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告别黑夜――胡美

 太阳落下便是不尽的黑夜,蜷缩在城市一角的我却在深深的忧郁中沉思,那江南过客的思念何时可剪断?那丁香似的姑娘怎样才莫愁?那漫漫的路途谁才可指明方向?于是只有徘徊只能迷茫,我抬头轻问,夜啊,你到底还有多长?此时,那枝上的莺慢慢吟唱:学会告别,黑夜的背后就是光明,歌声悠长,慢慢回荡……  告别黑夜,那是一抹绚丽的色彩。春天的裙摆百花争艳,千蝶飞舞,但一朵朵的腊梅都在寒冷的深渊中破土,发芽,它躯体的上面 … 继续阅读“点评:告别黑夜――胡美”

偶然爱上它――胡美

我生来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总是用大大咧咧的外表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书这种东西,我原本注定不会与她相遇,可是那次偶然使自己彻底改观。 傍晚,夕阳的余晖洒落进窗口,仿佛受到什么的呼唤,我竟然随手拿出一本落上灰尘的书走到阳台,坐在靠背椅上,伴随着日光渐渐开始了解手中的它。啊,原来是一本普通的散文集,作者那?被岁月模糊了姓名。也罢,这些也不重要了。轻轻翻开扉页,书本的气息将我带入另一个世界,书中的世界: … 继续阅读“偶然爱上它――胡美”

你的热心,让我记住了你――胡美

大雨已经持续下了有一个多星期了,似乎人的心情也跟随着天气阴沉下来。我撑着伞无言走在雨中,周围笼罩的低气压肉眼可见。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已经是傍晚了,我也加快脚步。 朦胧的雨雾中,我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路人,赶紧抬起头来你。只见他踉跄了一下,扶住墙才让自己站稳。对不起,您不要紧吧?我连忙询问。他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这才定下神来,打量他的模样:中等个儿,瘦削的脸上一双木然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原来他竟是 … 继续阅读“你的热心,让我记住了你――胡美”

站在钱塘江边――胡美

东南名川钱塘江的江口,像极了一只巨大的喇叭,由外向内逐渐变得狭窄,使朝波的流淌受到约束,引起海潮倒灌,最终形成了蔚为壮观的钱江潮。 而每逢农历8月18的钱江秋潮,更被世人誉为天下一大奇观。苏轼曾经在这里写下八月十八潮,天下壮观无的赞叹。这一天,钱塘江潮涌袭来,潮头壁立最高可达3.5米,波涛汹涌,仿佛万马奔腾而过,雷声在空中涌动,可谓:天排云阵千雷震,地卷银山万马腾,这正是钱江秋潮的真实写照。 终于 … 继续阅读“站在钱塘江边――胡美”

人生如戏――胡美

烈日下被炎炎炙烤的滋味并不十分好受,看着面前在油柏马路上穿梭着的一辆辆车,颜色种类模样各不相似,各自承载的使命也不尽然。此刻的我,却只希望有一辆车带我离开这闷热的十字路口。 突然走神,思绪一下子从眼前这条路跳转到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中。心中乍现一个奇怪的念头:人生不正是像这些永远奔跑的车吗?有的人出生高贵,就像刚刚产出的名牌轿车,标价昂贵,光鲜亮丽,不必自己付出多少就会有人为你准备好后路。有的人出身贫 … 继续阅读“人生如戏――胡美”

清晨的那一抹光――胡美

生命的真正意义在于开创未来,而不是回首往事。因此我相信,每一个热爱生命的人都热爱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它是一天新生活的开始,也是拉开新生活序幕的信号。 而我对晨光的喜爱并不是一天两天了,清早起床揉揉惺忪的睡眼,拉起窗帘,推开窗户,一道带着暖意的金黄就探进头来,依偎在我身旁,明亮而又温柔 不禁让我对新生活充满了希望。相反若是清晨雾气蒙蒙 阴雨绵绵,我的好心情也随之消逝。 周末空闲时,我喜欢在有晨光的早 … 继续阅读“清晨的那一抹光――胡美”

