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马晔

世界发展,科技飞驰,人们生活的脚步大大加快,市巷里的喧嚣热闹少了,渐渐增多的而是匆匆赶路的人们。

时光就如夜晚海上的蓝眼泪一样,转瞬即逝。

一眨眼间,我已经是一名初三学生了。沉重的课业负担加快了我们生活的脚步,连廊上的欢声笑语渐渐消弭,留下的只是匆匆赶路的我们。

天气微凉,秋天的脚步近了,习习微风拂过,吹打在脸上。

路过的少女不为所动,薄唇细抿,加快了步伐。蓦地,突如其来的身影撞到了他,少女也没有多计较:“不好意思,我赶路。”

嗬,好一个赶路。

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你看,那个桂花真好看啊!”

“是啊,而且闻起来好甜!”一旁不是传来吸鼻子的声音。

少女怔住了,偏头,惊愕,她居然没有发现桂花已经开了。一粒粒的黄米像珍珠一样镶嵌在了片片绿色的丝带中,在温和的阳光下一闪一闪放着耀眼的光芒。细嗅一口,鼻尖传来淡淡的清香,宛若游龙,游走于心间,带来阵阵醉意。

少女侧眸细瞧,花随风飘落,勾人魂魄。

她停下了,停在了匆匆赶路的人潮中,陶醉在了魅惑众生的如诗风景里。

匆匆行人,来不及留恋美景,来不及陶醉心灵,更来不及体味生活多姿多彩。留下给他们的,只剩下脚下的路,脚下需要被赶的路……

匆匆赶路的人啊,也许有时候停下,也是一种升华,也是一种净化,看看路边风吹草动,听听世界雁过留声,让心放松。

也许,赶路的人们啊,该停下了,停下留恋一下生活……

 

等待——唐晔

待日出。
凌晨5点半——
头上的天是湛蓝湛蓝的,那蓝深的像异常平静的大海,波澜不惊。渐远的天色渐淡,再远便是几抹朝霞,把那一片天空映得发红,微带一点暗色的黄。这种色彩仿佛是作画时不小心打翻颜料在蓝色宣纸上,再用妙笔随意挥洒几下 浑然一体。
等待,平静的等待……
朝霞渐向四周扩散,头顶的天色也被柔和的红色映淡了,淡了。天色也亮了些,天边的缤纷却被一层灿烂的金黄所点缀,从原来朝霞最红最浓处亮起,短短一刻间,将原来主色红与蓝挤在了一起,远处,一丝丝,一抹抹,一片片,一层层,全是金云。
等待,欣喜的等待……
除了头顶的一抹淡红外,其余的红全不见了,还是那么美,金黄色成了天空的主色,还有片片微云衬托蔚蓝天空,一半的金黄隐在高楼后面,给人遐想。
等待,紧张的等待……
忽的,那炫目的亮点似乎高了许多,周围全部笼罩了一层如轻纱的金黄,我想那等待的主角已上场,如唱戏的,人未到声先到,可是我还是看不见太阳的踪影。
等待,焦急的等待……
那光亮又扩散了许多,但偏向右边,恰被一幢高楼挡住。我有些失望,大叹运气不济,我充分确认太阳已升高,回头看钟,六点三十分。
等待,无奈的等待……
出来了,终于出来了,那太阳从高楼的另一边探出头来,我看不见太阳的轮廓,亦不见以往文人墨客所描述的太阳一样——像红色的火球,只见万丈光芒洒满天地,照得满屋生辉。
有时事情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或太快,或太迟,或代价太大,或结局出乎预料,但等待的价值就在于此。
日出有了等待,才充满乐趣。
生活有了等待,才丰富多彩。
人生有了等待,才妙趣横生。

