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在其中

城里的孩子,常常会把田鸡当成青蛙,常常会把麦苗当成大葱。我这个乡下人,倒是很幸运,曾经领略过无限美好的乡间风光,深深地为它陶醉,尽管在它的怀中只有一瞬间。
村口时大片梨田,田埂上的泥土湿乎乎地沾在人的脚底板上,仿佛田野扯着你的裤脚不让你离开。梨田一直延伸到我家门口的小河,这条“小河”我猜想它原先应该很“长”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在我爸爸妈妈那时起,或许更早,它当时还没有“截肢”,中间一小段被填埋铺路。
在我小的时候,小河的正中间那座桥处的河水还没有被填埋。因我们那的人大多姓“吴”所以这个地方就叫吴下桥。桥的左右两边住的人被称为“河东人”“河西人”。因我爸妈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人,村里人老爱“为难”小时的我,笑嘻嘻地问:“你是河东人还是河西人啊?”
在这个季节我家门前的这条小河是孩子们的乐园。一清早就扛着竹子做的鱼竿跑到水边。虽然夏天鱼也不少,但由于天气炎热,不定心的孩子们定是坐不住的,在这时却刚刚好。尽管大多数上钩的只是小鱼或小虾,带回家后也往往被贪嘴的小猫从桶里悄悄叼到角落里享用,但他们乐此不疲。特别是秋雨过后,河水上涨更便钓更多的鱼。雨后的世界一片水灵灵的青葱田野,田野景色十分迷人,在感叹的同时你也一定想到了这园的主任吧,如秋雨秋果一般的朴实美好。
假如撇开这庄稼、树木、土地、小河、山丘,仅是房屋建筑还有什么可观的呢?我爱自己的家乡,因为它让我踏上田埂泥土时,总会嗅到一股醉人的芬芳,感受到从宽广厚实的大地上传来沉稳的心跳。它令我醉在其中,眺望着远处瓦房,久久不愿离去。

总想为你唱支歌

总想为你唱支歌,我单薄的青春,浅薄却不失明亮,没有被狂风暴雨乱了阵脚的慌张,它就像从树上掉落下来的一片落叶,轻轻划过你的视线。
我没有经历过什么惊涛骇浪,我的青春是你枕边的一片轻梦,漂泊在虚无缥缈的境地,却也自得其乐,毫不遗憾。我的青春是你眼前的阳光,碎了一地的阳光。
郭敬明:“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它的“忧伤”是许多行星围着“太阳”转的,那浅淡的忧伤或迷失或成了环边的装饰。
走到室外,舒展胳膊,为感受阳光的爱抚。“我们是”吸收阳光的神奇物种“。伸出手,原来我的阳光是这样的真实可触,毫发毕现地将整个世界呈现在我们眼前。
我的阳光是被歌声缭绕的阵阵清香,被歌声浸润了的厚实平润与清亮。
年轻时跌跌碰碰地走过来,也曾迷茫,但终究还是站稳了脚跟,于是开始发光发热,变得绚灿、醒目
我坚信青春之所以万丈光芒,是因为有爱的存在,这才是青春和阳光的定义。
于是,我唱道:“我的梦想,在每个醒来的早晨,敲打我的心窗······”

