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蒋卓

          都是过路人。
          却总是似巧非巧地走到一起。
          行走在城市中,数不清有多少陌生的脸从身边走过,不禁感叹着心中所能想象到的那乡村画面,路逢乡人,没有丝毫诧异,便能叫出那最顺口的称呼,似乎是记住了自己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或许是出于寂寞所带来的不安,人们借助着各式的网络软件,扩大着自己的朋友圈,相遇时,总算能答一句:“是你,真巧。”而其实脑海中早已辨不出对方是谁。
          都太虚假。
          身边的朋友确实越聚越多,走条简单的小路也开始兴师动众,那原本所想要的,自然就转变成了一种负担。
          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被一些事所伤,而我,选择将身边的一切都排斥在外,那一段时间里,我把自己锁在了一个黑暗的空间里,看着身边与我完全不同色调的人,感受到了讽刺。
          我会选择独自行走,去看古树下随风摆动的秋千,余辉中偷懒睡觉的小猫,屋檐下星星点点的苔藓…… 收获着孤独带来的美好。
          从前的我害怕走在夜晚漆黑的路上,没有勇气仰望满天繁星,如今的孤独却指引着我来到天际。
          一个人行走时,会更注意身边的一草一花,让人幻想起曾经的不孤独,也许,这会让人得到那时不在意的缺失。
          都不希望成为孤独的那一个,但只剩下一个人时,才能感受到孤独的美学。
          人生道路,不要强求别人跟着你走,也不能依托着别人而走,许多路,还请孤独的走下去吧。
          在清醒时选择孤独。
          在行走中远离迷途。

玩——蒋卓

       当把世界的繁华玩尽,才发现自己只是在随波逐流。
       或许玩本是出于简单,却不知何时开变了模样。
       时隔数年,回到了外公家这个老院落,素墙黑瓦,是旧时的景象,只是,太过冷淡了。眼前似乎浮现起了我小时候的影子:抓蝴蝶、摘果子、玩竹蜻蜓……但是这个身影一蹦一跳地,渐渐走向了远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确实一切都变了,所有美好的回忆,不会再重现了。
       经过破旧的碗橱,好像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一个竹蜻蜓被放在了碗橱的顶上,我将它拿下,用纸擦去上面厚厚的一层灰,惊喜的发现它依旧结实如故,于是急忙跑到院中,放在手中用力地搓了一下,那两个叶片便快速地旋转起来,带着木杆,飞向空中,飞着飞着,竟落到了隔壁的院子中。
       只好跑去捡。
       推开又一扇沉重而又熟悉的门,门庭中央,坐着的还是那位老人,只是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他的脚边堆着数不尽的木屑和木雕用剩的边脚料,身后摆放着不少已经完成的作品,有的涂了漆,泛着光泽。听到有人开门,老人扶一下眼镜,抬头看了看我,又低下头去刻他的木雕,说道:“哟,都长这么大了。”我很快就找到了飞落过来的竹蜻蜓,一边走向它,一边说:“爷爷,您都刻了多少年木雕了,还在刻啊。”老人答道:“我自己也记不得多少年了,只知道从记事起就跟着我爸学木雕了,老祖宗传下来的,不能丢啊。”
       捡起飘落在此的竹蜻蜓,拿着它走到了后面放物品的架子边,与那些不久前完成的竹蜻蜓对比,不禁赞叹手艺人亘古不变的独到手艺,更别出心裁的是老人又在叶片上加了几道精细的花纹。
       大概是玩意再起,我又走到院中放飞了竹蜻蜓,离开手中的它扶摇直上,越飞越高。看着它,我领悟到的玩好像已经不再是玩了,它的背后,是老手艺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正是他们一丝不苟的匠人精神,才将一个个竹蜻蜓送上了蓝天,留下童年好玩的回忆。
       玩,或许是一个众人皆知的简单过程,但总让人遗忘了那些制造出这些美好景象的人。
       玩得平凡,却不要忘记玩生于不凡。
       从未发现,就仍需感悟。
       因为此,再玩,一切都不再简单。

