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

过 往
爷爷走了,猝不及防地,我甚至未曾与他告一声别,他便永远地去了天堂。站在他的遗像前,曾经那世最美好,最动人的回忆,俨然成为了过往。消释得无影无踪。
童年的时候,父母工作忙,无暇照料我,便送我回乡下,交给了爷爷。还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脸上挂着少有的严肃神情,但还是热切地招呼着我,拉我去他身边坐。
一碰到他的手,我仿佛触了枯老的树皮,干燥、粗糙,掌心里有几个厚厚的老茧,也没有了血肉的感觉。手是极大的,但手背有不少的斑点,赫然印在那里,那是岁月的足迹。
当天下午,父母便走了,爷爷歇了半天工,留在家里陪我,他搓着一双大手,倒有些忸怩,问清了我所喜好的食物,又同我谈了谈农村的生活,但想着要过河去称些肉,怕我待在家里闷,便拉着我一同去。
农村里也有桥,但又长又窄,边上也没有栏杆护着。适逢傍晚,河上起了一层雾,站在桥上,也不大看得清河中景了。
我没见过这种桥,自然心生胆怯,躲在爷爷身后,“爷爷,怕怕”回音在河间萦绕,更有一种恐怖的气氛,“孩子,不怕,爷爷拉着你走。”一边说,一边拉着我的手,我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有些慌张地在他的大手里,他走在前面,我不敢看桥两边,紧紧跟在他身后,踏在爷爷走过的石块上,虽然有些担心桥会不会坍塌,但看着爷爷的背影,便不再害怕了。
不多久,我便能一蹦一跳地过河去找爷爷了。爷爷在田埂里干农活,他那厚实的手栽得了秧苗,拢得起杂草,握得住镰刀,他已经守在田埂上一辈子了。我总想抢他的铁锹挖土,但他却执意只让我干些撒种子的轻活。他说,“小姑娘家家的,又是城里人,做这活干啥子呢?”“我不要当城里人,我要一直在这里。”我委屈巴巴地哭了起来。也不知爷爷是开玩笑,还是当真便这么想,“那就做一辈子农村娃,一直陪着爷爷。”他呷了一口茶:“农村人也好,踏踏实实地种庄稼,待人也厚厚道道。”这仿佛是一个约定,成了一种印记,在心里生了根,既是个农村娃,便要踏实、厚道。
我是一直都这般做人的。因为心中的那个约定,因为我想当个农村人。可如今,那个约定也成了过往,一切都是过往,从那个下雨的清晨开始。
我已到了入学的年龄,父母便先来了电话,要把我接走,我哭喊着不愿意离开。但是似乎一切都是徒劳。前一夜,爷爷用温暖的大手握住我的小手说:“你该去上学的,上学就有出息。”我本想摇摇头反抗的,但他那愈显苍老的手,那殷切的眼神,他的话我从来都是听的。“读书好啊,大城市里日子好,好好学,当个好人。”
第二天清晨,雨淅淅沥沥地,我求你把我送到河对岸去,你摇头。“有些路,终究还是要自己走的。”你的手好冰冷,没有了昔日的温暖,河上有雾,我说“我怕”,你还是那少见的严肃的神情,“你大了,该自己走了。”说完,你头也不回地走了。
其实,那不过就是怕我太想你罢了,但我的视线糊了,看不清你的身影,你的背影已成过往。
如今,一切关于爷爷的回忆,不过是过往罢了,愿他在天堂安息,我在世间,必会踏实厚道,学为好人的。

