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蒋卓

          都是过路人。           却总是似巧非巧地走到一起。           行走在城市中,数不清有多少陌生的脸从身边走过,不禁感叹着心中所能想象到的那乡村画面,路逢乡人,没有丝毫诧异,便能叫出那最顺口的称呼,似乎是记住了自己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或许是出于寂寞所带来的不安,人们借助着各式的网络软件,扩大着自己的朋友圈,相遇时,总算能答一句:“是你,真巧 … 继续阅读“行走——蒋卓”

玩——蒋卓

       当把世界的繁华玩尽,才发现自己只是在随波逐流。        或许玩本是出于简单,却不知何时开变了模样。        时隔数年,回到了外公家这个老院落,素墙黑瓦,是旧时的景象,只是,太过冷淡了。眼前似乎浮现起了我小时候的影子:抓蝴蝶、摘果子、玩竹蜻蜓……但是这个身影一蹦一跳地,渐渐走向了远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确实一切都变了,所有美好的回忆,不会再重现了。 … 继续阅读“玩——蒋卓”

无声胜有声——蒋卓

多少次匆忙的奔波却只是为了赶赴一场只有自己的宴席。        或许是人总是太心急,想冲破现实的阻塞,却仅仅在四处碰壁中挣扎,那一切本不属于自己的,终究还是不属于。但可能很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只是不愿打破,不想放慢最初的步伐。        心静,也许还差一杯茶。        爷爷乐衷于茶道,常常能将一种茶泡出不同的味道,最初拿到一杯爷爷泡好的茶,早已不记得是多久前了,那时,只知道茶杯的暖,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蒋卓”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蒋卓

几次回首,几多聆听。 那年秋天,风格外萧瑟,心中之悲,激起一片波澜。 无人问津的林荫道,成了最好的去处。 天空中的云很淡,使天也显得更为孤单。曲折的道路两侧,随意地排列着几棵梧桐树,我找了一张长椅,抚去上面的落叶,坐下。 风吹过,不时有梧桐叶从上面飘落下来,落在底下的枯草上,尽显一片凄凉。悠悠然的,有一片叶子轻轻地落在了我的腿上,我拿起,他身上的纹路已经没有了春天那般的活力,形容枯槁,它的生命就这 … 继续阅读“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蒋卓”

一颗润喉糖

不断加速的心跳似乎预示着比赛的临近,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让我的嗓子有些沙哑了,朗诵配乐没有着落,朗诵内容还未背熟……我已没有了即将比赛的兴奋,很是心烦。                                                                                                                               … 继续阅读“一颗润喉糖”

赶路——蒋卓

清晨,天刚刚亮起,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已有“人”在默默地赶着路。 是一只蜗牛。也许它深知自己爬得慢的短板,所以就只好靠早起来弥补。也可能它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劣势,但它的心中,一定有着对目标的追求。 藤条的下端是起点,它从没有犹豫过,永远向着上方爬去,因为那里有着更新鲜的空气、更甘甜的露珠。身上的壳是个负担,但它不可能摒弃,壳在给它施加压力的同时,也给予了它保护。那就背着它赶路吧,再多的怨言也不会带着它 … 继续阅读“赶路——蒋卓”

路——蒋卓

脚下的路,永远都是自己选择的。 路过一处不知名的山,山不高,却吸引了我前去攀登。一家人停下车,移步到山脚。这里有一条已经铺好了台阶的路,大概是直通山顶的罢,只是向前望去几十步的样子,路便急转,隐入了密林之中,让人在山下无法看出它到底通向何处。 步上石阶,层层向上,道路变得愈加曲折,有些石阶,经过岁月的侵蚀,已被风化,露出了一条条缝隙,踩上去,还会有些许颤抖。走着这样的路,不免让人更加谨慎起来。 走 … 继续阅读“路——蒋卓”

左右为难——蒋卓

人海之中,前行变得左右为难。 那次是在南京,我一个人去坐地铁。正赶上了下班的高峰期,好不容易才随人流挤下了楼道。站台上,早已人满为患,每个站口前都堵上了一层层厚厚的人墙。后面的人潮不断向前涌,且越涌越猛烈,而前方的人死守着自己的位置,企图抢先登上地铁,选上一个好的落脚处。作为一个挤地铁新秀的我,着实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是进还是退,我开始左右为难。 我默默地向人群的后方退去,不知是不是先天的劣势, … 继续阅读“左右为难——蒋卓”

合适——蒋卓

有些事,如果变了,还会适合吗。 巷角处,秋风显得更为肃杀,幽幽地,传来了一阵二胡的声音,是位暮年的老人在拉奏,乐调凄凉,又透露出一份生疏感。在他的身前放着一只破了口的瓷碗,孤零零的躺着几枚硬币。晚秋的风果然是不饶人的,穿过的老人破旧的衣衫,直抵胸腔。 老人很和善,不管是谁,向他施舍多少钱,他都会抬起头向对方微微一笑。我本以为,这样一个慈爱的人会一直这样乐观的生活下去,在巷角的同一个位置,拉那熟悉的 … 继续阅读“合适——蒋卓”

广玉兰牵动了我的情思——谢心宁

夏日的午后,我来到院落,不经意间瞥见墙角竟有一株广玉兰。 它的枝条上缀满了碧绿如宝石般的宽大的叶片,粗壮的枝条里似乎蕴藏着一股用不完的力量向上,向上,向上,散发着生命气息。椭圆形的叶片,正面是墨绿色的,光滑又有晕圈。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似真似幻的一层淡绿色的薄雾。在朦胧的绿色中,广玉兰的叶片如幻影般,若隐若现,让我感到眼花缭乱。似乎,在那绿色中,还透出些白。 没错,这就是广玉兰,洁白而又神圣的硕大花 … 继续阅读“广玉兰牵动了我的情思——谢心宁”

温馨的设计——谢心宁

周末,作业完成后,闲来无事的我喜欢去西太湖边走走。 一个人走在石板路上,听鞋后跟敲打着石板“嗒——嗒”声,微风轻佛过耳畔,夹杂着阵阵鸟鸣。一缕阳光斜射在石板路上,拉长了我的影子,沉睡的石板路似乎醒了,带着我的影子向前走,走到了一条卵石铺成道路上。题目有关雪,他心中还是那个设施很没劲,狠狠心我到底还是走,经过荷花池池中分早孕检核的东西,可并与的很也还是有的看着很合适也曾经浮现出一群很花木鱼翅夕阳情景 … 继续阅读“温馨的设计——谢心宁”

我与网络

网络原指用一个巨大的虚拟画面,把所有东西连接起来,也可以作为动词使用。在计算机领域中,网络就是用物理链路将各个孤立的工作站或主机相连在一起,组成数据链路,从而达到资源共享和通信的目的。凡将地理位置不同,并具有独立功能的多个计算机系统通过通信设备和线路而连接起来,且以功能完善的网络软件(网络协议、信息交换方式及网络操作系统等)实现网络资源共享的系统,可称为计算机网络。 初次接触电脑的时候,我读小学三 … 继续阅读“我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