无声胜有声——蒋卓

多少次匆忙的奔波却只是为了赶赴一场只有自己的宴席。
       或许是人总是太心急,想冲破现实的阻塞,却仅仅在四处碰壁中挣扎,那一切本不属于自己的,终究还是不属于。但可能很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只是不愿打破,不想放慢最初的步伐。
       心静,也许还差一杯茶。
       爷爷乐衷于茶道,常常能将一种茶泡出不同的味道,最初拿到一杯爷爷泡好的茶,早已不记得是多久前了,那时,只知道茶杯的暖,却不知茶的烫,一小口入嘴,烫得我只吐舌头,而爷爷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捧着茶杯,坐在藤椅上,笑着看着我。
       后来,渐渐长大,才懂的茶需静心慢慢的去品,爷爷依旧会捧着那只老旧的茶杯,看着我小口小口的喝,只是这样的机会似乎越来越少了,疲于奔波在城市中的我很少再回到爷爷家,很少再陪爷爷喝杯茶。
       但我终究还是回来了,兴许是为了逃离,繁杂的生活让人难以喘息,总是有着无尽的沟壑与绝望,无处停留,也只能来这里放缓一下自己的身心。
       坐在一张木椅上,不知盯着这块瓷砖看了多久,听到身旁有一声轻响,爷爷把一杯茶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就去不远处自己下起了棋。我看了一眼那杯茶,茶叶正浮在水面上,随着升腾的雾气,缓缓飘动,但我此刻烦躁的心,并不想去喝,只漫无目的地看向窗外。
       不知过了多久,在茶香的氤氲下,心似乎有些静了,我从窗外景象回过神来,才发现爷爷已经下完了一盘棋,喝着自己手中那杯茶,我这才想起自己的那一杯,于是把它端到近处。
       我停住了,看着杯子里那不知何时沉到水底的茶叶,这杯无声的茶,仿佛化出了不同的意境,让一件件琐事重现在眼前,多少遭遇到的挫折与痛苦,无不最终成了回忆。
       那些如今浮在面前的困难,只是让人畏惧它的烫手,但它永远能被人的双手控制,将时间作为最好的良药,抚去伤痛,直到回首,才擦觉它早已沉入深渊。
       爷爷少语,但他也许最初就领悟了这个道理。
       茶无言,却也容纳了世界万物的沉沉浮浮。
       我端起了茶,浅浅的呷了一口,入口苦,但回味甘。
       看着渐落的夕阳,此时无声,大概胜于有声吧!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蒋卓

几次回首,几多聆听。
那年秋天,风格外萧瑟,心中之悲,激起一片波澜。
无人问津的林荫道,成了最好的去处。
天空中的云很淡,使天也显得更为孤单。曲折的道路两侧,随意地排列着几棵梧桐树,我找了一张长椅,抚去上面的落叶,坐下。
风吹过,不时有梧桐叶从上面飘落下来,落在底下的枯草上,尽显一片凄凉。悠悠然的,有一片叶子轻轻地落在了我的腿上,我拿起,他身上的纹路已经没有了春天那般的活力,形容枯槁,它的生命就这样匆匆远去……

寒峭的北风再度吹来,袭过耳畔,穿过树梢,树叶的嗦嗦声由远及近,由强及弱。我可以听到这声音中有叶柄折离树枝的脆响声,那声音如此决绝,此一别,定不会再相见。成片的树叶落到了地上,与地面摩擦,这声音已是最后的诉喊,绵长而又绝望。

但似乎还有另一种奇特的声音存在,略显清脆与活力。落叶归根,是它们无法改变的归宿,当一片叶,独自一人飘向远方,那是真正的寂寞,但当它们堆叠在一起,就有了一份信念,一份至死的追求,甚至也有了温度。
生与死,没有谁能够选择,一片叶的生,也许卑微,但也可能伟大;一片叶的死,或许可悲,但也会充满希望。落叶之声,不存在着人与人之间纷繁复杂的感情,但有着树与叶之间的相依相存。
看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每件事,或喜或忧,但世界的巨大天平不会倾向于任何一边,再多的情绪,也不过是人主观的判断。
有一种声音,是树叶的欢快与悲伤,它让我明白,无论是否身处困难与低谷,不能失去自己的信念。这声音,一次次在我的记忆深处呼喊。
叶零落,意未尽。
这声音,只存在我的记忆深处。

