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

在天与云,山与水之间,伫立着几株梅花,在我与你结识的时候,你还未开放。轻轻拍开你那身上的白雪,让我看到了真正的你。你如同一个害羞的小姑娘,粉嘟嘟的脸蛋儿,还未全开的花苞,那是我们的初遇。 渐渐地,你慢慢开放……一场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大地银装素裹,放眼望去,在这白色的大千世界里,也只有你能点缀其中,拍了拍蓬松的雪,你已经完全开放了,红的似火,粉的似霞,白的似雪,如同一个个婀娜多姿的少女 … 继续阅读“适合”

过往——郑铖昊

过往 岁月流逝,我们永远渴求着明天,过往便在渴求中逝去。 寒假,苏州,此时的他却似蒙上灰纱,即使故人也无法辨别。苏州啊,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不得而知。 过往的家,断壁残垣,枯朽简陋,一下大雨,家里便全充斥了雨水,虽凉爽,却也成了那时生活的一道坎。而如今,处处都是高楼大厦,欲与天公试比高。楼房焕然一新,家具样样整齐,可谓改头换面。这把刀,砍去了过往的苦。 当然,不仅仅是家,我最记得的是老家的早晨, … 继续阅读“过往——郑铖昊”

适合

适合 不知何处秒植物,适合人心率真矗?——题记 自然的适合,万物生长。人的适合,率真 悄悄的推开门,沃野万里。时光流逝在岁月的年轮里,白驹穿过年轮的空隙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才铸就了适合。 何为适合?乃大自然的孕育,在一亩方塘中,造就了千百万的植物,植物开始适合自然。 走出屋门,来到花园中,只见窗台上一盆弱小的含羞草。正想撷一片枝叶,她却似害羞的小姑娘,羞滴滴的收起了她的叶子,不再舒展。 何为适 … 继续阅读“适合”

远和近

远和近 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远与近,只是因为人们的感悟深了,才铸就了远与近。远与近的背后,恰恰是人性的光辉。 冬日的早晨,出门,猛觉得阳光有些刺眼,但它抵挡不了寒气的侵蚀,依旧令我隐隐作颤,却带一丝温暖。 我带上钱,慢慢的踱到卖包子的店门口:“老板,两个包子,嗯……再来一份豆腐汤。”“好嘞!”爽朗的老板从蒸笼内娴熟地抓起最靠上笼的包子,用塑料袋包裹着递给了我,接着,他起身向里面走去。我叫道:“豆腐汤 … 继续阅读“远和近”

一见

一见 一见沙滩,岁月安好。 青岛可算是暑假旅游的大好去处了,在不浮躁的光阴面前,没有什么更加让人赏心悦目。 暑假的青岛暑气沸腾,在沙滩边,小路旁。有轻轻的海风吹拂,一切也就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我一踏上沙滩,松软与调皮的沙子,一下便充斥了我脚趾头之间的空隙中,脚深深地陷入了沙滩中。 一步一个脚印,又深又邃,仿若巨人的脚,奇形怪状,一见使我对其一见相识,我从此热爱脚下的这黄沙地。 在海风的吹拂下,捧起沙 … 继续阅读“一见”

适合

在窗台边,有两个鸟笼。一个笼中有两只芙蓉,另一个笼中只有一只绣眼。 两只芙蓉石红色的,毛色很鲜艳,头顶有一簇如旗帜般火红的绒毛,黑眼,黄嘴,黄爪,模样十分华丽。它们的鸣叫婉转悠扬,如银铃在风中颤动,清冷百啭。 而绣眼并不如芙蓉华贵,它体型小巧,通体翠绿的羽毛,嫩黄的胸脯,红色的小嘴,黑色的眼珠被白色的绒毛包围着。它的叫声并不大,却奇特,仿佛空山中群鸟齐鸣,回旋起伏,变化万端,妙不可言。 这三只鸟每 … 继续阅读“适合”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在我的记忆深处,盛开着一朵花,一朵残缺的花,一朵自强的花。 我厌恶乞丐,他们,跪倒在地,伸出双手向人们,索取的行为令我厌恶,他们不想付出努力,就想赚到大把大把的钞票,这种不劳而获的思想,更令我厌恶,经常在网上和电视上看到一些”江湖骗子”,用红药水做血,用乳白胶做疤,来骗取人们的同情,这种方法更令我厌恶。 可有一件事,改变了我对乞丐的看法.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照常到补习班上课,走到天桥时,忽然看 … 继续阅读“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距离——郑铖昊

