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收获——邓天一

四月的细雨轻轻柔柔的,如青丝般笼罩着嫩绿色的大地,仿佛要将世界的一切洗净。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坐在屋檐下,感受着那细雨滴落在我脸颊上的清凉和渐渐蒸发掉的舒放。
我牵着奶奶的手,站了起来,雨停了。乡间又散发出它自有的宁静,我晕奶奶走在蜿蜒的小路上不说话,却能感受到对方心里的快乐。山中的桃花开了,在阳光的映照下,从露珠中发出粉红的光。我伸手去摘,触枝,露珠滑落。撒到了额头上。奶奶取下肩上的粉色毛巾轻轻的擦干我头上的水,我抬头,那粉色的毛巾如同桃花一样,在柔和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夏天荷花开了,奶奶与我坐在池边。她拿着一把蒲扇轻轻地扇着,我不安分的跑来跑去。我的头上出了汗,奶奶笑着看着我,取下那块毛巾轻轻一擦汗,汗珠滑落,细微的风夹着荷花的香气,将我脸颊上的水汽吹干,我开始喜欢和奶奶一起享受这夏天。
初秋,山上的果子微微露出了红色,我和一群小伙伴漫山遍野的跑打闹着,奶奶不放心,就跟在后面,也许是太过担心了,还挥挥手让我慢一点。微微胖硕的身子使她气喘吁吁,他将那已经渐渐退了色的毛巾取下,在脸上不停的擦着就这样。
我和奶奶快乐的过着这样的生活,那块毛巾也成了我最好的伙伴,我认为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源源不断的快乐。
阔别家乡,又是冬天,寒风覆盖了大地。我已经离开了家乡这么久,又要见到奶奶了,我的心情无比的兴奋。打开门,只见奶奶伏在床沿,我的心颤动了一下,奶奶静静的看着我,不说话。
我走到床边,那块已经变成白色的毛巾还在那里,就像奶奶的白发一样,看来奶奶真的老了,我看着他那笑容,心中一丝酸楚。我拿下那块毛巾,放在水里洗净悄悄地挂在衣架上。阳光透过它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回首望了望,屋中的奶奶。终于,我明白了在快乐背后别样的,所收获的那份沉甸甸的爱。

别样的收获——戴露薇

傍晚时分的云,就像天界悬挂的织女的锦缎,因为太阳的色彩染得通红通红的,又像儿时最爱吃的棉花糖,感觉触手可及,可其实仍在远处飘着,“万里归西”的景色令我陶醉,不忘别样的收获。
不远处的黄豆田里,一个单薄的身影正在暮色下忙碌着,夕阳的余晖洒在空旷的田野和她的身上,这橘红色的余光让她原本瘦小的身影更加苍凉。这画面仿佛是一副油画,尽管火红的天空占了一大半,可主角却是那小小的身影。
咦,为什么这么晚了外婆会在田里?“外婆!”我呼喊着跑向外婆。外婆转过身来,似乎很惊讶,“外婆,天都要黑了,你怎么还在田里呀?”外婆指着背后的黄豆田道:“我在敲黄豆,要是现在不敲完,到了明天太阳一出来,这黄豆就自己裂开了。”我似懂非懂地往后一看:呀!好多黄豆呀!它们好多都被外婆割下来堆成一堆一堆的了,在暮色中一动不动,像沉睡的小宝宝,再看看外婆忙碌成那样却还带着甜甜的一丝微笑。我感到一丝心疼。快步跑回家把妈妈叫了出来。
“你们来干什么?”外婆看到我刚走了又回来还把妈妈也带来了,似乎有点生气,“这儿还挺热的,你们快回家吧 !”我和妈妈理都不理,将外婆挤开,敲起黄豆来,敲得不亦乐乎。“唉!你们哟!”外婆没办法,只好拿着竹竿和我们一起敲。
我拿着竹竿,使出了浑身吃奶的力气,奋力地敲,风中此起彼伏的着“咋啦……咋啦……”的摩擦声,击打声,一会儿,我就有些累了,汗水浸湿了衣服,额角的碎发已黏在了前额,外婆看了很是心疼:“你一个小孩子来干什么,累坏了怎么办?”外婆把衣服铺在田埂上,“来,坐下歇一下。”我大声回绝:跳跃“不!”擦擦汗,我又敲了起来。金黄的豆子在偌大的塑料布上,堆积着,渐渐成了一座小山。
暮色四合,一半是天,一半是地,墨绿的田埂上,移动着三个人影——俩大一小。
在外婆的影响下,我有了别样的收获,我收获了,世界因爱而美丽,也只有爱,才能给世界带来更多的美丽,更收获了外婆对我深深的爱。

摘录:书房窗外的冷雨 作者:董桥——陈磊

书房窗外的冷雨

董桥

父亲坐在书房里靠窗的那个软垫沙发上,两手捧着一盏新沏的铁观音,白烟袅袅,凄凄切切,半蒙住他那张有风霜的脸。沙发的蓝绒底子撒满翠绿竹叶,衬着窗外那一丛幽篁,格外见出匠心。因是雨后黄昏,院子那边的荷塘传来几声蛙鸣,书房反而更显寂静了。十八岁少年屏息站在离沙发四五步外的紫檀木书桌边,不必抬头,都背得出左壁上挂的一副对子:“南云望气千重紫,华露罗香万亩兰。”右边盆景花架后面那一副则是:“传奇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朝南花格回窗两侧整整齐齐立着一对乌木玻璃书橱。