一颗润喉糖

不断加速的心跳似乎预示着比赛的临近,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让我的嗓子有些沙哑了,朗诵配乐没有着落,朗诵内容还未背熟……我已没有了即将比赛的兴奋,很是心烦。                                                                                                                                                                                       她是邻班的同学,跟我一起,在办公室外练习下午的朗诵内容。我俩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埋头练着。焦急、干渴,我的嗓子火辣辣地烧着,总有什么东西梗阻着似的,难受极了。                                                                                                                                                                                         也许是我的眉头一直皱着吧,她似乎看出了什么,轻轻走到我身边来,问:“你怎么了?”我一惊,看她一眼,又低下头。“噢,没什么。”我对她僵硬地笑了笑,只是一个劲地咽唾沫,以缓解干渴。我不争气的嗓子却依旧是沙哑的,声音像是清水里混进了细沙粒,总是清亮不起来。不知怎么的,我不想让她看见我的窘样,趁着练习,侧过身去,不再面对着她。我再也无心朗诵了,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瞄她,又像干了坏事似的赶忙转过身去。                                                                                                                                                                                             我总觉得她在盯着我,真是尴尬极了。忽然,我捕捉到“啪”的一声脆响,出于好奇的本能,我转过身去,看见不远处的她也正向我笑。                                                                                           “喏,给你一……”她纤细的指间夹着一颗浅褐色的润喉糖,灵巧的小眼睛稍稍眯起,嘴角扬起两个小小的酒窝。“不用了,我没事。”我害羞地摇着头,心却是软了,朝她淡淡一笑……..                                                                                                                                                                                       她凄近一点,把捏着的润喉糖手伸到我的嘴边。我的心温柔的一动,随从的把糖含进嘴里,说实话,我不喜欢它的味道,总觉太苦涩。可当他在我嘴里融化时,我却觉得无比清凉,舒爽。全身………心灵……….                                                                                            朋友,其实就是嗓子沙哑时的那颗润喉糖!

赶路——蒋卓

清晨,天刚刚亮起,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已有“人”在默默地赶着路。
是一只蜗牛。也许它深知自己爬得慢的短板,所以就只好靠早起来弥补。也可能它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劣势,但它的心中,一定有着对目标的追求。
藤条的下端是起点,它从没有犹豫过,永远向着上方爬去,因为那里有着更新鲜的空气、更甘甜的露珠。身上的壳是个负担,但它不可能摒弃,壳在给它施加压力的同时,也给予了它保护。那就背着它赶路吧,再多的怨言也不会带着它登上高顶。
时间在流逝,但它早已忘却了时间。仅仅不足为题的一小段路,就要花上几个小时。它很清楚自己拥有的时光并不会很长,因此不能有过多的停歇。可是,时近中午,阳光略显毒辣,周围的空气变得干燥起来,蜗牛不得不缩近它的壳中,等待下一次征程。
临近傍晚,天空中下起了雨,当第一滴雨水落在它的壳上,它一刻也不敢怠慢,伸出头,继续赶路。雨滴从高空落下,形成了更强的冲击力,可它似乎愈挫愈勇,毫不松懈地向着目标前行,成功已经在望,此刻需要的是坚持。
起风了,藤条在风中摇曳着,蜗牛似乎有些经受不住这最后的考验,停下了脚步。风完全没有要停的样子,而蜗牛的也绝不会就此放弃。果然,它终于艰难地迈开了步伐。还剩三步、两步、一步,它成功到达了藤顶。
蜗牛的一生短暂,也许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赶路,但正是因为它们时间的珍贵,才迫使它们的每一步,都是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作为人类的我们,虽然和蜗牛不尽相同,但也有着相似之处,和蜗牛们一样,我们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目标,可并不是所有人,每走一步都是向着目标前进。因此,人们日日夜夜所赶的路也产生了差别,有的是赶有用的路,而有的是赶无用的路。踏上了无用的路,结局也注定是迷失方向,而踏上正确的路,却又无多少人能持之以恒。
许许多多人,因困难而止步不前,因负担而叫苦不堪,最后,都选择了放弃。一个放弃来得轻巧,但看不见一步之遥的成功,对不起曾经的光阴与努力。
所以,赶路,还在于方向与坚持。