巧合——-唐晔

小时候,我讨厌极了蜜蜂。
现在想起来原因有三。且不说那蜜蜂长相和苍蝇神似,顶多披了块老虎斑,就连那声音也是让人讨厌极了。嗡嗡的,像蚊子,让人心烦,特别是慵懒的午后,蜜蜂声起,困意顿生。
最为关键的是蜜蜂那惹人烦,讨人厌的刺牺牲自己生命也要拉个陪葬的生物我是最讨厌的,厌恶到了极点,那刺骨的痛到现在还有些后怕。
于是,我和蜜蜂结下了仇。
一次巧合,我阴差阳错的陪朋友去蜂房走了一遭。
阳光正好,暖风微醺,花香四溢,浅若夏沫。一路上的好心情,只因朋友说要给我个惊喜。
5月,正是槐花开时。淡雅的,浓郁的,心旷神怡,花间叶隙中仿佛飞着些小尤物,若隐若现,可爱极了。
相邀槐下,朋友让我品了一杯洋槐蜜茶,甜滋滋的,沁人心脾,耳畔风声起,夹杂着些许朦胧的熟悉声,如临仙境。
午餐自是槐花宴,每一道菜都盈着热气,氤氲着甜蜜,唇舌之间只留下了幸福。我很好奇,何物能促成此宴。
好友漫不经心的答道,如果没有槐蜜自是做不成的,归根到底还是要多亏蜂蜜酿蜜。
原因就是这,我惊于这答案,这般惹人厌的生物,竟能帮上这么大的忙,太不可思议了。
也许,我一开始的偏见让我与蜜蜂产生了这么大的误会。
窗外槐中飞着的小身影清晰了,是那些精灵,勤劳的可爱的精灵。
我浸在蜜中,花香里,嗡声四起。
如无巧合,怎有此悟?

远方——-唐晔

我曾梦想走向远方。

我靠着站台,身旁是一片围栏,围栏外是一大片花海,剩下只有乱石,荒草,沙砾。

我是被人类遗弃的一列火车。

我身上有些锈迹,那是时间刻下的刀痕。我的零件有些磨损,却还能使用,那么为什么人类要遗弃我呢?我也曾和他们一起驶向过远方啊。

曾经的铁轨上有过我的足迹,每天人类驶我,开向远方。一路上的欢声笑语,一路上的阳光暖风,都随着空气进入我内心,进入我的灵魂。这是我的使命,这是我的职责,这才是我来到这世上的理由。

我知道人类是喜新厌旧的,当他们有磁悬浮,有了轻轨,甚至是天上飞的,海里钻的……我这蒸汽驱动的就落伍了,这是我的结局吗?我沉思着。

我记得每每行驶在铁轨上,路过的麻雀都会问我:“你每天这样任劳任怨,受铁轨的束缚,不累吗?”

我总会笑着答道:“如果没有了铁轨,我还能驶向远方吗?我每天行驶在铁轨上,驶向远方,这是我的职责,不然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呢?”

麻雀拍了拍翅膀笑着飞去:“就算有铁轨,你也到不了远方,真傻,看我多自由!”

我没有理会,只是一心一意地向远方驶去。

天,仿佛下起小雨,我被拉回现实。突然,我意识到我已经驶到了远方,我尽心尽力的行驶每一步,这就是我的远方,我没有被抛弃,因为我实现了我的梦想,他们不会不管我的!

麻雀又飞到我身旁拍了拍翅膀:“被人抛弃的滋味呀,不好受”

我不再理会。

轰隆,一个黎明,一队人马开着各式机器,来到这里,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这博物馆一定要精心修建好,让这些帮助我们驶向远方的伙伴们到达远方”,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却很嘹亮。

我知道我早已来到远方。

听水——唐晔

  1.    你听,那水的声音……

   滴答,滴答,雨滴从空中跳下,忽地落在了屋顶上,顺着缝隙,在屋檐凝聚,挂起了一串串晶莹的珍珠。珍珠随风摇晃着圆滚滚的身子,好不开心,啪,随着水滴不断长胖,它又从屋檐跳向地面,击在了长满青苔的石板路上,溅起一朵灿烂的小水花,接着又是一滴,又是一滴,有节奏地击打着石板,发出一阵美妙的声音。石板路上清晰可见,一串坑坑洼洼的足迹,这是小水滴的足迹。伴随着轻快的水声,坚硬的青石板路也为之动容。我的耳畔回绕着这般水声。

   哗啦,哗啦,山泉从时间涌出,一路奔走,一路欢笑,向世界诉说自己的理想——走向大海。虽然遇到了重重碎石,却硬是从缝隙挤出,擦出沙沙的声音,功夫不负有心人,汇入了河流。带着理想,河流的笑声更大了,响彻了天空,磅礴的气势无人能敌。绕过高耸入云的青山,穿过人声鼎沸的城市,曲曲折折,不变的仍是那欢笑,那理想的声音,终于来到了大海的拥抱。从小小的山泉到澎湃的大海,我的耳畔回绕着这般的水声。

   那叮咚的泉声,那哗哗的雨声,那澎湃的江水声,组成了我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支交响曲。听水,成了一种修养。正因如此,李白才写下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迈诗句,正因如此,苏东坡才感慨出,大江东去,浪淘尽的壮美诗篇,也正因如此,李煜才有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含情脉脉。