补――胡美

冬季来临,因为学校展开的暖冬活动,我这才打开尘封已久的衣柜,打量这些或者小了,或者过时的旧衣服。 一件件理好,挑出两件打算捐的羽绒服,我的手突然触碰到一块不知名的突出,好奇心使我定下神来仔细寻找结果,却让我愣在了原地。 回忆的潮水将我吞没。 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橙色羽绒服。只是上面用线缝制的一处图案格外鲜明,缝的是一个正在微笑的太阳,与橙色的背景相得益彰,十分可爱。这是母亲在我弄破衣服后弥补的成果 … 继续阅读“补――胡美”

适合――胡美

刚将它带回家时,它蜷缩着青亮苍翠的叶在风中发抖,在阳光下活力迸发,愈显生机。可令我感到疑惑的是,无论自己多么细心照料,她依旧暗自吐香。 原来君子兰,竟也是这般内敛的模样。 入夜,新月朦胧,被乌云覆盖,羞涩的藏起了容颜。窗台外的它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的到来,轻轻的抖动着花苞。不久,如丝的细雨飘来,它虚弱的躯干在风中被吹得左右摇曳,头顶沉重的花苞好像随时会坠落一般。如此温润羞涩的他,真的能够抵挡这场侵袭吗 … 继续阅读“适合――胡美”

清冷入梦忆流年——戚一凡

谁,稍纵即逝,留我残月如割;谁,欲说还休,惹我一身尘埃。旧墨未干,新痕却染。湿了幽梦,美了流年。                                   ——题记 时间如沙漏般一点一滴的流逝,想起曾经同你们一同嬉戏玩闹的日子,仿佛如一帘幽梦般,早已散去…… 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好似在听我诉说着我们曾经的疯狂,如今的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蜕变成了一个明白事理的少女,可曾经我们之 … 继续阅读“清冷入梦忆流年——戚一凡”

迷夏——戚一凡

这个夏天,仿佛注定要有数不尽的思绪相伴。如春天时的万物一般滋长着的诗意与细微的情感,轻轻吟咏在身边。 岁月可以逝去,青春可以不再,但开在岁月唇边的花朵即使枯萎了,那暗香仍会穿透时光的障壁,盈盈飘散于某一个不知名的日子,人生之旅,有太多东西令我们难忘。 阳光洒在我身上,也洒在那些花儿绸缎般富有质感的瓣间,折射出别样的色彩。我将几朵投入水中,看着它们在浮藻间飘散,却仍旧开的温暖。看着这些平日里离自己很 … 继续阅读“迷夏——戚一凡”

繁花似锦 戏水流年——戚一凡

青春,只是个最普通的词,却绘出了我们最精彩的旅程,有着我们最记忆深刻的人与事还有最美好的念想,但,最短暂的,亦属青春。 这时的我们,会叛逆,会任性,会哭,会笑,是这样多彩多变的年华里,遇见了你,每个人都在上演着不同的故事,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转瞬即逝间消淡,我们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行程,每周一次轮回,周而复始。 闲暇时,在路上,不敢匆匆忙忙,试看曾经忽略的一路繁花。看是留心各类的行人,从人们的神情中揣 … 继续阅读“繁花似锦 戏水流年——戚一凡”

走过去,一路繁华

十四岁是分水岭,隔开了懵懂与成熟。 看着黎明从云里抬起头,感到成长使生命变得厚重。 这些年,骄傲过,失意过,现在看来,无不是过眼云烟,从小学时的无知与调皮,到初中的叛逆与茫然,不知羁绊一路,终究能收获些什么。 曾怀疑过自己,走在沙漠中,无论种下什么梦都结不出果,才张开翅膀想要飞翔,风却沉默。庆幸的是,我一直没回头,一路向北,相信总一天会有绿洲,虽然初二的我还未发现绿洲,但是不仓皇的眼却宣告着自己已 … 继续阅读“走过去,一路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