路——蒋卓

脚下的路,永远都是自己选择的。
路过一处不知名的山,山不高,却吸引了我前去攀登。一家人停下车,移步到山脚。这里有一条已经铺好了台阶的路,大概是直通山顶的罢,只是向前望去几十步的样子,路便急转,隐入了密林之中,让人在山下无法看出它到底通向何处。
步上石阶,层层向上,道路变得愈加曲折,有些石阶,经过岁月的侵蚀,已被风化,露出了一条条缝隙,踩上去,还会有些许颤抖。走着这样的路,不免让人更加谨慎起来。
走到近山腰的地方,眼前突然铺开了两条路,一条仍是我们走的石阶路,而另一条显然是长久以来被人踩出来的路,我心中不免感到疑惑,这样的路,往往都是一些捷径,可是它有着许多不确定的因素,所以还是选择走这条石块拼出来的路。
向上不到五十步,拐过两三个拐角,石阶路突然断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周围也长满了高大的树木。在我们身后,零零散散地又来了几个登山的人,但是他们还未到石块面前,走在最前面的人便转身对后面的人说:“走错了,这里不同,刚才下面那条才对。”说完,便转身离开,母亲想要跟上那群人的脚步,可是父亲却说:“等等,这条路没有道理不通啊。”说着,他拨开石头旁的一丛丛灌木藤条,竟透出了一点点光亮,再把一些挡路的小树推开,前面的道路就全部展现在了眼前。
绕开这块石头走上正路,心中充满着疑惑,为何这条路会如此特别?回身看去,脚下的路似乎正是向石头的侧面弯曲的,用脚将枯枝败叶扫去,一块石阶就显露了出来,再往下看,落叶下,隐隐约约的,似乎也是石阶,原来这才是正确的路。
到山顶,向下俯视,之前的那群人还在小路中绕来绕去,更有几个人已经走向了下山的路……
路,是自己选择的,所以没有走完就不能放弃,如果不堪眼前的困难,只会选择逃避,面对挫折,无法坚持,那么选择其他的路,结果也只是徒劳。
路选对了,又怎么会不通向山顶。沿路总会有绊脚石,但它静静地躺着,又怎么会阻碍前进者的步伐。

左右为难——蒋卓

人海之中,前行变得左右为难。

那次是在南京,我一个人去坐地铁。正赶上了下班的高峰期,好不容易才随人流挤下了楼道。站台上,早已人满为患,每个站口前都堵上了一层层厚厚的人墙。后面的人潮不断向前涌,且越涌越猛烈,而前方的人死守着自己的位置,企图抢先登上地铁,选上一个好的落脚处。作为一个挤地铁新秀的我,着实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是进还是退,我开始左右为难。

我默默地向人群的后方退去,不知是不是先天的劣势,我向来都不会抢这样的位置。更不幸的是,我还被挤到了人群的最后,地铁缓缓地进了站。站门打开,里面一股脑地出来了几波人,那些在外面等久了的人变得跃跃欲试,还不等最后一个人走出,便冲了进去。两侧的人潮涌动地更加汹涌起来,我变得像急流中的一片叶,被人推着扯着前行。

来到门前,我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可是地铁里,似乎已经容不下我这么大一个人了。我把一只脚伸了进去,可是另外一只还留在外面。

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警示灯亮了起来,门马上就要关闭了。我的额头上,不经意间,已经渗出了几滴汗珠。里面的乘客也早为我着急,正在门即将关闭,千钧一发时,竟有几只手同时抓住了我把我向里拉。

地铁中异常拥挤,但我却一直没有察觉到,兴许是这些人宽广的胸怀为地铁腾出了空间吧。

直到现在,我还经常想起那时的场景,在刚开始进入站台时,我一直认为这些你推我挤的人充满了自私自利之心,直到那几双陌生的手出现,那些荒谬的想法才彻底被推翻。

转念又一想谁都有左右为难的时候,此时更为需要的,不就是一双指引正确方向的援助之手吗?

人海中,觅左右为难时,一双援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