峰回路转

峰回路转

萝卜蔫了,但扔掉又太可惜了。于是寻了一个瓦盆,把它种了进去。
原本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可谁知萝卜又焕发了生机,长出了小小的芽儿,嫩绿的,俏皮极了。又生了茎、叶,不久,竟鼓起了花蕾,居然开了花。边缘是优雅的槿色,向内颜色变浅,成了白色,中间缀着鹅黄的蕊,活似一件手工艺术品。形状倒与油菜花颇为相似。花开得不艳丽、不华贵,但倒也温馨,毕竟前不久那只死气沉沉的萝卜竟能有这段“峰回路转”的际遇,我的高兴自不必说。
隔了几天,又去看萝卜,叶与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余有幽绿的梗还在苟延残喘,光秃秃的,怪可怜的。上面爬满了青色的毛虫,它们看起来奄奄一息,似乎是饿极了。我虽为萝卜难过,但见到青虫的惨相,不禁去寻觅菜叶喂他们。不知道是路过的蝴蝶下了卵,还是他们原本就在瓦盆里,恰逢萝卜开花便生长了?
我不知它们的来历,但还是尽力喂养了他们,他们在拼命长大,除了吃便是睡,以至于早晨和下午,他们的模样都不大相同。终于有一天,他们把自己挂在墙上,从蛹上开出一个洞钻了出来,一种感动蓦地充盈了我的内心。这就是他们生命的峰回路转,从肥丑的青虫蜕化为美丽动人的蝴蝶。
但我终究留不住他们,是萝卜,也是蝴蝶,漫不经心地来了,又不经意地去了。终归,还是死的死,走的走罢了。
一天清晨,像听到什么召唤似的,我又去看了看瓦盆里的萝卜,它又发了芽了,但我却想到,还会飞来一只蝴蝶吗?
峰回路转,留下了小小的惊喜,浅浅的感动,缘份就在生活中。

标签-夏灵

小时候,家里的墙上总是贴满了各色各样的标签,有卡通,有汉字或者精雕细琢的一个笑脸。只因是我的心爱之物,外婆便小心呵护,仿佛想留住一份地久天长。
可是,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自己泛黄、变卷、再落下来,好像飘零的树叶,凄冷萧瑟,怪可怜的。我会嚎啕大哭,甚至有些蛮不讲理,可外婆还是把我抱起来,带到小卖部,再买一只更漂亮的标签,贴在床头。
这种标签很快就会从我的心头上离去,但有一种标签会在我的心上永远留下印迹,一辈子,那就是外婆的教诲。
外婆极爱桂花,尤爱它的香,她曾说:“孩子,做人就要像桂花一样,外表上平平淡淡,心中却有一股子的执着劲儿,什么困难也不能把它打倒。”
我抬头,仔细端详桂树。是啊,它的枝条并不崎岖秀美,甚至朴素得有些笨拙,花朵也并不十分艳丽,只是小小的,金灿灿的,很难留下深刻的印象。惟有它的香,浓郁而不惹人生腻,清新而不使人忘却,恰到好处,香飘十里。平凡的外表下,有一颗灼热的心在跳动,在秋风瑟瑟之时完成自己的使命。
我望向外婆,她也看着我,正在微笑。脸上的皱纹堆积起来,在眼角开出一朵小小的桂花。“墙上的标签外表华丽,可内心软弱,不必风吹,自己就会掉下来,谁也扶不起来呀。你要成为这样的人吗?”
我摇头。
外婆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才是我的好孩子,但是,人生之中有些事是争不得、得不到的,这时候也不必过于强求,你懂吗?”
我疑惑的看着她,眨巴着一双眼睛,欲听其教诲。“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桂花再要强,最终也会落于尘土,零作尘泥碾作尘。世间也并非事事美好,事事顺利。有的时候,只可不争不抢,只要自己付出了努力,便问心无愧。”
“不争不抢?接受求而不得。您是叫我不必喟叹标签落地了吗。”外婆笑了。
我早已不喜欢床头的标签了,但外婆叫我的执着追求,学会接受,将成为我心灵上的标签,终生受用。