渐渐长大

当手中玩具被丢弃在某个角落,当小人书已被珍藏在书箱,当幼时的自行车早已不能骑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我已经长大了。
当手中玩具被丢弃在某个角落,当小人书已被珍藏在书箱,当幼时的自行车早已不能骑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我已经长大了。
日历一天天翻过,篮球取代了玩具,小人书换成了名著,变速车取代了玩具自行车。现在的我,喜欢看激烈的NBA,喜欢陶醉在书的世界,体味人情冷暖,感受世态炎凉。
家中的被子不知何时被叠起,要洗的碗也早已被刷得干干净净,要打扫的地,也变得纤尘不染。
父母诧异,这孩子怎么了?这么勤快?破天荒头一回啊!
这确实是头一回,因为我正在成长,我就要长大。我已经懂事了,知道了千家务不仅仅是父母的天职,我也应承担责任。
或许在父母眼中我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但在我心中却隐约感觉到我长大了。
我长大了么?我问自己。或许?差不多?不知道。身子在一天天长壮,思想在一天天成熟,懂的树立远大理想了,对一切事物充满了求知欲。
现在的我总喜欢望着星空,想着自己的心事,却不愿再向父母诉说。因为我懂得了人生的风雨要自己承担,自己要对自己负责。
总喜欢在父母闲暇时给他们讲些笑话,让他们脸上的愁云散去,也爱帮他们捶捶背,倾听他们的诉说,因为我明白了孝敬父母,因为我明白了孝敬父母是作为子女对父母养育之恩的回报,让他们开心也是让自己开心。
细心的奶奶看到了这一切,他抚摸着我的头说:“孩子,你长大了。”真的吗?我真的长大了!
长大的感觉真好
家中的被子不知何时被叠起,要洗的碗也早已被刷得干干净净,要打扫的地,也变得纤尘不染。
父母诧异,这孩子怎么了?这么勤快?破天荒头一回啊!
这确实是头一回,因为我正在成长,我就要长大。我已经懂事了,知道了千家务不仅仅是父母的天职,我也应承担责任。
或许在父母眼中我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但在我心中却隐约感觉到我长大了。
我长大了么?我问自己。或许?差不多?不知道。身子在一天天长壮,思想在一天天成熟,懂的树立远大理想了,对一切事物充满了求知欲。
现在的我总喜欢望着星空,想着自己的心事,却不愿再向父母诉说。因为我懂得了人生的风雨要自己承担,自己要对自己负责。
总喜欢在父母闲暇时给他们讲些笑话,让他们脸上的愁云散去,也爱帮他们捶捶背,倾听他们的诉说,因为我明白了孝敬父母,因为我明白了孝敬父母是作为子女对父母养育之恩的回报,让他们开心也是让自己开心。
细心的奶奶看到了这一切,他抚摸着我的头说:“孩子,你长大了。”真的吗?我真的长大了!
长大的感觉真好

角落

角落
华灯初上,漫步于人流稀疏的小街,眼神从零散的地铺掠过时被两个俏皮女孩吸引住。
她们欢快的摆弄着一个精致的小木偶,细长的线从指尖延到木偶的头部和四肢,操控着 木偶的一举一动。心弦一颤,在以往记忆角落中的故人旧事悄然浮现。
几年前的一个仲夏之夜,小街那天集市,仍是灯火通明。街上人潮涌动,清风扫净燥热,心底满是喜悦。我决定今天把整个老街都逛一遍!于是我便东奔西跑,一会儿到那边买买东西,一会儿又到这边玩乐,一会儿又到别处吃喝……
而当我逛了大半圈,脚有些酸时看见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边人少了许多,便想进去坐会儿。里边的人正因为占到这样一个“风水”不好的地方而苦恼,一看到有新来客便殷勤地推销。但我却从中看到一个与其“不和谐”的画面。一个摆木偶摊的老人给邻摊主任的小孩表演着,小男孩十分开心地欣赏着木偶戏。小木偶在木偶师灵活的五指下,展现出灵巧的身形,虽然木质的脸上不现一丝神情,但木偶师生动的配音,为木偶增添了一抹灵性。我的兴致瞬间被点燃,壮着胆子跑到摊前。一身素衣的老人,额头上的皱纹和嘴角的笑意都足以让我胆子扩张。“老伯伯,你演的木偶戏好棒哦!”老人听着欣慰一笑,转身拿出布将木偶全身试擦一遍,再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放入特制的盒子,我走进一看:“这个木偶好新啊!您用了几个月了?”老人微笑着应道:“几个月?我已经用了快两年了。”“两年?”我不禁暗暗吃惊,一脸的疑惑。老人似是看出我的疑惑:“保存的好一点就可以了。”想起老人前面细致的举动,我有些好奇:“您为什么要对木偶这么好呢?”老人笑道:“对你们来说它是玩具,可对我来说,是朋友,是活的呢!木偶如果没有灵魂,再精彩也没办法打动人,对吧?”我仍有点糊涂。“孩子,这个世界其实一切都是活的,只是人们看不见,要都能发现,这个世界别提有多美了……”
我买了一个木偶,虽然价格不贵,但老人送给我时,眼神还对木偶有着眷恋,好像在送掉自己的孩子。在年少的记忆里,淡忘了许多人许多事,但在记忆的角落里,唯有那尊角落里灵动的木偶那以忘怀。

