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周瑜萱

邻居家的阎爷爷,七十多岁了,精神抖擞,身子骨硬朗,是疾病的“绝缘体”。可前些天他却无疾而终,驾鹤西去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去世呢?听人说,阎爷爷是因为他孙子把家里的门槛锯掉而愤怒交加才去世的。经过了解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阎爷爷家住的是年代已久的四合院,上房的青瓦布满绿苔,街房的门槛有一尺多高,三寸多厚,人们出入都要抬高腿才能过去,陌生人出入时稍不留神还会被绊倒。可阎爷爷并未觉得不便,没他的“旨意”,谁也不敢拆掉那个门槛。
前几年,阎爷爷的儿子阎大伯买了一辆自行车,每次经过门槛都要很吃力地抬起车子,一不小心,脚蹬就会碰到腿肚,有时竟把皮肤蹭破。无奈之余,他壮着胆子和父亲商量,想把门槛锯掉,不料遭到阎爷爷的训斥:”胡说!这是祖宗留下来的,只有修补的份儿,没有毁坏的理儿!你敢锯掉,是不让我活了?”阎大伯不愿惹老人家生气,只好默不作声。
随着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两个月前,阎爷爷的孙子买了一辆“本田”摩托车,摩托车在路上飞奔,到门槛前却成了一堆沉重的废铁。在没有办法之下,他三下五除二就把门槛锯掉了。这下,摩托车畅通无阻了,却把阎爷爷气坏了。从此,阎爷爷对着被锯掉的门槛痕迹常常唉声叹气,说:“你们这些败家子,把祖宗留下的东西都毁了,不忠不孝啊!”不久,阎爷爷精神恍惚,茶饭不思。一个多月后,阎爷爷越发消瘦,虚弱,最后竟撒手人寰。
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为阎爷爷的去世而心情沉重,可更多的时候我在想:门槛真的是阎爷爷的命根子吗?祖宗留下的东西真的是都是值得保留,不能毁坏的吗?

峰回路转——周瑜萱

记得那天,我一个人孤独的行走在这条幽静的小路 上,雨水,早已打湿我的头发。那种冰冷的感觉,穿透我的肌肤,一直侵袭到我的心底。
风呼呼作响,携带着寒气从我的脸上划过。课堂上那一幕还在脑海里不断浮现,老师的那句话还回荡在耳边,卷上的红叉一刻不停的浮现在我眼前。心,沉重的像搁了一块石头。
想到这儿,眼泪在不知不觉已浸湿了衣衫。但我就只能这样吗?难道眼前的状况不能改变了吗?不,我不甘心就这样堕落下去。可是。我又该这么做?
伤心失落时你——受伤的蜻蜓突然闯入我的眼帘。你正在挣扎,试图飞起来,但根本不是狂风的对手。 你每次努力扬起身子,可是终还是刮倒在地。我立刻蹲下身子,小心的把你放在手上,只因你与我同病相怜。当时的你惨不忍睹:一对透明的翅膀已被折断,雨水沾满全身,三对细足努力的在我手上缓缓的移动着。
你又进行了第二次试飞,极努力、极努力地,但最终还是逃不出摔倒在地的命运。我不忍心在看到你的惨状,将视线转移到了别处。
当眼睛不自觉的再次注视到你时,却发现你早已飞起来了,虽然飞的不远但毕竟成功了。你向雨中发出冲刺,但结果却是更重的摔倒在地。这时, 你已经精疲力尽了,在地上挣扎了许久,突然不动了——你已经奄奄一息了。
静静的望着你,心想,我努力的结果会不会也如你那样,因禁不住风雨的考验而静静的倒下,忽然奇迹发生了,你竟一跃而起,努力的扑着翅膀,艰难的向高空飞去。是的,这一次你成功了,飞的那么高,那么远!我望着你在风中摇曳的身影,直至飞出了我的视线。心里不禁有了一丝温暖、感动。你凭借努力、坚强实现了在狂风中飞行的愿望。相信只要有你这种精神,我也能攻破眼前的堡垒,也能经受的住这些人生道路上的风雨而不像这般落寞。
风依然凛地刮着,雨依然绵绵的下着而我心中的那块石头已经落下了。谢谢你小蜻蜓,你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会带着挫折再次出发,我相信一切都会回到原位,峰回路转!