距离—胡雨婷

“人生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对面,你却不知我爱你。”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从过去的对父母的依赖逐渐变得成熟、独立。可恍惚间,我们与亲情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
母亲节快到了,我“照例”去饰品店买一张贺卡准备送给妈妈。精心挑选过后,我看中了一张精美的贺卡,表面是锦缎的花朵,四周烫着金边,角上还系着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唯一可惜的是里面只印了英文。虽然有几个词不了解,但查查字典也懂了意思。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在岁月的风雨中——我会带着感恩和虔诚,为你祝福,我爱你,妈妈!
买回来后,我读了一遍又一遍,觉得设计卡片的人,真是自己的知音: “他写出了我要说的话! ”我用中文在上面写上了“妈妈” ,用中文签上自己的名字,早上出门前把卡片留在桌上。
看着妈妈从厨房间探出的笑脸,我骄傲地笑了,那可是我送过最贵的一张卡片啊! “你喜欢我送卡片吗?妈妈。 ”我得意地问道。“当然喜欢了! ”妈妈拿着一个小盒子走了出来, “我把这张卡片跟以前送的摆放在一块。”妈妈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一边微笑说道: “看!这是你在幼稚园画的。还不会写字,由老师帮你写的‘亲爱的妈妈’ ! ” “这张你会写妈妈了,歪歪扭扭的,大概是一年级吧! ” “这张写得好多了,还会写‘妈妈我好爱你,你是我的太阳’ ,多可爱呀! ”妈妈笑得好开心。又拿出一张, “这张是小学四年级的。不仅画的精致,字也漂亮,里面的信更是感人,那时候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哭了好久呢! ”在拿出了几张已是存钱买的了,印得还好,再配上几句感谢的话,也蛮耐看的。“至于去年那张,是印得更精美了。”妈妈叹了口气,“只是大概因为你学习忙,只写了名字。”终于打开了今年的,妈妈左翻右翻,说: “怪妈妈不懂英文,你说给妈妈听吧! ”
那一刻,听着妈妈叙述着过往,我才猛然发现有些东西在变淡,在变远。是亲情吧,亲情的距离在疏远,与金钱的距离却在变近。也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物质、金钱是无法表达爱的,他们之间永远不能画上等号,金钱虚伪的面目只会掩盖了爱的真切。

距离

距离

        人与人之间心的距离,并无千山万水之隔,但想越过这段距离却绝非易事。

从迪拜回国,在伊朗转机正准备飞往上海时,在跑道上轮胎发生了爆裂,乘务组仅试跑两圈,便打算起飞了,却不料飞机发生了机械故障,在空中盘旋五小时,放空机内所有的油,迫降,才从鬼门关捡回来一条命。

重回德黑兰机场,本以为航空公司会热情接待,却未想到留给我们的,不过是偌大的候机大厅,外国乘客在争论中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被带往VIP休息室,我们中国人却完全被忽略,连中国大使馆也无能为力,而一个小男孩,直接被一群穿黑西装的人护送前往休息室。一夜尝尽人间冷暖。或许,人与人之间心的距离,真的相隔万里,难以逾越。

正当我感叹世态炎凉时,我又督见了那个小男孩,他居然在为我们送面包和水,而与我们同行的上海大哥哥正和他有说有笑的交流着,没过多久,那个小男孩和哥哥便来到我面前。

哥哥向我介绍道:“这是小白,他会说阿拉伯语,英语和中文。”小白热情的向我伸出手:“姐姐好。”我也跟他握了握手,说:“你好。”小白很暖男地对我们说:“哥哥姐姐,你们不用担心,要是有什么急事,我就打电话给我爸爸,他是迪拜会长。”

小白简单的话语,却让我感觉到人与人之间心的距离被拉近了,也让我重新燃起希望的火苗。

小白告诉我们,他到中国是为了做节目,而他身边穿西装的人是他父亲不放心,找人看着他的。小白请我和哥哥帮他改改稿子,纠正一下发音,我们也很爽快的答应了。一夜无眠,却让我明白了很多。

小白,一个异国男孩,单纯善良,他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近,也同时让我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帮助,不分肤色,不分血统,不分种族,不分国籍,只要我们用一颗宽容、善良之心去对待别人,对待这个世界,让人与人之间少一点防备,少一点算计,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终会减小,这个世界终会美好。

 

适合——夏灵

在城市里待久了,心中竟十分不安厌倦,汽车飞驰,灯红酒绿,看着亮如白昼的华灯,难以入眠。究竟,什么才适合我?
好友说:“去乡下走走吧,也许那里适合你。”
没有去有名的大古镇,拣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便出发了。听说交通有点落后,于是徒步前行。
还未进村,便看见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绿,麦田。似波浪地向我涌来,还有阵阵凉风,十分舒爽与惬意。青麦之中,有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不是很平坦,也并不难行,尽头处缀着几户人家,白墙黑瓦,古朴自然。
悠哉地走过小路,赫然映入眼帘,便是郁郁葱葱的绿藤,攀在白墙上,懒懒地垂下几片叶子,悠闲地晒着太阳。还有一些极细小的花,粉粉的,貌不惊人却热热闹闹地开着。轻轻地踮地起脚,嗅了嗅,花和叶都有香,淡淡的,很清新。
也许这里真的很适合我,心湖一波漪圈,不禁浅笑。
这里的门是敞开的,探头一看,是一群老者。“小姑娘,外乡来的吧,进来呀。”聊天的老太太们热情难却。“嗯,这里真美!”她们一听,乐极了:“政府说要把这儿建设成旅游景点,要把老房子拆了,我们死活不让!在这儿都待了一辈子了,舍不得啊!可真美呀!”现在,我甚至很感谢这里交通不便,只有如此,才可以留住小村吧。老太太们继续唠叨着家常,老爷爷则走着棋局,呷着香茗。就好像手中的棋,杯中的茶,不急、不躁、不浮、不沉,在岁月之中悠闲自得,安之若素,这就是他们的写照。
他们是适合这里的人,和时间为伍,与光阴逆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恬静的村庄,悠闲的老人。
春日迟迟,杨柳依依。白云岫出,空山落幕。我只是小村的过客,终究会离开这里。但我却明白适合的真谛。
适合,就像绿藤对于白墙,老人对于小村。适合我的,不过是放慢脚步,亲近自然,无论何时,都可以浅笑依然。