    滴答哗啦的水声,如此动听,可是如今为什么里面透着一股忧伤的味道,这似乎是在哭泣。是呀,你听,那哗哗的水龙头流水声,不是水在哭泣吗?那流水与易拉罐塑料袋,摩擦出的声音,不是水在哭泣吗?在发展迅速的现在,水,逐渐被污染了,被浪费了。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寄托也渐渐的被污染了。在欣赏水带来的天籁之音的同时,更要听到水的哭泣,静静聆听水的哭泣,用心聆听水的哭泣。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太远了,还我们一阵,干净的快乐的水声吧!

你听,那水的声音似乎充满希望了…..

光——唐晔

   篝火被滂沱大雨毫不留情地浇灭,一丝火光也不留。

   一人蜷在树下的帐篷中,黑暗,孤独。

   本打算利用空暇的时间,亲近大自然,欣赏漫天繁星,缓解几近死亡的身心,一切都那么顺利,可现在呢?兴致被突如其来的雨,可恶的雨撒到九霄云外去了。四周,除了雨声,什么都没有,噼里啪啦的,扰的心烦意乱。

唯一的依靠,是那光微弱得可怜的小小手电筒。可它再怎么努力,也驱散不了无尽的黑暗,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不一样吗?整天为了那可怜的分数拼尽全力,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

真是可笑!

雨似乎小了,没错是小了。可仍然是黑漆漆一片,似囚笼一般把我禁锢其中,空气仿佛凝固了,让人喘不过气。背上很沉,很重。我迫切想要一丝希望,哪怕是零星一点也行,可生活就是这样,不给我任何机会。疲倦似魔鬼一般,席卷整个身心,由内到外。手电筒依然发着光。

咦,雨停了吗?就算是停了,我也不愿意出去,让我永远留在这黑暗之中吧!一束淡淡的光透了进来,两束,三束,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把帐篷打开。

我愕然了,天空早已泛出鱼肚白,这是我害怕欣赏。温暖的光,伴随着旭日东升渐渐包围着我,用自己无私的光芒为我驱散心海中的寒冷、黑暗,雨后的空气是如此清新,一扫我脸上的倦容。

我释怀了,我内心的懦弱,让我永远躲在这无光的黑暗中,不曾想过,在充满亮光的世界更加美好。

雨,黑暗没什么大不了,雨后的光终究会来!

  • 光,这就是光啊!

给生活一缕阳光——马晔

“咯吱”一声,木箱上的铁钉掉落了,伴随而来的是木箱散落的声音,一块一块,落在毫无生气的地板上,伴着窗外惨白毫无血色的日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地不和谐。

泪眼朦胧的我拾起地上的铁钉,一层一层地铁锈使它本就粗糙的表面刺地手生疼。晶莹的泪滴“啪嗒”地落在铁钉上,使它看起来似乎更加脆弱。

这仿佛就是我与妈妈之间沟通的桥梁,枢纽落了,桥梁塌了,一切都付之一炬。

铁钉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桌面上,我离开了。

走在草地中央的青石小路上,泪无止境地流了下来,满眼都是花草树木对我无情地嘲笑,连昔日我最爱的栀子花也在这行列里。

抬头,眼泪就都流进心里面了。

我索性不再看他们,抬起了头,刺目的阳光使我不由地闭紧了双眼。

但即使抬起了头,依旧管不住我夺眶而出的眼泪。

睫毛微微地颤了几下。霎时,一分歉疚在我心头划过。我睁开了双眼,阳光混着泪光,一切似乎不再那么刺目,一切似乎都温暖了起来,母亲也是为了我好啊,我是不该如此计较。

渐渐地,眼睛睁地大了,柔和的阳光照进了我的心里,使我的内心一片光明。

我快步走回了家,打开门,沉重的窗帘都已经被拉开了,温和的阳光充斥着整个家,家里透着暖暖的气息。

走过房间时,我蓦然发现一缕阳光照在那个木箱上。我的木箱又被修好了,枢纽又被装回去了。不知是因为阳光的缘故还是因为内心的明朗,手中的木箱竟散发着热度。

打开木箱,里面有张明信片,正面是一缕阳光照在窗台上的朵栀子花上,而反面则写着:“丫头,对不起,是我没有体谅你,送你一朵花,一缕阳光,原谅妈妈。”

一缕阳光照进了我心中的那朵花里,透着温馨,透着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