小小的彼岸,花开半夏。 一条源远流长的路,通向远方。路漫漫其修远兮。对岸花开,彼岸星光。 好久没来过这条道路了,深色的青石板,颓旧的木板。混杂在一起,不争不抢,不夺不闹,满是春的气息。 两岸的风景迥然不同,一旁布满了娇艳的鲜花,而另一旁确实被踩实的泥土,不断有人从这里走过,又不断有人践踏着这一亩方地。反是一个转角。如此短的距离或许走正路与不好好走路之间只有几脚的功夫。 这是短短的距离,确实人民品德 … 继续阅读“距离——郑铖昊”

给生活一缕阳光——郑铖昊

悠悠阳光,午马方长。阳光无处不在,溪流中,小径里,田园上。 阳光总是眷顾生长在乡下的孩童。尤其午后,阳光异常灿烂。刘慈欣说:“心忧柴米油盐,不忘仰望星空”?我却说:“心系蔬菜瓜果,不忘享受阳光”。密闭了一周,也是应该给无趣的生活来一丝明媚的阳光。 涓涓细流,亘古不变。小溪流也是玩耍的一方净土,或许只有在乡下才能这样偶尔,拿出细腻的手,进水中抚摸潜游的鱼虾;偶尔,亮起脚,在水上击打浪花;偶尔,做只纸 … 继续阅读“给生活一缕阳光——郑铖昊”

灯火·铭——郑铖昊

灯火·铭 茫茫烟火两余间,脉脉晓夜踏归路。——题记 夜黑,风高。虽然没有古时梦化的意境,那盈盈灯火彻彻底底地,牵动了我的情思。 很少见到这样的情景了。窗外,静谧无声。普光的照耀绵绵的,通达一处不为人知的角落,散发着光的温暖。浅抬手,却见灯火。比如:傲然挺立,高然普照,明灭而虚晃,青红而赤热,一盏简陋的路灯,如此渺小,却有庞大的身躯,偶尔有几飞上去,依靠着它取暖,又是一位黑夜的禁卫军。 此时的灯火便 … 继续阅读“灯火·铭——郑铖昊”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在我的记忆深处,盛开着一朵花,一朵残缺的花,一朵自强的花。 我厌恶乞丐,他们,跪倒在地,伸出双手向人们,索取的行为令我厌恶,他们不想付出努力,就想赚到大把大把的钞票,这种不劳而获的思想,更令我厌恶,经常在网上和电视上看到一些”江湖骗子”,用红药水做血,用乳白胶做疤,来骗取人们的同情,这种方法更令我厌恶。 可有一件事,改变了我对乞丐的看法.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照常到补习班上课,走到天桥时,忽然看 … 继续阅读“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书海·沉醉——郑铖昊

书海·沉醉 繁花落尽书声朗,醉书梦洄砚台边。未等身心沉书海,别面开生不道缘。                                            ——题记 在前行的路上,有一种神奇的物质,在不断伴我们前行,促使我沉醉其中,这便是——书。 书是一种精神物质,它或有形,却也无形,伴我度过一个又 一个白天黑夜。 偶尔翻一翻龙应台的《目送》,弯蜒曲折的文字将我拉进了浓韵的文化长河中,“有 … 继续阅读“书海·沉醉——郑铖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