适合

适合
记忆打上一层晨光,虽然模糊已不清楚,但是我相信童年和快乐是接连在一起的。随着童年的逝去,快乐也只留下丝丝缕缕。曾经自由的时光不知何时慢慢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忙碌的身影。
在我即将上小学时,妈妈便给我报了各种并不适合我的学习班:拼音、数学、英语、以及扬琴、书法、画画……现在回想,并不是我不喜欢这些补习,而是超负荷的使我最初对其好奇和兴趣的萌芽,被硬生生的扼杀了,喜爱之情渐渐消散,厌恶之情却不知不觉涌上心头。
那时妈妈对我学习十分重视,甚至是过于苛刻,我的一举一动都要在她地眼皮底下进行,只要学习有一点儿的不认真,她便会大怒或是大打一通。
曾经,学扬琴是最可怕的,因为我妈妈总是会坐在我旁边看着我学习,只要有一点点心不在焉,回去便是一顿批评,并且每次学完,回家练琴时家里总是充斥着妈妈的斥责声。当时年幼的我懵懵懂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学这些,学了有什么用,只知道每次有一点点的瑕疵,妈妈都会批评,简直就是被压迫着学习的,所以我自小对学习的观念都比别人高一些,但对妈妈的敬畏也比别人多许多。在妈妈时不时的批评中,我比自觉多了一些烦躁和厌恶,有时甚至很想离家出走。
现在,我时常嘲笑自己:或许我是那种本来就需要严加看管的人,而妈妈也只是用严厉来表达关切,在那几年的时光中,就是我和妈妈“针尖对麦芒”的时期,在一次次的哭泣中,我感到十分无奈……然而,让我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时光的逝去,我和妈妈的斗争次数也少了,我们的隔阂,如茶般越搅越淡,感情却如酒般越酿越浓。不知何时起,学习班一项一项停掉了,只留下我自认为合适我的扬琴和水彩画。而妈妈也不苛刻了,时常听我的琴声而流露出微笑。
不知不觉我已是初中生,在别人正与父母硝烟四起时,我和妈妈却越亲密,而曾经那段日子,也在笑谈中了。
我和妈妈的感情合适的刚刚好。

步行于朝阳间

在下雨的时刻,微笑的人投以欢喜,他得到甘霖;哭泣的人投以忧郁,他得到泪水。不要奢求生命赐予你幸运,把幸运带给别人,这才是生命。
——题记
人生是一个环流,有风平浪静,便有波涛汹涌。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因而明天是渺茫的,在诸多的不确定间,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便显得弥足珍贵。
然而我们总是冷漠地行走——步履急促,双眉紧锁。哪怕是一个招呼,一个笑容,我们都吝啬给予。我也曾认为付出笑容是一种徒劳的累赘,可是我会记着她的笑——于这冷清的世间,有时她的笑容会忽的现在云里、雾里、光里,那时我的心忽然被温暖充盈,脸上也被带起笑容,像对着朝阳,春暖花开。
她是一个卖芝麻团子的老妇。她很年迈,背驼了,眼也浊了。这么些年,我总不经意地遇上她。她永远推着一辆破旧的小车,也不像做个生意的样子——从不吆喝。她好像就只是立在某个路口,手中张罗着这块招牌。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否记得我,但我每次走近时,无论我是什么样的表情,老人都笑着望着我,每一道皱纹都渗出温暖 ,慈祥和煦。我像一个从冰窖里走出来的孩子,忽然被一个暖春拥抱住,后来每次遇上她,我也开始向她微笑,就像对待我的奶奶。她耳背。有一次我大声问她:“奶奶您几岁了?”“七十了!”“您的家里人呢?”“啥啊?”我又重复一遍,老人蒙上眼翳的双眼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忧伤,却依然报以我豁达开朗的笑容:“都走光啦!”
刹那间我被深深地触动。一位不幸的老人,却把阳光与温暖带给他人。从此老人出没的每一个街角,都好像因她染上了一抹绚烂温暖
有一天,我向朋友聊起这位老奶奶,“路口的芝麻团子很好吃呢!”
她听后一脸惊讶:“你说的是那位经常笑的婆婆吗?”我们相视片刻,忽然就笑了起来。原来,那位老人的笑,不知不觉已感染了许多人。
一次我去买书,结完账我做了一件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我向那位阿姨投以一个笑容,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报之微笑,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被照亮,变得温暖如春。
我还觉得,这笑容,会一直传递下去。
我想,即使周围的人给予你冷漠的眼神,但在你报以微笑的刹那,你便步行于朝阳件,星辰、白云在一汪泉,一片叶、一瓣花上流光溢彩,朝露、薄雾都被你我赋予深深的情谊。那看到你微笑的人便驻足停下,望见初绽的鲜花开始舞蹈,将没的明月投来一个轻轻地回应。
代之以礼,付之以情,如果你是一片冰川,就不要奢你能融化别人:相反的,如果你是人间四月天,你所有的就不只是一份被解冻的情谊,你还能得到无数的最美的春天。
于天地茫茫而言,一个笑容实在太小。可是,我说,在这荒寒的人世间,温暖世界的除了这笑,还能有什么呢?