月下我的影子,像头年轻的小鹿

黑夜使得一切变得纯粹,滤去了浮华,还原了本真。

——题记

到山里去度假,与其说是度假,倒不如说是找个远离尘世的地方小憩一阵。

在山里的每晚,我都会去山里的羊肠小道上小跑一会儿,这成了我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光。

在这里,我可以跳着走,蹲着走,倒着走,傍着走。我也可以手舞足蹈,哼着唱着。同样的,没人觉得我怪异,这里的民俗,就是这样。

这个时候,便是真正自由的一个人了。万千世界,都是我的。

一路的花香,草香,树叶香,浓的,淡的,深的,浅的,缠缠绕绕。我闻闻这朵花,认认那棵草。黑夜里,它们的面容看不真切,视觉便退居一旁,味觉开始上位。闻闻吧,闻闻就知道了。这就有了再相识的欢喜。

回到山中的竹屋,躺在床上,品味着山中的夜深人静,细细地聆听着蝉鸣。这种感觉是多么的熟悉而又陌生,翻开记忆,小时候的文档里依稀有这种旋律,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它就不复存在了。

山里的夜,似乎才是真正的夜晚,只有一轮残月透过树叶在地上找出无数个斑点,除此,便再无任何光亮。这不惊让我疑惑,似乎城市没有夜晚,灯火通明,车马喧嚣,和白天如出一辙,城市的人们似乎永远在奔波之中。

这山让我远离了尘世,远离了尘世的车马喧嚣,远离了尘世的疲于奔命,远离了尘世中人与人的尔虞我诈,让我看到了人的本真。

月下我的影子,看上去像一头小鹿,欢跳着一路向前。

 

忆昔

上小学的时候,路边立着一排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时的自己,每天路上都可以默念几遍,继而久之,也就忘不了了。

坐在小学的校园里,听稚嫩的童声读着:“富强,民主,文明……”,不禁微微莞尔。

梁启超曾说过:“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所谓的“富强”也如此,新的栋梁撑起新的国度。曾在书中看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主社会,“不学礼,无以立。”所谓老子眼中的文明。有人相信“心美一切皆美”,众是以人字组成,社会国家,便是大众,千千万万心美的人即有和谐。

进入新的时代,人民对于自由平等公正的追求也越来越明显,因此需要法治。自古有“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此谓为大治”之称,法律与道德相互辅助,也组成文明和谐的社会。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对民众的要求。有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信以人言组成,即为“人做出的承诺”。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华经历五千年光阴所结成的,茫茫历史长河中,各种精神之间有联系,这便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魅力所在吧,少了其中一种,便是不圆满,像五十六个民族,少了一个,便不完整。

斜阳落下,染红轻云,有一只彩蝶缓缓飞过我走过的路,疑有清香。

父爱如山

他独立了,可以摆脱父亲了。14岁的他望着苍老的房子,毫不犹豫地转身。

家里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供他读书,他也讨厌自称读过书却总是暴力的父亲。他反对自己打架,反对自己恋爱,反对自己的一切,父亲总是用暴力来解决一切,他讨厌这样的家,现在终于可以离开了。

进入社会,她依然打架,甚至酗酒抽烟,父亲的信也一封一封的寄来。字还是很清秀,但话里的感情依然很淡薄,他失了耐心,将寄来的信扔在角落,再也没看过。

父亲的信慢慢少了,他也渐渐年长成熟,却拒绝与父亲见面。

如往常一般,他去拿信,只有叔父的信,他说,父亲病笃……

年少时的倔强残存,他以为这时的自己才真正解脱,他轻松的笑,抹去心底的寂寞。

后来,是最后一封信,信上的字,有些扭曲……

他要成家了,打扫时看见角落里落灰的“信删”,扬手要扔掉,他微微犹豫,放下了手。

儿子六岁那年,午休时拿着一封信摇醒了他。

“爸爸……I LOVE YOU.”儿子的英语还不流畅,他不解,随后看见儿子手上的信。

“儿子,爸爸没能给你足够的爱,希望你的儿子可以感受到你的爱。”

泛黄的信纸上是陌生而又熟悉的字体,他捏紧信,抱住儿子,“我也爱你。”

转瞬,泪如雨下。

过往——吴洋洋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模糊了天际,她急匆匆地躲在一家店前,擦了擦雨水,偏头看身后溢着暖色光晕的店,推门进去。

风铃清脆的声响传来,她看见店里唯一的人在细细地擦拭着一只白瓷瓶,想必是店老板,“欢迎光临。”老板扶了扶镜框。“我只是进来避个雨……”她四处看着,蓦然在柜台上望见一个紫砂壶,瞳孔微缩,“老板,这个紫砂壶是哪里来的?我想买它。”她触了触罩住紫砂壶的玻璃,指尖微紧。老板垂眸,“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可惜的是,这位大我很多岁的朋友已经过世了,不过这个紫砂壶是珍品,便宜点也要9000元。”

“这么贵!我还是学生……”她失声,老板朝她笑了笑,“自然,这紫砂壶自身也有故事,而过往是无价的。”老板又轻轻叩桌,“若你很想要的话,不妨说说你与紫砂壶的故事,说不定,我会打折哦。”她不解,却温柔地抚了抚玻璃,眸中深深浅浅的情愫蔓延。

