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与落花-翁杨帆

暴雨,疯狂的暴雨,无情的劈打着这座城市。落花能听到他们欢呼——疯狂的叫喊声,淹没了落花的无助呼喊。我举着伞漫无目的地走着,抬起手抹抹额前不小心淋湿的头发,不禁打了个寒颤,从温暖到这令人窒息的中月冷,老天爷变脸总是那么快。我踏过一片片水洼,看着水洼中倒映出的一张张狼狈的脸——我的脸,心中感觉无比苦涩。