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奔跑的少年 张鑫

含笑奔跑的少年 杨柳依依,芳草青青,我却泪眼婆娑。 因为体型过于庞大,我跑步总是不及格,跳绳亦不及格,被老师拉上操场一圈又一圈地练,我不作声,心里却早已波澜起伏,泪水在跑完之后便如决堤之水般喷涌而出,落在刚刚破土的小草上,泪水如冰晶挂在草尖上不动了,我赌气似的把泪水碰落,再把草连根拔起,一连拔了许多株,黝黑的泥土露了出来。 “嘿,干嘛呢?为草坪除杂草吗?”一声清脆的女声从我的耳中穿过,我转过僵直的 … 继续阅读“含笑奔跑的少年 张鑫”

这一种气质——庄洳钧

世间的各种各样的人很多,我只信,人之初,性本善。 十二月了,风更是寒的天,人们穿起厚重的冬装,口罩帽子一样都不落下。寒风驱使着他们行色匆匆的脚步,似不愿在风中多待一秒。不知不觉间,竟飘雪了。雪,像撒盐空中,如柳絮因风起。 可,那位妇人却不是了。 妇女那破破烂烂的棉袄在一群穿着大衣的人中格格不入。妇女那打结的头发蓬在头上,那饥饿蜡黄的脸更让人心惊胆战。背上还背着一个婴儿。婴儿正在熟睡中,手指放在嘴巴 … 继续阅读“这一种气质——庄洳钧”

玩 姜月

玩,是孩童的天性。 这一天,我来到了游乐园,虽然身为15岁的我已不再是小孩,但依旧套抵抗不了游乐园的诱惑。一来到门口,扑面的是全园的童趣,我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爸妈也只能无奈的跟着我进去了。 我玩了很多游戏,但爸妈却没怎么玩。突然,有一个家庭游戏出现在我眼前,我便拉着我的爸妈向前方走去。这是需要全家相互配合的游戏,是一个小的接力游戏,用时在三分钟内即可全家获得一份礼品。我们都心动了,于是摩拳擦掌, … 继续阅读“玩 姜月”

玩—王思韵

  大千世界的玩,再是绚丽,也比不得炮竹声声时的欢声笑语。 邻里把手招,快活唠家常。 老人们到了过年可不得坐着好好叨叨两声,这家的小孩,那家的收成,只要是能聊的,都得抓着聊两声。一旁的几个青年,也就只得抓耳挠腮,略微尴尬地笑两声,可真要说起来,再怎么苦恼,也只不过是在微博上吐槽几句,何曾露出现嫌弃的脸色。年年纹丝不变的,永远少不了的,这才是唠家常,才是老人们之间平平淡淡的“玩”。 壮士贴 … 继续阅读“玩—王思韵”

无声胜有声———-王思韵

此时无声胜有声,致,外公。 —题记 最后一夜,尾随父母连夜奔波到您的床前。 最后一眼,流转万千情感,无声胜有声。 我望着您,心中有千般万般的思念,有交织如衣的思绪,话到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默默祈祷奇迹的出现,可以挽救您衰败不堪的躯体。 最后一夜的星不见了,月不见了。眼里只有一双发黄的,布满血丝的眸子,泪花在其中翻涌,那种不舍与挣扎,让我想起了当初生龙活虎的您。 您不大与我亲近,从小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王思韵”

无声胜有声—耿想

无声胜有声 每个村庄都用一条土路与外面世界保持着坑坑洼洼的单线联系,其余的路只通向自己。 总免不了吵闹声,村里的人出去一趟不容易,封闭的大山像一扇铁门,死死的焊住了这一条路,人们被锁在了里面,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多少年了,人们试着与外面联系,摸索着探寻着外面的路。 磨掉多少代生灵路上才能起一层薄薄的塘土。 于是,人们急着要出去了,收拾起行李放在驴背上,马背上,挥着鞭子,在不停地咒骂声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耿想”

无声胜有声 姜月

声音,何尝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难以捉摸的呢?然而,在此刻,无声胜于有声。 夜晚,点点星光在头顶闪烁着,路灯下,影子在跟随着我。我一人走在这街头,街上寂静得有点可怕。此时的路灯像是一棵棵树,唯一与树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是会发光的树且是柱子。走过一个又一个的路灯,望着天空,也是漆黑一片。此刻,凉风袭来,吹得不禁让人瑟瑟发抖。 夜晚,没有了白天的喧闹,多了份寂静;没有了白天的热情,多了份冷漠。就在这寂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 姜月”

无声胜有声

声,所以言思、传情、解意也。然人世之间,天地之中,多少人间烦恼事,几番沧桑不灭请,又岂是人言可尽?人言不足释尽人间情,是故情浓之时,无声胜有声。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在高渐离慷慨悲壮的筑声中乘车而去,一直没有回头。凛冽的寒风将车上燕国的旗帜吹得猎猎作响,他看了看身旁作为副使的秦武阳,秦武阳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眼中尽 是迷茫之色。以这样的人作为副手去到秦庭上刺杀秦王赢政?荆轲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

玩—耿想

玩 村里会玩的人多,可以用来玩耍的东西也多。 随处转转,不经意间就会看见迎风飘摇的几支狗尾巴草,就像村民们常说的“贱名好养活”是一样的道理,没有那闲情雅致的人愿意给这普普通通的小植物冠以非凡的名称,索性就看它那滑稽的样子,以狗尾巴草这一雅俗共赏的名字给它草率的命名。 它能怎么玩呢?有经验的孩子早已把这小草摸了个透,摘下一支洗净了叼在嘴边,痞痞地随地一趟,将两手枕在脑下,迎着沁人心脾的麦香,临着温暖 … 继续阅读“玩—耿想”

赶路 王思韵

 赶路 初三(8)班   王思韵 颠簸的一生,谁不在赶路?     ——题记 “顺着风,陈年的酒香,赶过来∕在岁月的褶皱里,滋养苍白的词语∕和一些隐秘的疼痛∕秋之上,时光被窃取了记忆······怀揣着乡愁赶路。”赶路真有这么难? 如今的地河,过往的乡愁,多少人在赶路时孤单一人,长叹不息。 《商山早行》中“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道出温庭钧不得不离开故乡而去的悲凉。内心何尝不 … 继续阅读“赶路 王思韵”

啊,原来如此——郑舒允

茶水顺着壶嘴缓缓流下,倒满的茶杯微微冒着白气,是我喜欢喝的金丝皇菊。                        所谓茶道,即品赏茶美感之道。茶,助人静心、静神。品茶,品茶,倒还不 如说是尝茶,那样一小杯茶,是要喝很久的。饮酒喝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饮酒,都爱说“感情深,一口焖”,这是粗旷的汉子;喝茶,都提倡坐下来,细心品,这是翩翩的君子。 茶,起源于中国,可惜的是没有被好好的流传。唐朝的茶 … 继续阅读“啊,原来如此——郑舒允”

赶路—耿想

赶路 一个少年走过我的身旁。 他身着青白相间的校服,手里抓着一本英语课本,嘴里当然也不闲着,青菜包的香味飘散在空中,勾起了我的味蕾。。 真可惜,我吃不到。 他好像起床迟了点,这才导致他得赶着去学校,边走边吃,还不忘顺便背点单词。 一阵大风吹过,吹起了少年的衣摆,我发出窣窣的声响,红色的断叶落在了土黄的地上。 真希望他能看我一眼,我迫切的望着他,但他仍然匆匆地掠过了我,向他的目的地奔去。 唉,我叹口 … 继续阅读“赶路—耿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