我心灵的甘露

我心灵的甘露
“喂喂喂,等一下……”我背着书包一阵飞奔,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到电梯门口的一瞬间,电梯门却无情的合上了。
如果,里面的人稍微有一些爱心的话,或许倒霉的我就可以搭上电梯了,我懊恼的想,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他那样的热情和爱心。
我望着迟迟不下来的电梯,思绪渐渐飘回到前一天。
依旧是这部电梯,依旧是下午放学回家,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刚走进单元楼的大门,便看见一个人影走进了电梯,由于习惯了人们的冷漠和被拒于电梯门外的遭遇,我依旧慢慢吞吞地走过去,打算等下一部电梯。哼,这里住的都是些什么人吶,人品有问题!人来晚一点就等一下啊!不就是举手之劳,伸伸手按一下开门健嘛!没素质啊没素质!我边走边愤懑地想着。
“怒那,你要不要搭电梯?”一个脑袋从电梯里冒出来。“你要再不来,我可要走咯。”那个年龄看起来比我稍小的少年吐了吐舌头。此刻,本满蓝黑线的我听到后飞奔起来,我的心也飞了起来。小弟弟,你真是一个好人!我在心里默默地想。我望着那个少年,莫名的感动想要摸摸他的头(不过听说男孩很反感这事的)便忍住了。
“叮咚……”电梯开门的铃声将我拉回了现实,电梯里挤挤攘攘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来,电梯空了,我一人走了进去。我伸手按了一下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合上。“等一下,等一下…..”一个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我一愣,然后下意识地按了一下开门健。门开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头发灰白的老奶奶,手里拎着袋子,通红的脸上满是感谢的神情让我胆子扩张地对她露出了微笑,还热情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婆婆,您要几楼?我帮您按……”“去xx楼,哎,真是谢谢你了,小姑娘。”我眼瞳一缩,突然感觉心好像被什么东西解开了……瞬间,外面温暖柔和的光芒把又冷又潮的心灵包围了起来,感受到了一种名为善意的美好。

网里网外的世界-程栖桐

宋人云:“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心扉是一扇门,更是一张网,包裹这炽热的情思,隔绝着冰冻的霜雪。似是网里网外,便是两个迥异的世界——网内思绪飞扬,网外心如止水。
辛弃疾是网里的人。他的血液里奔涌这爱国的豪情,征战沙场马革裹尸的壮志:“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无独有偶,岳飞也写下“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壮词,说出了“与君痛饮黄龙府”的豪言。网内的炽热流动着,似是要奔涌而出,可终究捱不住网外的冰封千年,一寸寸冷却——“可怜白发生!”
网外的人清淡,似秋天霜降的早晨,如早起的五柳先生,笑自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却是脱离得最洒脱的一个。“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网内车马喧嚣,他独立网外,遗世而独立。林君复则更为清绝,几近孤僻。“梅妻鹤子”,那该是怎样的心灰意冷死心塌地,才让他避世于孤寂。所幸网外还有一份“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清绝。
网里网外,当真如此迥异,不相往来?我寻找着,发现着处于交界中的人。
终究还是有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范仲淹,看似心无波澜,实则“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深藏“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的烈焰。我想那写下“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苏轼,定是在说气话,他何时有真的放下贫苦的百姓和日啖荔枝三百的生活呢?俗世呀,俗世呀,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忽而有想到教科书上对鲁迅先生的评价,是清一色的“苍郁沉挫”。略有歧意。他的诗,“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没有无病呻吟的虚情假意,志愿后纵横的旷野,飞扬的思绪。先生,其实你也是网边的人。
或许,网里网外,抑或是网边,其实是一个世界。知性也好,随性也好,烈性也罢,终究是一颗颗跳动的心。
无情对面是山河。山河无言,无行,亦无情。却包容万物,达济天下,实为大爱无疆。网里网外的世界,是壮阔沉默的山河,看似无情却有情;网里网外的人,慷慨悲歌或绝世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