适合—胡雨婷

世间每一事物皆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人们赞颂宁折不弯的勇气,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英雄气概,一种无畏的豪迈。可是有些事物他们只适合宁弯不折,一种柔韧的坚强。
河边长着一种白柳,也许是清澈的河水滋润的缘故,白柳的性格极为柔顺,枝条适合编织出各种图案:弯成一个圆,像十五的月亮。打成一个弯,又像女孩子好看的细眉。因为白柳条的宁弯不折,所以常有人用它编织出各种精美的工艺品,无不让人叹服其柔韧。剥去外皮,剩下枝条,光滑泽白,任由抚弄。有多少天工之意,诗情画意,都可以探测糅人枝条一展奇迹。
斜风吹拂,杨柳依依,轻柔的柳条用她的小手轻轻拨弄岸边的河水,水面泛起圈圈涟漪。如若这白柳宁折不弯,选择了不适合的生存方式,这满头秀发只怕也只能随风飘去了吧。因此,柔韧的性格适合白柳条,它是白柳条的生命之道。
人生何不如此?宁折不弯,不是为一种豪迈气概,但许多时候“折”得不当,放弃一次就意味着永远失去。所以,有时更适合的是宁弯不折,不是无所作为的懦弱,而是一种审视度势的明智之举,一种力的积蓄,不是曲膝胆怯,而是一种新的追求,科学的选择。宁弯不折,为岁月增添了动人的色彩。水是柔韧的,它宁弯不折,可以九曲十八弯,却依旧源远流长,最终汇入大海。小草是柔韧的,它宁弯不折,任风摇动,低如尘埃,却从未断过生机,最终铺展成万里大草原。高山巨石伟岸雄壮,需要有潺潺流水滋润,雷鸣暴雨的洗涤大地,也有丝丝细雨润物。只有坚硬,没有柔韧,生活的画面就不能完整。
宁弯不折不失为大将之气,但宁弯不折何尝不是一种大智若愚的智慧,一种忍辱负重的勇气?要想在人生之路上走得长远,走的辉煌,就要选择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不能没有你

微笑是人们表示开心的一种方式。在不同的场合微笑都会是人们之间沟通的最好桥梁。

记得那是不久前去爬长城。天上下着小雨,天气也格外闷热。但因为不想留下遗憾,我们仍是踏上了征服长城的“伟大”征程。

虽然天空中下着小雨,但仍不减长城的拥挤程度。从入口开始到烽火台挤满了人,可谓是人山人海。我们从中挤上去,慢慢往上走,一路上真是长了不少见识,有各个民族、国家的人。这边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那边一个藏族的大娘。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赞叹长城的雄伟壮阔,但脸上都洋溢着微笑。

就在这时,我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只听一声惊呼,一位大姐姐被我撞到了,因为下着雨的缘故地面格外的滑。我伸手拉住了她,在人山人海中不过是一件小事,不值一提。但她却对我微微一笑,这让我很舒服。我继续往前走,疲惫很快涌上心头。于是我就坐在了一旁的台阶上休息。过了一会儿,一个慈祥的声音又将我拉回了现实世界。原来是一个老婆婆要给我一瓶水,我感谢了她。她也给了我一个微笑。

最终我问顶烽火台。俯视着芸芸众生,但回想起今日之事,我新鲜红感慨,微笑你虽平常,却也重要,我不能没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