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那片海

闭上眼,那是一片大海。和煦的阳光暖暖地照在皮肤上,海风中夹杂着些许的咸味扑面而来,海鸥的叫声充诉在耳边;海浪永不停息地拍打着石岸;海水“哗”着冲向海滩,又缓缓离开,未来得及逃走的大浪便被吸进沙地;细沙向海中不停的翻滚着,摩擦着脚丫,一种细痒的感觉刺激着神经。这是一种无比的喜悦与享受,更是一份难得的平静。

每当忧虑和急躁占据我的理智时,闭上眼,于是大海的波涛便呼啸着冲走它们,卷入浩瀚的海洋,从此无处可寻。

这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考试,平息不了的紧张使我握紧笔的手微微颤抖。左手手心早已被攥的通红,指甲已经渗入了皮肤。一丝冷意从尾椎通过脊梁来到额头,凝结成一滴冷汗。我的内心早已被这“可怕”的数学考试折磨不堪连续两次不及格的“辉煌”使我的内心膨胀到了极限。一股黑色的气雾仿佛在我周围飘荡,使我迟迟不敢落笔。

“滴 ——答”从哪里的水声?水声由一滴两滴变成了一片水,这一声声水声弥漫过耳朵进入脑海,这是哪里?所闻到的是淡淡的咸味,所触摸的是软软的细沙,所听到的是海鸥的叫声和海浪拍打石岸的巨响。啊!这是海,但它变得不一样了,它被一团黑色的雾气所笼罩。但是,无论黑色雾气由多么强烈,一阵又一阵的海浪会将它带走。

那黑色的雾气渐渐被浪花带走,被涛声所覆盖,使心灵重归一份宁静,所有的不安的急躁都已退去,我从容的握起笔开始答题。

补——刘子贤

记忆中的一部分空缺,至今未补,那是对一份美食的热爱,向往。回忆起那个冬夜,却好像一缕阳光洒在脸庞,令我温暖。

那是一条老街,道路中央的青石板上刻着它走过的岁月。曾经繁华的街道,现在看来,却像老北京的弄堂那般狭窄。步入其中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夹杂这湿润的水汽。路两旁的老人们坐在门前,享受那最后一缕阳光,那儿,承载着他们一生的回忆。

老街中最有名的是一家羊汤店。冬日的羊汤驱寒,给人们带来温暖。夜幕降临,老街迎来了它的生机。人们接踵而至,只为能在不足100平米的小店中占得一席之地。我也不例外,为了能与父母吃一碗羊汤,早早便已出发了。

因为老街狭窄而曲折,汽车开不进去,只好停在旁边,步行进入。刺骨的寒风吹在脸上,极力克制也不能阻止不停颤抖的牙齿。快速走过,望着那扇与记忆中相似的门户,心中的遗憾正一点一滴被补上。打开门热气扑了出来,化成淡淡的白气,围绕在身边。与外界的清冷不同,,屋内热火朝天。像记忆中的一样,依旧有那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的举起酒杯,痛快地碰杯;有的则三三两两,静静地吃着眼前的小菜……

好不容易找到一张座位坐下,找老板娘点菜。老板娘笑着走开,不一会儿,就有一道道小菜搬上了桌。

我从小爱吃面,来羊汤店也少不了吃一碗羊汤面了。回忆起《舌尖上的中国》所说“羊汤面,在于一青,二白,三红,四绿”比起纪录片,在现实中的羊汤面却更具诱惑。看着小时候爱吃的美食,却有些不忍心去吃它,就仿佛一见艺术品,不愿它受到伤害,只愿他能唤起我小时候那段尘封的回忆,将我记忆中的遗憾补满。

出门,天色已晚,只有一轮明月,挂在天上。看着这有些破旧的老街,终于知道为什么不补好些。这是对饮食文化的传承,更是对记忆的传承!

触摸那缕缕茶香——耿梓轶

犹记外公爱喝茶。

幼时,随爸妈去看望外公,外婆,总会看到外公捧着他那套茶具在屋里踱来踱去,花白的头发衬着陈旧的茶具,别有一番岁月的味道。他总是不紧不慢地拿出贴身布袋里放的茶叶,一小撮一小撮地放入杯中,慢慢的加上热水,看着茶叶在热水中上下翻腾。我有些急躁,外公却说:”不急不急,第一遍要倒掉。”我嘟囔着,满心的不悦,却很是期待……直到鼻尖萦绕着一缕缕茶香,我才得已托起一盏,细细品味那般留在齿间的醇香。外公泡的茶有一种家的味道,外婆却不爱喝,她觉得茶苦,外公在世时,她几乎是“滴茶不占”的,但……

外公去世那天,天色昏暗。外婆静静地坐在沉睡的外公旁边。外婆是一个强势的江南女子,但那日他的泪如江南的雨一样滂沱,天似乎都阴了半边。不知从何时起,外婆也渐渐喜欢喝茶了,他常常把那陈旧的茶具搬出来,坐在外公做过的摇椅上,听着收音机的歌声: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沏茶,品茶,默然……

外婆也爱把我叫到身边,讲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将外公年轻时候的儒雅,讲他们的相濡以沫,将他们一起度过的那段老照片断珍贵岁月,渐渐的,外婆的声音低下去了,空气中留下缕缕茶香,外婆是想外公了吧?想在春天里给她送糖的少年,想那个在她生病时煲汤的中年人,想那个坐在摇椅上品茶的老人?

外公走了一年多,爸妈几次都想把外婆接到我们身边,但外婆总是笑着说:“你们都忙,我一个老婆子去了又不能帮什么忙,就不去了。”我们也都清楚,外婆舍不得外公,舍不得这里的一切……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在那一间屋子里,始终有一位老人,坐在摇椅上,每天固执地擦拭每一张照片,固执的留着那一屋子的茶香,守护那沉甸甸的爱。

日子转了几个圈,终于像在风中的秋叶一样落下,只留下那缕缕茶香,那段回忆,让人触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