小时候,父亲一出门,我总是偷偷翻遍橱里的旧书和藏画。宋代花鸟、明人山水、清朝碑帖,自忖都可以闭着眼睛临出来。壁灯如梦,瞄一瞄案头青花笔筒里那一丛粗粗细细的毛笔,想起童年,竟无端讨厌起何绍基(清代诗人、书法家)来了。父亲啜了一口茶说:“到了台北赶紧先去看宋伯伯,知道吗?”“知道了。”“国家多难,生活更应该朴素,专心向学。”“是。”蛙鸣愈来愈闹,窗外又下起冷雨了。

有一种色彩属于我——陈磊

有一种色彩属于我

小时候的世界多简单,老爸的肩膀是世界上最高的地方,老妈是能把一切安排妥当的大英雄。和小伙伴比的最多的,就是争谁跑得最快,谁得的奖状最多。战争只是和朋友打打雪仗。经历过的最大痛苦,只是膝盖擦破了皮。“再见”也只是明天见而已。可我却迫不及待地想长大。那时候的生活和我,还是一个白色的回忆,圣洁无比。

可是,现在……

“你怎么就考这么几分,对得起谁,我给你吃的饭都糊到脑子里了?”老爸一挥手,“去。回你房间好好反省。”“饭还没吃呢……”妈妈劝解着。“吃什么,他还有脸吃饭?”

迷迷糊糊地,不知怎么回事,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想说话,不想辩解,反正一切都怨我自己,都是我自己不好,此时窗外的天空是那么昏暗,月亮被厚厚的云遮住了,星星也更是无迹可寻,连你们也要嘲笑我,讨厌我吗?我苦笑了一下,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梦里好像有人在叫我,我张开嘴唇想回答,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好作罢……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朦胧的眼睛,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深夜一点了,肚子在向我抱怨,我无奈起身,准备上厕所,却瞧见客厅里灯火亮着,只见桌上摆好了饭菜,似乎还热乎。

忽然猛然想起在我睡觉时,好像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在叫我吃饭,吃完了饭,回到房间,惊奇发现,我的房间竟充满了一滩清澈空灵的水,带着疑惑,我走过那层薄薄“水”来到窗户边,抬头向窗外望去,原来是那抛开云雾的月亮!它竟是那样的圆,那样的皎洁,那样的圣洁柔和,那样的纯洁空灵!就连星星也甘愿在其旁边点缀,为它勾勒出一幅亮丽的背景!

我躺回床上,心里释然——因为我明白了,有一种色彩是属于我的,就是那宛如浓浓父爱一般的圣洁的白色

桂花▪糕————陈磊

     桂花▪糕

        又是一年寂秋,阳光慵懒地洒在身上,不时带来阵阵寒意。在这喧嚣的钢铁丛林里,忽然飘来一阵淡淡的桂香。

        循着香气走去,看见了在路拐口制作桂花糕的他。

        他,一袭藏青色衣物,眼睛深陷下去,面前的,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脚踏车,上面锈迹斑斑,一看便知道是有些年头的了,上面齐齐的放置着几叠蒸笼,一边还放了几袋桂花。

        又走近些,我瞧清了他,他亦瞧清了我,他轻放下手中的米团,抬起了头——猛地,我看见了他头上丝丝的银发,“孩子,要块桂花糕吗。”他微微张开了嘴唇,问我,方回神,只颔首。

        他又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把米团放进木制器具中,轻轻的放入蒸笼,不一会儿,就有香雾扑面而来,只觉得神清气爽,看着他的额头渗满了水珠,渗入他的皱纹,泛着一层红,像新翻的泥土,质朴着,本真着。

       接过他手中的桂花糕,上面点缀着桂花三两点。咬一口,有些烫口,细细品尝,热乎乎的甜,软乎乎的香,仿佛有一股荡涤心灵的纯洁之力在内心荡漾开来。刚要夸他,却又瞧见他那黑痩的双手——那样皲裂的一双手,我好似见着了他苦痛的一生,他见我凝眸于他的手,竟窒了半晌,略显羞涩的把手缩回袖管里,微微地笑了。

        我又咬了一口,只觉得唇齿留香,夸他,打破了尴尬的场面,他笑了,是笑得那么愉快,那么本真,我亦笑了。

        再看看他,又何尝不像桂花树上的点点“繁星”,虽然小,却努力开出自己的芬芳,象征了本真,象征了默默无闻。

       桂花美,桂花糕美,人亦美。

        

