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徐可

玩—徐可 这个寒假,晋祠的美,让我无法忘怀。 晋祠之美,在山美,树美,水美。 这里的山,巍巍的如一道屏障,长长的又如伸开的两臂,将这处秀丽的古迹拥在怀中。春日黄花满山,径幽而香远;秋来,草木郁郁,天高而水清,无论何时拾级登山,探古洞,访亭阁,都情悦神爽。古祠设在这绵绵的苍山中,恰如淑女半遮琵琶,娇羞迷人。 这里的树,以古老苍劲见长。有两棵老树,一曰周柏,一曰唐槐。那周柏,树干劲直,树皮皱裂,冠顶挑 … 继续阅读“玩—徐可”

距离——刘居昱

今日12:23,当我们在电视机前注视着那天舟一号与天宫2号交会对接会对接前的米米距离,你是否有注意到?那人与人之间心灵的距离正在悄然远去? 回想起距离我们不到千年的古人,他们有生 死离别的友情,有赤胆的忠心,面对即将失去的好友,李白在黄鹤楼下有孟浩然痛饮数杯,柳絮飘飞,繁花似锦,却止不住友人的分开,与你想叙千言万语,到头来还是一句话,一路走好,趁着这大好春光游览长江边美景,何足不乐呢?李白就这样送 … 继续阅读“距离——刘居昱”

爱精神财富的我

越来越多的人,活得像一个人,像别人的替身。越来越多的人生,像一场抄袭,像流水线肥皂。——王开岭。 争名于朝,争利于市,似乎成为了现代都市人的代名词,人渴望物质,才去创造物质,如今看似繁华的时代,都市实则少了根精神骨髓,我不想渴望物质财富,而热衷寻求精神财富。 我爱读书,一本书,一把藤椅,一杯清茶,便是一个下午,我知道自己学习繁忙,但沉醉于文本香中,随着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而喜怒哀乐,窗前的磨刀机咣咣 … 继续阅读“爱精神财富的我”

给生活一缕阳光

外公一个人住在乡下,因为他和外婆老是吵架。所以就把外婆接到了城里。 吵架一般也不是为了多大的事,只是外婆看不惯外公看淡生活的样子。外公总是很早就起床了,打开老屋的木门,在门外伸个懒腰,打打哈欠。洗漱完成后在老灶台后生火烧菜吃饭时敞开大门,让微风卷着草香探进屋中。吃一口小菜,抿一小口酒。有时会有一只小猫来蹭饭吃,外公就把肉渣抖到地上任小猫取食。 饭后在屋前水池里洗碗,小猫就伏在外公脚边,眯着双眼,用 … 继续阅读“给生活一缕阳光”

温馨的设计

慢慢成长之路,一份份无怨的教导,那一次次无声的引导,是上苍给予我的最温馨的设计。 老妈是位人民教师,她日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教育学生,推推眼镜,青春就过去了,她爱书,尤其是散文类的,每每离校回家的夜晚,星光无限好,摘下眼镜,沉醉于文本香中,无法自拔。受其影响,我也拿起书本,用一份纯真去打开文学之门,他教导我读书要用眼去看、用耳去听、用心去会,每一本书都是一个世界,跟着她,我在书海里徜 … 继续阅读“温馨的设计”

男儿当自强

林子祥有首歌,名为《男儿当自强》,依稀记着里面几句:肥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誓奋发图强做好汉。 从小,作为家里唯一的后代,我在父母的拥护下成长,吃喝住行,完全由父母管代,这不禁养成了我懒惰软弱的品行,遇事则弃,遇强则软,遇难则退,是当时做事的准则,就如襁褓中的一样娇弱。 直到,遇见了他。 城市的街道是繁华的,霓虹灯在白天依旧耀眼,路上车流穿行,从不停息。我走在街道上,一伙小摊子映入 … 继续阅读“男儿当自强”

别了,我的2016——刘居昱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不觉的又是年关将至了,一直在向前跑的我也该回头看看了。 这一年,多少辛酸泪,多少苦中苦,但至少我走过。2016,算是我进入初中的一个磨合期,我学会了吃苦,也爱上了吃苦,每天金鸡报晓前我得起床,星月未退时得到校,再到星月满天时回家,家似乎只成了一个宾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从一个只能勉强进入前五百的学生主角闯进了不小猪的前十,我就没想到,这一点让我收获了许多,即使很苦。 这一 … 继续阅读“别了,我的2016——刘居昱”

一丝喜悦心中来

新学期,我们也迎来了新的语文老师。虽说一开始也曾担心过是否会有些不适应,但老师并没有给我们这个机会。 新老师姓梅,总是长裙飘飘,长发飘飘。在身前走过时,总觉得是仙女下凡,忍不住回头观望,不愿错过这美丽的风景。因此也被上一届的学生称为“美丽如玉”与“女神”。 老师的教学方式与之前的老师也不一样,她会让我们在课上时自主思考问题,接着进行小组交流,最后上台展示,仅仅在必要时做出一些补充。一段时间下来,有 … 继续阅读“一丝喜悦心中来”

角落—纪文俊

黑暗中,那个角落,那双眼睛,使我难以忘怀。 城市中,打扮时尚的人们和繁忙的车辆穿梭在城市之中。我怀着轻松的心情聆听着都市的喧嚣,欣赏着都市的繁华。突然,一声哀嚎震住了我的心。我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只见一团会呼呼的东西在黑暗的角落里发出微弱的声音,我走向前去,你不曾想到那就是个活生生的人。他的手脚处于畸形,嘴里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显然已丧失了正常人的生活能力。在他的面前只有一个破碎的空盘子。 我本能的 … 继续阅读“角落—纪文俊”

深巷的印象—纪文俊

也许是童年的美好太让人忘却,也许是对于那个深巷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所以每当想起它,就会感到幸福溢满,那个深巷中充满着我太多美好的记忆。 那天微风细雨,真赶上闲来无事,所以打算回奶奶家看看。当我走进那个深巷时,一股熟悉的泥土香气扑面而来,我顿时感到精神振奋,当我打开记忆大门的一瞬间,儿时的印象便如波涛般涌上心头。 孩时,我所有的时间几乎都在奶奶家度过的。奶奶总是喜欢提着一个绿色的手织包,总是将笑容挂 … 继续阅读“深巷的印象—纪文俊”

站在阁楼上

这是我第二次回重庆,和哥哥与奶奶一起住在山上的老房子里。 山上住的人也不多,顶多也就十几户人家。很难想象奶奶一个人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爷爷在山下看工地)镇上也有一个很漂亮的房子,但她舍不得这里。 奶奶种了许多的玉米,然而一眼望去发现有几排玉米都倒了下来。得知大半夜有野猪冲下山啃掉的。奶奶决定晚上露天睡在厕所的门口阁楼上。山上的蚊子特别多,住了几天被咬了70多个包,然而奶奶却要住在这种地方。 晚上, … 继续阅读“站在阁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