“我小的时候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有一个很宝贝的紫砂壶,外形和玻璃里的紫砂壶一模一样,但是壶盖上有一个笑脸,他喜欢用紫砂壶泡茶,说里面住着一个会煮茶的神仙,煮出来的茶有一种别样的香味。那时的自己,还真的信了。”她浅笑,轻嗅,眯眼,似是闻见那年的袅袅茶香,微醉。“后来啊,再大一点的时候,爷爷病了,他却对我说:‘囡囡,爷爷啊,其实是紫砂壶里的神仙,现在要回去继续泡茶了,囡囡要是想爷爷了,就拿紫砂壶泡一壶上好的绿茶,爷爷闻见香气就知道囡囡想我了。’后来,他去世了,我拿紫砂壶泡了很多茶,我想爷爷应该知道,我很想他。可是一年前,妈妈打扫卫生的时候,紫砂壶不小心摔碎了,最后我连碎片都没来得及保住。”她眼眶微红,“老板,现在可以打折了吗?”老板勾唇,“可是就算打折,现在的你还是买不起。”她微微咬唇,“算了吧,那个紫砂壶再像也不是我记忆中的。”她慢慢转身,有些伤神。

“我还没说这个紫砂壶的故事呢。”老板启唇,她顿步,看见老板取出紫砂壶,缓缓地拿下盖子,展现在她面前,“它修补过,说不定……里面也住着一个会煮茶的神仙。”

她突然笑了,眼泪却一滴一滴地坠落。她看见,那个紫砂壶的盖面上,也有一个熟悉的笑脸,像是甜美地绽放在过往里的那个笑容,弥漫暖意。

看不见尽头的灰白色天空,缓缓洒落无数滴上帝的眼泪。

洁白晶莹的眼泪轻拂过地面,浅浅滋润,顷刻消失踪迹。无法救赎的缱绻决绝。

我永远只能隔着窗看雪,永远。看到另一个世界,与我无关的另一个世界。

是的。有些人随时随地都可能像风一样自由自在消失,了无禁锢亦了无牵挂。有些人,一生一世都只能被囚禁在同一个狭小的地方。别人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不过是别人的热闹。独自噬舔身上被铁链勒出的道道伤痕,听着自己的寂寞在温暖闷暗的牢笼里辗转反侧彼此厮杀。

纵然是断翼的鸟,仍可以唱出明亮怆然的天籁之音。

我的羽混和着上帝的眼泪,千片万片,千滴万滴。隔着窗的触手可及亦即天涯海角。透明的桎梏。无交流的话语,无相期的承诺。

某个寂静无人的世界里,雪会层层累积,像白玫瑰光滑厚重汁液饱满的花瓣。几万年后,铺成一条通往天国的阶梯。

然后,倦极的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静静躺在上面,如同脱去身上血迹斑斑的旧衣,突然摆脱束缚获得自由。什么也不再说,什么也不再想。睁眼,看见一个新的世界。

上帝说,给你一滴泪,愿你便看出我心中的全部海洋。

流年

岁月的风,吹过了一季又一季,时光也如同年轮般绕了一圈又一圈,倚着岁末的门扉,回眸凝望,那些走过的晨曦落日,路过的青黄四季,看过的聚散离合,经历的是是非非,竟恍若一夜尘梦。

许多事或因或果或多或少都会镌刻在斑驳的记忆里,流逝的光阴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珍藏和怀念,因为每一缕时光都是此生唯一的定格,无论是愉悦忧伤,都不会随时光前行,而是永远地滞留在了过去的岁月里。

在素色的流年中,怀着感恩的心,让情怀愉悦,让孤寂轻逢。把心情一针一线悄织在岁月里,任风天雪夜,酷暑严寒,独自偎倚在老藤树下,低低私语,默默清欢。

穿过尘世的阴霾,下一程依然会心念旧日,心念的不是曾经来过,而是遗落在那的情感。沉默或许是最好的寄予,无论背影多么孤单,于转角处也要华丽的转身,给自己一个蜕变的机会,来正视自己的人生。

风裹着寒意,在一页一页的日脚里簌簌翻阅,匆观旧事。

有些光阴看似缩短了黑天白日,敛起了世俗风雅,回味之余才发现那只是在我们内心深处隐藏了一些过程罢了,并不是光阴任性,是脆弱的心搁浅了过程,待时日久了,不经意间都将会一一埋没。也许少了些过程内心就不会那么压抑,能承受了过程就不再是问题了。

夜未央,从白日的喧嚣中匆匆走过,将万千思绪散落在岁末宁静之中,让血液静静舒缓默默回流,将过去的光阴慢慢摩捋,轻轻安放在心底幽隅之处,将今夜的时光悄悄浸透在翠墨里,铺满纹理纯净的宣纸,待他年岁末,重温字韵,光阴回放,墨迹依然生香。

今夜,时光在岁月的旅程中又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