为我心中的那片海——邓天一

如果不是也还死你瑟瑟发抖,那么又是什么让你感到不悦呢?是艰苦的学习还是吵闹的生活呢,请忘记那些不愉快吧,记住你还有我,你心中的那片海。
这些声音不断的萦绕在我的耳边,我想心中有海,虽然好似近在咫尺,但是却难以进入那片海,一定是个神秘而又美丽的地方,只不过似乎被一扇门给挡住了,我想追海,想抓住他,但是怎么可能呢,我再一次变得失落起来。
那是你的心门哦快带着你的快乐,来打开它,我再一次抬起头我去哪找的快乐呢?我翻查我的脑海都到了,只有艰苦的学习盛放的生活,我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很快又感到有些难受,不仅窗外的雨点打在玻璃上,拼命做小我的心中有好像开始下起了绵绵细雨,我躺在床上,耳畔又穿了那熟悉的声音,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啊,我坐了起来,反复揣摩,不断的重复心里的那句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既然说她说是田野,那就让我去找田野吧,我一边撑起伞一边自言自语的,越接近那座山,心就跳的越快,好像他们在相互吸引来款了,快呀,快去呀,雨停了,阳光再是照射下来,这好像没有了,冬天能种花,然后蝴蝶,在不停的飞着就是这,好好感受多么美的景象啊!我在是躺了下来,眼前仿佛有一扇门我小心翼翼的推开他,眼前的景象让我十分吃惊,这是一片花的海洋,此外还有同学们,老师们,还有我的朋友,霎时间我感受到了喜悦不悦的尖兵好像四是在慢慢的融化,多么美妙的生活。
一一数,刺眼的阳光打到脸上,我揉揉眼睛,从家里的床上坐了起来,原来生活也是一片海,只不过你要是要去寻找快乐,但又何妨的一切,为我心中的那片海啊。
心中有海,纵然感到远在天边,眼光生活里边能找到更多。

你又属于自己的光芒——邓天一

自打那次以后,整个月他都没有笑过。躲在教室的角落里,眼睛呆滞,无光好是一只灰溜溜的老鼠联合从前和他最好最好的朋友,他都不想理会了。
一个半月前他还是同学中的开心果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期中考试优异的成绩,让他整个天乐呵呵的,他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因为他一向对人很好。可是一天晚上却被几个人挡下来,可能是有出一季度在乌黑的天空下几个人对其直指点点包含嘲讽的话语,让她变得烦躁了起来,于是飞快的走了,身后传来哈哈的一阵笑声。
天上下起雨来了,他打开台的,昏暗的灯光照在书本上它是那么的多愁善感,从至于那些人夸大其词,深深地印在他心里对着书本的视线模糊了,他只能合上书本,但是对着世界的视野模糊了,能够做到的只有闭上自己的眼睛,我是怎么了。
他看在同学的眼光进行的变了,他感到所有同学都似乎在审视自己,一般他开始说杨老师和朋友可能是因为他看见他阳光只照在了别人的身上,就像是别人总是看不到自己一样很快成绩的下滑,迫使他走出原因,他开始一个人独立思考,可就是受不了别人对他那种感受,他已经将原因,全部归于他人的身上了。
太阳能够如此亮是因为他有自己的光芒,人们爱戴太阳也是用它的光芒很快,茶学院的老师把他调到了肇事的中间,阳光从信用社他的身上,让他感到十分温暖和他说话的人多了起来位置的改变,让他觉得十分不适应,他始终不喜欢和他人说话,但是他开始帮助同学们了,他认为这是必要的。
和自己交往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金灿灿的,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开始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细细一想,他不就是一个太阳嘛。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陈磊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我走在街道上,看见了那朵花,仅仅的一朵,橘红,艳得像一枚红纽扣,却不傲,舒尔想起了她。

她是做宫廷桂花糕的老奶奶,天天站在路拐口。她的背后,是一堵废弃的围墙,但这并不妨碍桂花糕的香气千里飘。

老奶奶总是一身藏青色的棉大衣,醒目的是她那粉红的围裙,像一朵本真、质朴的花盛开在这繁华而喧闹嘈杂的都市,宁静而又屹然挺立。

停在她哪儿,买了几块糕尝,只见她把雪白的米粉装进一个小小的木质器具里,上面点缀着桂花两三点。一打开蒸笼,就溢出袅袅的香雾,在上面缠着绕着,把器具放进去,半晌,就散发出桂花糕好闻的味道。

接过,咬了一口,有些烫口,细细品尝,热乎乎的甜,软乎乎的香,不由得夸她,她笑了。看着她那黑瘦的一双手,好似见着了她一生的苦痛,她见我凝眸于她的手,竟窒了半晌,后复勉笑:“阿婆手不美,桂花糕美。”说着,用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汗水渗入她的皱纹,泛着一层红,像新翻的泥土,质朴着,本真着。

我提出要跟她学做,她笑了,我也笑了,并不当真,心里却十分喜欢这样的对话,轻松,愉快,人与人,不疏离。

又看了看面前的花,彼时,风正袭裹着寒潮,秋深了,狗尾巴草和蒲公英,早就瑟缩成一团,连耐寒的菊花也萎了下来,开始做冬天的梦,而它,就像阿婆,昂昂然,小脸蛋在风中,挣扎的通红通红,却又是那么质朴、本真。

阿婆似花,盛开在时空里,艳,却不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