,只吝啬的赐予一点儿光,直到黄昏,夕阳已残,徒留一轮剪影。五瓣花瓣都绽尽了,却还是血红血红的,丝 … 继续阅读“适合——陈勤”

过往——陈勤

一代代人来了,一代代人离开了。不曾回来。 它,只是个破旧的老房子,所以不再被人记起了。 有一天,几个大腹便便的人对它指指点点,想要拆掉它。他们说它太老,说它太旧。我很难过,简直欲哭无泪。看着门前那把熟悉而又破旧的摇椅,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从前。 还记得那时,它刚建成的时候很独特,还融入了西方建筑的风格。人们都抢着搬进去生活。那把摇椅,就是那时刚搬进去的一对年轻夫妇买的。。。。。。我也时常去光顾。那 … 继续阅读“过往——陈勤”

峰回路转——陈勤

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题记 失败并不会永远持续,所谓“病树前头万木春”既是。人生,正是在不断面对和挑战挫折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人生的路上,也存在着时机与把握,关键在自己。 当竞赛成绩出来后,我得知自己名落孙山,心情犹如当时的天气,阴阴沉沉,被一层阴霾笼罩着,久久不能平静。 回到家后,吃过晚饭,父亲见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便说带我到家后的田野走走,我无精打采地答应了。 由于刚下完雨 … 继续阅读“峰回路转——陈勤”

车寻远方——陈勤

又是一个下午,静寂无然。窗外,树摇动着它的枝叶,马路上不时传来汽车开过的声音,仿佛还有从远处传来的鸟啼声,一片悠闲之景。 坐在书桌前,被一堆试卷弄得头昏眼胀的我望着窗外,我有多久没出去了?想到这,我放下手中的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拉开抽屉,拿上相机,下楼骑上身形车,沿着熟悉的路去寻找熟悉的风景。 到十字路口左转,视野变得开阔起来,车轮在石子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轮子轧过一个个凸起的石头,人不 … 继续阅读“车寻远方——陈勤”

榜样——陈勤

静夜,月凉如水,一种光芒仍在闪耀。榜样之光。 我走在无声的林荫大道上,只有大自然中的他们——知了,蟋蟀高升作响,却衬的更静。俯身,我捡起一片落叶,在斑驳的月影中,我看到刘邦,身骑白马,缓缓走来,穿越时光,来到我面前。他却沉默微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折射出千年前,那危机四伏的鸿门宴,面对项羽的野心,他隐而不发,只是无言。乌江畔头,他已然看出西楚霸王大势已去,挥舞手中长剑,沉默中握住大权,击败项羽。 … 继续阅读“榜样——陈勤”

善待自己——陈勤

窗外,细雨纷飞,失望的心流浪在阴雨灰暗的天空下,十年寒窗,一朝梦醒,却已是物是人非,我问己:“我是否真的已失败?” 是的,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并不出众,但我一直在努力。梦碎了,心活着,只要心活着,便有梦的延续与重圆。我没有过人的天资,在通往金字塔的途中,我甘愿做那只慢爬的蜗牛;没有青山的伟岸,我却有平原的开阔;少了大海的波澜,却多了小溪的平和。我以袭击的方式努力,并不在乎最终的收获。 迈着步子狂奔在 … 继续阅读“善待自己——陈勤”

有一种色彩属于我——陈勤

彩虹在风雨后出现,正如我们屡败屡战,最终迎来胜利的艳阳天一样。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失利,我渐渐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本以为期末考试会给自己带来一丝安慰,没想到这次的成绩更是难以面对江东父老。父母的轮番轰炸让我更是难堪。戴上耳机,播一首音乐,到外面走一走,姑且先逃离这沉重吧! 推开门,初春的气息扑面而来。美丽的田间小路吸引着我。经过一番春雨的洗礼,嫩芽愈发碧绿。一阵阵的徘徊,秋后总是春。。。。。。 不 … 继续阅读“有一种色彩属于我——陈勤”

值得纪念的周日——陈勤

2017年的第一天,值得纪念。 我正做着作业,与数学做斗争,而小表妹也正一本正经的给布娃娃喂饭…… 忽然,她拉着我的衣襟连连嚷道:“姐姐,那是什么?”这一嚷不打紧,却把我思路打断了,我抬头气呼呼的喝道:“什么东西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姐姐,那是什么?”我这才注意到她正跪在板凳上,两眼紧盯着中国地图,我朝她指的方向望去,没好气的回答:“这是我国最大的岛——台湾。你呀,没写几个字就开始看起中国地图了 … 继续阅读“值得纪念的周日——陈勤”

冬晨——陈勤

秋与冬的交接仪式在一场薄雾中进行着,没有灿烂的灯光,没有神气的礼乐,只有那蒙蒙的薄雾。习习的西北风吹动着树枝,好像在欢迎冬天的到来。 薄雾罩着大地,万物像披着纱巾一样,迷迷蒙蒙的,远处的小山看不见顶,树林像在捉迷藏一样,东躲西藏,忽现忽影。 风微微的吹着,带来一丝凉意。那毫不留恋的树叶纷纷落下,再大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城市的美容师——清洁工们仍然早早的起来了,他们拿着扫帚在为城市整容。不,不是扫帚 … 继续阅读“冬晨——陈勤”

夕阳红印象-陈勤

每天早晨,路过福利院的行人,都会听到一阵阵悠扬的音乐,看到一群群在晨风中翩然起舞的老人们,他们和着音乐,踏着节拍,舞红帕,挥长剑,敲响了晨钟,打破了城市晨是清晨的静谧,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我早早地从家里出发,又路过了福利院门口。只见一群五六十岁的爷爷奶奶们,身着统一的鲜红色的服装,两三个一群在说说笑笑。过了一会儿,一个两鬓已经斑白但意气风发的爷爷站在台阶上,用洪亮的声音喊道:“ … 继续阅读“夕阳红印象-陈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